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1 为什么还要救我/刚好我要不爱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若是放到平时,战祁也许毫不犹豫的就离开了,可此时一想到宋清歌醉成那个德行,他心里多少还是疑虑的。毕竟她出什么事对他来说倒是无所谓,但这是关默存的地盘,人是他带来的,万一惹出来点什么事,那他对关默存也不好交代。

“战先生,需不需要我通知保安部……”

一旁的经理见他神色隐隐有些焦急,便识相的为他想办法,然而话还没能说完,战祁却已经转头向着走廊里面走去了。

宋清歌不是常来这种地方的人,对银樽的地理环境又不熟悉,而且就凭她现在那副半死不活的状态,想一个人离开这里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照这种情况看来,就只有两种可能,一是她已经被人带走了,二是她还在这层楼上。

这么想着,战祁脚下的步伐也不自觉的加快起来,每经过一个包厢,都会在外面仔细观察一下。

关默存以前虽然也有涉黑毕竟,但自从成家立业之后,为了保护家庭,他便开始慢慢地洗白自己手下的产业。因为怕有客人会在场子里做非法的勾当,所以除了特殊的私人包厢,其他包厢的门都已经换成了有玻璃的那种,从外面正好可以看到里面的景象。

然而在楼上绕了一圈之后,战祁还是没有找到宋清歌的人。

银樽毕竟鱼龙混杂,宋清歌那样一个姿色诱人,衣着暴露,又醉的不省人事的女人,在这种地方只怕会很招人惦记。

这么一想,战祁心里就更烦躁了,忍不住一拳砸在身旁的墙壁上,眼中满是怒火。

这个该死的女人,跟她在一起果然没好事发生!

就在他心烦气躁的时候,脑中忽然灵光一闪,他又站直了身体。

会不会是她喝多了不舒服,所以去洗手间吐了?

想到这个可能性,战祁便立刻抬步朝着洗手间的方向走去。

正是夜场人最多的时候,战祁却也不管那么多,直接推开女士洗手间的门便闯了进去,对着里面大声道:“宋清歌!”

“啊——!”

洗手间里正好有好几个女人在对着镜子补妆,突然一个面无表情的大男人闯进来,几个女人都吓得尖叫起来,一个个不知所措的看着他。

战祁脸色阴郁的看了看里面,并没有听见有人呕吐的声音之后,便恼火的摔门离开了。

像个变态一样闯进女士洗手间,这对以前的战祁来说是绝对不可能发生的事,可现在他却身体力行的做着这样的事。

想到就是宋清歌害他如此丢丑,战祁顿时火冒三丈,不断在心里恼火的想着等会儿找到那个女人该给她怎样的惩罚。

找遍了整个楼层的女士洗手间后,战祁仍然没有看到宋清歌的影子,就在他连杀人的心都有了的时候,却忽然听见隔壁的男士洗手间里隐隐传来了女人痛苦的呻吟声。

心头没来由的一跳,战祁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劲,转头便大步朝着男士洗手间走去。

洗手间里并没有什么人,越往里面走,女人哭求的声音就越是清晰,战祁不由得拧起眉,放轻脚步向最里面的隔间走去。

“嘿,没想到出来上个卫生间都能捡到这么个美女,今天还真是赚大发了。”

男人的淫笑声从隔间里传出来,接着便是女人虚弱无力地声音,“别碰我,放开……”

“放开?”男人哈哈一笑,“美女,好不容易遇上这么个高级货,你说放我就放?别说,我还是第一次在洗手间做这事,还挺刺激的。”

里面很快里面便传出了男人解皮带的声音,女人气若游丝的说道:“放开我,不然我……报警了……”

这个声音是……宋清歌?!

战祁只觉得太阳穴突地一跳,立刻大步跑上去,敲门厉喝道:“里面什么人,快点出来!”

男人解皮带的声音一听,接着便是气急败坏的怒喝,“哪来的野狗,老子的好事也敢坏?赶紧滚蛋,不然要你好看!”

说着,“哧拉”一声脆响,显然是裂帛的声音。

一股无名火登时冲上了战祁的脑门,他咬牙暗骂了一句“妈的”,下一秒已经抬脚“砰”的一声踹开了隔间的门。

狭窄幽暗的小隔间里,宋清歌衣衫不整的瘫坐在马桶盖上,抹胸的紧身裙已经被撕开了一半,丰满的沟壑暴露在空气里,头发也被扯得乱七八糟,高跟鞋也丢了一只,整个人凄惨又狼狈。

而那个男人则目瞪口呆的站在一旁,甚至连裤子都脱了。

战祁看着眼前糜乱的景象,脑中忽然闪过似曾相识的画面,喉结重重翻滚,垂在身侧的手已经不知不觉的握成了拳。

男人手忙脚乱的提起裤子,对着他叫嚣道:“你他妈的什么玩意儿,找死是不是……”

然而他的话还没说完,下一秒,战祁已经一记重拳砸在了他脸上。

男人被他一拳打的栽倒在角落里,嘴里霎时充斥着浓烈的血腥味,只是连哀嚎的机会都没有,战祁便已经一脚踩在他脸上,发狠的碾着他的脸颊,阴郁的脸上凝结着骇人的怒气。

“大爷……爷爷……饶命……我知道错了,以后再也不敢了……”

然而战祁却对他的求饶充耳不闻,拎起他的衣领刚准备再动手的时候,洗手间的门却忽然被人打开了,接着值班经理便带着一众保安闯了进来。

“战先生!”经理跑过来一看到里面的景象,心里便明白了个大概,立刻道:“战先生,这里的事情就交个我们吧,您不必为这种杂碎脏了手。”

战祁眼神幽暗的看了看抖得像筛子一样的男人,忽然把他往地上一甩,狠狠一脚踩在男人的裆部。

“啊——”

男人撕心裂肺的哀嚎在空荡的洗手间里回响起来,战祁却还觉得不够,眼神一暗,又发狠的在上面碾了两脚,直到男人痛的缩成了一团,他才作罢。

他回头看了一眼瑟瑟发抖的宋清歌,冷着脸将外套披在她身上,攥住她的手腕便拖着她向外走去。

为了满足一些客人的某些需求,所以银樽的顶楼还有一层客房部,关默存特地为他们几个兄弟每个人都留了一间私人套房,方便他们喝多了之后能休息,战祁便直接拽着宋清歌向他的房间走去。

此时的宋清歌已经不能用凄惨两字形容,高跟鞋丢了一只,衣服也破败不堪,就这么被战祁拖拽着,深一脚浅一脚,跌跌撞撞的走着。

很快战祁便找到了自己的房间,刷开房门之后,他便反手将这个女人甩到了墙壁上,接着欺身而上。

“为什么不反抗?嗯?为什么不反抗!”战祁烦躁的怒喝着,用力扼住她的下巴,因为太过激动,甚至连额角的青筋都有些凸起,“你就那么想被男人上是不是?那种货色你也下的去口,甚至还毫不反抗的任由他为所欲为?”

他是太气了,一想到隔间门被踹开那一瞬间,他看到的景象,他就觉得浑身的血液都要燃烧起来了。

最让他生气的还是面前这个女人,那种情况下,居然还不反抗,他甚至都不能想,如果他当时没有赶到,那么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

对于他的质问,宋清歌不反驳也不承认,只是抬起头目光漠然的看着他。

说是看着他,可是她的眼中却连焦距都没有,目光空洞而呆滞,仿佛是在透过他看着什么根本不存在的东西。

她这样,反倒是让战祁有些慌了。

“说话!哑巴了?”掐在她下巴上的手又加重了几分,战祁提高音量呵斥道。

“你想让我说什么呢?”她终于看了他一眼,扬起嘴角兀自笑了,“是,我就是这么贱,所以才毫不反抗的任由他为所欲为。这样说你满意了吗?你不就是想听这个吗?”

“你!”战祁语塞,一时间竟无话可驳。

“你还救我干什么?你不是一直都想让我也尝尝白苓当年所遭受的一切吗?那你为什么要救我?”宋清歌面色沉静的看着他,声音平静的有些吓人。

她一直都记得他们新婚夜的时候,她穿着精心挑选的睡衣出现在他面前,忐忑而娇羞的等待着那件甜蜜的事。

而她等到的却并不是想象中的结合,反而大醉酩酊的他从外面回来,冷眼看着她说:“为什么是小苓被轮奸,为什么死的那个人不是你?”

她不知所措的站在他面前,像个做错了事的孩子。

在此之前,她只知道他不喜欢她,但是却不知道他竟然如此恨她,甚至恨到想让她去死。

“你不是恨我吗?你不是想让我也试试被人强奸的滋味吗?那你为什么要救我?为什么!”

所有的怨念和绝望好像都在这一瞬间爆发出来了,宋清歌双眼赤红的瞪着他,像是一只发狂的小兽,“既然这么恨我,你当时转身离开不就好了?只管看着我被人侮辱,看着我被人欺负,只管看我笑话不就好了?为什么还要出手帮我?”

他只看到了她那时的毫无反抗之力,却没有看到她的绝望和无助。

她一个人被丢在走廊上,不知道该往哪儿走,也不知道可以找谁求助,只能孤立无援的找电梯,可是还没找到电梯,就遇到了那个男人。

他不知道她那个时候有多害怕,也不知道她那个时候有多悲哀,他只是先入为主的认定了是她不知廉耻,是她先勾引男人。

“为什么要救我?看我终于恶有恶报遭受了白苓的一切,你不就乐见其成了吗?为什么还要救我,你说啊!为什么!”

眼泪忽然宣泄而下,宋清歌抓着他的衣领失控的大声质问着,眼泪不停的涌出来,可悲而又可笑。

有那么一瞬间,她倒真的觉得就这样被玷污了就算了,那样他或许就能抵消对她的恨,那样她就不用再活的这么累,一了百了。

战祁被她的质问搞得有些怔忪,一瞬间竟有些无言以对。

如果是从前,他一定会毫不犹豫的讽刺她,可是这一刻,那些刻薄的话却好像全都说不出来了,甚至连他自己都不知该怎么回答。

是啊,为什么要救她呢。

明明他那么恨她,看着赤身裸体的初恋惨死在自己面前,甚至还被虐待过,那个时候他明明对她恨之入骨,恨不得她也遭受那样非人的虐待。

可是为什么在看到她被人欺辱的时候,他不仅无法坐视不理,甚至还出离愤怒,以至于连杀人的心都有了。

为什么呢……

他低头看着面前形容枯槁的女人,眼前不断的闪过白苓死前的一幕幕。

下一秒,他忽然抬手扼住宋清歌的脖子,俯首在她耳边阴佞的冷笑,“你问我为什么?当然是因为我觉得那样太便宜你了!像你这种女人,我当然要用自己的方法来报复你,小苓所受的苦,我要百倍的从你身上讨回来。”

他说着,便发狠的吻住了她的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