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5 带着你女儿滚出去/刚好我要不爱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妈妈,我想吃那个果酱面包,要蓝莓酱哒~”

“好好,给你弄蓝莓酱的面包,但是甜的不能吃得太多哦,这个你自己要知道。”

第二天清晨,战祁半睡半醒的从房间里走出来,便听到楼下传来了小孩子软软糯糯的声音,还有女人温柔的话语。

他站在二楼的栏杆附近,看着下面正在餐桌前吃饭的一对母女,脑中有一瞬间的茫然,恍然间甚至以为自己在做梦。好半天之后他才反应过来,昨天他就已经让宋清歌回了战家。

知了坐在椅子上,晃着两条小细腿,正眼巴巴的盯着宋清歌手上的吐司面包,甚至还不时地舔舔嘴唇,模样十分可爱。而宋清歌则在用餐刀抹果酱,间或抬头朝着小姑娘宠溺的笑笑,餐厅里一副温暖人心的景象,就连琴姨和小保姆都笑眯眯的看着她们。

战祁站在楼上看着她们,心里莫名涌上了一种难以言说的感觉。

他已经有多少年没有见过这样的场景了?

记忆里,自从父母亲被害之后,13岁的他就带着弟弟妹妹不停地东躲西藏。睡过建筑工地,睡过水泥管,也睡过天桥下面,一直过着漂泊无依的生活,早就已经不知道什么是家的感觉了。

后来他夺了宋家,帮佣们对他也都是一副敬而远之的表情,每一个人都战战兢兢的,整个铃园仿佛都笼罩在一种低气压之下。

而宋清歌也不过回来一天,琴姨和小保姆好像都放松了许多。

想到这里,战祁的脸色不禁有些阴郁,楼下的小保姆不经意的抬头便看到他,立刻道:“先生早。”

其他人也跟着抬头看了他一眼,纷纷敛去了脸上的笑,一副噤若寒蝉的样子。

战祁看着她们这副样子就来气,他不在的时候就笑得那么融洽,一看见他,一个个地都像见了鬼似的,真是让人恼火。

大步走向餐厅,战祁随便拉了一把椅子坐下,面无表情的开始吃早餐。

宋清歌抬头看了他一眼,再三犹豫还是开口道:“这段时间孩子一直没去幼儿园,老师打电话来问了好几次了。反正这个学期也没多久了,所以我想让知了把这个学期上完。”

事实上她只是不想让孩子一个人呆在这大宅子里罢了,送去幼儿园,起码孩子还能开心一些。

战祁头也不抬的冷声说:“随便,反正这是你女儿。”

他一口一个“你女儿”,就好像这个孩子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似的,宋清歌登时有些愤然,但碍于在孩子面前,她还是忍了下来。

压着火气,她转头对孩子笑了笑,“知了,吃饱了咱们就去幼儿园了。”

“好耶!”

知了跳下椅子,从琴姨手上接过小书包便准备去上学了。

临出门之前,小姑娘礼貌的挥手道:“婆婆再见,小姜姐姐再见,许爷爷再见。”

她跟每一个人都道别,却唯独落下了餐桌前的战祁,眼见着他脸色越来越难看,琴姨急忙打圆场,“知了,还有爸爸呢?”

战祁这才阴沉着脸色看了一眼孩子,知了立刻吓得躲到了宋清歌身后,小小声的说了一句,“叔叔再见……”

“啪”的一声,战祁直接恼火的摔了筷子,倏然起身怒道:“滚!带着你女儿滚出去,少在我面前碍眼!”

他说罢便转身朝楼上走去,楼下的人面面相觑,反而是宋清歌笑了笑,安慰他们道:“没关系,他这样也不是第一天了,你们别在意。”

说完无奈的摇摇头,带着孩子出门了。

*

按照战祁的公司规定,作为公司法务,孟靖谦每隔一段时间都需要来公司里审批一下合同,指导其他法务工作。

从会议室里出来,孟靖谦便道:“战大,那就先这样,过后公司法务部门有什么需要,你再给我打电话。”

“好。”

正说着,孟靖谦的手机却忽然响了起来。

“六一的预订座位吗?好,我知道了,等一下我就让吴铮去办。”

挂了电话,战祁揶揄道:“三十几岁了,还过六一儿童节?”

“是我家那俩小祖宗。”孟靖谦无奈的叹了口气,“这不马上要过六一了嘛,我家月儿想带孩子去新加坡,天天打电话督促我赶紧买机票订酒店。”

六一……

战祁被这个节日怔了一下,脑中不由自主的浮现出那个梳着童花头的小姑娘。

鬼使神差的,他忽然问孟靖谦,“每次过六一的时候,你都带孩子去哪儿?”

“啊?”孟靖谦被他这个问题吓了一跳,虽然不明白冷淡的战大怎么也关注起儿童节了,但还是道:“一般也就是游乐园、水族馆、动物园这些地方吧,小孩子嘛,都喜欢玩的。怎么了?”

战祁不禁又想起了知了早上出门时那句“叔叔”,心中顿时涌上了一股无名火。

叔叔?

他明明是她爸爸!

连句爸爸都不会叫,也不知道宋清歌是怎么教育孩子的。

送走了孟靖谦,战祁回到办公室便叫来了许城,“把六一那天给我空出来,订两张当天往返飞上海的机票,还有一张儿童票,对了,还有迪士尼的门票。”

许城一脸茫然地看着他,“大哥,您是要去陪客户吗?”

战祁脸上一哂,不耐道:“让你订就去订,废话怎么那么多!”

“好的。”

许城说完便退出去了,战祁起身走向落地窗,嘴角却不自觉的划开了一个有些得意地笑。

那个女人不是一而再的强调那也是他的孩子吗,既然如此,那他这次就好好满足她一下。以那个女人的性格,如果知道他做了这么多,一定会感动的痛哭流涕。

想到宋清歌又会用感激而又迷恋的眼神看着他,战祁心里竟然隐隐有些期待。

*

正是商场换班的时间,宋清歌刚换了衣服从试衣间里出来,店长便小跑过来,拉着她小声道:“小宋,那位先生最近经常来光顾你的生意啊,是不是对你有意思?”

先生?

宋清歌愣了一下,抬头便看到双手插在口袋里,正百无聊赖站在店外的战诀。

他怎么来了?

勉强对店长笑了笑,宋清歌便朝着他走了过去,“战先生?”

战诀闻声转过头,对着她上下打量了一下,淡然道:“下班了?”

“嗯,您来有什么事吗?”

“这个,我助理忘了给你。”他说着便将一本书递到她面前,“我正好经过这里,反正也没事做,就顺便给你送过来。”

“是石川由里子小姐写的书?”宋清歌有些惊喜的翻开扉页,“还是签名书!”

“这是石川之前设计的一些名作,里面也有给我设计的,送你了。”

“谢谢战先生!”宋清歌爱不释手的捧着那本精致的书,不停的翻看着。

她一直都很崇拜石川由里子,这本书刚上市的时候她也想过要买的,但是一本书的价格都够她和孩子几天的饭钱了,所以最终就放弃了。

没想到她现在不仅能拿到这本书,居然还有石川的亲笔签名。

看着她一脸欣喜,战诀也扬了扬唇角,随口问道:“等下去哪儿?回家吗?要不要我送你?”

宋清歌这才如梦方醒,急忙抬起手腕看了看表,惊声道:“都这么晚了,我得赶紧去接孩子!”

她说完便准备跑,手腕却被人一把攥住了,转过头,战诀蹙眉道:“这个时间正是下班高峰期,等你赶过去天都黑了,我送你吧。”

大概是怕她着急,去幼儿园的路上,战诀一路都是加速并且抄小路,所以赶的很快。

双眼直直的盯着前方,战诀随意问道:“孩子今年几岁了?”

“四岁多一点,快五岁了。”

“是嘛,几月的生日?”

“八月末的。”

战诀忽然笑了,“那还是个处女座呢,跟我一样。”

宋清歌有些惊异的看着他,“您是处女座啊?一点都看不出来,我以为您是射手座的。”

战诀眉尾一扬,“你对星座有研究?”

“不算吧,只是以前挺喜欢星座占卜这些的。”

说话间,车子已经在知了的幼儿园门口停了一下来,一下车,小丫头看到她便开心的朝她跑过来。

战诀也跟着下了车,看着小姑娘后,眼中闪过一丝异样,摸了摸她的小脑袋道:“小家伙儿长得真漂亮,叫什么名字?”

知了抬头看了宋清歌一眼,看她点头,才道:“我叫宋婵,小名叫知了。”

战诀笑笑,“知了,名字真可爱。”

“知了,快问好。”

“叔叔好。”

宋清歌有些无奈的捏了捏她的脸颊,“傻丫头,该叫小爷爷。”

“噗……”战诀忍不住笑出来,无可奈何的摇头道:“小爷爷?我怎么一瞬间感觉我老了这么多,都成爷爷辈的了。”

宋清歌也觉得有些尴尬,战诀和战祁其实只差一两岁而已,看上去完全就是兄弟俩,但辈分却差了很多。

“算了,只是一个称呼而已。”战诀摆了摆手,“你也别带着孩子挤公交了,我送你们吧,你现在住哪儿?”

宋清歌抿了抿唇,好半天才嗫喏道:“我……回战家了。”

战诀开车门的手蓦然一顿,脸上的表情一阵风云突变之后,却又趋于平淡,说了句“是吗,那走吧”,便先钻进了车里。

他波澜不兴的反应反倒是让宋清歌有些诧异。

他不是一直警告她不要接近战祁,怎么听到她回了战家,他却一点都不觉得奇怪呢?

回去的路上,战诀没有再说过一句话,宋清歌也不敢轻易开口,幸好还有个知了不停地说着幼儿园发生的趣事,叽叽喳喳的才没有让气氛变得很尴尬。

很快车就停在了铃园门口,下车后,宋清歌道了谢便有些仓皇的想走。

“等等。”战诀忽然叫住她,“再过几天就是六一了,要不要带孩子出去玩儿?”

宋清歌一怔,“我一个人就可以了……”

战诀走过去摸了摸知了的小脑袋,温和的问道:“知了想不想去海底餐厅,一边吃饭一边看鱼?”

“想啊想啊!”小丫头眼里立刻亮起来,拉着宋清歌不停撒娇道:“娇娇之前都去过了,妈妈我也想去。”

“可……”宋清歌有些为难的看着孩子。

这段时间战祁一直都抓着她不放,也不知道他到底看到了什么,总说她和战诀之间不干不净,她怕他们走的太近,又会招来战祁的不满。

“那就这么说定了。”一旁的战诀丝毫不给她拒绝的机会,不由分说道:“六一那天早晨我来接你们。”

他说完便准备离开,上车之前,他又回头朝着某个方向看了一眼。

不远处的路口,一辆黑色的捷豹XK正安静的停在那里。

而车上坐的人,正是战祁无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