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0 任人欺凌/刚好我要不爱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浓烈的恶臭和酒气扑面而来,宋清歌厌恶的别过脸,下意识的避开了男人的触碰,朝战祁的方向看了过去。

澄亮的眼中带着殷切的恳求,虽然她心里清楚,战祁很大程度上是不会帮她的,但她还是把唯一的希望寄托在了他身上。

再怎么说他们也曾同床共枕做过两年的夫妻,她只希望他不要这么狠绝,把她推给别的男人……

然而下一秒,战祁便无情的粉碎了她的希冀。

他向后一靠,耸了耸肩,嘴角扬起无所谓的笑容,“赵总既然对这个女人有兴趣,那就请自便,不用问我的意见。”

宋清歌瞠大眼睛错愕的看着他,虽然早有预料,可是当事实摆在眼前的时候,她还是忍不住失望了。

嘴角蓦然划开一个自嘲的笑,其实她早该知道的,对他不该再抱有任何希望……

“好的好的,有了战总这句话我就放心了。”

男人闻言立刻咧嘴笑起来,如同得到了特赦令一般,连拖带拽的便将宋清歌拉到了沙发上,按坐在他身边。

包厢里虽然已经有了不少女人,但毕竟都是久经沙场的老手,相比之下,眼带畏惧,一看就很生涩的宋清歌在她们之中就显得格外吸引人。

其他几个男人见状也争相围了过来,嬉笑着七手八脚的给她灌酒,“来啊,宋小姐是吧,别跟我们客气,喝酒喝酒……”

“唔……我不是来陪酒的,你们放开我……放开!”宋清歌一边呼喊着,一边不停地挣扎,可奈何四五个男人一起按着她,她怎么也挣不脱。

战毅怀里搂着一个女人,上扬的唇角弯出一个讽刺而又不屑的笑,得意的脸上仿佛写着两个大字,“活该”。

而一旁的战祁则似笑非笑的看着她任人欺凌,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显然也不打算出手帮她。

这本就是她应得的惩罚,既然她生性风骚,喜欢四处勾引男人,那么他就给她这个机会,让她勾引个够!

那几个男人还在不停的给她灌酒,白酒、洋酒、啤酒,一人手里举着一个杯子,搂着她肆无忌惮的往她嘴里倒,仿佛她根本不是个人,只是个供男人们玩乐的充气娃娃一样。

各种味道的烈酒争先恐后的倒进她嘴里,宋清歌被呛得咳嗽起来,只能无力地挣扎着,“放开我,咳咳……放……开……”

然而男人们却并没有因为她的恳求而绕过她,反而是更加变本加厉的开始灌酒。

谁都看得出来战祁对这个女人毫不在乎,既然她是战祁带来供他们娱乐的,那他们自然不能放过这个机会。

乱七八糟的酒液顺着宋清歌嘴角淌下去,她的脖子上,胸口上全都是酒。烈酒从喉管穿过,大概是因为喝得太多,她甚至都觉得嗓子里火辣辣的已经没了知觉,只能绝望的闭上了眼睛。

战祁仍旧环着手臂坐在那里,只是脸色已经变得有些深沉,看到她眼角滑出眼泪的时候,他的心头忽然没来由的跳了一下。

男人们的恶行依旧进行着,有胆大的趁乱开始在她身上上下其手,其中一个瞄准了机会,甚至凑过去准备亲她的嘴唇……

“够了!”

一声愠怒的低喝忽然在包厢里炸开来,战祁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到了他们面前,脸色阴郁而又冷厉,眼中酝酿着翻腾的怒火。

几个男人被他的样子吓了一跳,相互看了一眼,都不明白刚刚还在纵容他们的战祁怎么突然就变脸了。

战祁低头看了看被男人们围作一团的宋清歌,胸口已经被打湿了,裙子被扯得乱七八糟,脸上的妆也花了,分不清是酒还是泪,整个人瘫软在那里,几乎有些虚脱。

一股无名火忽然从心底直窜上头,他一把将宋清歌拽起来揽进怀里,极力克制着自己的情绪,冷声道:“今天就到这里吧,我累了,先走了。”

他说罢便架着东倒西歪的宋清歌向外走去,方才准备亲她的男人猛的站起来道:“战总,那咱们的合作……”

战祁面无表情的停下脚步,毫不留情的决绝道:“抱歉,我对你们的项目没兴趣。”

说完便揽着宋清歌先离开了。

宋清歌本来就没什么酒量,这下又是被各种酒混起来灌,意识早就不清醒了,再加上脚下又踩着十厘米的高跟鞋,这一路都走的跌跌撞撞,好几次险些跪在地上,幸好战祁及时揽住了她的腰。

战祁眼神复杂的看着身旁几近虚脱的女人,心上说不出是什么感觉,只是烦闷至极。

“大哥!大哥!等等我!”

很快战毅便追了出来,挡在他面前,恼火的质问道:“哥,你为什么要拒绝赵总的合作?你明知道这个项目是咱们忙活了好几个月才谈妥的……”

战祁瞥了他一眼,淡然道:“没有为什么,就是觉得不合适。”

“哥,你!”

战毅被他气得说不出话,看了看旁边几乎不省人事的宋清歌,愤懑的一跺脚,转身便怒气冲冲的向外走去。

然而刚走了几步,他就和一个人撞了个正着。

战毅此时本来就心情不好,被人这么一撞更是怒火中烧,立刻拧着眉怒道:“你他妈走路不长眼啊?”

那人这才抬头看了他一眼,一双丹凤眼先是有些诧异,随即眉尾一扬,嗤笑道:“我当是谁家的狗没拴好跑出来了,原来是你啊。”

战毅闻言,立刻怒目圆睁的看着面前的男人,一把攥住了他的衣领,咬牙道:“你他妈再说一遍试试看!”

男人倒也不怒,反而笑得更加放肆狂妄了,倨傲而挑衅的看着他。

“老五!”身后忽然传来了呵斥,接着战祁便面无表情的走了上来,对着他警告道:“不要闹事!”

战毅这才不情不愿的松了男人的衣领,忿忿的站到了战祁身边。

男人慢条斯理的整了整自己的领口,转头瞥见被战祁搂在怀里的宋清歌时,脸色骤然一变,随即讥笑道:“没想到战先生对仇人之女还是这么爱护,过了这么多年还带在身边。”

战祁这才看了他一眼,眼中隐隐有些复杂的痛色,可很快就掩饰起来,漠然道:“她不过是一个下堂妇罢了,时少说笑了。”

“呵。”时豫不屑的哼了一声,冷笑道:“战家的男人还是这么虚伪恶心。”

战毅闻言立刻怒道:“姓时的你找死是不是!”

时豫看都不看他一眼,反而敛去笑容,对战祁冷声道:“战总,麻烦你看好自己身边的狗,下次他如果再在我面前乱吠,说不定我会让他永远闭嘴。”

“你!”

战毅刚要发作,战祁已经先一步淡然开口,“那么也请时少适可而止,否则的话也别怪战某不客气。”

时豫脸上神色交错,垂在身侧的手暗自收紧成拳,最终还是憎恨的瞪了他们一眼,带着自己的人大步离开了。

看着他们的人在走廊上渐行渐远,战毅嫌恶的啐了一口,望着时豫的背影鄙夷道:“切,什么玩意儿,以为进了时家就当上爷了,他忘了他自己以前也姓战了……”

“战毅!”

战祁恼怒的喝了他一声,见他已是发怒的前兆,战毅这才不情愿的闭上了嘴。

战祁目光幽深的看着时豫离开的方向,意味深长的眯了眯眼后,忽然把怀里的宋清歌推给了一旁的战毅,“一会儿你先看着这个女人,我去找默存问问时豫来这里是干什么的。”

他说完便朝着电梯的方向走去,战毅见状急忙道:“哥!哥!我还有事,你把她推给我算怎么回事……喂!”

然而战祁却根本不给他拒绝的机会,转头便消失在了走廊的转角。

战毅愤懑而又幽怨的看着他离去的方向,又看了看身边站都站不稳的宋清歌,眼中立刻涌上了嫌弃之色,厌恶的低声道:“妈的,真是麻烦,我为什么要照顾这种货色!”

*

战祁再回来的时候已经是十五分钟之后了,因为还和关默存谈了一些别的事情,所以耽误了一点时间。

银樽每一层都有一个吧台,方才他离开的时候,战毅和宋清歌就在吧台附近,然而等他再回到原处的时候,却不见他们的人影。

他原本以为或许是战毅带着宋清歌找地方坐了下来,然而他在附近找了一圈,却怎么都找不到那两人的踪影。

他心里隐隐有些不安和担忧,便立刻回到了吧台,恰好楼层经理也在,他急忙问道:“有没有看到战毅?”

“您找毅少?”经理笑了笑,“毅少刚刚已经走了。”

“走了?”战祁猛然提高声调,有些急促的问道:“知不知道他去哪儿了?”

“这个就不太清楚了,刚刚毅少接到了一个电话,好像是个女人打来的吧,毅少接了电话之后心情好像很不错,然后就离开了。”

“那刚才跟他在一起的那个女人呢?”

“您是说那位醉酒的小姐?毅少离开的时候就把她丢在这里了,奇怪啊,刚还在的,怎么转头就不见了……”

战祁恼火的攥紧拳头,眼中的怒火几乎下一秒就能喷薄而出一样,气急败坏的一拳砸在了吧台上。

战毅这个臭小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