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9 我再也不会相信你了(二更)/刚好我要不爱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战祁扬手一样,白色的碎纸片像雪花一样落在宋清歌的头上肩上,她瞪大眼睛心痛的看着那些纸屑,仿佛一瞬间也看到了自己努力这么久的成果就这样化为了泡影。

太难受,太绝望,以至于她心头都一揪一揪的锐痛着。

整整一个多星期,她翻看了各种各样的资料,冥思苦想,几乎快要想破头了,才想到一个合适的题材。

然而她努力了这么久的心血,就被他随手两下给毁了。

宋清歌看着那些碎纸七零八落的散在脚边,复又猛的抬起头愤怒的瞪住战祁,怒目圆睁的眼中布满猩红的血丝,里面充斥着满满的控诉和憎恨,她紧紧咬着嘴唇,仿佛不这样做就会忍不住扑上去咬断他的脖子一样,因为太过气愤,甚至身子都在轻颤着,整个人就像是一只一点就炸的炮仗。

她脸上从未有过这样激动地表情,以至于战祁自己都怔住了。

“好玩吗?”宋清歌紧紧攥着垂在身侧的拳头,红着眼一字一句的问他,“战!祁!先!生!你这样,就那么有意思吗?”

“我……”

或许是她的情绪太过紧绷,战祁甚至都有些语塞,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不自然的别过脸躲闪着她的目光。

“一直以来,我只是觉得你可能是被仇恨蒙蔽了双眼,所以才不懂得怎么去爱,不懂得怎么去体谅和尊重一个人。”宋清歌抿了抿唇,因为太过愤怒,反而是笑了出来,“现在我才知道。仇恨只是一个借口,你根本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人渣!”

“宋清歌你找死!”果然,战祁立刻被她激怒,伸手扼住她的下巴,“你再说一次试试看!”

这一刻,没有害怕,没有退却,宋清歌反而是挺直了腰,迎视着他,一字一句的重声道:“我说!你就是个人渣!”

“你!”

战祁气结,几乎是条件反射的挥起了手,然而面对他即将落下的巴掌,宋清歌却没有半分畏惧,反而一副豁出去了的模样,仰起脸迎接着他的暴力。

不过就是一个耳光罢了,他们还是夫妻的时候,他虽然没对她动过手,但那些冷暴力却比直接的家暴来的更让人心寒和绝望。

当初懦弱不堪一击的她都没有怕过他的暴力,更何况是经过锤炼后现在的她。

两人就这样互相怨憎的对视着,战祁扬在半空中的巴掌因为激动而微微颤动着,然而到了最后,那个耳光还是没有落下来。

宋清歌看着他垂下的手,扬起嘴角讽笑道:“打啊,怎么不打了?”

战祁别开眼,语气冷硬道:“我不想脏了自己的手!”

“呵。”宋清歌大笑出声,眼神同情地看着他,“说实在的战祁,你不觉得你现在很可笑很幼稚吗?你之所以这么生气,不过就是因为我给战先生设计礼服,却没有给你设计罢了,我说的没错吧?”

战祁面无表情的看着一旁,似乎并不想回答她的话。

“你生气,只是因为你发现你曾经不稀罕的东西,原来也有人会重视。你曾经嗤之以鼻的人,原来也会被别人看重。就好像是小孩子的玩具一样,你不要的,也不许别人要,并非是真的喜欢,只不过是出于占有欲而已。”宋清歌定定的看着他,“我说的没错吧。”

内心被戳穿,战祁脸上有过一瞬间的慌乱,可他便镇定了下来,继而勾起了讽刺的笑。

“宋清歌,以前我怎么没发现你这么能言善道?”

反正她也说出口了,他索性也不藏着掖着,干脆挑眉承认了,“你说的没错,事实就是这样。你不过是我玩剩下的,我不要了,别人也不许接手,如果那个人是战诀的话,就更加不行!更何况就你那点上不了台面的水平,也配拿出来给战诀设计礼服?到时候只怕会丢了他的人吧!”

她是他不要的弃妇,她的笑,她的泪,她的喜悦和期盼,都是他所不屑一顾的,既然如此,她又凭什么再为别人展露笑颜?

他不允许,也不答应!

宋清歌不耐的看着他,就像是在看一个无理取闹的孩子,“战祁,你不觉得你这样真的很没意思吗?你大概是忘记了,当年我也为你设计过衣服。是你自己不要的。”

她的话刚一出口,战祁便猛地愣住了。

——“战祁战祁,你看我新设计的这套西装怎么样?竖条纹的款式最绅士儒雅了,你喜欢吗?”

——“战祁战祁,我新给你设计了一款领带哦,是天蓝色白色斑点的,最配你过些天去参加商会的那套西服啦~”

——“战祁战祁,这个西装马甲好不好?过些天你要陪爸爸出席酒会,穿这个一定会很出众的~”

是了,她曾经也给他设计过衣服,大到风衣毛呢大衣,小到西装口袋里的手帕,她都曾用了百倍的精力去为他做。

可那时他是怎么说的来着?

“太丑了、不好看、俗气、你的水平太烂了,以后你还是退出设计界吧,别再给设计界丢人了。”

从最开始的充满期待,到后来的惴惴不安。以至于到最后,她再也不敢拿出自己设计的作品给他看,因为她知道,只要拿出来,只会得到一番嘲讽和贬低。

人们总是那样轻而易举的就说否定了别人的成果,那些话,他大概都已经忘记了,可是她却从来都没有忘记过。直到后来,每一次拿起画笔,她都会想起他的话,到后来连她自己都觉得自己越画越烂,所以就再也没有提起过画笔。

如今过了这么多年,终于有人愿意站出来肯定她的价值,可是他却觉得心里不平衡了。

宋清歌有些疲惫的闭了闭眼,叹了口气才道:“战祁,你又不是小孩子了,能不能不要再做这种毫无意义的事了?”

她如果大哭大闹,战祁或许还能找借口拿她撒气发泄,可她却偏偏如此平静冷淡,就像是在教育一个不懂事的孩子,以至于他再多的怒火都被她一盆冷水浇的彻底,就这样偃旗息鼓了。

战祁抬头看向面前的女人,再也没有过去期待他回答的忐忑,脸上没有紧张的绯红,更没有会偷偷看他的羞怯,有的只是不耐和烦躁,就好像他只是一个棘手的大麻烦一样。

他忽然就觉得愤懑和不甘,仰起头大声道:“你用不着摆出一副圣人的口吻来教育我,我告诉你,我之所以这么做,只是因为你的水平太差了,以前是,现在也依然是!穿着你设计的东西,完全是在给战诀丢脸,所以我才撕了你的图!”

他说完这番话便别开了眼,自己心里都有些没底气。

因为他在看到那个设计图的一瞬间就被打动了,平心而论,她设计的真的很好,又或者说她从以前就不差。

宋清歌听了他的话,非但不生气反而是笑了,“那既然如此,为什么战先生还要点名让我来做呢?你不觉得前后矛盾吗?”

“那是因为……”他想了半天都没想出一个合适的理由,最后索性道:“反正你设计的就是很烂。”

“随你怎么说。”宋清歌对他的话置若罔闻,蹲下身将那些碎纸捡起来,“你放心吧,我设计的再烂,也不会穿在你的身上,你也不用担心丢人现眼。”

战祁看了她半天,一咬牙道:“那是最好!”

说罢便转头摔门走出她的房间,可是站在走廊上,他心里却怎么也不舒坦。

不过就是个设计专业肄业的女人罢了,多得是著名大设计师排队为他量身定制,她连个三流设计师都排不上,这种人设计的衣服他才不稀罕穿!

这么想着,战祁心里终于畅快了许多。

*

因为白天的时候外面一直都下着淅淅沥沥的雨,所以商场里的人也不是很多,宋清歌拿着那张被战祁撕毁的设计图,有些心疼的坐在一边。

尽管她后来想办法把图纸拼凑起来,又用胶带纸粘好,但是上面的裂痕却是再也祛不掉了。

明明还和战诀越好,他说今天排练之后顺路来看看她设计的怎么样,结果却变成了这样。

仰起头无奈的叹了口气,宋清歌觉得心里很是难受。

马上就是换班时间了,因为顾客一直不多。所以其他导购都已经换好衣服迫不及待的准备下班了。

正当这个时候,几个看上去流里流气的男人却晃悠进了店里。几个人或穿着运动衣,或者是穿着夹克,耳朵上架着眼,露出的小臂上还有纹身,一看就不像是会来这种高端男装店买衣服的人。

店长一向最讨厌这种社会青年类型的顾客,怕惹来麻烦,急忙招呼宋清歌过来服务着。

“几位先生,您想选些什么?”

男人斜着眼对她上下打量了一下,视线落在她胸前的工作牌上时,不由得勾起一抹奸诈的笑。

“那件外套,拿来给我试一下!”

“不好意思先生,那件只剩最大号了,您要的话我们现在打电话调货。”

“算了算了,真麻烦。”男人不耐烦的摆了摆手,“把那件拿下来我看看。”

“袖子怎么这么长?”

“太老气!”

“就一件破外套这么贵?你们怎么不去抢?”

不过几分钟的时间。他们几个人已经把店里的衣服试了一半,一边的小沙发都堆满了他们试过的衣服,可几个人还是不肯罢休,不停的找茬。

就这么几个人,她们四五个导购却都忙不过来,其中一个见状立刻道:“你们这店是什么垃圾服务?我在这儿叫了半天了,一个店员都没有?不想做生意你们开什么店?干脆关门算了!”

男人的话音刚落,旁边的也跟着附和起来,“就是,一件破衣服那么贵,我严重怀疑你们是不是谎报价格!”

几个男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嚷嚷着,导购们在一旁好声好气的劝说着,可是却无济于事。

也不知是谁先喊了一句“这种破店干脆砸了算了”,接着那几个男人便一拥而上,疯了似的把架子上的衣服扯下来扔到地上,还不停的上去踩。

“先生。先生,您别这样,有话咱们好好说……”

店长急的都快哭出来了,可是却怎么也拦不住那些砸店的流氓,情急之下只好跑回柜台去给老板和保安部打电话。

“先生,您对我们的服务不满意可以投诉,但是不要砸东西……”

导购们见状也都上去拉,可那些人却根本不听,仍然沉浸在自己打砸的兴奋中,不一会儿,地上就扔满了被踩了脚印的衣服和外套。

然而这似乎还不够,几个人又抄起一旁的椅子砸碎了镜子,几面镜子瞬间碎成了渣,地上都满是玻璃渣。

场面霎时一片混乱,其中一个小个子男人趁乱跑向款台,竟然还想抢钱。宋清歌见状急忙跑过去拉住他。

“你们这是犯法的!我们店长已经报警了,把钱还给我!”

她说着就去拉扯男人抱着收款机的手,小个男人自然也不肯放手,两人就这样毫不退让的拉扯着。

“那边砸东西的,都站住不要跑!”

不远处传来了保安跑过来的脚步声,几个流氓见形势不对,立刻停下动作向外跑去,那个小个男人也瞅准时机,抬脚从她的肚子上猛的踹了一脚,夺过收款机便飞快地跑了。

他这一下踹的特别狠,宋清歌一下扑倒在地,正好倒在了一地碎玻璃上,手心和腿上顿时被划得鲜血淋漓。

为首的男人逃跑之前,还回头冲着他们高声喊了一句,“那个叫宋清歌的,你听好了,战先生说了,这次只是一个小小的警告,你要是不老实一点,下次就不会这么简单了!”

男人说完便跑了,一群保安立刻追了上去,宋清歌怔怔的坐在地上,还有些没反应过来这是怎么回事。

那些人……难道是冲她来的?

还有他们口中的战先生,难道是战祁?

店里被砸的一片狼藉,混乱中也有导购挨了打,警察接到报警之后很快就赶了过来,当然,一同赶来的还有这家店的老板。

看着自己的店被砸得七零八落,老板气的差点背过气去,拉着警察的手不停的道:“警官,这件事您一定要查清楚,我们这里一件衣服就几千上万,被弄成这样,还怎么卖?我这店还怎么做生意?”

“我知道,您放心吧,我们一定会尽力查的。”

跟警察再三强调之后,老板才走向坐在一旁的宋清歌。

她的手被镜子的碎玻璃划破了,腿上也到处都是割伤,鲜血染红丝袜渗出来,这一块那一块的,看上去很是凄惨。

老板气不打一处来的看着她,愤懑道:“又是你,宋清歌!”

这个时候她什么解释的话都说不出来了,只能不停地道歉,“对不起,对不起。”

“对不起有用吗?我的店被砸成这样,一句对不起就完事了?”老板气的吹胡子瞪眼,指着她直跳脚,“上次就是你跟男顾客进试衣间,结果搞得我这里也受了影响,后来也是你,招惹了酒鬼,引来了警察。好么,这次又是你!宋清歌,你是不是故意来害我的?”

“对不起,真的很对不起。”她不停的鞠躬道歉,可是老板根本不听她的话。

“好了好了,你这种人我惹不起,从今天起你也不用再来上班了,出了这种事,你这个月的工资和提成也别想要了。还有,砸店的流氓是你招惹来的,责任你至少得付一半。”老板说着便向她伸出了手,“赔钱吧。”

“我……”

宋清歌咬了咬唇,最终还是叹了口气,拿出钱包递给他一张卡。

那上面的钱也不多,都是攒下来准备给孩子做手术的,这一下也全都泡了汤。

老板用pos机查了一下她卡上的余额,有些嫌弃的撇嘴道:“就这么点儿?”

宋清歌垂下眼,“您也知道我的家庭状况……”

“行了行了行了,你也用不着在我面前卖惨,看着就烦。”老板不耐的挥了挥手,“赶紧走吧,真是晦气。”

拿着自己的东西离开,宋清歌就这样再一次被解雇了。

之所以说再一次,是因为在过去这样的事情发生过不止一次。

她刚和战祁离婚的时候,他四处打压她,谁都知道她是战祁不要的弃妇,榕城也没有人会傻到跟战祁过不去,所以根本没有企业敢收她。

无奈之下她只好去了槐城。那里不算是战祁的权势之地,她本想着大概能好过一点,可是依然有各种各样的人去她工作的地方找麻烦,几年之中她不知道换了多少工作。

战祁,战祁,又是战祁!

商场外面还下着雨,站在大雨里,宋清歌仰头讽笑了一下,看样子这个男人果然是恨她入骨,这么多年了还是不肯放过她。

*

因为排练耽误了一些时间,所以战诀赶到商场的时候已经有些晚了,他在商场楼下等了很久,却始终不见宋清歌的人影,无奈之下之后上楼去找她。

然而在看到被砸的七零八落的店面之后,他还是惊讶了一下,第一反应竟然是出了这样的事,宋清歌会不会受伤。

随便拉了一个正在扫碎玻璃的店员,他有些焦急的问道:“有没有看见宋清歌?”

店员哼了一声,斜眼道:“您说她啊,被我们老板给炒了。”

“炒了?为什么?”

“当然是因为她招惹了社会上的流氓把我们店给砸了啊!您看看这都砸成什么样了,害得我们也得跟着加班,估计接下来好几天都不能正常营业了。切,看她那个样儿就不像是什么好货色,果然!”

那些人是冲宋清歌来的?

战诀脸色一凛,问道:“那些人有没有说他们是为什么要报复?”

“这我怎么知道?不过临走之前有一个人说是什么战先生让他们来的……谁知道那个宋清歌到底惹了什么人,自从她来了之后,我们店里就没安生过,简直是个灾星。”

战先生?

难道真的是战祁?

店员还在一边抱怨,战诀此时却已经是心急如焚,想了想又问道:“她走了多久了?”

“走了有一会儿了吧。”

战诀转头便向外跑去,这个时候外面还在下雨,也不知道那个女人有没有坐上车。会不会淋在大雨里……

这么想着,战诀便又将油门往下踩了一些,沿着宋清歌回家的路加快速度开着车,不停地左右搜寻着,试图从匆匆走过的人群中找到那个女人。

雨势渐渐有了加大的趋势,宋清歌抱着一个纸箱子神色黯然的走在路上,她没有带伞,整个人都被淋得湿漉漉的,头发已经彻底湿了,甚至发尾都在滴水,路上的人都奇怪的打量着她。

然而过了一会儿,她却发现雨好像变小了,不对,是雨停了!

宋清歌有些讶异的抬起头,却发现一面黑色的大伞正笼罩在她头顶上方,将她和外面的大雨彻底隔绝开来。再转过头,战诀手上撑着伞冲她淡笑,半个身子都暴露在了雨里。

宋清歌怔怔的看着他,“战先生……”

“下雨天不带伞怎么行,你又不是在洗露天澡。”

他一句玩笑话让宋清歌忍不住弯了唇角,可笑过之后却是更多的难过和悲凉,战诀有些不忍的看着她,走上去轻轻将她揽在怀里,温柔的拍着她的肩。

“好了好了,不要哭,工作没了就没了,这样你不是就有更多的时间做你喜欢的事了?”

“我只是觉得有些难过,为什么这么多年,他还是没有放下仇恨。”宋清歌靠在他怀里忍不住小声哭起来,“我都已经这样了,宋家都已经这样了,他为什么还是不肯放过我……”

战诀有些想告诉她,事情还没有查清楚,其实也未必就是战祁做的。但是看她那样愤恨,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出来。

就这样抱着她安慰了好一会儿,宋清歌的情绪才算平复了一些,上了车,战诀先是给她找了一条新毛巾,又撑着伞向外面跑去,等他再回来的时候,手里已经多了一杯热奶茶。

“你这样会感冒的。”战诀把奶茶递给她,“喝点热的暖一暖吧。”

“谢谢。”宋清歌感激的接过来,小口小口喝着。

车里的气氛有些沉闷,战诀看了看外面,不自在的找着话题,“那个……你的作品想的怎么样了?”

提起这个,宋清歌就更加抑郁了,叹息道:“对不起战先生,那个设计图……被战祁撕了。他知道我给您设计礼服后很生气,所以就……”

战诀听了非但没有生气,反而是笑了,“确实挺像他的做事风格。”

幽暗的眼中慢慢透出了一抹晦暗不明的光,战诀面无表情的看着前方,心里却渐渐的有些不安。

看这个样子,战祁怕是有对她动心的倾向,如果让他知道了那件事……

“抱歉,我回去会重新准备的。”

宋清歌的声音拉回了战诀的思绪,他转头朝她笑了笑,安慰道:“没关系,还有一个月的时间,只要你设计图画好了,随时都可以去制衣。”

因为不想回去面对战祁,所以宋清歌又在他的车里坐了一会儿,一直到天都快黑的时候,战诀才送她回去。

下了车,她本想自己回去就算了,可战诀却坚持要送她进去。

“你走路都一瘸一拐的,还要拿东西,还是我送你吧。”说着便直接按了门铃。

大宅里,战祁正坐在沙发上看财经节目,听见门口传来脚步声便瞟了一眼,然而只那一眼,他立刻就变了脸色。

宋清歌的头发湿哒哒的,一瘸一拐的走着,而最让人恼火的,还是战诀竟然在一旁扶着她,甚至还关切的问她怎么样!

瞧瞧他们那副郎情妾意的样子,两个人你侬我侬的,看着就让人不舒服。

战祁绷着脸起身朝他们走过去,语气不善的说道:“这是怎么回事?”

战诀拧眉道:“战祁,真是你……”

“战先生,您用不着跟这种人说话!”宋清歌冷笑一声,眼神尖锐的盯着他,“他这种人已经没救了,是不是他又有什么区别!”

他们两个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两句话就把他形容的里外不是人,战祁顿时恼火起来,蹙眉道:“宋清歌你什么意思,你把话说清楚!”

然而宋清歌却根本不想多看他一眼,转头对着战诀感激的笑了笑,“谢谢您送我回来。”

“没关系,有什么事你给我打电话就好。”说完对着战祁怒其不争的摇了摇头,“我先走了。”

琴姨急忙从厨房里跑出来,热心的问了一句,“二爷不留下来吃饭吗?”

“不吃了。”

他只是进来送她一下,都已经能感觉到战祁肺都要气炸了,要是真的留下来吃饭,战祁搞不好会跳起来掐死他。

离开前,战诀又回头意味深长的看了战祁一眼。

战祁,难道你真的爱上她了……

战诀刚一离开,那边的姚柔便凑了过来,站在战祁身边啧啧咂嘴道:“哦呦,瞧瞧她装的,还真像那么回事,我一个演员都要自愧不如了。”

战祁转头冷冷的瞥了她一眼,姚柔立刻缩了缩脖子,不敢再煽风点火。

宋清歌抱着自己的东西刚进了房间,接着战祁便跟了进来,并且还反手锁上了房门,对着她上下打量了一下,才发现她受伤了。

墨眉一凝,战祁问道:“你这是怎么弄的?”

“这就要问你战祁先生了。”宋清歌讽刺地看着他,“自己做了什么事,你应该心知肚明吧?还用得着装的什么都不知道似的吗?”

“你什么意思?把话说清楚。”

“你让人去我工作的店里又砸又抢,害我丢了工作,现在又装得一副一无所知的样子。”宋清歌冷嗤一声,“战祁,你什么时候也变得这么两面三刀了?”

莫名其妙的指控让战祁一头雾水,有些恼火的说道:“宋清歌你别把什么脏水都往我身上泼!我什么时候派人去砸过你工作的店?”

“装的可真相,战祁,你不去当演员都可惜了。”宋清歌瞥了他一眼,继续擦自己的头发。

“你少不阴不阳的,把话说清楚!”战祁上去一把攥住她的手腕,眼神凛冽的看着她,“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说是他派人去找她的麻烦,但他敢摸着良心发誓,他绝对没有做过这种事。他承认,尽管到现在,他仍然对她心怀芥蒂,但这并不表明他就会去做这种下三滥的事害她。他要真的想折腾她,自然有无数种方式,唯独不会用着一种。

“都已经这样了,你还有什么可装的呢?是那些人亲口说的,是战先生派他们来的,还让我以后小心点。抱歉,这个世界上跟我有仇,还姓战的人,除了你,我想不到别人。”宋清歌长长呼出一口气,转头看向他,一副困惑不解的样子,“说实在的,你不就是因为我给战先生设计礼服才这样的吗?为了这点事。你至于派人去做那种流氓行径吗?什么时候你也变得跟市井无赖一样了?”

她想不通,怎么也想不通。

过去那个刚正凛冽的男人,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卑鄙无耻。

战祁攥了攥拳,耐着性子道:“宋清歌你听好了,这些话我只说一次,那些事不是我找人做的。你说的没错,我是很气你跟战诀走得那么近,但我还不至于无聊到因为这点事就去找你的麻烦。”

宋清歌耸耸肩,一副“随便你爱怎么说怎么说”的姿态,“反正事情都已经发生了,你说什么都行。”她说完便冷下脸下了逐客令,“我累了,请你出去。”

“宋清歌!”战祁提高声音喝了她一声,意识到自己有些过激,他又放缓声调耐着性子道:“那些事真的不是我做的,我可以发誓。”他有些急迫的拉住她的手。眼中甚至带了一丝殷切,“你相信我。”

第一次,他这么努力的在她面前为自己辩解。第一次,他这么急迫的想要得到她的信任。

然而宋清歌只是讽刺的看了他几秒,继而一把抽出自己的手,冷然道:“经过这么多事,你以为我还会再傻到去相信你吗?”

“宋清歌……”

“说真的,战祁。以前的你对我虽然也不见得有多么好,但你还算诚实,至少从来没骗过我。而现在,你为了撇清自己,竟然都开始说谎了,我对你真的是太失望了。”她的眼中已经看不到一点感情,连连摇头道:“嘴上说的自己多么清白无辜,背地里却不断地找人陷害我,你真是虚伪的让人恶心!”

战祁点了点头,兀自笑道:“所以你是无论如何也不愿意相信我了?宁愿相信那些害你的流氓,都不愿意相信我。”

他虽然是笑着的,可眼里却堪堪透着一丝受伤和悲凉。

“相信你,我已经付出了太多代价。就是因为相信你,所以我才会连累了我的家人。就是因为相信你,所以当初才会嫁给你,然后变成这幅模样。”宋清歌苦笑着摇头,“战祁,我再也不想相信你了。”

“好,好得很。”战祁连连赞叹,咬着牙对她决绝道:“你听好了,这件事我一定会查的清清楚楚,用事实和证据来打你的脸!你最好能一直都这么有骨气,千万别动摇,否则我会瞧不起你的!”

“好啊!”宋清歌也丝毫不退让,“我等着你来打我的脸。千万别让我失望!”

她说完便直接指向门口,“现在你可以出去了!”

战祁站在原地没有动,半晌后又道:“还有,以后离战诀远一点,也不许给他打电话,听到没有?”

宋清歌只是面无表情的站在那里,战祁见她这副要死不活的样子更加生气,一步上前扣住她的肩,在她右耳边喝道:“我让你离战诀远一点,你聋了是不是?”

他明明喊得声音很大,可是她却像根本没听见一样,就连脸色也没什么变化。

战祁又用力摇了她两下,“说话!”

宋清歌毫无反应的站在那里,好半天之后,她才不耐烦的推开他,揉了揉自己发痛的耳朵道:“我听见了。你喊那么大声作什么!”

战祁这才有些悻悻的收回手道:“我还真以为你聋了。听着,这件事我肯定会给你个交代,以后你有什么事来找我,不许再去找战诀。”

宋清歌赶人似的道:“你赶快出去。”

见她身上有伤又淋了雨,战祁也就不再跟她计较,转身向外走去。

直到他走出房间,宋清歌才捂着右耳靠着床沿,滑坐在了地板上,脸上满是紧张和害怕。

刚刚战祁明明喊得那么大声,可是她却什么都听不到。过去她也有着凉之后会偶尔耳鸣的情况,尤其是近两年出现的越来越频繁,可是却从来都没有完全听不到声音的状态。

如果不是后来右耳又恢复了听力,刚刚甚至连她自己都以为自己是聋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