019 魅惑男人的资本/刚好我要不爱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知道是因为看到了宋清歌和战诀见不得人的事,还是因为早晨知了那一番话,战祁这一天都显得有些心不在焉,开会的时候也常常走神,一副不在状态的样子。

由于晚上还和另外一个实业公司有一场饭局,所以下午工作结束后,战祁便准备赶往银樽。

然而他刚穿上外套准备出门的时候,办公室的门忽然被人敲了两下,接着助理许城便走了进来,脸色还显得有些异样。

战祁也没有多想,随口问道:“怎么,还有事?”

“大哥,这……”许城有些为难的看着她,随后往旁边一让,一个熟悉的身影便出现在了面前。

宋清歌抿着唇站在许城身后,双手紧紧攥着背包的带子,尽管极力掩饰,可是依然能看得出她的紧张和忐忑。

虽然之前战诀严词厉色的警告过她不许再来找战祁,但是知了还在他手上,她实在是不来不行。

果不其然,战祁脸色骤然一变,微微眯眼道:“阿城,这是怎么回事?”

宋清歌见状急忙解释道:“不关城哥的事,是我求他带我进来的。”

当年宋家势力还在的时候,许城的父亲许江滨曾是宋家的管家,算是看着她长大的,而许城也一直寄住在宋家,由宋家资助念书,因为宋家树大招风,父亲怕她在外会出什么事,所以许城一直跟她同校同班,年少时算是她半个保镖,当然也可以说是青梅竹马。

她原以为战祁毁了宋家之后,宋家以前那些人也都被他驱逐了,却没想到他居然还把许城留在身边做了特助。所以在看到许城之后,她便立刻不停哀求他,让他带她进来。

战祁垂在身侧的手不自觉的握成了拳,薄唇紧抿着,脸上隐隐有些愠怒。

城哥?

他忍不住在心里冷笑,叫的还真是亲切。

许城尴尬的站在一旁,冷汗都沁了出来,“大哥,抱歉,但是……”

他不是不知道战祁讨厌宋清歌,但毕竟是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更何况宋家对他们一家都有恩,看着宋清歌泪如雨下的恳求自己,他实在是狠不下心拒绝她。

他原以为以战祁的脾气,一定会大发雷霆甚至让他滚蛋,但没想到战祁却只是挥手让他出去了。

因为有些担心宋清歌,所以许城离开的时候还忍不住担忧的回头看了两眼,却不想这一幕在战祁看来更是刺眼到了极点。

办公室里终于只剩下他们两个人了,宋清歌不安的攥着衣摆道:“真的是我求城哥的,你不要为难他,不是他的错……”

这个女人胆子还真是越来越大了,居然敢当着他的面袒护别的男人,当他是死的么?

“城哥?叫得够亲密的。”战祁讽笑一声,两步走到她面前,抬手扼住她的下巴,“勾引了我小叔还不够,还要勾引我的助理,怎么,你是想把我身边的男人都勾引一遍才满足?”

宋清歌疼的蹙起了眉,握住他的手艰难道:“你……说什么,我听不懂……我只是想让你把孩子还给我……”

战祁看了她几秒,终于松了手,低头理了理袖口,慢条斯理的说道:“你可别忘了,那是我女儿。”

“可你根本就没有承认过她!”

“那又怎么样?”战祁邪肆的笑笑,“反正这些年也没有女人敢生我的孩子,现在有个现成的反倒省事了。”

“你!”宋清歌被他气得说不出话来,咬牙道:“知了是个人,不是你想要就要,不想要就不要的物品!”

两人正说着,办公室的门忽然被人敲了两下,接着许城便走进来了,“大哥,时间差不多了。”

“嗯。”战祁应了一声,绕开她便准备走。

“你要去哪!”宋清歌追上去展开手臂拦住他,坚决道:“你今天不把孩子还给我,别想甩掉我!”

战祁见她如此执迷不悟顿时有些恼火,刚想要发作,可是转念忽然计上心头,反而笑了,“既然你这么想缠着我,那就跟上来好了,也许我心情好了,会改变主意。”

他说完便抬步向外走去,宋清歌咬了咬唇,虽然不知道他又要做什么,但是也不愿意放弃机会,还是小跑的追了上去。

寂静的车内,宋清歌低着头不安的绞着手指,随着车子渐行渐远,她心里也越来越没有底气。

她并不知道战祁这是要去哪里,但是凭着对他的了解,这个时间应该除了应酬没有其他的事情,那么很大可能就是去吃饭。

如果只是吃顿饭的话……她倒是还勉强能接受。

很快车子便在一处奢靡华贵的地界停下来,宋清歌下了车之后便愣住了。

银樽?

他来这里,难道是……

战祁一下车便看到她正一脸惊愕的盯着银樽光怪陆离的外围,弯唇讽笑道:“怎么?后悔跟来了?后悔的话你现在还来得及。”

宋清歌抿了抿唇,敛去脸上的不安,故作镇定道:“我有什么可后悔的?只要能把孩子要回来,哪怕是刀山火海我都会去!”

呵,口气倒是不小,嘴上说的那么大义凛然,只怕到时候就属她跑的最快。

战祁轻蔑的瞥了她一眼,抬步便向里面走去,宋清歌见状也急忙跟了上去。

正巧银樽的老板关默存在外面送客,见到他后立刻迎了上来,“战大,你来了。”

“嗯,他们人都到了吗?”

“都到了,老五在里面呢。”关默存说完才注意到跟在他后面局促不安的宋清歌,脸上立刻有些惊讶,“战大,她怎么……”

“她啊……”战祁回头看了她一眼,意味深长的笑了笑,却并没有回答。

很快关默存的人便带着他们去了预订的私人包厢,银樽不愧是榕城首屈一指的私人会所,无论是纸醉金迷的装潢,还是奢侈华贵的内设,都让人有一种入了宫殿一般的感觉,宋清歌跟着他们在金碧辉煌的走廊里绕来绕去,只觉得头都有些晕了。

走廊上随处可见穿着细高跟包臀裙,画着大浓妆的妖艳女人,路过一个转角的时候,宋清歌甚至看到了一个矮胖的男人正搂着一个女人在接吻,男人的手几乎都要探进女人的衣服里。

宋清歌匆匆看了一眼之后便收回了视线,低着头紧张的跟在他们身后,心跳加速的也越来越快。

很快他们便在一个隐蔽而考究的包厢前停了下来,服务生推开门,恭敬地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包厢里放着震耳欲聋的音乐,豪华松软的沙发上坐着几个四十岁上下的中年男人,每个男人都是西装革履的,看上去一副成功人士的模样,只不过他们脸上却是都是猥琐淫邪的笑,每个人怀里都搂着一个衣着暴露的女人,柔弱无骨的窝在他们怀里撒着娇,整个包厢看上去十分淫靡下流。

宋清歌厌恶的别开眼,不想再去看这种令人作呕的景象。

包厢里的音乐忽然被关了,接着一个人便起身朝他们走来,男人比战祁略低一点,衬衣纽扣开到第三颗,露出了精壮健硕的胸肌,领带随意的挂在脖子上,狭长的眼中凝着得意,唇角上扬挂着纨绔不羁的笑,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战家老五,战毅。

“哥,你来了。”

“嗯。”

战毅的视线一转,在看到一旁的女人后,脸色立刻变得阴冷而憎恶,“宋清歌?你这个女人怎么会在这儿?哥,你怎么把这个贱人带来了?”

宋清歌低着头没有说话,心里却隐隐有些后悔了。

她不知道战祁是来这种地方,更不知道这里还有战家的人,如果早知道的话,她就不会跟来了……

战祁忽的将她推到了战毅面前,笑了笑道:“她来陪酒助兴的。”

“哦~”战毅恍然大悟的拉长尾音,一个音转出几个调来,对着她上下打量了一下,蔑笑道:“怎么,尊贵无比的宋大小姐也出来接客了?”

宋清歌浑身都止不住的战栗起来,抿了抿唇,战战巍巍的说道:“我……我就不打扰你们了……我先、先走了……”

这个地方于她而言太过危险,再待下去她简直不敢想象会发生什么。

她说完转头便想走,可没想到战毅却一步上前挡住了她的路,邪佞而阴冷的笑了笑,“宋小姐,来都来了,干嘛那么急着走呢。”他说完,忽然对着包厢里喊了一声,“苏苏,朵儿,带这位小姐去换身衣服过来。”

包厢里很快便走出两个高挑俏丽的女人,战毅似笑非笑的看着她道:“宋小姐既然是来陪酒的,那么就得好好打扮一下,你俩一定要给宋小姐弄得好看一点,明白了没有?”

“是,毅少。”两个女人娇笑着点点头,对着宋清歌挑眉道:“宋小姐,请吧?”

宋清歌攥了攥拳,极力让自己的镇静一些,抬头对战祁道:“我不是来陪酒的,既然你不想诚心诚意的谈,那么我改天再去找你。”

她抬步便准备走,却未曾想战祁忽然开了口,“我忙得很,没空跟你扯皮,机会只有一次,你自己看着办。”

他说罢便面无表情的进了包厢,战毅看着她冷笑一声,转头也跟了进去。

宋清歌进退两难的站在原地,垂在身侧的手握紧又松开,闭了闭眼还是认命的跟着那两个女人去了化妆间。

*

宋清歌再回到包厢的时候,已经是四十多分钟以后了。

包厢里依旧响着震耳欲聋的音乐,没有开大灯,只有射灯和频闪灯照来照去,看得人眼花缭乱。

战毅正陪着那几个男人喝酒玩骰子,女人们像牛皮糖似的粘在他们身上,而战祁则百无聊赖的坐在一旁的沙发上抽着烟,双腿交叠着,姿态矜贵而慵懒,有女人想往他身边凑,可是刚坐过去便被他一个冷厉的眼神吓得躲到了一旁。

叫苏苏的女人走进去把点歌机关了,邀功似的把宋清歌往人们面前一推,得意的笑道:“毅少,怎么样?还满意吗?”

战祁这才抬头看了她一眼,可是只那一眼,他的眼中就染上了复杂的神色。

她换了一条黑色的紧身抹胸包臀裙,将她纤瘦窈窕的腰身完全勾勒了出来,露出了她光滑白皙的锁骨和肩头,同时也展现出了深邃诱人的沟壑。裙子很短,只能勉强遮住大腿根部,两条细长的腿暴露在空气里,脚上是一双细长的黑色高跟鞋。头发吹成了大卷,洋洋洒洒的披在肩上,脸上则化了浓烈的烟熏妆,可是却并不显得艳俗,反而是多了一份媚色,耳朵上的大耳环更是为她增添了几分妖冶。

战祁的目光对着她上下逡巡了一圈,喉结暗自滚动,眼神也愈加晦暗深邃,放在腿上的手下意识收紧成拳。

是他错了。

他原以为她只是个廉价又落魄的弃妇,却不曾想她还真是有魅惑男人的资本。

战毅仰起头对着她打量了一番,随即嗤笑道:“还不错,看样子宋小姐还真的挺适合当坐台女的。”

宋清歌握紧拳头,垂着眼没有说话,却不想一个男人忽然走上来搂住她的腰,对着战祁嘿嘿笑道:“战总,既然这个女人是您带来陪酒的,那让她来陪陪我,您应该不介意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