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4 好久不见,我的情妇/刚好我要不爱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宴会厅的一个角落里,颜歆月放开宋清歌的手,有些意外地道:“宋小姐对华尔兹的舞步很熟悉嘛,以前是不是学过?”

宋清歌不好意思的点头笑笑,“是学过一点,不过是很早以前了。”

父亲宋擎天虽然是涉黑背景,可是却是个慈父,尤其是在儿女教育上面,更是非常看重。她从小就接受着类似民国时期上海名媛的教育,父亲恨不得把她打造成万能的淑女,国标舞、民族舞、古典舞、茶道、插花、语言、钢琴、小提琴,各种各样的特长,她都有涉猎过一点,只不过都只学了个皮毛,唯独画画是长久的。

那时榕城有不少名门都知道宋家有这么一位养在深闺的大小姐,也有过不少富家子弟追求她,可父亲都觉得那些年轻后生是些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货色,所以没有一个能看得上眼。

直到战祁的出现……

“难怪你一上手就感觉很熟练呢,看样子战先生是多虑了。”颜歆月的声音打断了她的思路。

宋清歌扯了扯嘴角,没有告诉她,其实她一点都不想跳舞。现在的她早已经过了爱出头的年纪,恨不得能低调就低调。

正说着,会场的灯光忽然暗了下来,接着中间的舞池亮起了一束大大的舞池追光,轻缓的华尔兹舞曲也随之飘散开来。

一身西装的孟靖谦不知什么时候朝她们走了过来,对着颜歆月弯腰做了个“请”的手势,笑道:“美女,赏脸跳支舞好不好?”

颜歆月抿唇笑了笑。抬手在他手心一拍,娇嗔的白了他一眼后,这才将手放在他手心里。

“那我们先去跳舞了。”颜歆月回头朝她笑了笑,“宋小姐一会儿也过来吧。”

他们说完便手牵着手朝舞池走去,宋清歌看着他们的背影,怔怔的有些出神。

她记得以前孟靖谦夫妇的感情也不好,他们还一度离过婚,没想到几年之后到底还是在一起了。好像真的应了那句话,过尽千帆,最爱的还是你。

正当她走神的时候,战诀不知不觉得已经站到了她身边,抬手在她面前晃了晃道:“想什么呢?”

“啊?”宋清歌愣了一下,急忙回神道:“没,没想什么。”

“没想什么的话就去跳舞吧,既然来了,不随大众多无聊。”他说着不由分说的主动牵起了她的手。

温热的大手包裹着她的手,宋清歌一怔,下意识的低头看了一下。大概是因为弹琴的缘故,战诀的五指修长,骨节分明,指尖修剪的非常圆润,好看的就像是艺术品一样,而他的手心也是非常细腻的,只是指尖有些薄茧,手心很温暖。

对比起来战祁的手就显得粗糙一些,由于早年当过兵,他手上的肤色是很健康的古铜色,而且有着粗糙的枪茧,也有受过伤的疤痕,手心总是很凉。或许是性格使然,战诀握手的时候,是很有礼貌的轻握,而战祁的力气总是很大,攥着她手的时候,她常常会觉得骨头都被他握的生疼。

明明是两个完全不同的男人,可是宋清歌却莫名的会把他们放在一起做对比。

“走吧。”

战诀温和的朝她笑笑,拉着她朝舞池的方向走去,一边走还一边转头朝某个方向看了过去,触及某人妒火中烧的目光,他得意的弯了弯嘴角。

他就不信这种情况之下,战祁还能无动于衷。

不一会儿的时间里,舞池里已经聚集了不少人,最惹人注目的自然是孟靖谦夫妇,这些年在妻子颜歆月的“关爱”之下,他的舞技自然也提升了不少,再加上两人又默契十足,所以好多人甚至都停下来看着他们。

战诀拉着她站在舞池比较边缘的位置,拉着她的手搭在自己肩上,他也抬手搂住她的腰。

宋清歌还是有些尴尬的,华尔兹虽然算是比较优雅的舞蹈,但是毕竟是交谊舞,两个人又靠的那么近,她甚至都能感受到战诀温热的气息和他身上的须后水味道,心里便不由得有些紧张。

相比之下,战诀就显得自然了许多,甚至还低头在她耳边鼓励她道:“别紧张。一会儿跟着我就好了。”

他说完,眼中闪过了一丝狡黠的光。

之所以选了这个位置,就是因为站在这里正好能被窗边的战祁看到,而且这是一个斜角,宋清歌背对着战祁,他却能将战祁所有的表情和反应尽收眼底。

音乐缓缓响起,战诀也揽着宋清歌随之舞蹈起来。

虽然有一些舞蹈功底,但毕竟也是很多年不跳了,所以宋清歌还是有些僵硬,战诀忍不住弯了弯唇角,在她耳边道:“别紧张,随意跳就好了。”

“嗯……”宋清歌嘴上答应着,可身体却没有半分放松。

这边他们自顾自的跳着舞,那边的战祁看着他们耳鬓厮磨的样子。整个人都已经到了爆发的边缘。

战祁微眯着眼看着那边的两个人,要不是碍于这种场合,他真是恨不得能冲上去把那两人拉开,再把那个言笑晏晏的女人按住狠狠惩罚她一顿。

瞧瞧她脸上羞怯生涩的笑,再看看她脸上那抹绯红,即便在青白色的冷光灯之下都那么明显,简直是刺眼至极。

特别是她今天还化了精致的妆,纤长的眼线将她的眼尾拉长了一些,于是眼角仿佛都染上了媚光,顾盼流转之间都是说不尽的风情。

姚柔转头看了他一眼,薄唇紧抿着,一双眼睛死死地盯着那边跳舞的两个人,右手紧紧攥着红酒杯,手背青筋凸起,姚柔甚至都担心这杯子下一秒就会碎在他手里。

眼睛一转,姚柔装作不经意的说道:“哎呀,我看这宋小姐和二爷还挺配的呢,尤其是他们跳舞的时候,好像比平时更加默契了呢。”

她特地加重了“平时”两个字,仿佛他们之前就已经很默契了似的。

她说完,又转头看向战毅,挑眉道:“毅少,您觉得呢?”

“贱人就是贱人。”战毅不屑的白了他们一眼,将手里的酒一饮而尽,对着战祁道:“大哥,亏你之前还因为这种贱货跟我大发脾气,这下你总能看清她是个什么货色了吧?还有那个小丫头片子,抱着小叔就不松手了,搞不好他们之间真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姚柔抿唇窃笑,随即又摇头愤慨道:“我也觉得那小女孩可能是二爷的孩子,可人家宋小姐就一口咬定是祁哥的,我都替祁哥抱不平呢。”

“什么?”果然,一旁的战毅立刻炸了,“大哥,那个贱货真这么说的?居然还想让你当免费的爹,她这不要脸的功力可真是日渐深厚了。”

就连相对比较沉稳的战峥都有些坐不住了,皱眉道:“大哥,如果事情真的是这样,你可不能被她骗了……”

战峥的话还没说完,只听“啪”的一声,战祁一把将手上的高脚杯拍在了桌上,大概是因为用力太大,细长的杯脚都裂开了一条缝。

战祁愠怒的对着他们三个扫视了一眼,拧眉道:“你们一个个的话怎么那么多?就你们会说?就你们长了张嘴?”

旁边几个人见他发了怒,一个个都正襟危坐着不敢再多嘴。

“这话我只说一遍,你们今天都给我听好了,知了是我的女儿,跟任何人都没有关系,以后谁再敢拿她的身世嘴贱,立刻收拾东西滚出去!”战祁眼神一凛,厉声道:“听见没有?”

三个人都不敢再说话,战祁抿着唇平复了一下怒火,须臾之后又起身扣好西装的纽扣,一把拽起姚柔朝着舞池方向走去。

看着战祁走了,战毅这才不乐意的嘟囔道:“切,我们这不是怕他被那个贱人耍了嘛。搞得好像我们怎么回事似的。”

战峥摇头叹息道:“大哥的事情一向不许我们过问,而且我相信他有自己的判断,不会让宋清歌钻了空子的。”

正说着,一个女孩突然朝他们走过来,在战毅身边欠了欠身,柔声道:“战毅……”

战毅闻声抬起头,看到她后立刻向后猛的一退,随即眼中便涌上了强烈的嫌弃和厌恶,“谁让你过来的?”

女孩抿了抿唇,垂着眼小声道:“我们说好今天一起来看战先生演出的,你还说要去接我,可是我等了好久,你都没来……”

战毅不耐烦的瞥了她一眼,“我说去接你你就信?那我说让你去死你怎么不死啊?”

眼见女孩儿眼中都有了泪意。一旁的战争有些看不下去了,皱眉喝道:“战毅!”

女孩咬着嘴唇站在战毅身后,他便愈加恼火了,抬起头呵斥道:“我让你走开听不懂是不是?非得让我赶你走才行?长了那么张脸就不要出来吓人了行不行?”

战峥这才抬头看了面前的女孩一眼,大概二十三四的模样,声音很甜美,是柔柔糯糯的江南女子嗓音,瓜子脸,眼睛很圆,十分有灵气。留着长长的头发,只是长发遮住了大半张左脸,她低头的时候,能看到左脸上有一道又深又长的疤痕,从左眼角一直划到嘴角。几乎贯穿了整张左脸。

如果没有那道疤痕,应该会是一个很漂亮的女孩。

女孩儿已经快要哭出来了,战峥急忙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就是冯家大小姐,冯知遇吧?”

冯知遇咬着唇点点头,战峥颔首道:“我是战毅的三哥,战峥,你好。”

这下他总算知道战毅的态度为什么会这么恶劣了。

面前这位就是战毅即将要成婚的未婚妻冯知遇,且不说她脸上那道影响外表的疤痕,单说她和战毅之间的纠葛,就足以让战毅大动肝火。战毅喜欢的人原本是她妹妹冯知薇,可是最后要娶的人却成了冯知遇。

而这桩亲事是他们父亲战禄在世的时候就定下来的,战祁自然也不允许他悔婚,所以自从订婚之后。战毅就一直心气不顺。

冯知遇尴尬的站在那里,战峥便招呼她道:“你也别站着了,坐下来说吧。”

然而她刚一坐下,战毅便冷着脸站了起来,厌恶道:“那你们坐着吧,我走了。”

他说完便起身向外走去,冯知遇不知所措的攥着自己的手包,追也不是,不追也不是。

那边战诀正揽着宋清歌跳舞,跳了一会儿之后,她已经慢慢能适应了,甚至找到感觉渐入佳境,于是两个人的动作看上去便更加和谐默契了。

战诀赞赏的朝她笑了笑,“你看,这不是跳的挺不错么。”

宋清歌抿唇笑笑,刚想回答,忽然一股愤然的力道便直接将他们两个人分开了。

战祁拉着姚柔面无表情的站在他们面前,宋清歌刚想质问他又出什么幺蛾子,却见他一把将她拉进自己怀里,反手将把柔推到了战诀身边。

“换换舞伴。”战祁理直气壮的看着他们,也不给宋清歌拒绝的机会,拽着她便朝舞池中央走去。

看着他们离开的背影,战诀非但没有生气,反而是弯唇笑了。

身边的姚柔不知所措的茫然四顾,尴尬的扯着嘴角,“二爷,这……我不大会跳舞啊。”

战诀回头看了她一眼,轻嗤了一声,“我也不想和姚小姐跳舞。”

说罢便转身离开了舞池,独留姚柔一个人尴尬的站在那里。

“战祁你干什么!你放手!”被他那样生拉活扯着,宋清歌皱着眉拼命想挣脱他的手,“你放开我!你弄疼我了!”

听见她喊疼,战祁手上的力道这才放轻了一些,回头一把勾住她的腰,将她揽进自己怀里,低头凝视着她的脸。

精致的一字眉,尖俏的鼻尖,纤长卷翘的睫毛,眼波流转时动人的光,战祁看着面前的女人,第一次发现她是长得真的很美,比姚柔那种浮于表面的漂亮要美多了,可他以前怎么从来没注意过呢?

他眉心微微蹙起,慢慢脸越凑越近,两个人的鼻尖都快要碰在一起了,宋清歌只能出于本能的向后仰,越仰越厉害,整个腰几乎都快形成了九十度。

“你……你干什么……”宋清歌紧张的看着他目光灼灼的眼睛,下意识的躲开自己的视线,“你能不能……别……别靠这么近……”

战祁哼了一声,“怎么,跟战诀又搂又抱就不觉得尴尬,我靠你近一点就受不了了?”

“你不要胡说行不行!”宋清歌抬头瞪了他一眼,愤懑道:“我们只是在跳舞而已。”

“跳舞跳得恨不得能钻进他怀里?”他怨念的盯着她,自己都没有察觉自己的话有多么酸。

“神经病,我不想跟你说了。”宋清歌气恼的甩开他,转身便准备走。

只是她还没迈出脚,战祁已经一把拉住了她,接着顺势勾住她的腰,弯唇笑道:“不想说,那就跟我跳。”

他话音刚落,便响起了炽烈火热的探戈舞曲,战祁随手将她一甩,宋清歌转了几个圈,还没等站稳脚,他手上一个用力,便又将她拽了回来,宋清歌被他弄得头晕眼花,差点一头撞在他胸口上。

“我可不喜欢那种软绵绵的华尔兹,要跳就跳有激情一点的。”他笑笑。拉着她的手原地转了几个圈。

当年跟她订婚之后,遵照宋擎天的意思,他也简单学过一段时间的国标舞。结婚后,他们经常出席一些酒会,自然也一起跳过舞,只是宋擎天死后,他再也没跳过舞,而他身边的女人也不再是她了。

他不由自主的就想起了当年,每一次跳舞的时候,她总是会趁舞会灯光昏暗的时候偷偷在他脸上亲一下。尽管有时他会厌恶的躲开,但有时候实在躲不开,她得逞之后就会抿着嘴偷笑,就像是偷到了糖的小孩子一样。

战祁低头看着被他弄得晕头转向的女人,樱花瓣一样的唇在灯光下闪着诱人的光,让人忍不住想要一亲芳泽。

他看着看着,情不自禁的就低头吻了下去。

温热的触感让宋清歌吓了一跳,反应过来后便想推开他,谁知道战祁紧紧抱着她的腰,有些缠绵的吻着她的唇,就好像找到了味道最好的糖一样,怎么也不愿意放开。

是了,就是这种感觉。

虽然没有过去那么甜蜜,也没有她主动时的生涩和讨好,但那种令人心动的感觉却是改变不了的。

他吻得轻柔而动情,这是第一次,没有撕咬,没有强迫,甚至有一些深情。宋清歌被他的温柔搞得一愣,几乎都忘了反抗。

他心上一喜,刚要更深入的去探寻她的美好,不远处却忽然传来一声盘子碎裂的声音,一个女人尖声叫着“这是谁家的小孩”,接着便是小孩子不知所措的哭声。

孩子的哭声让宋清歌猛然惊醒过来,手忙脚乱的推开战祁后便转头跑了过去。

战祁站在原地微怔的抚着自己的嘴唇,心里竟然莫名有些失落。

另一头的餐桌前,一个妆容精致,身姿窈窕的女人满面怒容,精致的礼服上有一大块提拉米苏的污渍,地上掉着摔得稀碎的提拉米苏和小盘子,而她面前还站着不知所措的知了和小月亮。

“这是谁家的小孩,还有人管没人管?”女人看着自己礼服上的污渍。气的直跳脚。

见人群中没有人站出来,女人便更加生气,镶钻的水晶指甲戳着两个孩子的脑门,尖声道:“你们妈呢?把你们父母给我叫过来!我倒要看看是谁家的小孩这么没教养!”

小月亮本来就年纪小,被她这么一吓,顿时便哭了起来。

知了咬着嘴唇低着头,女人见她年纪稍大一些,戳着她脑门道:“你妈呢?叫你妈过来!知不知道我这条裙子多少钱?把你卖了都赔不起!”

人群议论纷纷,宋清歌心急如焚的跑过来,见孩子眼里包着一汪泪,脑门上都已经被戳红了一大片,立刻心疼的将孩子揽进了怀里。

“这位女士,你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吗?非得这样对一个小孩子?”宋清歌看着面前嚣张跋扈的女人愤懑道。

“看样子你就是这孩子的妈吧?”女人对她上下扫视了一圈,从鼻腔了哼了一声,“也不怎么样嘛,难怪会生出来这么没教养的孩子。”

“你放尊重一点!”宋清歌神色凛冽的盯着面前的女人,“不过就是一条裙子罢了,我赔你就是。”

“赔?”女人大笑一声,“我这可是限量款,你赔得起吗?”

知了埋头躲在她怀里,已经掉下了眼泪,周围的人指指点点,宋清歌一咬牙道:“你说多少钱,我一定努力赔给你。”

女人这才转头打量了她一下一圈,忽然想到了什么似的,拉长尾音“哦”了一声,“我想起来了,你不就是当年宋家的大小姐,宋清歌嘛,怎么,被战祁扫地出门了,居然还有脸来这种地方?”她说完又冷笑一声,“这小孩该不会是你跟你情夫生的吧?”

“你!”

宋清歌气的扬起了巴掌,只是她还没来得及动作,对面的女人却忽然抄起手上的酒杯朝她泼了过来。

周围立刻响起了惊呼声,红酒从宋清歌的脸庞淌下来,顺着她的下巴一滴一滴的淅淅沥沥的滴在她的礼服上,整个人都狼狈不堪。

“想打我?你也不看看你是什么东西。”王雅希把杯子往桌上重重一放,环起手臂盛气凌人道:“过去你有这你爹给你撑腰,在榕城谁不知道就你宋清歌会装纯。现在你们宋家早就没了,你还以为你是当初那个名门大小姐?”

垂在身侧的手握紧又松开,她想说什么,可是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有人忽然挡在了她面前,接着耳边便响起了一个男人恼火的声音。

“王小姐,今天是我的接风宴,你这么闹,未免有点不给我面子了吧?”战诀脸色阴沉的握着女人的手腕,眼中透着愠怒。

王雅希没想到他会在这个时候站出来,脸上立刻有些挂不住了,轻咳了一声道:“战……战二爷……”

战诀微微眯眼,视线落在她礼服上的污渍,沉声道:“小孩子顽皮是很正常的事,弄脏了王小姐的衣服,大可以去换一件,何必在这里闹得这么难看?难道王家的家风就是这样的?”

王雅希梗着脖子没有说话,战诀低头看了看委屈的知了,心里顿时升上了一股子无名火,对着周围朗声道:“在场的诸位给我听好了,你们眼前的这个小女孩,不是别人,是我们战家的小小姐,我侄子战祁的亲生女儿!日后谁再敢说她是没教养的孩子,就是在说我们战家没有教养,也就是瞧不起我们战家!既然如此,也就别怪我这个战家辈分最大的人不客气了!”

他说完,转头看了一眼旁边的王雅希,冷声道:“王小姐,你先出口伤人,是不是该向她们母女道歉?”

周围的人都眼巴巴的看着,王雅希到底是脸上有些挂不住了,哼了一声不情不愿道:“那我的裙子脏了怎么算?”

“裙子我可以赔你一条新的,但你把我家闺女吓哭了,这笔账又怎么算?”

孟靖谦不知道什么时候也走了过来,小月亮看到爸爸妈妈和哥哥便更委屈了,立刻扑进了颜歆月怀里,颜歆月和小满急忙安抚她。

王雅希不知道那小丫头竟然是孟靖谦的女儿,顿时更没底气了,整个人都蔫了一半。

战诀微微眯眼,道:“你的裙子脏了,可是她的裙子也没好到哪儿去,更何况你还出言不逊。王小姐,是道歉还是让我发造谣诽谤的律师函,你自己选一个吧?”

周围的人都对她指指点点,王雅希甚至再犟下去是讨不到好了,只好咬了咬牙,不甘愿地说道:“对不起,行了吧?”

“带王小姐去换件礼服。”

战诀对一旁的负责人说完,冷冷的看了她一眼,拉着宋清歌和知了向一旁走去。

她的头上脸上全都是红酒,战诀从西装口袋里掏出来手帕,一边给她擦脸一边道:“你这裙子是没法穿了,我带你去换一件吧。”

宋清歌点了点头,跟着他一起向化妆室的方向走去。

然而谁都没有看到,人群之外,战祁脸色冷寂的看着他们离开的方向,手里还紧紧攥着一条手帕。

方才看到他本来也是赶了过来的,只是他跑过去的时候却晚了一步,战诀已经先于他站在了那里,他就那样盛气凌人的挡在了宋清歌面前,像是用自己为了撑起了一个世界一样。

原来不知不觉中,已经有人愿意为她挡去灾祸,也愿意为她拭去脸上狼狈的酒渍。

战祁勾起唇角自嘲的笑了笑,将手里的帕子塞进口袋,正准备走离开,转头却发现身后不知什么时候站了一个人。

时豫双手插在口袋里,似笑非笑的看着他,狭长的眼中染着恨意和嘲弄。

战祁愣了一下,随即敛去神色,面无表情的问道:“你怎么也来了?”

“战诀的演奏会,我当然要来给他捧场。”时豫勾起唇角看着他,挑眉道:“毕竟我以前还叫过他一声小叔呢。”

“看完就赶紧走,这里没你的事。”

“看大哥这个样子。是做骑士却没有成功?没想到过了这么多年,大哥还是这么喜欢那个姓宋的女人,难怪当年会为了她不惜和兄弟反目。”

战祁眼神一痛,放在口袋里的手暗自收紧成拳,绕过他便准备离开,谁知时豫又挪了一步挡在他面前。

“大哥干嘛这么急着走?是不是因为自己的孩子和女人都要进了别人怀里,所以心里很伤心?”时豫脸上始终带着笑,可眼中却是一片清冷。

“跟你没关系。”战祁用力甩开他,向前走去。

“我们之间不会就这么算了的,战祁,你欠我的,我一定会一点不剩的讨回来,我会亲眼看着你生不如死。”时豫说完,又朝他露出了那副吊儿郎当的笑容。在他耳边一字一句道:“我的亲、大、哥。”

他说完,拍了拍战祁的肩,转头向外走去。

*

因为裙子上已经沾满了红酒,根本没法穿,所以宋清歌只好换了一件新的礼服,一条黑色的小香风一字领裙子,虽然比不上之前那件那么华丽,不过酒会已经趋于尾声,就这样倒也不影响什么。

换了衣服之后,宋清歌便带着知了重新回到了会场,可是找了半天却都没有找到战诀的身影。

正当她四处张望的时候,却听到有人大声喊她,“清清!”

宋清歌转头一看,竟然是辛恬。

她今天穿了一条白色的OL裙子腰上束着一条黑色的腰封,看上去要比平时穿白大褂更加有气质。

宋清歌立刻喜出望外的朝她跑过去,“你怎么会在这儿?”

“还说呢,我们医院领导请京都来的医学专家看战诀的演奏会,结果把我也给拉来了,这不,刚吃完饭。”辛恬仰头翻了白眼,无语道:“你都不知道,整场演奏会我都是睡过来的,退场的时候差点没被领导骂死。”

宋清歌好笑的拍了她一下,嗔道:“之前我就叫你一起来,你还死都不答应,结果不还是来了吗?”

“我是真听不了那种阳春白雪的高雅音乐,我宁愿回家去唱‘好汉歌’。”辛恬撇了撇嘴,忽然又想到什么了似的。戳了戳她的手臂,阴恻恻的笑道:“诶,你那会在台上那件礼服不错啊,真的挺漂亮的,我们外科有个医生差点冲上去跟你要电话了。对了,那个战诀……不会对你有意思吧?”

“怎么会呢,我觉得他可能就是看我可怜,所以同情我吧。”宋清歌尴尬的笑了笑。

战诀对她,她想都没敢想过,她已经是离过婚还带着孩子的女人,那么优秀的男人,她配不上,也不敢想。

辛恬还想说什么,可是视线一转。脸色骤然一变,扔下一句“清清,我改天再找你”低下头便准备跑。

然而她还没迈出脚,便听到身后传来了一个男人清晰无比的声音——

“好久不见啊,我的情妇。”

辛恬的脸色一白,浑身都忍不住战栗起来,甚至连回头的勇气都没有,脚下就像是生了根一样,怎么都走不了了。

宋清歌有些奇怪的看着她,再转头向后一看,立刻愕然的瞪大了眼睛。

在他们身后,战峥双手插在口袋里,此时正面无表情的看着想逃跑的辛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