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1 你是我的女人!/刚好我要不爱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商人的儿子回到树林里来,坐进箱子,飞到屋顶上,偷偷地从窗口爬进公主的房间。公主正躺在沙发上睡觉。她是那么美丽,商人的儿子忍不住吻了她一下。于是她醒来了,大吃一惊。不过他说他是土耳奇人的神,现在是从空中飞来看她的。这话她听来很舒服……”

晚上,宋清歌照例像以往一样,给知了讲了睡前故事,看着女儿恬静的睡去,她才微笑着抽出手臂,低头在她额头上轻吻了一下,轻手轻脚的关灯出去了。

按照战祁的命令,她从现在起就要搬进他的卧室去睡,虽然白天的时候已经不断的给自己做心理建设,可是等真到了这个时候,她还是觉得无比的别扭。

主卧里空空荡荡的,战祁好像还在书房工作,看到他不在,宋清歌心里也算是松了口气,打开衣柜刚想把家居服换成睡衣,趁他不再赶紧先去睡觉。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套间浴室的门就被打开了。

“知了睡了?”

战祁擦着头发从浴室里走出来,随口问了一句。

宋清歌吓了一跳。急忙收回了自己开衣柜的手,转头一看他竟然赤裸着上身,而下面也只围了一条浴巾,整个人都散发着男性阳刚和性感的气息,立刻别过了脸。

常年健身的战祁完全可以用“穿衣显瘦脱衣有肉”来形容,健硕的胸肌,轮廓清晰的六块腹肌,还有深邃神秘的倒三角人鱼线,再加上因为刚出浴,身体上还有细碎的水珠,整个人看上去都极其魅惑人心。

宋清歌用力吞了吞口水,脸上霎时染上了绯红,结结巴巴道:“睡……睡了……”

战祁看着她脸上羞赧的神色,墨眸微微眯起,忽然大步朝她走过来,宋清歌立刻条件反射的向后退。可她身后就是衣柜,退了两步后背便撞到了柜门上,战祁伸出手臂直接抵在了衣柜上,微微俯首凑近她的脸。

这好像就是传说中的壁咚吧?

以前魏莱还说,如果能让薛衍壁咚她一次,她就是当尼姑都甘愿了。

可宋清歌此时没心情泛滥什么少女心,战祁的男性气息越来越浓郁,她只觉得危险和害怕,下意识的伸手抵在他的胸膛上。触碰到他滚烫的肌肤,她立刻像是被烫到了一样抽回了手。

“你……你别再靠过来,我今天不……不……方便……”

看到她都结巴了,战祁忽然玩心大起,伸手扭过她的脸,噙着笑凑过去,直冲着她的唇就去了……

“别这样……”宋清歌难堪的躲开他的吻。

战祁低头看着她绯红的脸,真真就像她第一次偷看他时的表情一样,羞怯,惊慌,还有纯真。

真是奇怪,明明是一个诡计多端的女人。可是却总能表现出那种单纯无害的表情,而且还能装的那么像,他忽然就很好奇,到底是她真的这么单纯,还是她的演技真的就这么好,能演的如此逼真。

越想越觉得没劲,战祁松开了手,冷哼了一声,“得了,又不是没上过你,别装的跟贞洁烈女似的了。”

他重新拿起毛巾,擦着头发问道:“我不是给知了买了有声读物,你怎么还天天给她讲故事。”

“有声读物读得太僵硬了,孩子听不习惯,而且我也挺喜欢给她讲故事的,这是妈妈和孩子之间良好的互动。”宋清歌撸下辫子上的发圈,随口道:“你没有带过孩子,自然不能体会这种心情。”

他本意是想给她减轻负担,看她每天晚上画图画的那么晚,孩子还缠着她讲故事,他觉得她会累,所以才买了那些有声读物,现在听起来好像反倒是他不会做人了。

战祁心里陡然升上了一股无名火,把手里的毛巾一甩。怒道:“是,就你会做人,就你是个称职的妈,可以了没?那孩子又不是我让你生的,现在怪我不能体会你的心情。我连你都不爱,还想让我爱你生的孩子?”

话一出口,卧室里的气氛瞬间变得窒息而诡异,宋清歌怔怔的看着他,她以为过了这么多年,她已经放下了,已经不在乎了。可是当他说出“不爱”两个字的时候,她心里还是猝不及防的疼了一下。

大概还是抱有侥幸心理的吧,因为曾经那样爱过,所以怎么都不肯真正的死心。

战祁说完就后悔了,现在他也很重视知了,虽然还没有完全找到做爸爸的感觉,可是也在努力着,他本意并不是想说那么尖锐伤人的话,可是不知怎么的,恶劣的话语却总是比理智要来的更快更凶。

他看着她脸上的表情从起初的错愕和受伤渐渐变为了一片死寂,随后归于平淡,心里也有些急了。

“宋清歌,我不是那个意思……”战祁有些仓皇的想要解释,可是却连一个合适的语言都找不到。

“时间不早了,睡吧。”

她没有再看他一眼,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便掀开了被子,背对着他躺下了。

战祁仰面躺在床上,盯着黑暗中的天花板,不多时耳边便传来了宋清歌清浅平稳的呼吸声,可他却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

他转头看着她落寞单薄的背影,想跟她道个歉,和她解释自己只是一时失言,可是话到了嘴边却怎么也说不出口,终是愤懑的背对着她。

罢了,反正他也不在乎她怎么想,有什么好解释的,更何况他也没说错,他本来就不爱她。

明明这是不可否认的事实,可是他为什么会这么没底气,甚至还有点心虚呢……

*

大抵是因为昨晚睡前的那场争执,第二天早晨起来的时候,宋清歌脸上依然是那副该死的漠然,就算战祁站在她面前,她都能当做没看到一样,以至于战祁掐死她的心都有了。

有好几次战祁都想开口和她说些什么,可是看到她那张要死不死的脸就什么都说不出来了,越想越觉得恼火。他的脸色自然也不好看。

她都这样了。那他也不可能腆着脸倒贴上去,所以吃早餐的时候甚至都没有跟她坐在一起,而是这段时间以来,第一次坐到了姚柔身边。

这可把姚柔高兴坏了,她自然也感觉到了他们两个之间流动的诡异,一想到他俩睡在一起的第一个晚上就闹不和,她开心的差点就笑了出来。

“祁哥,喝豆浆。”娇嗲的给他把杯子递过去,姚柔脸上满是贤惠和讨好。

“嗯。”战祁应了一声,抬起头看了宋清歌一眼,故意说道:“到底还是小柔最贴心了。”

姚柔一听,险些就扑在他身上感激涕零了。瞬间梨花带雨的感慨道:“祁哥能这么说,我真是好感动。”

其实战祁根本没听进去她说什么,两只眼睛一直粘在宋清歌脸上,见她果然是没什么表情,心里那股子不忿又起来了,一把摔了筷子便豁然起身。

“王叔,去公司!”

还有什么好吃的,看着她那张脸,气都要气饱了。

一直到他出了家门,宋清歌才抬头看了一眼他的背影,深叹着摇了摇头。

*

由于昨天琴姨给她用药油搓了搓扭伤的部位,再加上辛恬来的时候又带了些膏药。所以今天她已经勉强能走了。

她本来也不想在家憋着,于是把知了送到幼儿园之后便去了生绡。

知道她扭伤之后,魏莱本来给她放了三天假,可没想到她第二天就来了,见她一瘸一拐的走进来,魏莱立刻上去迎她。

“哎呀,你这个死女人,不是说让你在家好好修养的嘛,怎么又跑来了,作死啊你!”

把她扶到沙发上坐好,魏莱便插着腰开始数落她。

宋清歌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在家实在太闷了。所以就想来公司。”

魏莱一挑眉,有些得意地问:“说吧,你是不是想我了?其实你是为了来见我的吧?”

宋清歌哭笑不得,只好点头,“是是,就是为了来见你的。”

“我就知道,姐姐我这么讨人喜欢,这世上除了姓薛的眼瞎之外,谁能不喜欢我。”

“你一天不念叨我就心慌是不是?”

正说着,一个人便从外面走了进来,正是魏莱口中的瞎子,薛衍。

他今天穿了一身很随意的休闲西服,也没有打领带,看上去也比平时闲适一些,也显得清润了许多。

看见他,宋清歌急忙起身,“薛总。”

“你坐着吧。”薛衍一把按住她,低头看了看她的脚踝,“感觉好一些了吗?怎么不在家多休息几天。”

“已经没什么事了。对了,那天的药……真是不好意思。”想起那天薛衍送她回去的路上还给她买了药,结果全被战祁给搅得一团乱,她就觉得万分丢人。

“没什么,那些还在我办公室里,等会拿给你。”

“什么药什么药?”魏莱好奇的凑上来,眼巴巴的瞅着他问:“我生病的时候你怎么从来都没给我买过药啊?”

薛衍瞥了她一眼,“你的病无药可医。”

“我得什么病了?”

“神经病。”他又冷冷的补了一句,“晚期。”

魏莱甩了甩头发,眉飞色舞的看着他,“薛哥哥,这你可就诊断错了,我的病确实是晚期,但是还是能医的。而且只有你能医。”她阴测测的一笑,“因为我的是薛衍迷妹综合征。”

薛衍的嘴角抽了抽,懒得再和她说话,黑着脸转身出去了。

宋清歌看着薛衍的背影,转头问道:“莱莱,你喜欢薛总吗?”

“是啊,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要放着维密小天使不做,跑来这里给他打工啊,当然是因为我看上他了啊!”魏莱笑眯眯的看着薛衍离开的背影,眼里的少女心都快要冒出粉泡泡来了。

宋清歌忧虑的望着她,“可他已经有儿子了啊……”而你还这么小。

“有儿子怎么了?追男人要有恒心,他有女朋友可以分手,有老婆可以离婚,有儿子我可以当后妈呀!”魏莱一脸的不以为然,“更何况有儿子挺好的啊,省的我再生怀孕,毁了我这走维密秀的大好身材。”

宋清歌微笑着看着她。不知怎么的,竟然隐约在她身上看到了自己当年的影子。

那么坚定,那么果敢,那么……不见黄河不死心。

因为过段时间上海会举办一场“大上海名媛旗袍展”,展会上不仅会有各种大设计师,还有民国时期的名媛们穿过的旗袍展示,诸如宋美龄、张爱玲、赵四小姐等等。所以魏莱也一直马不停蹄的在出作品,希望能参加那个展出。

接连开了两个会,魏莱从会议室里出来的时候已经快要成了一个废人了,而宋清歌则在她后面翻看着自己的笔记。

“哎呀,这小子是怎么了?”

走着走着,魏莱突然叫了一声,宋清歌急忙抬起头,发现薛衍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外面回来,怀里还抱着木木。小伙子大概是病了,弱弱的趴在他肩头,整个人都没什么精神,脸色也不大好看,和那天在幼儿园打架的样子简直判若两人。

宋清歌急忙问了一句,“这是怎么了?”

“中暑了,还有点烧,刚从幼儿园接回来的。”薛衍回头看了虚弱的儿子,满眼心疼。

“去医院看过了吗?”

“看过了,医生给开了点药,我倒是想让他打针的,他死活不干。”

宋清歌走上去摸了摸孩子的额头,轻轻叫了一句,“木木?还好吗?”

“宋阿姨……”小孩子一看见她便瘪起了嘴,伸出双手要她抱。

薛衍低头看了看手表,抱歉的对宋清歌道:“我一会儿还有个视频会议,你能不能帮我先照顾他一下?”

宋清歌点点头。

一旁的魏莱立刻自告奋勇,“我也可以啊!”

薛衍瞥了她一眼,“等你先生过孩子再说吧。”

“切~”魏莱不服气的翻了个白眼,小声嘟囔道:“我没养过孩子,但我养过猪狗猫兔子,还养过小狐狸呢,而且还把我自己养的这么白白嫩嫩的。”

小孩子虽然喜欢宋清歌,但也不想离开爸爸,细细弱弱的撒娇道:“爸爸,我想跟你在一起。”

薛衍顿时有些无奈了,想了想,只好道:“那你跟我去视频会议室吧,等一会儿你就坐在摄像头外面。”

“好。”

魏莱原本也想跟进来的,但是薛衍怕她一会儿搞不好会叫起来,所以没有答应。

视频会议的连线方是一个投资集团,其实这算是一场挺保密的私人会议,整个会议室也就只有薛衍一个人,但是他却丝毫不顾身份。就这么让宋清歌进来了。

宋清歌则抱着木木坐在会议室的最后面,镜头里看不到她,不过薛衍则能看得到。

孩子大抵都是一样的,不过是男孩还是女孩,生病的时候总是柔柔弱弱的,还爱撒娇,木木平时看上去是个挺坚强的小伙子,可生病的时候也和女娃娃似的,抱着宋清歌的脖子就不撒手了。

宋清歌也一点不扭捏,完全把他当做了知了,不停地拍他的背,轻轻蹭着他的脸颊,在他耳边给他哼歌。

薛衍的耳朵里虽然听着会议内容,可两只眼睛却早就飘到了那边那个女人身上。不得不说,宋清歌身上有一种很独特的韵味,大约是因为做母亲的缘故,她那种温柔和平易近人不是一般女人能有的,就连眼中都散发着慈爱和坚毅的光,让人移不开眼。

薛衍看着看着就呆住了,会议还在进行着,可他却什么都听不进去了。

中暑无疑是非常难过的,头疼又反胃,木木趴在宋清歌肩头直哼哼,整个小脸都皱了起来,宋清歌见孩子实在难受的不行,刚想让薛衍送他去医院,孩子却“哇”的一声吐了起来。

这一下吐得猝不及防,宋清歌半个身子几乎都被吐上了污秽,薛衍见状急忙跟对方道了个歉,挂了视频便跑过来。

“怎么回事?”

“可能太难受了吧,吐出来会好一些。”宋清歌抱起孩子向洗手间走去,非但不在意自己身上的脏污,反倒回头安慰他,“没关系,您别着急,我带孩子去洗手间处理一下。看看他还能不能吐出来。”

果不其然,木木之后又吐了两次,吐完之后小脸都白了,整个人奄奄一息的让人心疼。

宋清歌把孩子抱回薛衍的办公室,让他平躺在沙发上,又对薛衍道:“有没有藿香正气口服液之类的?”

薛衍看了一下药袋,立刻让助理下去买。

很快助理就回来了,戳开瓶口,宋清歌对孩子先温柔的安抚道:“宝贝,这个药可能有点难喝,你忍一下啊,你是男子汉。咱们捏住鼻子一口就喝完了,好不好?”

孩子仍然细细弱弱的呻吟着,像蚊子哼似的。

她把瓶子递到孩子嘴边,捏住他的小鼻子,不由分说的给他灌进去,孩子立刻苦的呲牙咧嘴,她急忙伸手,“水!”

木木一口灌了大半杯水,这才好受了一点,宋清歌让孩子躺到沙发上,哄着他睡了,这才松了口气。

“那个药挺管用的,虽然不是什么名贵的药,但见效很快,以前知了中暑的时候我给她喝过。”宋清歌起身微笑着对他道。

薛衍有些出神的看着她熠熠生辉的脸,讷讷的指了指她的裙子,“那个……你的衣服脏了。”

宋清歌低头一看,“呀”了一声,这才想起来方才都忙着照顾孩子了,把这茬给忘了。

薛衍看着她窘迫的脸,心里有些动荡,温声道:“我已经让苏羽去给你拿套新的过来了。”

“谢谢薛总。”

“没什么。”薛衍低头看了看睡得很痛苦的儿子,又抬头看了她一眼,迟疑了一下问道:“那天在你家门口遇见的那个男人。就是你前夫吧?”

宋清歌怔了一下,讷讷的点头,“是。”

薛衍的眼神忽然变得有些复杂,良久才低低的说道:“是他身在福中不知福,你这么好的女人,他不配拥有。你值得更好的。”

宋清歌有些好奇的看着他,“您说什么?”

“薛总,衣服拿来了。”

恰好助理苏羽突然推门进来,薛衍抬头淡淡的说道:“没什么,你去换衣服吧。”

宋清歌说的没错,木木喝了药之后确实是好了许多,到了下班的时候。脸色也缓和了一些,但她还是有些不放心,于是又留下来陪了孩子一会儿。

薛衍则一直在办公桌前办公,看着那个女人坐在沙发上,温柔的给他的儿子换冰袋,悉心照料着,他心里不知怎么的就涌上了一股难以言喻的情感。

因为身体不舒服,木木睡得迷迷糊糊的,快回家的时候才睁开眼睛。

大概是因为烧的有些糊涂了,孩子朦朦胧胧的看着宋清歌,竟然脱口叫了一声“妈妈”。

这一声不仅把宋清歌叫愣了,也把那边的薛衍叫愣了。反应过来急忙走上来低声训斥道:“木木,瞎叫什么呢!”

宋清歌倒是毫不在意的摆手,“没事,孩子生病时候比较脆弱,想妈妈了很正常。”她说完伸手摸了摸孩子的脸颊,温柔地说道:“宝贝,你清醒了一些没有?我是宋阿姨啊。”

“宋阿姨……”木木瘪了瘪嘴,明显有些失望。

外面天都已经黑下来了,宋清歌见时间不早了,起身道:“那我先走了,一会儿等孩子的汗散了您再走吧,下去的时候记得把孩子包好。夜里风大,别再着了凉。”

薛衍急忙道:“我送你吧。”

“不用了。”

之前战祁的恼火现在还历历在目,再让他送一次,指不定又要惹出什么麻烦来。

见她态度坚决,薛衍也不好再执着,只好点头道:“那你路上小心,到家之后给我发个短信。”

“好。”她说完便背起包向外走去,薛衍看着她的背影,情不自禁的又叫了她一声,“清歌!”

这一声亲昵的称呼把宋清歌叫愣了,回头有些错愕的看着她。

反倒是薛衍显得比较镇静,面不改色的说道:“谢谢你。还有……你真的是个好女人。”

宋清歌愣了一秒。看着他面无表情一板一眼说出这样的话,忽然觉得有些滑稽,不由得笑了:“谢谢您的夸奖。”

一直到她的身影消失,薛衍始终盯着她离去的方向,蓦然抬头摸了摸胸口,发现心脏竟然跳的有些快。

自妻子死后,这好像还是他第一次有心动的感觉……

*

宋清歌回到家的时候,知了正坐在茶几前做作业,而战祁则翘着腿坐在沙发上,一边看电视一边给她指导功课,画面看上去竟然还有种其乐融融的感觉。

幼儿园的算术题,简直幼稚的不能再幼稚。战祁看着知了掰着小指头冥思苦想的算着,嘴角不知不觉的就划开了笑。

他没来由的就想起了昨天和她争执时,情急之下说出的话。其实经过这些日子的相处,他发现知了是个挺可爱的孩子,又懂事又暖心,有时候他还会莫名其妙冒出有这样一个女儿也是不错的想法。

尽管她的母亲是宋清歌……

“怎么这么晚才回来?吃饭了没有啊?”琴姨一边接过她的包,一边关切道。

“吃过了。”之前在薛衍的办公室,他已经给她叫过外卖了。

战祁这才回头看了她一眼,第一反应就是她穿的衣服换了,明明早晨出门的时候还是衬衫和小西裤,怎么晚上回来就变成了连衣裙?

难道……

霍然从沙发上站起来,他两步逼到她面前。拧眉质问道:“你这么晚回来到底去哪儿了?”

“加班啊,还能去哪儿。”为了避免不必要的误会,宋清歌下意识的撒谎了。

“加班?”战祁眯了眯眼,“加个班怎么连衣服都换了?我记得你早晨出门的时候穿的不是这件,你不会是加班加到哪个男人身上去了吧?”

“你胡说八道什么!”宋清歌愤然提高了声调,“工作的时候弄脏了,所以换了一身,而且我现在的身体状况你不是不清楚。再说我怎么样跟你有什么关系!”

战祁也恼了,厉声道:“什么叫没关系!你是我的女人!”

简单,直接,一点犹豫都没有的就宣示了他的所有权。

宋清歌红着眼睛瞪着他,像是控诉,又像是责怪,“我不是你的女人,你也从来都没有把我当做是你的女人,你昨天还说过,你从来就不爱我!”

“谁说的,我……”几乎是脱口而出的,战祁下意识的就想反驳她的话。

宋清歌愣了一下,讽刺的笑了笑,“怎么,难道你还想说你爱我?”

战祁抬头看着她,她眼里满是轻蔑和不屑,再也没有从前的仰慕和期望。

他心里一疼,定定的看着她,鬼使神差的反问:“如果我说我真的爱上你了呢?你打算怎么办?”

“你……”宋清歌瞪大眼睛看着他,眼中满是惊愕和不可置信。

正当战祁等待她回答的时候,外面却忽然传来了一个女子的声音,“我回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