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7 我对你们也是要负责的/刚好我要不爱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深蓝色的海底餐厅里,战诀和宋清歌还有知了三人,正坐在靠近玻璃墙的地方用餐。

“哇,妈妈妈妈,那条扁扁的鱼叫什么啊,好大哦~”

宋清歌无奈的笑笑,“那个是鳐鱼。”

“那两条呢?”

“那是比目鱼。”

“那个最大的长得很凶的我认识!是鲨鱼对吧!”知了转过头开心的朝她笑着,像是在要夸奖一样。

从进了这个餐厅之后,小姑娘就几乎没怎么吃东西,一直都趴在玻璃上看着那里面游来游去的鱼,几乎把整个世界都抛在脑后了似的。

宋清歌转头看向战诀,感激的说道:“这孩子已经好久没这么开心过了,今天真的谢谢您。”

她能感觉得到,有战诀在身边的时候,知了胆子都大了许多,也变得开朗了很多,再也不是那副畏畏缩缩的样子了。

“应该的,毕竟她也是战家的孩子。”战诀不以为意的笑笑,看着知了,忽然讳莫如深的低声道:“更何况……我对你们也是要负责的……”

他的后半句话声音很小,宋清歌没有听清楚,又问道:“您说什么?”

“哦,没什么。”战诀又恢复了他的淡漠,随口道:“一会儿还想去哪儿?”

“想去做蛋糕!小爷爷能带我去吗?”

不待宋清歌回答,一旁的知了已经迫不及待的抢答了,眨巴着一双琉璃似的眼睛望着战诀。

他有些哭笑不得的揉了揉孩子的脑袋,无奈道:“还是叫我叔叔吧,小爷爷听上去也太奇怪了。”

宋清歌有些迟疑,“可是……”

“我和战祁年纪差不了多少,更何况……他本来就不是我大哥的亲生儿子,这些你应该很清楚吧。”战诀淡淡地看了她一眼,语气平常的叙述着。

宋清歌抿了抿唇,最终还是点头对孩子道:“那就听小……听战诀叔叔的吧,以后改口叫叔叔。”

“好啊!”

这家海底餐厅其实也就相当于一个海底世界,用餐之后需要穿过隧道出去,而隧道里就像水族馆一样,站在传送带上还可以欣赏各种各样的鱼。

“妈妈你看,还有美人鱼呢!”

小丫头高兴地不时大惊小怪的叫一声,俨然已经是玩疯了。

从海底餐厅出来之后,战诀便带着他们去了手工蛋糕坊,小姑娘在西点师的指导下一边做一边玩,别提有多高兴了。宋清歌在一旁陪着她,也得到了难得的放松。

只有战诀一个人坐在角落里的沙发上,看着那对母女围着围裙在认真地往蛋糕胚子上抹奶油,熠熠生辉的目光让人移不开眼。

他看着看着,眼中不期然的出现了一抹复杂的神色,有担心,有不安,也有浓浓的歉疚和痛苦……

*

知了这一天算是玩疯了,一直到吃完晚饭后,战诀才将她们送回去。

站在战家的大门口,战诀对她们笑了,“快回去吧,今天早点休息。”

知了也开心的说道:“谢谢战诀叔叔,叔叔再见~”

战诀弯腰凑近她,点了点自己的侧脸笑道:“那亲叔叔一下再走。”

知了一点也不扭捏,踮起脚在他脸上“啾”的亲了一下,嘻嘻笑着,“叔叔最好了~”

宋清歌抬头看了一眼战诀,眼中依然充满了感激,再次道谢,“今天太谢谢您了,这么忙还抽空出来带她去游乐园。”

“你跟我不用这么客气。”战诀抿了抿唇,沉吟了一下还是道:“如果可以的话,我倒是很希望你能来多麻烦我一下。”

“嗯?”宋清歌有些不明白他的意思。

“没什么,我只是很喜欢知了这孩子,不会觉得麻烦。你们也快回去吧。”

道别之后,宋清歌便牵着知了向家里走去,目送着她们离开后,战诀才抬头向那幢小楼的某一层抬头看了一眼。

而那里,窗帘的一角后,正站着目光阴鸷的战祁。

*

牵着蹦蹦跳跳的知了,宋清歌一进家门就察觉到了空气中隐隐有些低冷因子,琴姨和小保姆站在一旁局促不安的向她使眼色,她这才顺着她们的目光看过去。

沙发上,战祁脸色冷厉的坐在那里,而姚柔则挽着他的手臂坐在他身边,一脸不屑的斜眼看着她。

宋清歌也懒得去搭理他,收回视线拉着孩子便准备上楼去。

“站住!”

眼中不耐烦,她还是停住脚步转头看了他一眼,冷漠道:“有事?”

姚柔立刻在一旁叫嚣起来,“祁哥你看啦,她这是什么态度!跟男人花前月下也就算了,住在你的房子里还敢这么嚣张!”

战祁倒是没什么反应,只是面无表情的睇着她,宋清歌瞥了一眼姚柔,转头问道:“到底有什么事,没事的话我带孩子去洗澡了。”

她说完,战祁才对着她打量了一下,母女二人穿着漂亮的亲子装,头上戴着精致的水晶发箍,长发随意的披散在肩上,已经没有了先前的落魄,现在的她温柔恬静,就算说她大学刚毕业都有人信。

他看着看着眼睛就有些移不开了,可转念一想,这些都是战诀给她买的,他心里便顿时涌上了怒火。

战祁两步走到她面前,居高临下的睨着她问:“你去哪儿了?”

“带孩子过节去了。”她倒也回答的干脆。

“就你一个人?”

宋清歌下意识的蹙眉,“你什么意思?”

“带着我的女儿和别的男人出双入对。”战祁冷笑一声,“你还有没有一点为人母亲的廉耻?”

“战祁你不要血口喷人!”宋清歌气的攥紧了拳头,怒极反笑道:“孩子过节,你不知道在哪里风流快活,你都没有一点做父亲的自觉性,还好意思指责别人?”

“你!”他下意识的握紧了口袋里的机票,明明是想反驳的,可是话到了嘴边却变成了,“没错,我就是风流快活,怎么样?这个孩子又不是我让你生下来的,她怎么样跟我有什么关系?!”

他明明不是这么想的,他明明也想带孩子出去玩,可是那些计划在此刻全都化成了泡影,现在的他只想讽刺她,只想刺激她!

一旁的知了害怕的看着他们,宋清歌心里一阵心疼,想着孩子好不容易能开心一些,她也不想破坏她的心情。

这么一想,她只好压着火气道:“我今天不想跟你吵,我先上去了。”

她说完便拉着孩子径直向楼上走去,可她这副息事宁人的样子在战祁看来反倒更像是不把他放在眼里。

他看着她离去的背影,倏然想起了战诀带她逛商场,给她戴发箍,甚至临别的时候,孩子还亲了他。

这是他的女人和他的孩子,凭什么连一句“爸爸”都不肯叫,却要跟他战诀那么亲密?

心里那股火气越烧越旺,他瞪着她的背影,忽然两步上前一把攫住她的手腕,阴沉着脸色便拖着她阔步向楼上走去。

知了看着他怒气冲冲的把妈妈拽走,立刻站在原地大声哭起来,宋清歌心里一紧,回头怒喝道:“战祁你又发什么疯!”

发疯是吧?

发疯是吧?

他今天就要好好让她知道一下,他发起疯来是什么样子!

战祁在心里冷笑,无动于衷的拖着她上了楼,进了房间之后便直接反锁了房门将她摔到了床上,接着便倾身而上。

他今天看到那张照片的时候心里就已经很不爽了,尤其是她身上那件粉色的一字领小衫,完全将她幼圆滑腻的肩头露了出来,想到她就以这样的形象和战诀呆了一天,他更是怒火中烧,一把将小衫扯了下来。

“战祁你干什么!”宋清歌惊恐的捂着自己的肩,不停的向后退着。

“当然是干你!”

战祁眼神一凛,一把掀开她的裙子,薄凉的手指已经探入她身下。

“战祁……你不要这样……”

莫名的触感蔓延至全身,宋清歌全身都战栗起来,悲哀的闭上眼,忍不住羞耻的呻吟出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