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5 宋清歌,我真的恨你/刚好我要不爱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宋清歌瞠目结舌的转头看了看脸色苍白的辛恬,又看了看眼神阴鸷的战峥,一时间只觉得脑子里混沌一片,怎么也没办法把这样两个毫不相干的人联系在一起。

大厅里的水晶吊灯就挂在辛恬的头上,华丽的灯光让她所有的慌乱和狼狈都无疑遁形,良久之后她才机械般的转头看了一眼站在她五步开外的战峥。

依旧是和以前一样的清俊沉稳,只是眼里少了过去的温和和怜爱,只剩下浓浓的憎恨,那样尖锐的眼神,让她心里没来由的刺痛了一下。

辛恬看着他阴郁的眸子,片刻之后才猛然惊醒过来,甚至连一句话都顾不上说,转头便逃也似的向外跑去。

“恬……”

宋清歌看着她落荒而逃的背影,刚开口准备叫她的名字,话还没出口,就觉得眼前掠过了一阵风,定睛一看,战峥已经飞快的追了出去。

她站在原地看着他们离开的方向,脑子里仍然久久不能平复,更加不能理解战峥刚刚的那个称呼。

情妇。

辛恬?和战峥?

她忽然就觉得头痛欲裂,想不通这个世界到底是怎么了……

“清歌?”

正在她心烦意乱的时候,肩上忽然搭上了一只手,转头一看,原来是战诀。

“你脸色不大好。”战诀蹙了蹙眉,下意识的用手背贴在她的额头上,“是不是不舒服?”

他动作自然随意,可是却没有留意到宋清歌脸上的尴尬,她不着痕迹的向后退了一步,扯着嘴角干巴巴的笑了笑,“我觉得有点累了,想回去了。”

“也是,你今天一大早就来这儿忙活了。是挺辛苦的。”战诀点点头,“那我送你们回去吧。”

“不用了,酒会还没结束,你还是留在这里……”

“没关系,反正致辞也结束了,剩下的都是些准备套近乎的,我早走一点还省事。”他说完,蹲下身摸了摸知了的脑袋,看着哈欠连连的小姑娘,宠溺的笑道:“看这嘴张的,能吃进去一头牛了。”

他说罢便抱起孩子向外走去,宋清歌也只好快步跟上。

然而他们刚离开,不远处便有一个身材高挑,穿着长款风衣的女人从边上走出来,小巧的脸庞被巨大的墨镜遮住了一半,看着他们离开的背影意味深长的笑了笑,嘴角边的美人痣显得熠熠生辉。

回去的路上,两个人都没有说话,知了已经经不住困倦,趴在宋清歌肩头睡着了,气氛显得有些沉闷。

一直到车停在铃园门口的时候,战诀停下车,沉默了一下才道:“今天……真的抱歉,是我考虑不周到,让你和知了受委屈了。”

不管怎么样,他心里始终有些过不去,原本他是想帮她的,可最后却反倒帮了倒忙。

“没事的,您也是出于好心。”宋清歌宽慰的笑了笑,抱着孩子道:“那我先走了。”

她说完便推门下了车,一直到快走进园子的时候,身后忽然传来了战诀的喊声,“清歌!”

她闻声回头,“您还有事吗?”

两人离的不是很近,再加上今天有些阴天,所以月亮也不大,她看不清战诀脸上讳莫如深的表情。

战诀抿着唇站在原地,半晌才摇头笑了笑,“没事了,早点休息吧。”

“您也是。”

说完,她便转头向宅子走去。

战诀看着她的背影,良久后才叹了口气,拉开车门上了车,离开了。

宋清歌一回家,琴姨便立刻迎了上来,看到只有她一个人,琴姨都有些奇怪的问她,“大小姐,没和先生一起回来吗?”

尽管战祁明令禁止过他们不许再这样称呼她,可是战祁不在的时候,他们还是会亲切的叫她一声“大小姐”。

宋清歌耸耸肩,一脸荒唐道:“我跟他一起回来才不正常吧?”

她说完便抱着孩子上了楼,给知了换了衣服,又给小姑娘盖好被子,她这才拿着衣服准备去洗澡。

然而刚一出门,就遇上了两个人。

姚柔搀着东倒西歪的战祁从费劲的朝主卧走去,他显然是喝的有点多了,脸上透着酒醉的红,眼神也有些迷离,脚下的步伐凌乱,深一脚浅一脚的走着。

去浴室就必须要经过他身边,宋清歌忽然觉得自己出来的真不是时候,可这个时候逃也逃不开了,她只能低着头。硬着头皮快步朝浴室的方向走去。

心里不断祈祷着,希望他因为喝多了所以神智不清醒看不见她,可到底是让她失望了。

和战祁擦身而过的一瞬间,他忽然一把攥住了她的手腕,接着便将她顺势抵在了墙壁上。

喝醉之后的眼睛就像是蒙了一层雾,他努力的看着,鼻尖几乎都要贴在她的脸上,宋清歌的双手推在他的胸口,可是醉酒的男人就像是一座山,她怎么推也推不开。

他带着酒醉的眼睛微眯着,呼吸有些粗重,浓烈的酒气喷洒在宋清歌脸上,让她忍不住蹙眉转过了脸,抬手抵在他胸口上,抗拒道:“你又发什么疯!”

战祁对她的呵斥置若罔闻,反倒是伸手挑起了她的下巴。眯着眼凑近她的脸,像是在仔细辨认面前的人到底是谁一样。

曾经他不断地流连于声色犬马的场所,每一次醉酒之后,他都会死死地盯着那些眉眼和白苓极其相似的女人,在酒精的麻痹下就显得和白苓更加相似了。

可他却时常觉得,自己明明看着她们,可是眼睛里出现的却是另一个人,笑起来眉眼弯弯的,很羞涩的样子,甚至连看他一眼都只敢偷偷地。

他总觉得那是个有点熟悉,又有点陌生的女人。

他一直在不断的找她,可是却怎么也找不到……

战祁闭上眼用力甩了甩头,再睁眼的时候,视线终于清晰了一些,他看着面前的女人,低低的叫了一声,“宋清歌,原来是你……”

宋清歌没有听出他语气当中的庆幸和轻松,只当他又像以前那样,喝醉酒之后厌恶的看着她,对他说“怎么是你”。

“是,就是我,不是你的初恋,不是你的白苓!”她有些烦躁的去推他,“既然知道自己认错人了,那你现在是不是可以放开我了?”

然而战祁却仍然不为所动,只是醉眼朦胧的看着她,半晌后,他忽然做出了一个让人意料之外的动作。

修长的手指抬起她的下巴,他就这么猛的低头擒住了她的唇,闭上眼有些贪恋的在她唇上辗转吮吻着,动作很轻柔,也很真挚,就像是在对一个印刻在心头的挚爱一样。

宋清歌被他这个吻吓得呆住了,手上的衣服也掉在了地上,后背紧贴着墙壁,瞪大眼睛惊慌失措的看着面前的男人。

这是他今天晚上第二次吻她了,不同的是,这一次比上一次更加温柔缠绵。

最惊讶的自然是站在一旁的姚柔,她看着面前旁若无人接吻的两人,一双眼睛瞪得又圆又大,就像是看到了什么天方夜谭一样,有惊愕也有嫉妒。

要知道她跟了战祁这么久,战祁可是从来都没有吻过她的,每一次她幽怨的问他为什么的时候,他都会一脸厌恶地说他不喜欢接吻。

她曾经想过或许是自己还没有达到他心目中理想女人的标准,所以他才不屑于吻她,后来又想也许只是因为他单纯地讨厌那种感觉,可现在她才发现是自己大错特错了。

看他现在吻宋清歌的模样,又温柔又细致,哪有半分讨厌的意思?

这个吻也不知道持续了多久,直到宋清歌的气都快有些顺不上来的时候,战祁才终于放开了她,可是却一头栽在了她肩上,低喃着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好半天之后,她才终于听清楚了他的话。

“宋清歌,我恨你……真的恨你……”

嘴角兀自划开一个笑,宋清歌好笑的摇头,这才对,战祁恨她都来不及,怎么会对她有温柔的时候?之所以会吻她,恐怕也只是喝多了,所以又把她当成了哪个露水红颜了吧。

抬手将他推开了一些,宋清歌转头对姚柔道:“你还傻站在那儿干什么。还不把他扶进去?”

姚柔这才如梦方醒的回过神来,气愤的一跺脚,翻了个白眼道:“用得着你说?”

说完大步走上来,搀着战祁朝主卧走去。

而宋清歌也在嘴上随手抹了一把,低头捡起了掉在地上的衣服,转头走向浴室。

她早就不是过去那个会抱着回忆死死不肯放手的女人了,从他当年有一次喝醉酒之后吻着她叫白苓的名字时,她就知道,他这辈子会认真亲吻的人,只有白苓一个。

*

第二天一起来,战祁便感受到了宿醉之后的痛苦。

其实他昨晚并没有想喝酒的,但是后来想到战诀和宋清歌母女那么亲密,他就觉得气不打一处来,而且是越想越气,于是从酒会上离开之后,又去银樽喝了一点。

印象里他喝的也不是很多。那点分量对平时的他来说根本不在话下,可是昨天也不知怎么了,竟然就喝多了。

他隐约记得,昨天晚上好像吻到了一个很软很甜的唇,那种美好的感觉甚至让他有些沉迷,可是早晨醒后又想不起那个人到底是谁。

不过他很确定那个人绝对不是姚柔,那样甜美的感觉,不是姚柔那种矫揉造作的女人能具有的。

想来想去,他觉得唯一的可能大概就是自己做梦了。

按揉着发痛的太阳穴,战祁从房间里一出来,便碰上了正准备下楼去吃早餐的宋清歌。

想起昨天那个吻,宋清歌脸上不自觉地红了一下,低头绕过他便准备走。

战祁心里也隐隐有些别扭,可是她从他身边走过的时候,一股淡淡的清香忽然飘进了他的鼻子里,他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她的嘴唇。娇艳欲滴,让人忍不住蠢蠢欲动。

鬼使神差的,他一把拉住了她的手腕。

“有事?”宋清歌皱眉看着他。

“昨天晚上……”他抿了抿唇,脸上有些不自然的说道:“我是不是……亲你了?”

他的脸上透着一抹尴尬的红,就像是扭捏的大学男生一样,说不出的别扭。

宋清歌闻言便立刻明白过来,他大概是酒醒了之后就忘记了,沉吟了片刻,她还是矢口否认道:“没有的事,你做梦了吧?”

她不知道他为什么会突然在意这种事,但是看他那样,她还是不要承认的好,以免他又说什么“肯定是你勾引我”之类的话来讽刺她。

他羞辱的话,她已经听过太多太多了,再也不想为自己徒增伤口了。

战祁看了她一眼,随后缓缓地放开了自己的手。看着地板讷讷的道:“是嘛……”

他的语气中难掩失望,有那么一瞬间,他当真以为自己吻的人是她,甚至还有些期待,所以当听到她说没有之后,他还是觉得有些失落。

虽然不想承认,但他确实隐隐有些期盼那个人是她来着……

宋清歌并不知道他心中的百转千回,自然也懒得再去猜想他在想什么,转头便事不关己的下楼去了。

*

由于她在生绡还属于刚入职的新员工,所以为了给同事们留下好印象,她总是去的很早。

毕竟好多年没有在这种比较大的公司上班了,尤其身边的同事不是从时尚之都巴黎回来的,就是在Vogue杂志担任过编辑的,而她却是一个连本科文凭都没有拿到的半吊子,因此她在同事们之间总是觉得有些自卑。

但好在这里的同事都比较平易近人,倒也没有谁用异样的眼光来看她,这也让宋清歌多少松口了气。

这天,宋清歌照例给魏莱端咖啡进去,魏莱嘴里叼着一支铅笔,看她把咖啡杯放下,忽然道:“对了,你下班之后有没有什么安排?我带你去个地方。”

其实宋清歌本来想说要去接孩子的,但想到作为上司的魏莱第一次邀请她,她也不好拒绝,于是便答应了下来。

“那就这么说定啦,下班之后我来找你。”

目送着魏莱离开的背影,宋清歌抚着那个杂志上自己的名字,心中顿时百感交集。

这是这么多年之后的第一次,她觉得其实人生真的还是有希望的。

魏莱说话算话,一到下班时间,便立刻来找她了,反正她也想不出什么好的方案来,便就此作罢和她离开了。

宋清歌原本以为她是要带她去什么奇怪的地方,可是没想到魏莱竟然是带她来了造型工作室。

“这是……”

“瞧瞧你这头发。”魏莱随便抓了一缕放到她面前,“黄的草都要哭了,所以我带你来把你那些毛糙的头发剪一剪,不然天天对着你这个脑袋,我强迫症都要犯了。”

她似乎跟这里的老板很熟,进来之后便随意坐了下来,指着宋清歌道:“把她的脑袋给我修剪修剪。”

“修剪?”造型师无语,“大小姐,那是颗人头,又不是外面的歪脖子树。”

“别废话,动作速度点。”

造型师无奈的看了她两眼,转头走向宋清歌,询问道:“小姐头发留多久了?”

“五年多了吧。”自从她和战祁离婚之后,似乎就没有剪过头发,所以一直留到了现在。

“剪掉有点可惜啊,就把发梢开叉的部分修剪一下可以吗?大概这么长。”造型师伸手比划了一下,大概五厘米左右。

宋清歌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明明还不到三十岁,可是看上去却沧桑无比,她心里一横,对造型师道:“剪到腰以上吧。”

造型师有些惊讶,“那可是剪了一大半啊,你留了这么久,不觉得可惜吗?”

宋清歌长长呼出一口气,摇头笑了笑,“没关系,剪吧。”

都过去这么久了,那份感情都已经被她埋葬了,更何况是一点点头发而已。

她回家的时候,战祁正坐在沙发上看书,听见门响便回头看了一眼,只那一眼,他便立刻起身朝她走了过来。

战祁蹙眉凝视着她的头发,长长的三七分斜刘海,长发软软的垂在肩上,显得恬静了许多,不像之前总是随手挽在脑后,杂乱而又随意。

他伸手在她的发尾上摸了一把,有些不满地说道:“你剪头发了?”

“是。”宋清歌莫名其妙的看着他,“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战祁别过眼,冷然道:“你的头发,你想怎么剪就怎么剪,哪怕剪成秃子都没人管。”

话是这么说的,可是他还是不由得看着她变短的头发。

人生初遇她的时候,她的头发长过腰际,留着齐刘海,有时候会绑成两条麻花辫。有时候就随意的披着。那时候她很喜欢穿改良款的旗袍上衣,下面穿一条亚麻裙子,一颦一笑都仿佛是从画里走出来的民国少女一样。

他记得她妹妹宋清语还很嫌弃的说过就是因为她头发太长了,所以浴室里到处都是她的长发,看着怪瘆人的,一直要她去剪掉。

那时候她总是梗着脖子理直气壮的说,“我要等着长发及腰之后让战祁娶我!”

再后来,他们结婚之后,他偶然说过一句很喜欢做.爱的时候她缎子一样的长发轻轻拂过他身体的感觉,于是她就更加用心的保养自己的长发,开玩笑说为了他,一辈子都不会剪掉。

可现在她终究还是剪掉了。

斩青丝,斩情丝,她那时,是不是也是这么想的?

战祁静静地看着她的头发,不得不说确实变得漂亮多了,心里忽然想到了什么,下一秒他便冷笑道:“我发现你最近不仅开始描眉画眼,还开始在意自己的形象了,莫非又是勾搭上什么冤大头了?”

“你发什么神经?”宋清歌怨怼的瞪了他一眼,换好鞋便径直向楼上走去。

“你给我站住!”战祁两步上去拉住她,眉心蹙的更深了,挑着笑道:“还是说这又是你从哪儿学来的新招数?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又想勾引谁?”

先前还毫不注意自己的形象,可是自从战诀出现后,她的行为就越来越可疑,让人不得不怀疑她的动机。

宋清歌看了他几秒,忽然怒极反笑道:“你放心,我就是去勾引路边的乞丐都不会去勾引你的!”

“你!”战祁气结的睇着她,可是她却一把甩开了他的手,转头朝着楼上走去。

看着她的背影,战祁只觉得恼火至极,好样的。这个女人真的是越来越硬气了。

*

这天,宋清歌刚进魏莱的办公室,就发现她和公关部的总监谈着什么,正当她有些疑惑的时候,魏莱抬头看到了她,立刻招呼她过来。

“嘿,宋宋你不错啊。”宋清歌刚一走过去,魏莱便一把勾住了她的肩,赞扬的拍了拍她的肩。

宋清歌一脸茫然,“出什么事了?”

“你看这个。”魏莱把一本杂志摊开在她面前,点着其中的一页道:“你给战诀设计的那套藏青色礼服,上了Elsa杂志男装评选榜第十。虽然Elsa是近几年才创办的新杂志,不是那么权威,而且你也只是排第十名,但这是个不错的开端啊。”

魏莱笑意满满的鼓励她,“你能上杂志评选。说明你的作品已经受到了外界的关注。继续努力下去,我相信你一定能慢慢崭露头角的。”

宋清歌看着那本杂志角落里那方小小的评选榜单,激动地有些说不出话来。

这是她重新拾起专业之后设计的第一份作品,没想到就能受到关注,尽管关注度并不是很高,可是却也让她很开心了。

宋清歌抱着那本杂志感激的看着魏莱道:“这本杂志可以送我吗?我想拿回去好好收藏一下。”

“当然可以啊,你拿去吧,而且这一期上面还有这一季度的新品,你也可以看看。”

宋清歌连连点头,“谢谢魏总监。”

她抱着杂志向外走去,正好一个高大的男人走了进来,两人差点撞了个满怀,宋清歌急忙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没撞到您吧?”

“没事。”

低沉的嗓音从头顶上传来,宋清歌怔了一下,下意识的抬头看了一眼。

那是一个和战祁年纪相仿的男人,嗓音有些暗哑,五官周正,不同于战诀的温和与战祁的凌厉,面前的男人是一种粗犷的长相,眼角向下,所以显得有些凶,看上去不是一个好相与的人。

“亲爱的你回来啦~”

欢快的声音从办公桌后飘过来,下一秒,魏莱已经飞奔到了他们面前,毫无顾忌的抱住了男人的脖子,两条腿缠在男人的腰上,整个人几乎都悬挂在了男人身上。

男人无奈的看着她,沉声道:“别闹了。”

“快说,想不想我!”魏莱摇着男人嬉笑着,一点都不在意旁边的宋清歌。

男人也不回答她的话,只是向前走了两步,直接将她放在了办公桌上,伸手拽拉开了她的手,有些警告似的皱眉道:“魏莱,我跟你说过,我不喜欢这样。”

“切~”魏莱毫不在意的白了他一眼,跳下来对宋清歌道:“宋宋,这个就是咱们的老板,薛衍。”说完又转头看向薛衍,“喂,姓薛的,这是我的新助理,宋清歌。”

薛衍这才转头看了她一眼,先是很随意的瞥了一眼,可是又深深地看了她几秒。

“薛总好。”宋清歌微笑着颔首,识趣的说道:“那您二位先聊,我就出去了。”

她说完便转身向外走去,薛衍看着她消失在眼前,这才转头不悦的看向魏莱,皱眉道:“你什么时候招了助理,我怎么不知道?”

“你在美国嘛,越洋电话那么贵,我才不想浪费钱。”魏莱勾着他的脖子,眨巴着眼道:“这几天想不想我啊?”

可薛衍却只是看着宋清歌离开的方向,又问了一句,“她叫什么名字?”

“宋清歌啊,刚刚不是告诉你了嘛。”魏莱有些不高兴了,“你怎么一直在关注她啊,都不理我!”

薛衍这才低头看了她一眼,伸手拉开她的手,面无表情道:“魏莱,适可而止一点。”

说完便转身走出了她的办公室,看着他的背影,魏莱气的一跺脚,“不开化的榆木脑袋,早晚有一天我得把你撬开,把我自己塞进去!”

下午的时候,宋清歌忽然接到了一束花,签收之后,她看着那束花上的卡片,不由得有些出神。

花是战诀送来的,上面只有一句话,“祝贺你入了Elsa榜单,我知道你一定行的。”后面署着他的名字。

没想到他竟然也有在关注……

这还是她第一次收到花,宋清歌心里隐隐有些感动,那是一束很简单的百合,花瓣上还有水珠,看上去娇艳欲滴,非常诱人。

“呦,哪位追求者送的花啊?”

魏莱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她的身边,笑得有些戏谑。

“战先生送的。”宋清歌脸一红,问道:“有什么事吗?”

“哦,姓薛的今天刚回国,大家想给他弄个接风宴,一起去吃个饭。你今天刚见到他,就一起来吧,大家熟悉一下。”

宋清歌下意识的看向薛衍的办公室,那人此时正冷淡的盯着笔记本电脑,脸上几乎没什么表情,也看不出他的情绪。

转头点了点头,她还是答应道:“好啊。”

*

自从那天争执之后,战祁便没有再回过铃园,而是一直暂住在办公室的休息室里,一是因为他现在不想看见宋清歌那张可恶的脸,二则是因为公司项目上出了一点问题。

之前他们原本在华北地区谈下了一个风能项目,但是因为那次他把宋清歌带去了银樽,对方的负责人对宋清歌上下其手,所以他一气之下直接终止了合作。

本来他并没有放在心上的,如今他手下的产业已经不像过去那么委曲求全,现在完全可以看他的心情,什么想做什么不想做都可以很随意,所以他也没觉得有什么。

可前不久他才知道,原本对方的老总还是很想和他们合作的,结果中途被时豫掺和了一脚,不禁趁机败坏了他的名声,还拉拢了对方,所以那个项目最后就到了时豫手里。

对于时豫,他心里总是有些歉疚,即便这些年被他害的次数十个指头都数不过来,可是战祁总是能退让就退让,为此也给公司造成了不小的损失,以至于那几个兄弟都觉得他对待时豫的态度太软弱了。

可即便如此,当初也确实是他做错了,所以他总想采取一切的办法来弥补时豫。

烦躁的按着眉心,许城不知什么时候推门进来,将一杯猴魁放在他桌上。

“大哥还在为时豫的事情烦心吗?”

“嗯。”战祁叹了口气,烦闷道:“战毅知道我这次又让步之后,跟我发了好一通脾气,就差提刀去跟时豫决一死战了。”

许城有些不忍的看着他,“其实您大可以告诉毅少他们,你是有苦难言。”

“有苦,什么苦?”战祁自嘲的笑笑,“告诉他们,就是因为宋清歌,时豫才和我反目成仇,成了现在这个样子?你觉得这话我如果说出来了,那几个小子会怎么对待宋清歌?现在他们一个个都对她恨的咬牙切齿的。我要是再说了这件事,他们岂不是更气不过了?”

“可是……”

“算了,这件事就不要再提了。”

许城有些担忧的看着他,忽然又想起了什么似的,对他道:“对了大哥,有件事您知道吗?”

“什么事?”

“清歌……哦不是,宋小姐之前给二爷设计的礼服,被上了杂志的评选榜单,而且还上了微博时尚热榜。”

“那个女人?”战祁挑了挑眉,隐隐有些惊讶。

“是啊,宋小姐能有这样的成绩,我觉得她一定会很开心的。”许城观察着战祁的表情,小心翼翼的询问道:“既然这样,您要不要也给她准备一些礼物,祝贺她一下?”

战祁冷哼道:“她怎么样跟我有什么关系?我为什么要祝贺她?更何况那衣服又不是给我设计的。”

他嘴上这么说着,可话里却看看带了一丝酸味。

许城抿了抿唇。又道:“其实很久以前,宋小姐就一直想得到您的认可的。”

战祁挑眉,“你怎么知道?”

“呃……”许城忽然觉得自己有点自己挖坑自己跳了,挠了挠头还是硬着头皮道:“那个……您和她刚认识的时候,她告诉过我,她学设计……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您,因为她希望您穿的每一件衣服都是她亲手设计的。所以我觉得,如果您能给她做点什么,她肯定会更有信心的。”

“哦,是么。”战祁淡淡的应了一声,心里却有些得意。

其实这件事他也知道,只不过现在被别人说出来,他还是有点骄傲,男人的虚荣心也得到了大大的满足。

“咳,既然这样,那我就勉为其难的做点什么好了。”战祁低头想了想,对他道:“让琴姨今天做点好菜,等会我去接她下班好了。”

许城高兴地点头,“那就太好了,宋小姐看到您一定会很开心的。”

“哦对了。”战祁又补充道:“记得再订一束花。”

虽然他不知道女人为什么都喜欢花,但是以前陪白苓看爱情电影的时候,男主角去接女主角的时候,总是会随手带一束花,每当这个时候女主角好像都会很开心似的。

宋清歌也不过是普罗大众当中的一个,既然如此,她应该也会喜欢的吧。

*

混乱嘈杂的包厢里,宋清歌有些手足无措的看着正在跳舞的魏莱,有点后悔被她拉出来了。

原本她以为吃完饭后就可以离开了,谁知道却又被魏莱和一众同事拉到了银樽来,这也就罢了。偏偏魏莱酒品似乎不怎么好,喝多了之后就闹着要跳舞,结果就是谁都拦不住。她就跑上去。

看着台上群魔乱舞的同事们,宋清歌只觉得自己的头都大了,再加上现在卡座上只有她和薛衍两个人,于是她就觉得气氛更加尴尬了。

对于这个不苟言笑,又总是冷着一张脸的男人,宋清歌实在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表情去面对,只能垂着头不说话。

不知道过了多久,魏莱终于跳够了,从舞池跳下来,摇摇晃晃的走向他们。

“哎呀我的妈,晃得我头都晕了。”

见她终于下来了,宋清歌立刻道:“魏总监,时间不早了,我得赶紧回去了。”

这么晚了,也不知道知了在家怎么样,她必须赶紧回去才行。

魏莱抬起手腕看了看表。立刻惊呼一声,“都这么晚啦!本来我是想送你回家的,可我喝酒了,不能开车。交通法规教育我们,喝车不开酒,开酒不喝车,嗝~”

宋清歌抽了抽嘴角,连忙摆手道:“不用了不用了,我自己回去就行。”

她站起来便准备离开,谁知道魏莱突然又拉住了她,“不行,现在这么晚了,你一个人回去太危险了。”说完指了指薛衍,理直气壮道:“姓薛的,你送她回去。”

“真的不用了。”宋清歌急忙拒绝。

她原本以为以薛衍冷淡的性格,应该也不会要送她,却没想到她的话音刚落,一旁的薛衍就站了起来,不带感情的说道:“走吧,我送你回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