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3 跟我回战家/刚好我要不爱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大概是因为战诀的语气太过郑重,所以宋清歌也不由得紧张起来,站直身子谨慎的等着他接下来的话。

战诀抿了抿唇,半晌才道:“我记得你以前好像是学服装设计的,对吧?”

“嗯?”宋清歌愣了一下,有些不明白他怎么突然问起这个,但还是点头道:“对,我是学服装设计的。”

她的母亲甄媛就是一名设计师,受母亲影响,她曾经也立志想要做一名优秀的服装设计师,而且也确实很有天赋。大学时期也曾申请到了日本的服装设计学院,但后来为了嫁给战祁,她就放弃了留学,甚至在国内的本科都是肄业。

对于自己的专业,她最侧重的就是男装设计。曾经最期待的事情就是战祁身上所有的衣服都是她亲手设计,亲手缝制的,只可惜他对她的作品永远嗤之以鼻,甚至不愿意多看一眼。

于是一直到他们离婚的时候,她都没能有机会亲手为他设计一件衣服。

“既然这样,那我有件事需要拜托你。”

战诀的声音打断了她可悲的回忆,她立刻抬起头应道:“您说。”

“我的私人设计师石川由里子前段时间生病,所以回日本静养了,但下个月我还有场很重要的演奏会。”

宋清歌心里隐隐意识到了什么,但还是问道:“所以……?”

“所以我需要你暂时担任我的私人设计师,给我下个月的演奏会设计一套演出礼服。”

战诀依旧是那副淡然自若的神情,说话的语气波澜不兴,就好像是在说今天天气不错一样简单随意,可是却结结实实的把宋清歌吓了一跳。

“您说……让我给您设计演出礼服?”宋清歌一脸的受宠若惊,不敢置信的看着他道:“这……不大合适吧?”

且不说战诀自身的影响力,单是他的设计师石川由里子就是业界声名显赫的大设计师,曾经担任过不少明星的私人设计师,甚至还在Valentino做过总监。也正是因为如此,战诀每一次演奏会的演出礼服都精致的像是艺术品,颇受人们关注,而且演奏会之后他都会将演出礼服拍卖掉做慈善。

这样的重任,她怎么可能担得起?

别说她现在已经很多年没有碰过设计这一块了,就说她只是个设计专业肄业的半吊子,她都没有自信和资格为战诀设计礼服。

宋清歌扯起嘴角干笑了两声,有些不自在的说道:“国内国外的大设计师那么多,就算石川小姐不在,您也可以找别人,不一定非要找我这种不入流的……”

“你对自己就这么没自信?”战诀凉凉的开口,眼中已经带了些轻蔑,“给你机会都不把握,也难怪你现在会沦落到这种地步。”

“我……”

“就像你说的,国内外的著名设计师数不胜数,但我既然找你,肯定是有原因的。”战诀说着,微微俯首凑近她的脸,循循善诱道:“成为设计师,应该是每一个学设计专业的人都会有的梦想,你就这么轻易地放弃了,不想实现一下?”

不得不说,战诀的话确实是很有诱惑力的,但她还是不确定自己现在是否还有那个本事。

看出了她的犹豫后,战诀再次加重了筹码,“如果你这次设计的不错,采用之后我会付给你三十万的酬劳。”

三十万?!

宋清歌被这个不小的数字吓了一跳,随后便更加动摇了,如果能拿到这三十万,那么她至少可以保证知了的手术费了……

战诀眼中闪过一抹势在必得的狡黠,随后便不容拒绝的说道:“那这件事就这么说定了,过后我会派人把我的尺寸和过往穿过的礼服样稿送给你,你回去好好想一下。”

他说完便不多废话的转身准备走,宋清歌忽然又开口道:“战先生,我真的……可以吗?”

战诀闻言回头看了她一眼,清瘦的小脸上布满忐忑,眼中既有退怯却也有着跃跃欲试的光。

唇角微扬,他淡淡的笑了一下,“我相信你。”

我相信你……

宋清歌被这四个字重重击中了,怔怔的看着面前对她信任十足的男人。

她有多久没听到过这四个字了……

一直以来,她都背负着猜疑和否认,无论她做什么都得不到那个人的信任,以至于她甚至开始自我否定,就在她几乎要放弃自己的时候,却有人站出来坚定的对她说:我相信你。

有那么一瞬间,宋清歌甚至有种想哭的冲动。

抑制着这种激动而又感动的情绪,她重重的点头笑了笑,“谢谢您,我一定会努力的。”

倾城的夕阳映照在她的脸上,将她眼底喜极的泪照射的熠熠生辉,明明还是那张脸,可是眼中却多了一份坚定和勇气,战诀怔愣的看着她唇角的笑,竟然有些移不开眼,鬼使神差的抬手替她理了理额前的碎发。

“你笑起来挺好看的,以后应该多笑笑。”

“什么?”他没头没脑的话让宋清歌一愣。

战诀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急忙低头轻咳了一声,再抬头的时候已经恢复了淡漠,“那这件事就这么定了,你回去好好想一下。”

他说完便转过头,有些仓皇的开车离开了。

目送着战诀的车开出自己的视线,宋清歌心里也有些蠢蠢欲动。原本以为生活对她已经很刻薄了,却没想到上帝竟然还给她留了一扇窗。

她有些欣喜地低下头,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脸颊,嘴角也不由自主的扬了起来。

然而她却不知道,她此时所有的表情都已经悉数落进了一个男人的眼中。

*

回家的路上她都不断的在想着要给他设计一个什么样的礼服,采用什么样的布料,用什么样的款式。每每想到这些,宋清歌就觉得自己仿佛又回到了元气十足的学生时代。

等拿到了那笔酬劳,她就可以给知了换肾,也可以给她更好的医疗环境。

战诀的邀请确实重新燃起了宋清歌对生活还有未来的憧憬和向往,她已经好久没有这样有目的的活着了,充满希望的人生真的让人很怀念。

到了楼下,她忽然瞥到了一家药店,想到昨晚发生的一切,她最终还是进去买了一盒72小时紧急避孕药。

她已经不再是当年那个期盼着给他生孩子的傻女人了,知了算是一个甜蜜又沉重的意外,但这样的意外,她不想再来一次。

晚上一回家,她便迫不及待的找出了已经落了尘的参考书,简单的煮了一碗面便一边吃饭一边看书。

最近几天她不是在找战祁就是在工作,所以也没有时间去量一块新的茶几玻璃,只能把家里的纸箱子用来当桌子。

重新捡起荒废了六七年的专业不是一件简单的事,但战诀既然选择相信她,那她就一定要努力做到最好。

然而正当她吃饭的时候,门外却忽然传来了敲门声。

已经快九点了,这个时候谁会来?

宋清歌虽然有些奇怪,但还是起身去开了门。

然而当她看到门外站着的那个人时,却猛地一愣。

楼道里只亮着一只5瓦的白炽灯,灯光昏暗又凄凉,可是战祁眼中的怒火和冷厉却显得分外突出。

宋清歌心里一沉,有些不安的看着他问:“你……你怎么来了……”

战祁微微眯眼,蓦地冷笑出声,“不请我进去坐坐?还是说你屋里藏着见不得人的野男人?”

宋清歌眉心一蹙,愠怒道:“你胡说八道什么……”

然而她的话还没说完,战祁已经一把推开她,直接闯了进来。

“喂,你干什么!”宋清歌见状急忙追上来拦住他,怒斥道:“大半夜的你又发什么疯?赶紧出去!”

战祁对她的话置若罔闻,冷着脸对屋里扫视了一圈之后,在看到客厅里一个大纸箱子上只放着一碗阳春面和一杯水,确定屋里没有其他男人的痕迹之后,他脸上的神色才缓和了一些。

他也不知道自己抽了什么疯,从华尔国际离开之后便自己开着车去了银樽,烦躁的喝了几杯闷酒之后便开着车在街上乱转,等自己回过神来,车就已经开到了这里。

“看样子这里似乎只有你一个人。”

“神经病!”宋清歌忍不住啐他,“你这么晚来到底有什么事?有事就说,说完赶紧走!”

她脸上满是不耐和嫌弃,比起和面对战诀时的羞涩和温柔简直是判若两人,一想起她在战诀面前的语笑嫣然,战祁立刻觉得心头燃起了一股无名火,掐住她的下颚将她拉近自己。

“怎么,跟战诀幽会的时候就笑得那么开心,对我就是这种态度?”他怒视着面前的女人,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话酸味有多浓。

浓烈的酒气喷洒在她脸上,宋清歌厌恶的呵斥道:“有病你就去治病,别来找我的麻烦!”

呵,真是厉害了,昨晚还像个乖乖猫似的,不过一天就把獠牙露出来了。

战祁看着她,怒极反笑道:“有了男人撑腰就是不一样,都敢在我面前张牙舞爪了。”

宋清歌只当他是又喝多了发酒疯,懒得再跟他纠缠下去,转身准备去收拾碗筷。

他这才注意到那个可怜兮兮的纸箱子,想到知了说她晚上起来偷偷吃东西的样子,他顿时更加恼火,忍不住一脚将那个箱子踢出几米远,上面的碗和杯子也碎了一地。

“你这是装可怜给谁看?嗯?你就是用这幅嘴脸去勾引战诀的,是不是?”

“你!”宋清歌被他气得说不出话来,既然他死活要这么想她,那她再怎么解释也没用,索性也懒得去辩驳。

看她冷着一张脸,战祁更是怒火中烧,“你怎么不说话?被我戳中痛处,无话可说了?”

宋清歌冷笑一声,“我不说话是因为我懒得去跟你争,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你爱怎么想怎么想吧。”

战祁还想再说什么,视线却忽然瞥见垃圾桶里的一个小盒子,眼神倏然一暗,他大步走上去将盒子捡起来。

72小时紧急避孕药。

他看着那上面的几个大字,只觉得刺眼无比,心里一时间说不上是什么感觉,只是复杂至极。

他记得以前她总是说自己身体不好,每次做的时候都恳求他做措施,因为她不想吃药。而他那时候也不想要她生的孩子,再多出一个捆绑他的把柄,为了安全起见也都是他戴套。

可时过境迁,却变成了她不想再怀他的孩子。

她不想要他的孩子,那她想要谁的?战诀的吗?

一想到这个可能性,他就觉得太阳穴突突直跳,整个人几乎都要烧起来了似的。

宋清歌不知道他脑中的百转千回,只以为他又有哪里不痛快,于是便不耐烦的催促道:“你到底还有事没事?没事赶紧走人,我累了,想早点休息。”

她脸上再也没有过去面对他时的羞怯和仰慕,战祁看着面前的女人,一瞬间竟然觉得有些陌生。

心里忽然涌上一股强烈的愤慨和不甘,他要的不是这样的宋清歌,他要的是过去那个会追着他,会讨好他的女人。

这么一想,他脑中忽然闪过一个念头,嘴角划开一个笑,他意有所指的说道:“你不是说,你想见你女儿吗。”

听到他提知了,宋清歌立刻有些惊喜,“你愿意让我见孩子?”

“当然。”战祁笑笑,掷地有声的说道:“但你必须跟我回战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