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0 曾经的回忆/刚好我要不爱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战祁离开之后,宋清歌缓了好一会儿之后才换下衣服去洗漱。

有时候王菲唱的那首歌真是一点错都没有,有生之年狭路相逢,终不能幸免。

本以为他已经下楼去了,却没想到她刚出门就又在走廊遇见了他,有前车之鉴摆在那里,宋清歌惹不起就只能躲,抱着自己的衣服便低着头快步向浴室走去。

然而还没到浴室门口,她便被一只手臂给截住了。

战祁伸长胳膊抵在墙壁上,直接拦住了她的去路,视线移到她露出的腿上,看到她腿上被划破的伤口时,眼神也不由得一凛。

宋清歌不知道他又搞什么鬼,只好耐着性子道:“那个……我要去洗澡,麻烦你让一让。”

“洗什么澡,跟我过来!”

战祁说罢便一把攥住她的手腕,面无表情的拖着她向自己的房间走去。

“喂,你干什么!战祁!你放开我!”

然而战祁却对她的叫喊充耳不闻,很快宋清歌就被他拽进了房间里,看着熟悉的布景和大床。先前被他用强的记忆还历历在目,想到那天的痛苦和绝望,宋清歌越发挣扎的厉害了,甚至低头直接在他手背上咬了一口。

“嘶!”战祁吃痛的皱起了眉,一把将她甩到了床上,“你这女人是属狗的吗?”

宋清歌根本顾不得回答他,站起来拔腿就想跑,战祁立刻厉声道:“给我站住!乖乖坐下,你不想见知了了是不是?”

这个男人好像就没有别的事情可以来威胁她一样,出了什么事就只会把知了搬出来。

但不得不说,蛇打七寸,他到底是拿捏准了她的命门,尽管心中不忿,宋清歌还是不得不咽下这口气,顺从的走向床边。

只不过她已经在心中做好了最坏的准备,万一要是战祁再敢对她用强,那她一定会抄起床头柜上那盏台灯将他砸的头破血流。

大不了就是鱼死网破,谁怕谁。

然而就在她已经准备要和战祁撕破脸的时候,却见他从旁边的橱柜里拿出来一个蓝色的箱子,面无表情的朝她走过来,直接坐到了她身边,接着便去抬她的腿。

“你干什么!”

宋清歌被他的动作吓了一跳,几乎是条件反射的叫了起来,猛的向后瑟缩着,一脸防备的看着他。

“杀猪呢你?嚎什么嚎!”战祁不耐烦的瞪了她一眼,霸道的把她的腿抬起来搭在自己腿上,接着从医药箱里取出棉签和碘酒,轻轻给她擦拭着。

“你……”宋清歌当真没想到他居然是为了给她上药,一时间有些受宠若惊,怔怔的看着他。

“不过就是给你上个药而已,瞧你那副没出息的样子,跟见了鬼似的。”战祁脸上满是嫌弃,可手上的动作却很轻。

因为小腿上被割的这里一道那里一道,也没有办法裹纱布,而且伤口也不是很深,所以就只在几个比较严重的伤口上贴了创可贴。

他给她上药的时候,表情十分认真,有那么一瞬间,宋清歌甚至以为自己看到了十年前初遇他的时候,不由得有些出神。

腿上的伤解决完了。战祁又冷冷道:“手。”

“啊?”她茫然的看向他。

“我说把你的手伸出来!”战祁说完便直接拉过她的手腕,用一副看白痴的眼神看着她,“你脑子是用来当摆设的?反应那么迟钝。”

比起腿上,她的手上就伤的比较严重了,以为扑在地上的时候正好有玻璃片扎在了手心里,所以伤口很深。

战祁用棉签蘸着碘酒轻轻给她擦拭着,尽管已经很小心了,可碘酒渗进伤口的时候还是有些刺痛。

“嘶……”她疼得蹙起了眉,下意识的想抽回自己的手。

“很疼?”战祁抬头看了她一眼。

宋清歌抿着唇点了点头,“嗯……”

“疼也忍着。”战祁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低下头继续给她上药,可动作却分明比刚刚更加温柔了。

他给她上药的时候会微微低下头,眼神温和又专注,认真地盯着她的手心。这样她便能看到他头顶上那个深邃的发旋,就像是一个巨大的漩涡一样,将她深深地吸引了进去,让她不由得看呆了。

他刚进宋家的时候,她还在上高中,而且还是寄宿学校,只有周末或者假期才能回来。

直到有一次她回到家,看到他带着一个比他小几岁的男孩子,正跟着宋家的人在楼下听她父亲训话,那时候他还留着很短的寸头,可是站在十几个半大小子里却分外出众,让她一眼就在人群当中看到了他。

她就站在楼上自己的房间里,躲在窗帘后面偷偷看着他,明明隐藏的很谨慎了,可是没想到却还是被他发现了。

他抬头的一瞬间,两人的视线猝不及防的撞在了一起,宋清歌看着他那双深邃却冷漠的眼睛,一时间竟然都忘了躲藏,两人对视了好半天之后,她才想起来把窗帘拉好。

那是她第一次感受到什么叫做心跳,她捂着飞快跳动的心脏,像是一条濒临死亡的鱼一样大口大口喘息着,一张小脸通红通红的,以至于进来叫她起床的琴姨都以为她发烧了。

第二天她照例躲在窗帘后面偷看他,却在人群中怎么也找不到,情急之下去问了父亲才知道,原来他被派到外地去了。

而后,周末结束,她便不得不回到学校去,可是自那之后,每当她想起那双幽深的眼眸时,就会忍不住弯起唇角,笑得像个傻子一样,而回家也成了她每周最期待的事情。

功夫不负有心人,等她周末再回家的时候,他已经从外地回来了,正在她父亲的书房里谈话。

她想见他。可是却又不能闯进书房里去,就在她急的团团转的时候,终于想起了父亲书房外面有一棵很高大的石榴树。

从小就被养在深闺里的宋家大小姐,父母从小就教育她要淑女,要矜持,甚至连大笑都不敢有。

这样的她,那天为了偷看他,居然爬到了石榴树上,偷笑着打量着他。

很快坐在书房里的宋擎天就发现了她,看到自己的宝贝女儿竟然爬到那么危险的地方。立刻拍着桌子焦急地喊道:“大小姐怎么爬到树上去了,快点来人把她弄下来!”

他不喊还好,他这一喊,战祁也跟着转头向窗外看过去。被喜欢的人看到她这样毫无形象,宋清歌顿时又羞又急,差点都要哭出来,脚下踩了一个空,便直接从上面掉了下来。

所有人都争先恐后的向外跑去,明明战祁是距离她最远的一个,可是却成了那天跑得最快的。第一个到达她面前的。

那时正值盛夏,她还穿着棉布裙子,从树上掉下来的时候,粗粝的树皮划破了她的膝盖,立刻渗出了鲜血。

战祁从口袋里掏出手帕按在她的伤口上,抬头问她,“疼不疼?”

因为是屁股先着地,其实她摔得并不严重,只是受了点惊吓罢了,可是她却被他温柔的注视吸引了。甚至都忘了回答他的话,就这么直愣愣的看着他。

战祁以为她当真摔到脑子了,立刻道:“我送你去医院!”

下一秒,宋清歌忽然傻了吧唧的问他,“你叫什么名字啊?”

“宋清歌,宋清歌!”

“啊?”耳边忽然传来了男人不耐烦的喊声,她吓了一跳,连忙回过神。

“你心怀鬼胎的想什么呢?”战祁皱眉看着她道:“手上已经包扎好了,记住最近几天不要沾水,也不要洗澡。”

她刚想问他为什么突然转性了似的,还好心的要给她上药,却听他嫌弃的说道:“你自己最好多留心一点,否则回头伤口化脓了或者发炎了你又要说是被我害的。”

一想到她有什么脏水都往他身上泼,战祁就觉得气不打一处来,方才好声好气的,转眼就变成了阎王脸。

“好了,你滚吧。”

收拾好药品,战祁立刻面无表情的下了逐客令。

他这一句话瞬间打消了宋清歌想问他的心,算她脑残,居然还心存侥幸以为他可能突然良心发现了。事实证明,像战祁这种人要是有良心,那明天大概就要下红雨了。

*

第二天一早,战祁去了公司的第一件事便是交代许城去查宋清歌被害的事情。

这件事已然算成了他们之间的一个赌局,他不仅要赢,还要赢得干净漂亮,要让宋清歌输的心服口服,以后再也不敢冲撞他。

而另一边,不能再去工作,虽然让宋清歌有些抑郁,但是这样一来她就可以全身心的投入到设计当中,对她也算是另一种安慰。

没有工作之后,宋清歌便有了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去看书和学习,每天除了画图就是陪琴姨做饭,去送孩子上下学。

直到几天后,她接到了朋友辛恬的电话,通知她带着孩子去见一面那个想捐献器官的患者父母。

约定的地点在医院附近的一间小茶馆,宋清歌早早地便带着孩子去那里等着了。

坐在茶馆里,宋清歌仍然有些忐忑不安,知了刚查出尿毒症的时候,曾经遇到过一个愿意捐献肾脏的癌症患者。那位患者是生前就已经在红十字会填写过遗体捐赠书,但是父母亲却并不知道,后来人去世之后,她的父母极力反对,坚决不同意肾脏移植,无奈之下只好放弃了。

这几年虽然她也一直在寻找肾源,可是却始终都是失望,因为这次是对方主动提出见面的,所以她的期望就更大了。

知了还不知道今天为什么要来这里,仍然无所事事的东瞧瞧西看看。

很快门口就传来了风铃响动的声音,接着一个熟悉的身影便带着另外两个中年人走了进来。宋清歌见状急忙起身迎接。

走在最前面的便是辛恬,齐肩的长发扎了一个低低的马尾,就像是一只刷子。脸上没有一点妆容,眼神带着些凌厉和清冷,穿着衬衣和阔腿裤,因为职业原因,所以习惯了穿平底鞋,可即便这样,172的她也格外出众。

或许是照顾病人的压力太大,对面的两个人脸色都很憔悴,眼下有着重重的黑眼圈,坐在那里不时地叹着气。

辛恬急忙介绍道:“清清,这是张晓琦的父母。张先生,这就是那个孩子和她母亲宋清歌。”

张先生这才抬头看了她们一眼,扯了扯嘴角道:“这就是那位得尿毒症的小姑娘?”

“是。”宋清歌点点头,对知了道:“快叫伯伯。”

“伯伯好。”

“诶诶,你好。”张先生点了点头,可是却怎么也笑不出来,叹了口气才道:“其实按照相关规定,捐赠方和受赠方是不允许见面的。但是我们无论如何都想看一看我儿子的器官移植到了谁的身上,想知道他为谁延续了生命,所以才拜托辛医生带我们来的。”

宋清歌垂着眼没有说话,张先生又道:“我儿子得的是脑癌,已经是晚期了,医生说可能没多少时间了。之前他本来还想捐献心脏的,但是因为癌细胞扩散,所以没有办法了。但你可以放心,他的肾脏是很健康的。”

“谢谢您。”

“哎,这小姑娘也是可怜啊。”张先生惋惜的摸了摸知了的脑袋。摇头道:“小小年纪就遭了罪。”

气氛一度十分沉闷,张太太更是在旁边忍不住哭了起来,因为还要回去照顾病人,所以见面之后他们便匆匆离开了。

目送着他们的背影离去,宋清歌也忍不住叹了口气,转头看向辛恬,“恬恬,真的是太感激你了。”

“你跟我还说这些干什么?”辛恬毫不在意的摆摆手。

她和宋清歌是初中同学,因为父母在她很小的时候就离婚并且各自组建了家庭,所以她就一直跟着外婆。父母双方谁都不愿意管她,后来她一度到了要辍学的地步,宋清歌知道之后觉得她很可怜,回家便把这件事告诉了父亲。恰好当时宋擎天也有资助其他的贫困学生,于是便将辛恬也一并资助了。

从初中到她后来出国留学,所有的费用几乎都是宋家出的,一直延续到了宋家落败。

宋清歌对于她来说不仅是最好的朋友,更是恩人一般的存在。

“对了,你最近怎么样?”

宋清歌咬了咬唇,有些难堪地说道:“我……遇见战祁了,现在回了战家。”

“你说什么?”辛恬差一点跳起来,不可置信的看着她道:“宋清歌你疯了是不是?你忘了他以前怎么对你的了?”

她的声音又响又大,引得茶馆里的其他人纷纷朝他们这边看过来,宋清歌连忙拉住她道:“你先别激动。我回去不是因为我对他还有感情,是因为他用孩子威胁我,如果我不跟他回战家,他就不让我见孩子。”

辛恬恨的咬牙切齿,一把将手里的杯子拍在桌上,“这个姓战的人渣,过了这么多年还不肯放过你。”

“哎,现在还说这些做什么……”宋清歌叹了口气,“我现在只想让孩子赶紧做手术,等手术结束之后,我就可以找机会摆脱他了。”

“你啊……”辛恬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摇了摇头。

“对了,下个月你有没有空?”宋清歌忽然问她。

“做什么?”

“战祁的小叔战诀,下个月有场演奏会,你要不要也一起来看?”宋清歌笑了笑,“战诀演奏会的门票可是很难得的。”

“还是算了。”辛恬撇嘴道:“我这种俗人只适合听东北二人转,音乐会那种阳春白雪的东西,还是留给你这位大小姐去听吧,我去了估计要睡死在现场。更何况下个月有从京都过来的医学专家要开讲座,我要全程陪同的,哪有时间去干那些。”

“好吧好吧。”宋清歌拽了拽她的头发,“你还是跟以前一样没劲!”

*

姚柔感到很不安,坐在办公室外面的套间里,她用一个纸杯贴在墙上,试图想听一听里面的人在说什么,然而却完全听不见。

从早晨许城进过战祁办公室之后,她就觉得战祁的脸色有些不大对劲,中途她进去送咖啡,他们也跟着停止了对话,她甚至能感觉到战祁看她的眼神都很尖锐。

她有些懊恼的攥紧了拳头,虽然知道战祁手段强硬,但她也自认为已经做到了万无一失,难道……

正当她胡思乱想的时候,办公室的门忽然被打开了,接着许城便从里面走了出来。

“姚小姐,大哥让你进去一趟。”许城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眼神很是轻蔑。

姚柔点了点头,起身整理好自己的仪表,又补了个妆,确保自己已经无懈可击之后才推开门走了进去。

战祁正坐在办公桌后面批文件,听见她的脚步声连头都不抬一下,自顾自的做着自己的事。

姚柔在他面前站了好一会儿,直到站的脚都有些疼了,终于忍不住小声道:“祁哥,您找我有事吗?”

“在公司里叫我什么?”战祁好不容易说了一句话,可刚一开口就让姚柔的心凉了半截。

“战、战总……”姚柔紧张不安的看着他,声音都有些发颤。

战祁总算是抬头看了她一眼,视线从她的脸上慢慢向下转移,然后又回到她的脸上,最终停留在她的一双眼睛上。

第一次见她的时候,是在一个觥筹交错的酒会上,当时她画着浓妆,一双漂亮的眼睛被妖娆的眼线遮掩了一半,所以他并没怎么留意。后来偶然一次机会再遇到她,她不知怎么的没有化妆,他看着她不加修饰的双眼,一瞬间想到了白苓,于是便将她留在了身边。

起初只是因为她像白苓而已,后来因为她会讨人欢心。又很会说话,带出去应酬总是能哄得那些合作伙伴晕头转向,他想就当做是放了个公关小姐在身边,于是就把她留下来了。

可他没想到,这个女人的胆子竟然这么大!

他晦暗不明的眼神看得姚柔浑身发毛,明明天气并不冷,可她却浑身都止不住的颤抖着。

战祁放下手里的钢笔,向后一靠,仰着脸问道:“姚柔,你在我身边呆了多久了?”

姚柔结结巴巴的说道:“一……一年零五个月了……”

战祁毫无情绪的看着她道:“那你知不知道我最讨厌什么?”

“不……不知道……”姚柔低下头。小小声的嗫喏着。

“我他妈最讨厌别人背着我做一些见不得人的下三滥勾当!”战祁说着忽然就发了怒,抄起桌上的一个信封直接砸在了姚柔脸上。

信封“啪”的一声掉在了地上,里面的照片也散了一地。

有她跟流氓交易的照片,也有那些流氓被商场监控拍到的照片,还有宋清歌被推倒在地,她躲在角落里阴险偷笑的照片。

姚柔看着那些照片,已经顾不上微微发疼的脸颊,整个人彻底慌作了一团。

“姚柔,你真当我是傻子是不是?嗯?”战祁起身朝她走过来,弯腰拾起一张照片,在她脸上拍了拍,“就这种东西,你以为你能瞒得了多久?三年?五年?还是一辈子?你真以为你冒着我的名号就查不到你头上了是不是!”

“祁哥,我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姚柔急忙抓住他的衣袖,梨花带雨的哭起来,“我承认是我做的,是我找人去砸了宋清歌工作的店。但我只是一时糊涂,我只是……只是被嫉妒冲昏了头。祁哥你饶了我这一次吧,求你了……”

她哭的真真是伤心极了。脸上的妆都已经画成了一团,完全没有了往日的妖艳美丽。

战祁一向最讨厌女人哭哭啼啼,看着她这样就烦,抽了一张纸塞给她,呵斥道:“别哭了!”

姚柔哭的一抽一抽的,擦了擦眼泪可怜兮兮的望着她,眼泪还不停地掉出来。战祁本来还想再骂她的,可是看到她用那双和白苓如出一辙的泪眼看着他,他就什么都骂不出来了。

抿了抿唇,战祁余怒未消道:“今天晚上回去就给宋清歌道歉。然后跟她把事情解释清楚,听见了没有?”

姚柔本来还有些不甘心的,忿忿不平的认为凭什么要给那种女人道歉,可转念一想,现在战祁正在气头上,她还是不要往枪口上撞的好,于是只好闷闷的答应了。

反正日后有的是机会再整她,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战祁侧眼看了看身边的女人,眼里隐隐透着一抹厌弃。

其实他是有心想把姚柔赶走的,但是想到他要是在这个时候把姚柔赶走,就好像是从侧面表明了自己很在乎那个女人似的,于是便作罢了。

反正留着姚柔在也没什么不好,还能看看宋清歌气急败坏的模样,何乐而不为?

让姚柔出去之后,战祁坐在椅子上想了想,便拿起手机给宋清歌发了一条短信——

“今天晚上我就用事实向你证明我的清白,做好被打脸的准备吧。”

另一边,宋清歌的放在桌上的手机响了几声后,她拿起来看了一眼,立刻冷笑一声,飞快的回复道——

“我等着你打脸,你可千万别手软!”

然而短信刚发出去,一个电话便切了进来。

她刚一接起,那边就传来了战诀温和的声音:“清歌,现在有空吗?我在铃园的楼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