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6 他们就像是一家人/刚好我要不爱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晦暗的车内,许城偷偷从后视镜里看了一眼后面脸色阴郁的战祁,小心翼翼的问道:“大哥,接下来……去哪儿?”

他本以为战祁或许会发火,或许会暴怒,谁知他却只是把视线从窗外收回来,面无表情道:“去云水居。”

今天他一直在为给知了过六一不断计划着,越是计划,就越是期待。

带着这份期待,他下一班就想回家跟宋清歌商量的,却没想到居然在自家门口就看到了这幅场景。

好啊,真是好,都已经肆无忌惮的在他家大门口幽会了,她宋清歌真是好样儿的。

战祁越想越觉得怒火难压,冷着脸转过头,不想再去多看一眼那刺眼的一幕。

*

第二天早晨,宋清歌像往常一样和知了吃着早餐。

听琴姨说,战祁昨晚似乎没有回来,不过她也并没有在意。她已经不是那个过去会整夜整夜等着他的傻女人了,如今他不回来反倒更好,她还能轻松一点,就连睡觉也能睡得香甜。

早餐吃到一半,外面便传来了脚步声,接着是一个女人尖声感叹的。

“哇,这就是铃园啊,好气派啊。”

姚柔挽着战祁的手臂大摇大摆的走进来,对着偌大的客厅环视一周后,精致的脸上布满小市民一样的赞叹,眼中闪着艳羡和占有欲的光。

姚柔还在不停的咂嘴咋舌,反倒是战祁脸上没什么表情,只是转头看了一眼坐在餐桌前的宋清歌。

他记得他们还是夫妻的时候,他也带女人回来过,那时她总是拉着他的手绝望的哭着,不停的说这是他们的家,让他不要带别的女人回来。

而现在……

她只是静静地坐在那里,脸上没有一点多余的表情,仿佛这一切都跟她没有半点关系了。

战祁只觉得心口一窒,竟然莫名觉得有些失落,还有一点愤懑。

他都这样肆无忌惮的带女人回来了,她就一点都不觉得生气或者难过吗?怎么还能那么冷静地坐在那里吃早餐?就像个没事人似的。

姚柔一脸开心的摸摸这儿碰碰那儿,就像是刘姥姥进了大观园似的,一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

昨晚战祁忽然久违的去了她的公寓,甚至还主动提出来让她搬进铃园去住,一想到自己竟然成为了战祁过往的女人里第一个住进铃园的,姚柔兴奋地整整一夜没睡着。

然而视线再一转,她这才看到了一脸漠然的宋清歌。

这个死贱人怎么也在这儿?

姚柔敌视的瞪了她一眼,转头看向战祁,拉着他的手臂撒娇道:“祁哥,我住哪里啊?”

战祁目不转睛的盯着宋清歌,加重语气道:“当然是跟我住主卧。”

他的话虽然是对着姚柔说的,可是视线却一直胶在宋清歌身上,似乎想从她脸上看到什么表情。

然而结果却让他很失望,她从始至终都是那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脸孔,就像根本没听见他们的话一样。

事实上宋清歌也确实毫不在乎,他们早就已经离婚里,这里也不再是他和她的家,说的更直白点,如今他们只是两个不相关的人,他带他的女人回自己家里很正常,跟她一点关系都没有。

自顾自的吃完早餐,宋清歌便和知了准备出门了。

她越是平静,战祁反而越是不能平静,两人擦身而过的时候,战祁忽然一把搂住了身旁的姚柔,刻意道:“走,我带你去参观一下。”

“好啊好啊。”姚柔得意的瞪了宋清歌一眼,踮起脚在战祁脸上吻了一下。

战祁下意识的看向宋清歌,本以为她会有什么反应,可她却依旧是那副惹人厌的死人脸,甚至都不曾多看他一眼。

垂在身侧的手紧握成拳,战祁恨恨的咬紧了牙。

这个女人比起五年前……真是越来越不可爱了。

*

六一那天很快就来了,小丫头期待这一天已经期待很久了,所以一大清早就欢天喜地的,收拾好之后就拉着宋清歌迫不及待的要走。

宋清歌原本以为战诀只是随口一说,可是却没想到他原来是说真的,她们出去的时候,他已经等在那里了。

大概是为了映衬今天的气氛,他特地穿了一身很休闲的衣服,看上去就像是刚入社会的男青年一样,年轻了不少。

“小爷爷好~”

一见到战诀,知了便毫不认生的主动打招呼,和面对战祁时的紧张完全不一样。

虽说是小孩子,但是却也能分得清什么人对她好,什么人对她不好,所以也会对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态度。

战诀笑了笑,主动提议道:“先去趟商场怎么样?”

“去商场?”宋清歌有些奇怪。

“先给小公主买身漂亮的衣服。”战诀宠溺的看了一眼她怀里的知了,“毕竟是六一呢,得漂漂亮亮的。”

他这么一说,宋清歌才恍然明白过来,之前她都没什么多余的钱给孩子买好衣服,也幸亏她是学过服装设计,所以知了很多衣服都是她去扯了布料回来亲手给孩子做的,看上去确实寒酸了一些。

“我不是说你做的衣服不好。”战诀像是看穿了她的想法一样,解释道:“我只是觉得既然是过节,就应该穿新衣服而已。”

很快战诀便把车开到了恒通广场,进了商场,三个人便直接去了童装区。

各式各样的童装让人看得眼花缭乱,尤其是小女孩的衣服,更是每一件都可爱的像洋娃娃的衣服。

知了最终选定的是一个Bar-bie的套装,上衣是蜜桃粉的一字领小衫,搭配一条雪纺小短裙,又萌又俏皮,连店员都连连夸小丫头像个小公主。

“对了,这件衣服还有一套妈妈穿的。”店员笑容可掬的把衣服拿出来,“您要不要试穿一下?亲子装现在很流行的。”

宋清歌连忙摆手,“我就算了,给孩子买就好了……”

然而战诀却不给她拒绝的机会,不容置疑的对店员道:“找一套她的号码试试。”

拗不过战诀和知了的再三游说,宋清歌最后还是无可奈何的去试了那套衣服,刚从试衣间出来,小丫头便惊呼道:“哇,妈妈好漂亮!”

确实,不同于童装的可爱,她穿起来显得又清纯且元气,恍惚间有点像她刚升大学的时候。

坐在一旁的战诀眼里闪过一丝惊艳,随即点头赞叹道:“很好看,很适合你。”

“我还是去换下来吧,这个……太嫩了点。”宋清歌有些尴尬的搓着手,她已经很多年没穿过这种少女款式的衣服了,所以怎么看怎么觉得有点别扭。

“不用,穿着吧,挺好的。”

一旁的店员也站出来劝说道:“真的很好看,而且您先生都已经付款了。”

什么?付款了?

宋清歌错愕的看向战诀,他却一脸的不以为然,转头一把扯掉了她辫子上的橡皮筋,不由分说的将一个水晶发箍戴到她头上。

他们这个姿势亲昵极了,宋清歌甚至能闻到他身上淡淡的须后水味,立刻紧张的低下了头,战诀给她戴好之后向后退了一步,看了好半天才满意的点点头。

“嗯,这样就更好了。”

他说完,又让店员找了一个同款发箍给知了戴上,战诀才满意的离开商场。

六一儿童节对于小孩子来说简直就像是第二个新年,他们去的时间已经算早了,但游乐场都已经人山人海了,好在战诀跟这里的老板有交情,所以早就打打点好了一切。

知了虽然看上去是个柔柔弱弱的小姑娘,但是却特别喜欢玩一些刺激的游乐项目,并且还要拉着宋清歌一起玩。

女儿如此热情,她只好无奈笑笑,“妈妈玩这些会吐的,你自己去玩吧。”

话音刚落,一旁的战诀便道:“那我陪你玩。”

之后的时间里,大多都是战诀陪着知了玩这玩那,而宋清歌就在外围站着,跟他们挥手示意。

对于这个孩子,她内心一直很愧疚,因为过得拮据,所以她也没什么机会带孩子出来玩,平时最奢侈的娱乐就是小区门口几块钱一次的摇摇车。

现在看着孩子脸上露出了笑容,她也觉得心情好了许多,忍不住拿出那个像素并不怎么好的手机,对着碰碰车上那两个人拍了一张照片。

只是看着照片上那个男人,她终归还是有些遗憾。

她的童年过得幸福而甜蜜,父亲宋擎天极其宠爱她,记忆里她总是在父亲怀里撒娇,小时候也经常被骑在父亲肩上嬉笑打闹。

可怜她的女儿,从出生就没有感受过一天父爱。

“妈妈!”

正想着,一个糯糯的声音便打断了她的思绪,转头一看,知了手上拿着一支棉花糖,竟然正坐在战诀的肩上。

宋清歌吓得脸都有些白了,急忙训斥道:“知了你怎么回事,怎么能这么没大没小,快点下来!”

“没事。”反倒是战诀先阻止了她,笑了笑道:“小丫头说她看不见远处的地方,所以我让她坐的高一点。”

宋清歌还是觉得不妥,“可是这也太……”

他再怎么说也算是个公众人物,这样大庭广众之下让孩子骑在他肩上,未免有点太影响他形象了。

“无所谓,今天小公主最大。”

正说着,不远处忽然传来了一声高喊,“那边穿母女装的一家三口,看这边!”

三个人不约而同的转过头,刺眼的光闪过之后,便听到“咔嚓”的快门声。

一个脖子上挂着相机的人朝他们跑过来,将手里的照片递给战诀,“先生,你们一家三口真是太养眼了,这张照片照的不错吧?三十块钱而已。”

“三十?”宋清歌瞪大眼睛,“太贵了吧,不带这么坑人的吧……”

“我要了。”战诀说完便掏钱递给他。

宋清歌急的跺脚,“战先生!”

“照的还不错,我挺喜欢的。”他淡然的笑了笑,便直接将那张照片塞进了上衣口袋里。

*

战祁焦急的从机场出来的时候,已经是早晨八点多了。

明明是准备今天带着宋清歌母女飞上海的,结果昨天临时接到一个电话要飞槐城去,尽管坐了最早的飞机回来,可还是因为飞机晚点耽误了一些时间。

一上车,战祁便焦躁的问许城,“让你通知宋清歌,通知的怎么样了?”

许城有些为难的看着他道:“今天一大早就开始给她打电话了,但是她手机停机了,我爸说她早早地就带小小姐出门了,现在不知道人在哪里……”

“你真是……”战祁怒其不争的瞪了他一眼,气急败坏道:“算了,我打吧。”

他下机之后还没来得及开手机,然而刚一开机,屏幕上便弹出来一长串的消息。然而他打开消息的一瞬间,脸色便立即变得阴沉而又凛冽。

照片上,战诀的肩上扛着知了,小姑娘穿着粉色的小衣服,手里拿着一支棉花糖,笑得开心而又明媚,而旁边则站着和她穿着一样衣服的宋清歌,她正仰头和战诀对视着,两人的眼神极其深情富有默契。

那一瞬间,他竟然莫名想到了三个字。

一家人。

战祁看着那张照片,就仿佛是在看一团火,只觉得眼睛被炙烤的生生发疼,心头也狠狠一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