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9 战祁,我疼……/刚好我要不爱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宋清歌怔怔的看着她,脑子里瞬间一团乱,怎么也想不清楚这些到底是怎么回事。

去幼儿园接知了的路上,宋清歌脑子里都始终回想着石川说的话,她说她从去年就一直在国内,从来没有回过日本。可不久前,战诀却还清楚地告诉她,石川现在仍然在日本静养,

她现在忽然有些搞不懂了,到底是石川在说谎,还是战诀在说谎。

按理说,石川跟她毫无关系,甚至还是第一次见面,没必要对一个完全陌生的人撒谎。那么撒谎的人也就只能是战诀了,可他明明是在帮她,为什么又要骗她呢?

不得不说,宋清歌忽然觉得自己脑子好像有点不够用了。

本来她不是一个喜欢深究到底的人,但这件事到底是跟她自己有关,所以她还是想问问清楚。

战诀的工作室恰好和知了的幼儿园比较顺路,于是她和薛衍打了个招呼,便提前下班了。

这里她之前是来过的,所以也算是熟门熟路,被战诀的助理带领到了他办公室门口,宋清歌站定脚步,组织了一下语言,刚准备抬手敲门,里面却忽然传来了战诀冷漠的声音。

“让你们光呈派其他经纪人过来,我不想看见你。”

接着便是一个女孩的声音,“我去,你以为我想看见你啊?就你这一副便秘的脸,见你一次我得反胃三天!要不是我们陆总点名要我来,你就是把金山银山码在我面前我都不来。”

战诀的声音更冷了,“那正好,你可以滚了。”

女孩哼了一声,反唇相讥,“不好意思,我不会,你先滚一个给我示范一下看看。”

办公室里安静了一下。很快宋清歌便听到椅子摩擦地板的声音,接着便是女孩的怒吼,“我靠,姓战的你放开我!你丫属螃蟹的啊!抓的我好疼!”

宋清歌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办公室的门便被人猛的拉开了,接着一个人便被推了出来。

女孩脚下一个踉跄,险些扑到地板上来个亲密接吻,幸好宋清歌及时出手拉了她一把。

“你没事吧?”

女孩抬起头,宋清歌这才看清她的脸,很小的一张巴掌大,一双大眼睛十分有灵气,狡黠而又乖张,耳朵上挂着精致的耳饰,显得很是张扬。只是嘴角有一颗美人痣,又为她平添了几分古典气息。个子很高,年纪和她相当。

女孩看见她先是有些惊讶,随后直起身摆了摆手,“没事没事。”说完又看向门口的战诀,叉着腰道:“我告诉你,既然你现在签了光呈,以后我就是你的经纪人,爱咋咋地,不服憋着!”

气冲冲的瞪了他一眼,女孩甩手便走了。

战诀站在原地眼神复杂的看着她离去的背影,这才注意到旁边的宋清歌,收敛好情绪道:“你怎么突然来了?”

“噢,我有点事想问您。不打扰您吧?”

“没事,进来吧。”向后退了一步把她让进来,又目光幽深的看着刚刚那姑娘离开的方向。

宋清歌有些局促的站在他办公室里,视线瞥见他桌上的文件,有些意外的问道:“您要签经纪公司了?”

她听说战诀一直都不喜欢把自己的作品商业化,所以始终没有签过任何公司,向来都是以个人名义在活动的。

“嗯,既然要回国发展,就得顺应一下国内的行业规则。”战诀打开小冰柜,随口问道:“喝点什么?”

宋清歌连忙摆手,“不用这么麻烦了,我今天来只是想问您一个问题。”

“你说。”

宋清歌攥着手指。抿了抿唇,良久才道:“我今天……见到石川小姐了。”

战诀怔了一下,可很快就恢复了淡然,微笑道:“是吗。那你没有跟她聊一聊吗?”

“战先生。”宋清歌定定的看着他,语气正肃道:“石川小姐说,她从去年就一直呆在国内,没有回过日本,可您却说她一直在日本静养。我想石川小姐应该没有必要骗我一个陌生人,那么,请问您为什么要撒谎?”

她第一次用这样疏离漠然的语气和他说话,甚至看他的眼神都带了戒备,再也不像之前那样不设防了。

战诀脸上依然是那副面不改色的笑容,似乎一点也没有因为谎言被拆穿而觉得心虚和紧张,反而是一派淡然的开口了,“清歌,从我遇见你之后,我有做过什么害你的事情吗?”

宋清歌怔了一下,下意识的回想起这段时间,第一次见面他就帮她吓退了喝醉酒的流氓。第二次让她帮忙设计礼服。第三次引荐她去生绡。带她参加酒会。陪着知了过六一儿童节,送她花祝贺她获得成绩。

半晌,她才摇了摇头,“没有……”

“我隐瞒石川在国内的事情,只是想找一个合适的借口让你帮我设计礼服,并且借着这个机会让你重新找回自己的梦想。你愿意相信我是真心想要帮你吗?”

战诀一瞬不瞬的看着她,他的眼神太过坦荡,以至于宋清歌都有点怀疑是不是自己想多了,误会了他一番好意,毕竟到现在为止,他确实没有做过伤害她的事。

但想归想,宋清歌终归是有些不放心,又追问了一句,“那您能告诉我您这么做的理由吗?”

“很抱歉,不能。”战诀毫不犹豫的回驳道,沉吟了一下又说:“但我可以向你发誓,我绝对没有害你的心。每个人都有自己不能说的理由,希望你能理解我。”

他说的这么陈恳,宋清歌也自知自己再问也是无济于事,于是便也不再追问下去了。

两个人都没有说话,气氛就变得有些尴尬,沉默了一下,宋清歌还是随口打破了沉默,“对了,刚刚出去的那位小姐是?”

战诀的脸色微微一变,没好气道:“一神经病!”

这还是他第一次用这种恶声恶气的语调来形容一个人,宋清歌诧异之余,却更加留意到了他眼中莫名复杂的情绪。

*

日子就这么平淡无奇的过了几天,自从宋清歌被安排去做旗袍设计之后,她的工作就变得更忙了,而战祁似乎也很忙,总之没有再找她的麻烦,她自然也轻松了许多。

这天宋清歌正在开会,却忽然接到了幼儿园打来的电话,那边的老师心急如焚的说,知了和小朋友打架了,而且还有人受伤了,让她赶紧来一趟。

一听说孩子受伤了。宋清歌当即便坐不住了,立刻和魏莱请假赶了过去。

宋清歌赶到幼儿园的时候,已经是四十多分钟之后了,上气不接下气的跑向老师办公室,几乎是推开门的同时她便叫了起来,“知了!”

“妈妈!”

小姑娘从一旁的小板凳上站起来,飞奔进她的怀里,立刻委屈的抱住了她的腰。

“哪里受伤了?啊?让妈妈看看。”

宋清歌急忙蹲下身查看着孩子的身体,翻看了一圈之后都没发现伤口,这才松了一口气。

“那个……您就是宋婵的妈妈吧?”

一旁的老师起身朝她走过来,有些尴尬的说道:“您误会了,受伤的不是宋婵。”

老师说完指了指旁边的两个孩子,宋清歌这才发现一旁还站着两个小男孩,两个孩子脸上都有着不同程度的伤,只不过其中一个个子低的显然要更严重一点,眼角青了一块,嘴角也肿了,哭起来的时候还能看到嘴里黑洞洞的一小块,应该是掉了一颗牙。

宋清歌有些茫然了,“这是……”

老师扯了扯嘴角,欲哭无泪道:“这两个孩子因为宋婵打起来了,所以就把您也叫来了。”

“你就是宋婵的妈妈吧?”一个看上去五十几岁的贵太太从一旁的椅子上站起来,环着手臂走到她面前,盛气凌人道:“说吧,这事儿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宋清歌蹙眉。

“我家孙子因为你女儿被打了,你总不能说跟你们家一点关系都没有吧!”贵太太瞪圆眼睛看着她,搂着自己孙子道:“这件事是因为你女儿而起的,你今天必须得给我个交代!”

宋清歌有些无奈,“这位女士,打人的并不是我女儿,如果您觉得我的孩子有错,那我替她向您道歉,对不起,这样可以了吗?”

“欸,你这是什么态度!”贵妇立刻叫嚣起来,“你女儿小小年纪就勾搭的两个男孩子为她打架,这长大以后还得了哦?人家说三岁定八十,看你女儿现在就是个小狐狸精,长大以后肯定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你说什么你!”宋清歌气的指尖都在颤抖,怒斥道:“把你的嘴放干净一点!”

“怎么着,被戳中痛脚了啊?”贵妇哼了一声,“那怎么别人家的小孩就不会这样?说明你女儿本身就是个小狐媚子。”说罢指着知了道:“快给我家蛋蛋道歉!”

知了攥紧了小拳头,壮着胆子道:“明明是张子轩先欺负我的,不是我的错,我才不道歉!”

“你这死丫头还敢嘴硬!”

贵妇说罢便扬起了手,宋清歌立刻冲上去挡在孩子面前,愤然道:“看你也是做奶奶的人了,怎么这么没素质!”

“果然是有什么样的妈就有什么样的女儿,你给我让开!”

贵妇说着便推了她一把,因为知了就站在身后,宋清歌下意识的护了一下孩子,结果脚下的高跟鞋一歪,一下跌坐在了地上。

先前那个打人的小男孩忽然冲了上来,展开手臂挡在她们面前,扬起小脸正义凛然的说道:“是和张子轩打架的,跟宋婵没关系!”

“嘿,你这小赤佬儿,我没找你的事,你倒是主动冲上来了!”

贵妇说着便扬起了巴掌,小男孩吓得下意识闭上了眼睛,只是这一巴掌还没落下来,就被一个人稳稳的接住了。

“我是薛西宁的爸爸,有什么事情跟我说。”

熟悉的嗓音让宋清歌一愣,抬头看到那个人之后不禁叫出了声,“薛总?”

薛衍弯腰将她扶起来,又走到贵妇面前,淡然道:“抱歉,因为一些公事来晚了,如果是我儿子先动了手,那所有的医药费住院费,我都会负责,但是我要知道事情的经过到底是怎么回事。”

贵妇翻了个白眼,“能是怎么回事?就是你儿子先动手打人呗!”

薛衍转头看向儿子,沉声道:“薛西宁,是这样吗?”

“不是!是张子轩先欺负宋婵,我看不过去就让他不要这样。男生不能欺负女孩子,他说我多管闲事,还推了我,我才还手的。”小男孩说着低头指了指自己的后脑勺,“你看,这里撞了个大包,现在还疼呢!”

薛衍神色一凛,“这位女士,您都听到了?”

“这……”

贵妇顿时很尴尬,正说着,一个漂亮的年轻女人就气喘吁吁地跑了进来,拉着贵妇道:“妈,您干什么呀!”

贵妇有些委屈,“他们欺负蛋蛋,我……”

“事情经过我都听老师说了,跟人家小姑娘没关系,您说您在这儿胡闹什么,丢不丢人呐?”年轻妈妈说完对宋清歌和薛衍抱歉道:“真对不起啊,单位有点事所以来晚了。老人都比较溺爱孙子,做事有点冲动了,两位别介意。”

年轻的父母大多都识大体,经过老师的调解之后,年轻妈妈拉着不情不愿的母亲道了歉,还提出要带薛西宁去医院做检查,被薛衍拒绝了。

用他的话说,男孩子打架受点皮外伤,不是什么大事,回家贴个创可贴就算了,没那么娇气。

从办公室里出来,薛衍这才蹲下身,平视儿子问道:“木木,你跟爸爸说实话,为什么打架?”

木木撅了噘嘴,小声嘟囔道:“张子轩抢了宋婵的发卡,我让他还,他还不还,宋婵都急哭了。我看不下去了,就……”

薛衍伸手揉了揉儿子的脑袋,难得笑了笑,“你小子还学会英雄救美了。”

两个人带着孩子一起向外面走去,时间还早,木木想和知了再玩一会儿,于是两个孩子便去操场上玩滑梯了,薛衍和宋清歌则坐在边上。

看着玩的高兴的木木,宋清歌微笑道:“没想到薛总竟然已经当爸爸了。”

难怪之前他会那么清楚哪个幼儿园比较好,她忽然就明白过来了。

薛衍淡淡的应了一声,“嗯。”

“木木的妈妈呢?怎么没见到她。”宋清歌随口问道。

“她去世了。”薛衍看着远处的孩子,声音很平淡。

宋清歌愣了一下,急忙道歉:“对不起,我不知道……”

“没事,已经过去很多年了。”薛衍的脸色很平静,就像是在说别人的故事一样,“她叫林苏,是得乳腺癌去世的,走的时候还不到27岁。我们在一起之后。一直都没想着要孩子,等想要的时候已经没机会了。她说她不想做了一回女人,却都没有感受过当妈妈的是什么滋味,所以我们就去领养了木木。”

林苏,难怪孩子的小名会叫木木。

“我们第一次见面,就是在青海的西宁,她是一个旅游作家,因为捡到了我的钱包,所以就认识了。”他说完,弯唇笑了笑,转头看了宋清歌一眼,“说起来,你和她还有点像,都是看起来瘦瘦弱弱的样子。”

宋清歌有些怔忪的看着身旁的男人,她一直觉得他是个不会显山露水的男人,在此之前她几乎没怎么见他笑过。哪怕是公司的新品上了排行榜第一,他也只是点头说还可以,魏莱的作品被评为最佳,他也只是嗯一声,连一句“真不错”都没有。

用魏莱的话来说,薛衍上辈子大概是南极洲的千年寒冰投胎转世的,冰箱在他面前都要跪下给他叫爷爷。能得到他的赞扬,大概只有她得了诺贝尔吹牛逼奖。能让他笑出来,大概只有她得了两次诺贝尔吹牛逼奖。

而她今天却两次见他微笑,一次是因为孩子,一次是因为亡妻。

或许面前这个男人也没有她想的那么薄凉,他的赞许和微笑,大概只会给他在乎的人。

宋清歌转而又想到了什么,问道:“对了,那之前开家长会的时候,我怎么没见到您呢?”

“那时候木木还没有回来。前几年他一直在我母亲那里,最近老人家身体不大好,没办法再带着孩子了,所以我就把这小子接回来了。”

“噢……”宋清歌了然的点了点头。

两人都没有再说话,黄昏的幕帘渐渐降下来,将幼儿园的操场上染成了一片金色,两个孩子在夕阳下奔跑玩耍,温暖的就像是一幅油画,让人的心都变得柔和起来。

玩够了,木木才拉着知了朝他们跑过来,开心道:“爸爸,咱们走吧,我饿了。”

薛衍伸手揉了揉他的脑袋,两个人一同站了起来,只是宋清歌刚走了一步,就险些摔倒,幸好薛衍及时扶住了她。

“怎么了?”

“好像是扭到了。”

宋清歌扯了扯嘴角,本来以为走两步就好了,却没想到这次扭得很严重,越走就越是疼的钻心,短短几步,额头上的冷汗都沁出来了。

薛衍这才想起来,先前她好像确实被那个贵妇推了一把,跌坐在了地上。

“你先坐在这儿。”

薛衍把她按在椅子上,蹲下身不由分说的脱下了她的高跟鞋。脚踝处确实是肿起了一大块,看样子有可能是扭到筋了。他一条腿半跪在地上,将她的脚搭在膝盖上,轻轻按揉起来。

“薛总……”

白皙娇嫩的小脚被男人握在手心里轻揉着,宋清歌的脸腾地一下红了,立刻想抽出来,可薛衍却握的很紧,根本不给她机会,找准位置便用力按了下去。

“嘶……”宋清歌疼的倒吸了一口冷气。

薛衍蹙眉,“很疼?”

“有……有一点……”

“那我动作轻一点。”

夕阳之下,女人坐在花坛边的椅子上,光着一只小脚,男人半蹲在她面前,以近乎是求婚的姿势为她按揉着受伤的脚踝,姿势很是温馨。宋清歌看着男人低头时的发旋,不知怎么的就想起了自己小时候扭到了脚,父亲好像也是这样替她按揉的。

父亲离世之后,就没有任何一个男人再那样疼爱过她,嫁给战祁,她曾经以为自己找到了愿意怜惜她的人,到最后却是她自己想错了。这么多年来,唯独这一瞬间。她莫名有了一种被人心疼的错觉。

有那么一瞬,她差点就在薛衍身上看到了父亲的影子。

按揉了一下之后,薛衍抬头问她,“可能是扭到筋骨了,要不要去医院看一下?”

“不用了,没那么严重吧。”宋清歌急忙摇头,“我回去看看情况吧,如果明天还很疼我再去医院也不迟。”

“那也好。”薛衍点点头,替她穿好鞋子,又叮嘱了一句,“如果明天情况很严重,就不用来上班了,我提前准你的假。”

宋清歌虽然有些意外,但还是感激的点头道:“嗯,谢谢薛总。”

因为扭了脚,所以宋清歌原本打算打车走的,但是薛衍执意要送她回去,再加上知了和木木两个小屁孩也在一旁劝说,她实在没有办法,只好答应了下来。

回去的路上,宋清歌坐在后座和两个孩子聊得很开心,大约是她本来就是比较温吞的性子,所以特别容易亲近孩子,因此木木也很喜欢她,一口一个“小宋阿姨”,别提叫的有多亲了。

后座的三个人其乐融融,却没有注意到坐在前面的薛衍也不时抬头从后视镜瞟他们一眼,嘴角还带着一抹若有似无的笑。

出于好意,薛衍甚至还在途中停下车找了一家药店,进去买了一些跌打损伤的药品,还有红花油药膏之类的。

他这样细心,宋清歌对他的印象就又改观了不少。

很快薛衍的车便在铃园门口停了下来,木木一下车便惊呼起来,而薛衍则像上次一样,讳莫如深的看着这幢考究的园子,眸光中有些说不出的复杂。

宋清歌从车里钻出来,本以为这一路上可能会缓和一下,结果脚下刚一踩到地面,便疼的呲牙咧嘴。

薛衍伸手扶住她,蹙眉道:“要不要我送你进去?”

“不用了,我……”

宋清歌摆摆手,话还没说完,便被一个低冷的男声打断了——

“在我家大门口就这么你侬我侬的,怎么,当我是死的?”

宋清歌一震,转过头一看,战祁一脸阴郁的站在距离他们不远的地方,车就停在身边,旁边还站着一脸嘲讽的姚柔,看样子他似乎也是刚回来。

“战……战祁……”宋清歌有些紧张的看着他,几乎是条件反射的推开了薛衍的手,“你别误会,我们只是……”

战祁对她的话置若罔闻,冷着脸朝他们走去,一把将她从薛衍的怀里拽出来,紧紧地扣住她的腰,眼神阴郁着说:“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好像是她公司的老板吧?”

“薛衍,初次见面,你好。”他淡淡的报上名字,客气的伸出右手。

战祁只是瞟了一眼他的手,虎口处有些粗茧,个子很高,站姿笔直,脸上的表情很漠然,让人看不透他的情绪。但直觉告诉战祁,面前的男人应该是部队或者公安出身的。

从鼻腔里轻嗤一声,战祁直接无视了他的手,勾唇冷笑,“这位叫薛什么的先生,我的女人我自己会负责,这里没你什么事了,慢走不送。”

他说完,一手抱起知了夹在臂弯中,一手拽着宋清歌便面无表情的朝主宅走去。

薛衍见状立刻皱眉道:“她的脚……”

只是战祁对他的喊声置若罔闻,大步朝着宅子走去。宋清歌脚上本来就有伤。根本跟不上他的速度,整个人几乎都是被战祁拖着走的,好几次都险些扑到地上去。

薛衍站在原地看着战祁动作粗鲁的把她拉走,拧起的眉心布满疑惑和斥责,他不知道这个男人和宋清歌是什么关系,但也感觉得到这个男人对她不好。

手里还提着刚刚买的药,看样子也没法给她了,薛衍耸了耸肩,和儿子上了车便离开了。

战祁一路生拉活扯的把宋清歌拉回家里,一进屋便先把知了放在了地上,琴姨从厨房跑出来,看到这一幕吓坏了,急忙道:“先生,这又是怎么了呀……”

战祁攥着她的手腕,头也不回的往楼上走,“晚饭不用等我了。”

经过他这么一拖拽,宋清歌脚踝疼的已经快要麻木了,只能拽着他的衣袖颤声恳求道:“战祁,你走慢点好不好,我脚疼,求你了……”

脚伤疼的已经让她无法支撑了,上楼的时候好几次脚下一软都险些跪在地上,甚至膝盖都在台阶的棱角上磕到了。

战祁径直把她带到了自己房间里,一进屋便直接将她甩到了大床上,烦躁的抽掉脖间的领带。

“宋清歌你真是好样的,胆子大到敢在我家门前跟男人卿卿我我了,嗯?”他恼火的解开衬衣纽扣,眼神阴厉的像一只被激怒的豹子。

“战祁,你别这样,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薛总只是送我回来,因为我受伤了……”宋清歌心急的从床上坐起来,焦灼的向他解释着。

“就只是送你回来?那你睁大眼睛看清楚,这些是什么东西!”战祁冷笑一声,接着一叠照片就砸在了她脸上。

照片的棱角划过她的脸颊,宋清歌愣了一下,低头捡起来一看,竟然是不久之前在幼儿园,薛衍给她揉脚时的场景。

那些照片一张张都拍得极其暧昧,角度找的很好,明明他们什么都没做,可薛衍抬头询问她时的关切,她低着头轻轻点头的样子,看上去竟然像是大学里正在热恋的情侣一样。

宋清歌先是有些惊讶,接着便是愤怒,“你派人跟踪我?”

“跟踪你?你未免也把自己看的太高了。”战祁哼了一声,嘲弄的看着她,“要不是我收到了这些照片,还及时封锁了消息,明天娱乐新闻的头版头条就变成你了!”

就在两个小时之前,他准备从公司离开的时候,忽然接到了一封匿名的快递,打开一看便是这些照片。

她那样温柔的看着面前的薛衍,而薛衍也仰头看着她,那个对视的场景,那样温馨美好,就像是一对璧人一样。以至于有那么一瞬间,他都觉得他们那么般配,让他觉得心都被揪紧了。

没有人知道他看到这些照片的时候是什么心情,震怒,怨怼,恼火,甚至还有一丝他自己都没有察觉的嫉妒和心痛,总之就像是有一把火在他心底熊熊燃烧一样,让他几乎要不能思考了。

攥着手上的领带,战祁脸色阴郁的朝她一步步走过来,“宋清歌,我有没有告诉过你,我最讨厌别人碰我的东西。”

“我……我……”

他的表情太过骇人,宋清歌甚至都要怀疑他是不是下一秒就要杀了她,吓得几乎连话都说不出来,只能下意识的向后退着,满目惊恐的望着步步逼近的男人。

她几乎要退到了床边,战祁墨眸微眯,忽然一步上前攥住了她受伤的脚腕。接着便用力将她拖到自己面前。

那里本来就已经肿的像个馒头一样,被他这样用力一握,宋清歌只觉得眼前一黑,疼的心都缩成了一团,带着哭腔恳求道:“战祁,我疼,真的疼……我求求你……放开我,求你了……”

古代小说里写,女子的脚几乎是和私处一样私密的地方,绝不能让男子看到,否则就是要嫁给他的。甚至于有些小说里还把女子的小脚看作是一种性.暗示。年少时候他还不是很懂,一只脚而已,怎么就能引起男人的欲.望,这一刻他忽然就有些懂了。

战祁低头看了看手中的小脚,莹白细嫩,小巧的可爱,五个脚趾修剪的圆润平滑,真真是珠圆玉润的感觉。

他越是看着,欲.望和怒火一起在心头升腾着,让他不受控制的想起薛衍握着她小脚时的样子,就在那一瞬间,愤怒几乎达到了最高峰值,下一秒,他眼神骤然一冷,手上一用力,忽然按在了她肿起的伤处。

“啊——”

宋清歌几乎是撕心裂肺一样的痛叫出来,眼中瞬间落出了泪,额头上也布满了冷汗,整个人都不可抑制的颤抖起来。

“疼么?”

他面无表情的询问她,看着她嘴唇哆嗦着,几乎连话都说不出来,他心里也一刺一刺的疼着,接着便用领带束缚住她的双手。

他这个样子是要做什么,宋清歌再清楚不过,过去不是没有被他用强,可唯独这一次让她羞愤欲死。

“求你了战祁,求求你,别这么对我。我求你……”眼泪不停的翻滚出来,她绝望的恳求他,希望他能高抬贵手放她一马

战祁冷眼看着她,毫不留情的没入她。

身上很疼,脚腕上也很疼,可是更疼的是心里,她泪眼迷蒙的看着面前的男人,眼角眉梢都没有一丝温情,决意的要给赋予她最痛的感觉。

战祁却还觉得不够,在她耳边一遍遍的问着:“疼不疼?”

宋清歌后来疼的意识都快要不清醒了,碎发黏在额头上,整个人凄惨而又狼狈,声音细细弱弱的求着他,“疼……战祁……我真的疼……求你了,饶过我吧……”

战祁一手一手握住她的脚腕,狠戾的动作着,俯身在她的耳边阴佞道:“宋清歌,你给我记好了,不管是你的脚上的痛。还是你身体的痛,这种痛都只有我一个人能给你,你的身体永远都是我的!”

他后来再说了什么,宋清歌已经完全听不进去了,因为她就这样毫无前兆的彻底昏了过去,整个人都没有知觉了。

随着一声闷哼之后,战祁也终于结束了对她的刑罚,有些心满意足的直起腰,一边整理自己的衣物,嘴角噙着笑问她,“宋清歌,今天这就只是一个小小的警告,以后你如果再和别的男人纠缠不清,我保证你会比现在还要痛苦几倍,你最好给我记清楚了。”

他说完了,她却没有任何反应,于是便有些不悦的蹙眉道:“你有没有听见我的话?”

仍然没有回应,战祁终于意识到有些不对劲,转头一看。却发现她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完全没有了知觉,头发凌乱的粘在脸上,眼角还有泪痕,脸色苍白的几近吓人。

他不由得愣了一下,视线再一转,才发现她身下还有着隐隐的血迹。

心头微微的颤了颤,战祁靠过去,将她扶起来倚在自己臂弯里,拍着她的脸颊,低喝道:“宋清歌?宋清歌!你醒醒!”

仍然没有任何反应,战祁他着她一副被摧残过后的模样,忽然觉得太阳穴突突直跳,不知怎么的,她那个样子竟然让他想到了白苓死前赤身裸体凄惨的死状。

将她抱到床上躺好,战祁这才看到她手上的脚踝,肿起很大一块,大概是因为被他拉拽过,上面还有着淤青,看上去分外刺眼。

原来她是真的受伤了。而且还伤的不轻……

沉闷的叹了口气,战祁有些懊恼的咬了咬牙,心里第一次对她产生了愧疚和抱歉。

从衣柜里找出干净的家居服,战祁给她换好衣服,又从药箱里找到药油,在手心里搓热了,给她细细的按揉在伤患处,看着她高高隆起的脚腕,他越想越有些不是滋味。

她的手腕上还有被他领带勒出来的一道红痕,看样子他刚刚盛怒之下大概是困的有点紧,以至于都有些发青了。战祁的眼中隐隐有些内疚,抿着唇轻轻在她手腕上替她按揉着,像是在试图为她缓解痛感一样。

不得不承认,一开始他确实是被那些暧昧不清的照片给刺激到了,后来在家门口又正好撞见了她和薛衍,心里那份妒火就更加旺盛了,那一刻,他只觉得怒火中烧,几乎有一种把妻子捉奸在床的愤怒。甚至他都忘了他们离婚都五年多了,她早就已经不是他的妻子。

心里只是有个念头在不停的叫嚣着,一定要给这个女人好看,一定要给她一点教训。因为正值盛怒,以至于忽略了她的恳求和伤痛,就那样残忍的强要了她,甚至还弄伤了她。

想起她那里都出了血,战祁就更懊恼了。

那样的事曾经也出现过,和她没离婚的时候,每一次看见她的脸,就会想起白苓死前揪着他的衣领,声音颤抖的在他耳边说:“宋清歌……是宋清歌……”

他不能杀了她,更不能给她像白苓那样非人的遭遇,于是就只能在床上发狠的折腾她,让她用嘴,用手,当然也让她用过很多屈辱的姿势,他想尽办法作践她,折腾她。可无论他做的有多狠。她都强忍着去迎合他。

战祁长长叹了口气,抬手替她拂开粘在额前的碎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此时的心情。

第一次对她产生怜惜和内疚,难不成就像她自己和战毅说的那样,他真的对她动心了,甚至爱上她了?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宋擎天害得他家破人亡,父母辈双双炸死。宋清歌又是害死白苓的始作俑者,他怎么会对这种心如蛇蝎的女人动心?绝对不可能。

他之所以会迟疑,只是因为他没有顾及她的伤痛,而且强要一个瘦弱的女人确实不是君子所为,所以他才会觉得懊恼。

对,是这样,一定是这样。

烦躁的点了一支烟,战祁用力吸了一口,却引得昏睡中的宋清歌皱眉咳嗽起来,他顿了一下,随手便将那支烟熄灭在了烟灰缸里,继而拿起了那些照片。

那一叠照片到底是什么人送来的。其实他不是很清楚,但从拍摄的角度来看,应该是有意而为之,并且故意刺激他的。

一双眸子的颜色越变越深,战祁将那张照片发狠的揉成了一团,他一定要查出来,到底是什么人在暗中作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