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8 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刚好我要不爱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战祁抿唇站在知了的房间门口,不撒谎的说,他有些紧张宋清歌的回答。

房间里,宋清歌站在原地,沉吟片刻,她抬头反问知了,“那宝宝想一直留在这里吗?”

孩子用一双澄亮的眼睛望着她,歪着头很认真的思考了起来,好半天之后才说道:“只要跟妈妈在一起,在哪里都可以。但如果可以的话,我想要留在这里。”

宋清歌又耐心的问她,“为什么呢?”

知了想了想,像个小大人似的,一一列举的说道:“在这里的话,妈妈可以不用那么忙,可以经常陪着我,也可以不需要那么累,不用晚上好晚了还要去帮别人缝衣服。而且这里还有舒服的大床,可以洗暖暖的热水澡。”

宋清歌听着孩子的话,忽然觉得心里又酸又疼,这些年她一直没有给过孩子优越的生活,她以为孩子年纪小,不会在意那些物质东西,却没想到原来孩子心里都跟明镜儿似的,什么都明白。

眼睛又酸又胀,宋清歌转过脸没有说话。

知了顿了顿,话锋一转又说道:“不过这里虽然很好,但是妈妈经常哭,而且我不喜欢外面那个姓姚的阿姨,我觉得她好凶,而且她身上的香味好呛人的。但不管妈妈在哪里,我都只想和妈妈在一起。”

小孩子不假思索的话总是最容易击中别人的内心,宋清歌忍了好久才忍住摇摇欲坠的眼泪,走上去深深地在女儿脸上吻了一下。

她的女儿太懂事了。懂事得让人心疼。

抬手抚摸着孩子软软的脸颊,她努力笑着道:“乖,妈妈会永远在你身边的,早点睡吧。”

“嗯,妈妈晚安。”知了乖乖地闭上了眼睛。

宋清歌起身走向门口,又回头深深地望了一眼孩子恬静的小脸,这才关上灯走出了她的房间。

一出来,方才一直隐忍的眼泪便再也忍不住,就这么汹涌的落了下来。

孩子或许还不知道,她现在已经找到了更好的工作,所以便以为她们现在能过的好一些,全都是托了住在这所房子的福,因此便觉得只有留在这里,她才能不用那么辛苦。

只是知了却一点都不知道,住在这里,她反而会觉得更加辛苦。

宋清歌吸了吸鼻子,正准备回自己的房间,一抬头忽然发现战祁就站在她几步开外的地方,此时正神色复杂的盯着她看。

她愣了一下,急忙低下头胡乱的擦了擦脸上的泪,哑声问道:“你回来了。”

“嗯。”战祁闷闷的应了一声,视线依然一动不动的胶在她布满泪迹的脸上。

宋清歌没想到会在这个时候遇上他,两个人就这么站在走廊上,谁也没有说话的意思,气氛一时间尴尬而又沉闷。

好一会儿之后,还是宋清歌先鼓起勇气打破了沉默,“那……那你早点休息,我先回房间了。”

她说完便低着头准备离开,可是两人擦肩而过的一瞬间,战祁又忽然出声叫住了她。

“宋清歌!”

她转过头,有些局促的看着他,“什么事?”

战祁抿了抿唇,脸上有些促狭。方才孩子说的话他都听到了,他没想到一个小孩子的心思竟然会如此细腻。听了知了的话后,他惊讶之余便是有些心酸。

可是比起孩子的话,他更在意的是她的回答……

踌躇了半天,他才开口问道:“刚刚知了问你的话……你还没回答。”

宋清歌先是怔忪了一下,问他,“什么话?”

“就是,你会不会留在这里?”战祁终于抬头看向她,眼里有些凝重,“我想知道你的回答。”

宋清歌静静地看着他,毫不犹豫的说道:“不会。”

之前她之所以没有回答孩子的话,是因为怕伤了孩子的心,所以她就有了诸多顾忌,但这种顾忌显然不会用在他身上。之所以会留在这里,本来就不是她自愿的,如果有机会能带着孩子离开,那么她自然是会走的毫不犹豫。

战祁垂在身侧的手握紧又松开,先前的紧张这一刻都消散了。听到她的回答之后,他反而轻松了。

其实这个答案一点都不意外,甚至可以说是在他意料之中的,可是在听到她亲口说出来时,他心里还是免不了有一丝失落。

宋清歌想了想,很认真的对他道:“答案我已经告诉你了,如果你愿意的话,希望能放我和孩子离开。”

“你想都不要想!”战祁几乎是条件反射般的驳斥她,说完之后又意识到自己语气有点过激,平复了一下道:“这种事我不会答应的,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

“那我就没什么好说的了。”宋清歌也不再多言,绕过他便准备走。

“如果我说,我会遣送走姚柔,那你会留下来吗?”

他的声音猝不及防的在身后响起,宋清歌的脚步一顿,转过头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他,“你说什么?”

遣送走姚柔?他把他的女人送走,只为了让她留下来吗?他又发什么神经?

战祁的脸上有些窘迫,别过脸道:“我只是问问而已,你还没回答我的话。”

“战祁,我想你大概是搞错了,我不想留在这里,跟姚柔一点关系都没有,又或者说跟任何人都没关系,只是单纯的不想留在这里而已,因为这不是我的家,我来这里也不是自愿的。就像你说的,这是你的房子,你想让你的女人住进来是无可厚非的事情,不需要顾虑我的想法。”

她说的那么平静淡然,就好像自己真的只是一个暂住在这里的房客一样,他怎么样都跟她没关系。

战祁看了看几秒,忽然就讽刺的笑了起来,“你说的没错,这是老子的家,老子想让谁住就让谁住。不过我想搞错的人是你,我说遣送走姚柔,不过是说着玩的,为了你遣散我喜欢的女人,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

他说完,脸色一凛,转身便回到自己房间去了。

宋清歌微怔地站在原地,看着他离开的背影无奈的摇了摇头。

*

第二天清晨,几个人坐在餐桌前正在吃早餐。自从知道了知了的病情之后,琴姨也开始很注意食谱,所以都挑选一些既有营养,又不影响孩子身体的东西来做。

一盅香喷喷的玉米浓汤放在比较远的位置,小丫头个子低,餐桌又长又高,她每次都得站在椅子上才能够得到。

见她拿的这么困难,宋清歌刚想起身给她盛一碗,旁边的战祁却先一步拿起了孩子的小碗,盛满给她放在面前,甚至还将汤盅都推到了她跟前。

宋清歌有些诧异的看着他,知了捧着小碗礼貌的道:“谢谢叔叔。”

战祁什么话也没说,只是淡淡的弯了弯唇角,反倒是一旁的姚柔不乐意了。

姚柔最近一直都怨念得很,自从这个小崽子病了一场之后,战祁对她们母女的态度就大大的改变了,尤其是对那个孩子,简直是和从前判若两人。就连吃饭的座位都能看出猫腻来,先前都是战祁坐在前面的位置,她陪在身边,现在可好,战祁直接坐到了旁边,和宋清歌一左一右陪在孩子身边,俨然是一副一家三口的模样,把她一个人晾在了边上。

不仅如此,前些日子战祁还旁敲侧击的暗示让她搬出铃园去,她只能装傻充愣当做没听懂。

开什么玩笑,她好不容易才爬到今天,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住进这个园子来,再想把她踢出去可就没那么简单了!

姚柔怨念的白了知了一眼,姚柔不阴不阳的说道:“这么大的人了,连句爸爸都不会叫,祁哥真是白疼你了。”

话音一落,餐桌上的气氛顿时冷了好几度,知了不知所措的看向宋清歌,一副做错了事的样子。

宋清歌闻言也顿时恼火起来,刚想回嘴,还没开口,倒是战祁先冷着脸说话了。

“吃着饭都堵不上你的嘴,怎么着,就你会说?”

姚柔先是愣了一下,噘着嘴的看着他,“祁哥!人家是在为你抱不平,你怎么还……”

战祁对她的撒娇熟视无睹,面无表情的说道:“你要是吃饱了撑得实在没事做,就去外面把池塘里的鱼喂了,不要在这里影响别人的食欲。”

一旁的琴姨和小保姆闻言忍不住捂着嘴偷笑起来,姚柔顿时颜面扫地,忿忿不平的一跺脚之后,摔了筷子起身上楼去了。

知了有些不安的看着姚柔气氛离去的背影,战祁伸手将她的小脑袋扭过来,又夹了一块培根放在她碗里,面不改色的说道:“别管她,吃这个。”

“哦……”知了乖乖地应了一声。

吃完早餐,战祁便准备去公司了,宋清歌又叫住他,“战祁!”

“有事?”

“那个……”宋清歌抿了抿唇,“暑假快结束了,又到知了上幼儿园的时候了。我想这次给她找一个好一点的幼儿园。”

战祁只是看了她一眼,不咸不淡的说道:“我知道了。”

他没说好,也没说不好,这样模棱两可的态度便让宋清歌有些失落。

只是她并不知道,战祁转身的一瞬间,嘴角却蓦然划开了一个笑。

她遇到事情会找他商量,这倒是让他挺惊喜的,尤其商量的又女儿上学的事情,第一次让他有了一种身为人父的责任感和使命感。

*

因为之前宋清歌一直没有多余的钱可以让孩子上好一点的幼儿园,所以孩子只能在那种小区幼儿园读书,说是幼儿园,其实老师的水平也不怎么样,充其量只能算是个托儿所。而现在她有了新的工作,每个月也有了比较可观的收入,于是就开始考虑着给孩子换一所教学质量比较好的幼儿园。

一整个下午,宋清歌都在翻看各种各样的幼儿园招生简章,现在的幼儿园实在是太多。她看了一圈之后觉得自己都要挑花眼了。

一直到快下班的时候,宋清歌都没有做好决定,只好无奈的收拾好一堆招生简章,准备下班。

“在给孩子选学校?”

低沉的男声忽然从头顶传来,宋清歌抬起头,薛衍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已经站在了她身边,依然是那副清清淡淡的表情。

宋清歌微笑着点点头,“是啊,马上要开学了,但现在的幼儿园好多,感觉哪个都很好,都不知道选哪个才好。”

薛衍低头看了一下她桌上放的那些花花绿绿的册子,沉吟了一下,抬手指在其中一个上面,“这个好像挺不错的。”

宋清歌低头一看,是一家叫伊莎贝拉的私立国际双语幼儿园,据说这家幼儿园的园长是个美籍华人。在美国的时候就是研究幼儿心理学的,而且幼儿园里还有特聘的外教,不管是从教学设备还是师资来看,都是非常最一流的。

其实她也很看好这家幼儿园,但是学费实在是太贵了,所以还是有点望而却步。

虽然她现在住在战家,知了也有战祁那样一个身家过亿的亲生父亲,但这并不代表她就要依靠着战祁生活。她还想有机会能带着孩子离开战家,所以不想欠战祁什么。

薛衍难得好心给她出主意,她也不好意思拂了人家的面子,只好点头道:“那我回去再看一看。”说完又笑了笑,“没想到薛总竟然还会留意这些孩子的东西。”

薛衍欲言又止的看着她,一副想说什么的样子,可是最终却只是平淡道:“没什么,只是听人说挺好的。”

他说完便转身离开了,宋清歌看着他的背影,轻轻耸了耸肩。

和薛衍接触了一段时间之后。她发现这个冷淡的男人似乎也没有她想象中那么难相处,虽然确实严苛了一点,但是一个非常负责的人,而且也经常会给她一些指点,性格有点外冷内热的意思。

*

从会议室里出来的时候,外面的天色已经黑了下来,战祁按揉着眉心,样子很是疲惫。

战毅从会议室里追出来,气不过的拦住他,“哥,这次关于新城区新能源的竞标,你为什么又退出了?”

战祁瞥了他一眼,淡然道:“没有为什么。”

他说完便目不斜视的向前走,战毅又不死心的向前追了两步,站在他面前质问道:“是不是又是因为姓时的那个小子?!”

最近因为公司的事情,他本来就很心烦,被战毅这样不停地追问着就更烦了,没好气的说道:“你问那么多干什么?跟你没关系!”

他绕开战毅径直向电梯走去,战毅站在他身后,看着他油盐不进的背影气的直跳脚,怒不可遏的大声道:“这些年那个姓时的害咱们害得还不够吗?这么多年了,每次遇到和他做竞争对手的时候,你都会默认退出。你已经什么都不欠他了,为什么还是要次次忍让他!你究竟还要忍他忍到什么时候?难道他骑在你头上拉尿撒泼你都无动于衷吗?大哥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怂了?”

然而无论他怎么喊,战祁却始终无动于衷,一直到进了电梯,脚步都不曾停顿一下。

因为公司的事情,他最近情绪也不怎么好,回家的路上,许城回头看了一眼坐在后面闭眼假寐的战祁,轻叹了一口气,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而后座的战祁从上了车就一直闭着眼在睡觉,至于有没有睡着,只有他自己一个人知道。

对于时豫,他是有愧于心的,所以这些年无论做什么,他都无止境的忍让着他,不知是在求得心安,还是在试图弥补时豫。尽管他心里很清楚,很多时候时豫都是在故意和他作对,比如说出高价撬走华臣的企业高管,比如安插行业间谍盗取他公司的客户资料,再比如让流氓去战毅新开发的楼盘里闹事,简直是数不胜数。

当然了,就时豫做的这些事来说,如果他真的想怎么样,那时豫绝对是把牢底坐穿都够了。但偏偏他每一次都选择了息事宁人,以至于董事会的那些股东们个个都要气疯了,他却依然不为所动。

大抵也是知道他无论怎么样都会选择忍让,所以时豫也变得越来越得寸进尺,一次又一次的刷新着他的底线。

但是他能怎么办?那是他的血缘同承的亲弟弟,他已经背弃过他一次了,即便像战毅说得,就算时豫骑在他头上拉尿撒泼,他也得咬牙忍着。

他到现在都还记得,当年父母被害后,他带着自己的一弟一妹逃亡时候的样子。他们身上一点钱都没有,夜里他只能带着弟弟妹妹缩在水泥管子里睡觉。

他还没成年,两个弟妹年纪更小,根本找不到营生。三个人常常几天几天的吃不上东西,最小的妹妹缩在他怀里,流着眼泪说:大哥,我饿了。

他那时候什么办法都没有,只能不停地安慰她,再忍忍,再忍忍,等大哥找到活儿就好了。

一旁的时豫什么都没说,只是抱着腿坐在一旁。可是晚上却忽然不见了,就在他带着妹妹拼命找他的时候,时豫却又回来了,从怀里面包和牛奶还有火腿,一股脑的塞进妹妹怀里。

时豫冲着妹妹嘿嘿直笑,可脑袋上的血却汩汩的流出来,淌在他脸上,显得分外刺眼。

后来他才知道,时豫趁着晚上超市人多的时候跑去偷东西,结果被老板逮住,被生生打了一顿,可即便被打的头破血流,他都抱着那些食物不肯松手。

最后那个老板吐了一口痰在他身上,鄙夷的骂道:“滚吧,那些东西就当我喂狗了。”

那天晚上,他和时豫坐在空无一人的工地上,远处有看管工地的狼狗在狂吠,周围是呼呼的风声,又圆又大的悬挂在头顶上,小妹瑟瑟发抖缩在水泥管子里睡着。

时豫抬头看了一眼天边的月亮,像是承诺,又像是在发誓,他说:“哥,有朝一日我一定要混出个人样儿来,一定要让你和小姝过上最好的生活。”

结果到最后誓言还没兑现,他们兄弟就反目成仇了。

“大哥?大哥?”

耳边突然传来了别人的呼唤,战祁费劲的睁了睁眼,这才发现已经到了铃园门口。

他坐直身子按了按眉心,哑着嗓子问:“我睡着了?”

许城点点头,“是。”

“可能最近有点累吧。”他自言自语的低喃了一声,推开车门走了下去,抬头一看,才发现头顶的月亮已经快圆。

战祁站在铃园的门口,仰头望着天边的月亮,忽然问道:“是不是快阴历七月十五了。”

阴历七月十五,也就是俗称的鬼节,按照他老家的风俗,这一天是要祭拜家中逝者的。

许城点点头,“好像是快到了。”

战祁站在原地看了看,终是没再说什么,收回视线向大宅走去。

时间已经不早了,客厅里亮着灯,却没有什么声音,战祁以为是琴姨在等他,走进去才发现原来是宋清歌。

她不知道等了他多久,只是已经躺在沙发上睡着了,两条腿还搭在地上,一副很疲惫的样子。

他看着她那个样儿,不知怎么的,就忽然想起了他们曾经还在一起的日子。宋擎天死后,他已经把宋家的产业收入囊中,因此也就毫无顾虑的开始夜夜笙歌,常常夜里三四点才回来,或者干脆就不回来了,而她却永远像个傻子似的,乖乖坐在沙发上等着他。

好像……就是现在这个样子。

他站在原地看了一会儿,终于走上去,想把她拍醒,可是手伸在半空中却又收了回来,最终用脚尖踢了踢她的脚腕。

宋清歌本来睡得也不熟,被他这么一碰便立刻惊醒过来,揉了揉惺忪的眼睛,瓮声瓮气的问:“你回来了啊。”

不过是很平常的一句话,可是却让战祁愣住了,恍惚间,他竟然觉得自己仿佛穿越回了五年前一样。

收回思绪,他点了点头,冷声道:“你在等我?”

大约是因为想起了时豫,所以他看着她的脸总觉得心里那种不得劲的感觉又上来了,因此语气也不大好。

只是宋清歌好像并没有在意,站起身对他道:“其实也没什么,就是知了上幼儿园的事……”

原来是因为这个。

“幼儿园我已经看好了,有个叫伊莎贝拉的挺不错的,教学环境挺好的,离得也不远,而且私立学校的安保系统做的也比较好。”

这些年他在商场上结下了不少仇家,且不说曾经战家留下来的私仇,再加上他夺了宋家之后,宋家那些旁系亲戚也把他恨的牙痒痒的,一旦有人知道了知了的身份,难保不会对孩子下手,所以安全问题也是他极其重视的条件之一。

宋清歌倒是没想到他居然能想的这么周全,意外之余也有些动容,垂着眼道:“但是那个幼儿园的费用太高了……”

战祁的脸色立刻冷了下来,“你是说我战祁连一个孩子都养不起?”

“我不是这个意思。”宋清歌连忙解释,低下头道:“我只是说……我负担不起而已。”

“谁说需要你来负担了。”战祁冷嗤一声,“知了也是我女儿,我怎么可能让我的孩子过得那么凄惨。”

他说完便转身准备上楼,宋清歌却又开口叫住他,“战祁?”

“又怎么了?”他不耐烦的转过头。

“谢谢你。”宋清歌站在原地静静地看着他,甚至还极其真诚的给他鞠了一躬,发自内心的说道:“你能这样对待知了,真的谢谢。”

战祁有些怔忪的看着她,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明明那些是他的女儿,给她好的生活,是他的责任也是义务,可是这么一点小事,却让这个女人对他感恩戴德起来。

他心里又酸又涩,可嘴上却没有放松半分,“用不着,就当是我弥补过去五年欠她的。”

他说完就有点后悔了,不知道怎么了。他在这个女人面前永远都学不会放低姿态,每一次心里明明是想说一些软话的,可真正说出来的永远都那么尖锐刻薄。

只是这一次宋清歌没有在意,只是微微的笑了笑,“那也要谢谢你,早点休息吧,晚安。”

这好像还是他们重遇之后,她第一次对他说晚安,他站在楼梯上愣愣的看着她,几乎是鬼使神差的回应道:“嗯,你也晚安。”

*

到底是全市最优越的私立幼儿园,开学之前,便已经开了好几场家长会,并且还发给孩子们发了新的校服。

幼儿园的校服做的也非常精致漂亮,是那种英伦风的校服,外面是深蓝色的小外套,里面是干净整洁的白衬衣,女孩子是蓝色的百褶裙和长筒袜,男孩子则是长裤,配上黑色的小皮鞋,简直就像是缩小版的霍格沃兹学院的学生。

开学的那天早晨,知了一早迫不及待的把校服起来,穿上之后摸摸这儿,拽拽那儿,别提多开心了,拉着宋清歌不停的问好看不好看。

“好看好看,我们知了最美了。”

宋清歌忍不住微笑,低头在她脸上亲了一下,旁边的许伯和琴姨也一脸欣慰的看着她们。

正说着,楼上忽然传来了脚步声,众人们抬头一看,原来是战祁下来了,身后还跟着摇曳生姿的姚柔。

他们一下楼,知了便有些欢喜的朝他跑过去。洋气的在战祁面前转了个圈,歪着头问:“叔叔,新校服好看不好看?”

知了现在已经能很平和的和他相处了,虽然还是不肯叫爸爸,但是也已经算是很和谐的父女关系了。

看着一大家子人都围着这个小屁孩,俨然把她宠成了小公主似的,姚柔撇了撇嘴,酸溜溜的说道:“就那样呗,不就是个校服嘛,能有多好看。”

战祁眉心一拧,冷声道:“你今天不是还闹着说嗓子疼吗?怎么话还这么多?”

姚柔脸上一哂,灰溜溜的先出门了。

不耐烦的瞪了一眼她的背影,战祁这才低头看了看孩子,伸手摸了摸她的小脑袋,夸道:“好看,很漂亮。”

“嘿嘿~”

小丫头开心的笑起来,转头背起自己的小书包,便拉着宋清歌闹着要上学去了。

正准备出门,战祁却又忽然道:“等一下。”

宋清歌以为他还有什么事,却没想到他竟然说:“我送你们。”

毕竟是孩子第一天上学,他以前没有做父亲的自觉性,也没有接送过孩子上学,偶尔下班的时候看见路上有年轻爸爸拉着蹦蹦跳跳的孩子,他竟然也有些羡慕那种感觉。

宋清歌有些惊讶的看着他,却也没有拒绝,只是讷讷的点了点头。

去幼儿园的路上,知了叽叽喳喳的说了一路,不停的在问她幼儿园怎么样,小朋友怎么样,老师怎么样,宋清歌又没办法敷衍她,只能每一句都耐心的给她解释,而战祁则从始至终都静静的看着他们。

很快他们便到了幼儿园门口,为了欢迎新生。幼儿园早就已经装饰一新,一大早就有老师在门口等着,给每个小朋友发入学礼物。

带着知了熟门熟路的找到了班级,宋清歌微笑着朝她挥手之后便准备走,谁知道却又忽然被老师叫住了。

“爸爸妈妈等一下,因为今天是开学的第一天,所以我们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让宝宝和爸爸妈妈一起合照一张,共同见证新学期的开始。”

宋清歌没想到幼儿园还有这样的规定,回头看了一眼战祁,顿时有些尴尬的想解释,“还是算了吧,我们已经……”

“我们已经离婚了”几个字还没说出口,战祁却忽然一把揽住了她的肩,面无表情的说道:“可以,照吧,怎么照?”

“那就请爸爸把小朋友抱起来,妈妈再靠近一点,对,很好,笑一下。”

“咔嚓”一声之后,一张立可拍便出来了,照片上,战祁抱着知了,宋清歌微笑着他们身边,温馨而又和谐,就像是一家人一样。

那样美好的合影,是宋清歌从很久以前一直在期待的,可是真正到了这一天,她看着那张照片,却只觉得有些心酸,连忙对老师道:“那孩子就交给您了,下午我来接她。”

说完便逃也似的离开了。

战祁目光幽深的看着她的背影,好一会儿才转头对老师说道:“这张照片能给我吗?”

老师有些尴尬的看着他。原本想说照片都是要贴在后面墙报上的,但是看他一副不给就要杀人的眼神,最终只能点了点头,双手将照片奉上。

看着那张照片,战祁嘴角蓦然划开一个笑,随手便将照片放进了钱夹里面。

*

自从给战诀设计了礼服之后,宋清歌跟着公司的一些设计师也学到了不少东西,成绩渐渐也得到了认可,开完会后,薛衍忽然把她留了下来。

“这段时间你一直在跟着魏莱,应该也学到了不少东西,最近我想让你跟进一下旗袍那边的设计,你有没有兴趣?”

“旗袍?”宋清歌有些讶异的看着他,摆手道:“还是算了吧,我以前从来没有接触过这一块,上学的时候也是做男装比较多,感觉会不大适合……”

过去她一心活在战祁的世界里。万事都是以他为中心的,甚至于自己的事业都有着他的影子。

薛衍蹙眉看着她,“男装?你怎么喜欢做这一块?”

“因为……”宋清歌抿了抿唇,有些丢脸的说道:“因为以前我一直想让我前夫穿上我设计的衣服,所以……”

“我明白了。”薛衍点点头,沉吟了一下,又道:“但是你就打算一辈子都为别人而活吗?你也说了,是前夫,既然是前夫,也就是说你和他已经没关系了,何必还活在过去的阴影里?旗袍是生绡最为重视的一块,你不想试试看?”

宋清歌低头思考了一下,隐隐觉得他说的话有道理,虽然对自己的能力还是有些担心,却还是点头道:“谢谢薛总,我会努力的。”

薛衍这才满意的看了她一眼,“嗯。对了,旗袍也是魏莱负责的,你就一直跟在她身边就可以了。”

对于旗袍的设计,宋清歌其实一直挺感兴趣的。母亲甄媛生前就很喜欢穿旗袍,因此她年少时也穿过不少,各种各样的改良旗袍都穿过,后来离婚时大概都被战祁给扔掉了。

一想到自己以后也有机会设计出那样像艺术品的旗袍来,她心里还是有些激动地,更多的则是轻松,仿佛有一种再也不必为别人而活的感觉了。

从办公室里一出来,她便迎面遇上了一群人,为首的女人有些眼熟,正在和魏莱谈论着什么,经过她身边的时候,她才听出来她们说的是日语。

那个女人一身高雅的OL装,头发挽在脑后,利落而端庄,年纪看上去大约有四十上下了。宋清歌站在原地看了好半天,才辨认出她就是自己最崇拜的石川由里子。

之前还听战诀说,石川由里子生病了,一直在日本静养,怎么会突然出现在她们的公司里?

难道是痊愈了?

魏莱恰好看见她从会议室出来,便立刻招呼她过来,热情的给她介绍道:“宋宋,这位就是大名鼎鼎的石川小姐。”说完又用日语对石川道:“您好,这是我的助理,宋清歌。”

石川很客气的向她伸出了手,用日语道:“你好。”

宋清歌急忙伸出手,辛亏她以前也是学过日语的,因此在石川面前才避免了丢脸。

简单的问好之后,宋清歌还是出于关心问了一句,“对了,您的身体好一些了吗?”

“我的身体?”石川有些茫然的看了她一眼,“我的身体一直都很好啊。”

宋清歌一愣,“可是……可是您不是前些日子生病了,一直在日本静养吗?”

石川闻言更奇怪了,“我没有回过日本,从去年战先生的演奏会结束,我就一直都在中国。”

明明之前战诀还说石川一直在日本,所以才找她设计礼服的,可是石川却说她一直都在国内。

宋清歌怔怔的看着她,脑子里瞬间一团乱,怎么也想不清楚这些到底是怎么回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