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3 战祁,不如你就一刀杀了我吧/刚好我要不爱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雨点不知不觉得变大了,泛白的水泥地上有一块小小的血迹,经过雨点的冲涤,很快便晕染开来,像是人流出来的血泪一样。

宋清歌跪在粗糙坚硬的地上,隔着薄薄的料裤,膝盖在粗粝的水泥地上磨得生生发疼。温热的液体缓缓淌到了眼角,她颤抖的抬手抹了一把,果然是一把刺眼的猩红。

深叹了一口气,她终于仰头看向战祁,声音淡的有些虚无缥缈,“可以了没有?这下你满意了吗?”

战祁怔忪的看着她额头上的血迹,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感觉。他原本没想那么用力的,可是盛怒之下的力气好像总是有些控制不当,本以为自己只是轻轻按了她一下,却没想到就让她磕出了血。

“你……”他一时间有些无措,好半天才讪讪的道:“你起来吧。”

冰冷的雨地里那样跪了半天,宋清歌只觉得自己膝盖都疼得快要没知觉了,腿上也发麻打颤,双手撑着地板好半天才站起来。

大概是因为磕了头,起身的一瞬间脑子“嗡”的一声,眼前一黑,她直挺挺的就向前栽倒过去。

“宋清歌!”

战祁瞪大眼睛大喊了一声,丢开手上的伞,一步冲上去将她揽在怀里,皱着眉拍了拍她的脸,“喂,你没事吧?”

眼前的黑雾渐渐散去,宋清歌用力睁了睁眼,好半天才看清面前的男人。

墨眉拧成一团,一双深沉的眸子紧紧锁定她的脸,薄唇紧抿成一条线,眼神复杂且晦暗,有懊悔,有不安,甚至还有一些……关切和紧张?

不不不,肯定是她看错了,战祁怎么会用这种眼神看她。

抬手推开他,宋清歌艰难的支起身子,强撑着道:“放开我……我自己走。”

细雨中又是站又是跪的。宋清歌的头发已经湿了,衣服也半干不干的裹在身上,风一吹就冷的打颤。战祁蹙着眉松开了她,看她抱着手臂摇摇晃晃的向前走了几步,膝盖一软就要往前倒,他一个箭步冲上去,眼疾手快的又扶住了她。

见她脸色不大好,战祁神色阴沉的脱下外套裹在她身上,手臂穿过她的腿弯,直接一把将她打横抱了起来。

“你放开我!”缓和了一下,她也算有了些力气,双手推在他的胸口,气恼的低吼,“松手,我自己可以走!”

“都这样了,还逞什么强!”战祁没好气的呵斥她,见她瑟缩了一下,又平缓了一下脸色。

他们这个样子自然是没办法打伞的,战祁索性也就不打了,抱着她径直向出口走去。墓园的人越来越多,两个人就这样毫无遮蔽的走在雨里,来往祭拜的人都纷纷转头看向他们,诧异又惊奇。

他执意要这样,宋清歌也懒得去跟他争执,任由他把自己抱在怀里,可脸上却没有一丝表情。

其他人就在出口的地方等着他们,战姝也早就回归了大部队。见他们就这样不为所动的淋着雨,战姝和战峥立刻举着伞朝他们跑了过来。

战峥把自己的伞举到战祁头顶上,皱眉问道:“这是怎么回事?大哥你的伞呢?”

“扔了。”战祁面无表情。

“清歌姐,你受伤了?”战姝一眼就看到了宋清歌头上的伤口,手忙脚乱的从包里拿出纸巾捂在她的额头上,担忧的问:“怎么会这样呢?到底出什么事了?”

战祁转头对妹妹道:“一会儿你带着知了坐老四的车,我先带她回去了。告诉他们明天都回家吃饭。”

他说完便抱着宋清歌向外走去,经过战诀身边的时候,他忽然向前一步挡在了他们面前。他先是看了看宋清歌额头上那块被洇湿的纸巾,又看了看她膝盖上沾满了泥土的痕迹,就知道战祁做了什么事。

“战祁!”战诀眯了眯眼,压低的声音布满愠怒,“你过分了!”

战祁只是抬头看了他一眼,视线掠过周围的弟弟妹妹,还有一旁那个神色漠然的女人,面无表情道:“小叔,你越界了。”

“你!”

战诀还想说什么,忽然察觉到了身旁那道讽刺的视线,他转头看了一眼旁边的女人,嗫喏了一下嘴唇,终是没有再多说话。

“呦,今天的人怎么来得这么齐?稀奇啊。”

戏谑嘲弄的男声从旁边传来,所有人都循声转过头去,时豫一身黑色的西装站在他们五步开外的地方,嘴角挂着惯有的不屑,双手插在口袋里,整个人狂放不羁,一个身穿黑色连衣裙的女人挽着他的手臂,他们身后还有两个西装革履的高大保镖,替他们打着伞。

那个女人,他们知道的,是时家的小女儿时夏,听说一直都很喜欢时豫。

一见到他,气氛顿时便有些剑拔弩张,战家的男人们眼神都变得阴郁起来,已经到了一触即发的地步。

最后还是战诀先淡然的开了口,“你也来了。”

时豫勾唇笑笑,“那是,毕竟中元节得祭祖呢,我得来看看我的父母,顺便再给他们讲一讲,他们引以为傲的大儿子是如何为了一个女人不顾亲情手足的。”

他说完,眼神怨憎的看向战祁,可战祁却别过脸,侧脸染上了一片阴影,喉结重重翻滚了一下,没有说话。

倒是一旁的战姝看到了他,红着眼,哽咽的叫了一声,“哥哥……”

时豫怔了一下,转头看了战姝一眼,眼中有一闪而过的痛楚,可很快就散去了。缓步朝她走过来,时豫抬手想摸一摸她的脸。可伸到一半,又握紧拳头收了回来。

“你回来了。”

饶是有再多的牵挂和心疼,也终是化作了一句平淡无奇的问候。

战姝走到他身边,拉着他的衣袖,像是小时候央求他买糖那样,轻声恳求他,“二哥,你不要这样了好不好,你回来吧,只要你肯回头,你还是战家的人。”

时豫的目光凝视着她,恍惚前又想起了很久以前,战祁还在部队里面,她暑假贪玩做不完作业,战禄下令把她关在房间里,不做完作业不许吃饭。

所有人都听义父的话,没人敢帮她,只有他偷偷潜进她的房间里,替她做作业,结果被战禄发现之后一顿好打。

后来她一边流眼泪一边给他上药,似埋怨似感动的问他,为什么不和其他哥哥一样,扔下她不管就好了。

时豫裂开嘴嘿嘿一笑,照着她头上拍了一下,“你傻的啊,他们又不是你亲哥,当然说不管你就不管你了。我跟他们能一样吗?”

回忆说来就来,时豫一时间有些出神。

战姝见他不说话,又拽了拽他的衣袖,小声道:“二哥,你回来吧,好不好?你真的不要我这个妹妹了?”

时豫看了她一眼,抽出自己的袖子,神色淡漠的说:“小姝,好好活着,部队的生活不好过,受了委屈跟哥说,哥找你们常队。”

战姝的眼泪滚滚而落,哀绝的叫他,“二哥……”

“好了,我还有事,不跟你说了。”时豫强忍着心疼收回手,不带情绪道:“我去见见义父,墓园温度低,你也赶紧回去吧。”

战毅闻言,当即便啐了一口,“呸!不过是一个背叛战门的野狗,你这张嘴不配提起义父!”

时豫倒是一点也不恼,反而是笑了,走到他身边看了看他旁边唯唯诺诺的冯知遇,视线又落在了战毅愤怒的脸上,笑意更浓,“这就是传说中的弟妹吧?听说你们就快要结婚了?”

冯知遇不安的站在战毅身后,时豫抬手替战毅理了理衣领,慢条斯理地说道:“放心吧,好歹你以前也叫过我一声二哥,等你们结婚的时候,我一定会送上一份让你们意想不到的大礼。”

他说完,低头在战毅耳边道:“拭目以待吧,我的弟弟。”

“你!”

战毅目呲欲裂的瞪着他,刚要发作,时豫身边那两个保镖已经走了上来,战峥和战嵘见状也一同上前,两方人就这样互不相让的对峙着,仿佛是古代即将开展的两国士兵。

“好了,我们走。”时豫懒洋洋的看了他们一眼,拥着身旁的女人便向里面走去。

“二哥!”

战姝不死心的追在后面又喊了一声,可这一次时豫却连脚步都不曾停顿一下,她终是忍不住委屈的低下了头。

一旁的战嵘走上来将她拥进怀里,轻轻拍着她的背,在她耳边柔声安抚,“好了,不要为那种人渣难过。”

“他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战姝抓着战嵘胸口的衣料,拼命摇头,“他以前不是这样的,他以前很疼我的……”

战祁目光惊痛的看着时豫离开的方向,良久才收回视线,对战嵘道:“老四,一会儿你把小七和知了送回铃园,明天大家都去那边吃饭。我先走了。”

说罢便抱着宋清歌朝着停车场大步走去。

回去的路上一路无话,战祁面无表情的开着车,宋清歌则无力地靠在车窗上,脸上没什么血色,眼神空空的,像是什么都看进去了,又像是什么都没看进去。不哭也不闹,仿佛被硬生生抽走了魂儿似的。

战祁转头看了她一眼,先前战姝给她捂伤口的纸巾不知道被她丢到哪里去了,这会子血又绵绵密密的渗出来,看得让人心烦意乱。

脚下猛的踩紧了刹车,战祁一个漂移便把车停在了路边。

车里就备着崭新的毛巾,他从储物格里翻出来,倒了些矿泉水在上面,用手指包着毛巾,倾身过去给她擦拭着伤口上的血迹。

“你干什么!”

宋清歌被他的动作一惊,猛的转过了头,他的手指不偏不倚的戳在她伤口上,疼的她眼泪都险些掉出来。

看她呲牙咧嘴的,战祁心里也甚是懊恼,没好气的训斥她。“你突然转头做什么?我就给你擦一下血,又不是要把你怎么样!”

他说罢,一把将她拉近自己,目光灼灼的盯着她红肿的伤口,怕再碰疼她了,他只能轻轻地点着伤口周边的地方,仔仔细细的替她清理干净。

好在她伤的不严重,伤口也不是很深。

男人的手指到底比较粗大,不经意的时候还是会碰到伤处,她立刻疼的吸气。

“那时候让你跪你就乖乖地跪,非要跟我拧着来!吃了排头就爽快了?”战祁气不打一处来的训斥她,手上的动作却轻了许多。

宋清歌转过视线,硬着声线道:“我没害过白苓,凭什么要给她下跪?”

“你!”战祁被她刺激一了下,手上又没了轻重,让她立刻痛呼出声。

“这样有没有好一些?”战祁蹙了蹙眉,放缓动作,一边在她伤口上吹气,一边轻轻替她擦拭,“知了教我的。她说受伤的时候呼呼就不疼了。”

想起那孩子当时天真无邪的模样,战祁不由得就弯起了嘴角,声音也变得柔和了许多。

宋清歌愣了一下,可心里随之而来的却是无限的悲凉。

她轻轻地拂开他的手,声音淡的几乎没有感情,“其实你不用这样的。”

战祁微怔,抿了抿唇,硬声硬气的说道:“你以为我想管你?还不是你这女人太麻烦,总是给我找事!不给你处理好了,回头让知了看见了,又要哭。”

宋清坐直身子,转头看向窗外,忽然幽幽的飘出一句话,“战祁,你是真的很恨我吧?”

战祁闻言一愣,看着她悲哀的近乎死寂的表情,只觉得心脏跳一下就痛一下。

扪心自问,如果是五年前,他怕是早就毫不犹豫的承认了,可现在他却有些说不出口。甚至有那么一瞬间。他自己都在问自己,现在真的还那么恨她吗?

答案是不知道。

对她的恨意和怨念,随着时间的流逝,好像也没有过去那么强烈了。白苓刚死的时候,对她的恨仿佛已经成为了支撑他活下去的唯一动力,他活着,就是为了恨她,为了折腾她,为了报复她。

后来他们离婚了,她走了,从此就消失在了他的生命里,他似乎在一夕之间找不到了生活的意义,于是便开始了纸醉金迷,声色犬马的生活。可夜深人静的时候,他总觉得心里空空的,莫名觉得自己在想着谁,却又不知道自己想的是谁。

再后来,他们重遇,他好像又找回了生活的乐趣,那就是继续折磨她。可这一次显然和以前不一样了。他以为折磨她能让他快乐,可为什么看着她流血的伤口,看着她落泪的眼睛,他却一点都不觉得喜悦呢?

甚至非但没有觉得开心,心里反而是愈发沉痛了。

战祁就这么静静的看着她,一时之间竟然无法回答她的问题。

宋清歌看着窗外淅沥沥的雨,又问了一句,“战祁,如果我死了,你是不是真的就能放下一切恩怨了?”

“宋清歌,你!”战祁陡然瞪大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她。

她长长的叹息了一声,声音就像从很远的地方飘来的一样,飘渺的找不到调,“战祁,不如你就一刀杀了我吧,这样一了百了,谁都不用痛苦了。”

战祁看着她一副看破红尘的样子,一时间张口结舌,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半天才憋出一句,“那知了呢?你说死就死,你的女儿你不管了?”

他黔驴技穷,好像也只能把知了搬出来了,那是她的软肋,也是她唯一的牵挂,他就不信她放得下。

是啊,她死了,她的女儿怎么办……

“呵呵呵……哈哈……”

宋清歌看着窗外,忽然就笑了起来,她越笑越厉害,整个人笑得几近癫狂,眼泪终于噼里啪啦的落下来,疯了似的。

战祁看着她这个样子,又哭又笑的,整个人都被震住了,心里又慌又乱,抓着她的肩强迫她转过身来,用力摇着她的身体,冲她低吼:“宋清歌!你发什么疯!你镇静一点!听见没有!”

被他这么一喊,她总算是后知后觉的回了神,看着他的脸,忽然冲着他哭喊起来:“战祁,我到底做错什么了,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不过就是年少的时候爱上了你,爱一个人是这么十恶不赦的事吗?”

她越哭越凶,拳头巴掌一起往他身上招呼,对着他又是推又是打。她有几天没剪指甲了,推打他的时候指甲划在他脸上,很快就出现一条红红的道子,又辣又疼的感觉,可是都比不上心里的疼。

他看着她几近崩溃的样子,心里闷闷的,沉声叫了她一句,“宋清歌……”

“我说我没有害过白苓,你为什么就是不相信我?为什么?为什么!”

女人的拳头再重能有多疼?不过都是花拳绣腿罢了,落在男人钢筋铁骨一般的胸膛上,根本撼动不了他什么,可她还是不停的打他,像是要把这么多年来的委屈都一并发泄出来一样。

战祁皱了皱眉,又低喝了一句,“宋清歌!”

她根本听不进去,仍然沉浸在自己的情绪里,像个迷路的孩子一样大哭起来,“她的死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你却因为这些折磨我这么多年,我真的恨你,我恨死你了……既然你这么恨我,那你干脆杀了我吧,杀了我就一了百了,知了我也不要了,你杀了我吧……”

她当真这么恨他?恨到恨不得能一死了之,恨到连自己最在乎的女儿都不要了。

原来被人恨着的感觉是这样的,心痛,悲哀,无奈,不好受,真的不好受。

“战祁,我知道错了,我不爱你了。也不敢再爱了,我求你了,放我一条生路好不好?”

他看着她悲痛欲绝的样子,听着她决断的话,再也忍不了,忽然就捧住她的脸狠狠地吻了下去。

他不想听她那些话,不想听她说“不爱”两个字,唯一的,也是最好的办法就是堵上她的嘴。

凶猛的亲吻铺天盖地的落下来,他吻得又凶又狠,带着前所未有的急切和不安,深深地吻着她的唇,有些痴狂的在她唇上辗转吮噬,不断地在她的领域攻城略地。和以往的情.欲和掠夺不一样,他就像是在不停的证明什么一样,恨不得吻到她灵魂深处去似的。

宋清歌只觉得自己舌根都被他吸的发麻,小兽一样痛苦的呜咽着,双手想推开他,可是整个人都被他紧紧箍在怀里,根本动不了。只能任他鱼肉。

战祁吻的动情,根本没有注意到她的状况,等他喘息着松开她的时候,宋清歌已经晕过去了,双眼轻阖着,脸上还有憋气之后的红晕和娇弱的泪痕,就像是被雨水打过的蔷薇花瓣似的。

他低头看了看她的脸上的泪,俯首痛惜的用唇吻去,又咸又涩的眼泪,让他心里有些抽疼。大约是因为情绪激动,她额头上的伤口又渗出了血迹,他的唇凑上去,轻轻地吻着她的伤口,将她的血舔干净,唇却贴在她的伤口上,久久不愿离去。

许久,战祁才将她的脑袋按在自己的心口,附在她的耳边一遍一遍的说道:“宋清歌,你是我的女人,永远都是我的女人。你一辈子也别想离开我身边!”

他说的那样坚定决绝,像是在说给她听,又像是在说给自己听。

回家的路上,宋清歌一直都是昏睡着的,也不知是因为头上有伤所以晕过去的,还是被他那个深吻给吻得窒息晕过去的。

战祁一手把着方向盘,一手揽着她的肩,将她的头靠在自己的肩头,偶尔开车的空挡还会回头去看她一眼。

其实他觉得她不省人事的状态倒也挺好的,如果是她清醒的时候,他们只会有无尽的争吵和猜忌,未必能由现在这样的平和。

人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呢?

就像两只刺猬一样,越是靠近,反而越是会刺伤对方。

战祁抱着宋清歌回到家,琴姨立刻从厨房跑出来,看见宋清歌一手搭在他的肩上,一手垂在自己的胸前,双眼紧闭着,整个人都奄奄一息似的。

“这这这……这是怎么的了……”琴姨吓得话都说不利索了,见宋清歌脸上有些不正常的红,以为她是发烧了,急忙伸手探她的额头。

“没事,就是在墓园着凉了。”战祁低头看了一眼怀里的女人,淡声道:“我抱她上去洗个澡,您给她煮碗热汤吧,驱寒。”

“诶诶,好。”琴姨连声应着,双手紧紧绞着,担忧的看他抱她上楼去。

战祁抱着宋清歌回了自己的房间,去浴室里开了热水,又脱了她的衣服。给她脱裤子的时候,他看到了她膝盖上那两块青红的伤,知道那是他强迫她下跪时候磕的。

她的皮肤本来就白皙娇嫩,这才一会儿淤青就出来了,两个幼圆的膝盖上又青又红,看着着实让人不忍。

他记得以前在战家的时候,战禄十分宠爱妻子莫晓雯,哪怕是当着他们这群养子的面,也是肆无忌惮的秀恩爱。战禄曾经跟他们说过,这女人就像那清晨里的第一朵娇花儿似的。花瓣儿就是那一碰就出水儿的脸儿,身体就是那细细软软的根茎,经不得一点儿风吹雨打,就得在男人给的玻璃罩里好好珍存着。

其实宋清歌何曾不是一朵娇娇弱弱的花,又娇气又矜贵,磕碰一下都哭的嘤嘤的,真真是养在深闺里的大小姐。

可现在他忽然发现,这朵花就要凋败在他眼前了,而且还是他一手把她摧残成这样的。

战祁忽然觉得头很痛,轻叹了一口气,手指抚上她的膝盖,轻轻给她按揉着。

给她洗了个热水澡,战祁又为她换了一身清爽的睡衣,第一次,看着她赤身裸体躺在自己面前,心里一点欲望都没有,看着她瘦的不及一握的腰肢,他只有无尽的感叹。

轻轻拂开她额前的发丝,他起身向外走去,关门的时候。他又深深的看了她一眼。

*

宋清歌再睁开眼的时候,只觉得有人仿佛在她额头上涂着什么东西,冰冰凉凉的,很是舒服。

“清歌姐,你醒啦。”

一抬眼,战姝正坐在她床边,手里拿着一个小玻璃瓶,她盖上瓶盖,开始收拾着自己的家伙什儿。

额头上的伤口还有些疼,宋清歌下意识的抬起手想摸,战姝急忙拉住她,“诶,你现在可不能碰你的伤口,我刚给你擦了药的。你膝盖上也给你擦过药了,应该过两天就会好了。这是我和我导师一起研究的特效药,叫凝萃露,专治各种不服,擦了之后保你收效好,见效快,疤痕去无踪,美貌更出众,过两天又能美美的去蹦跶啦。”

凝萃露……

听着怎么那么像金庸小说里奇奇怪怪的仙丹玉露呢……

可宋清歌还是拿下了自己的手,感激的笑了笑,“谢谢你啊,小七。”

“没事,这有什么好谢的啊。”战姝不以为然的摆摆手,抿了抿唇,小心翼翼的问她,“我哥是不是让你给白苓姐下跪了?”

宋清歌低着头没有说话,可战姝已经明白了。

“姐,这件事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说,不管当年的事是不是你做的,但我哥让你给她下跪磕头,这是他做得不对,我替他向你道歉。”战姝拉着她的手,轻声道:“虽然我知道这对你来说很不公平,但我可不可以求你原谅我哥?白苓已经死了,一个死人永远也掀不起什么大风大浪了,不是么?”

宋清歌摇摇头,叹息道:“小七。你不懂。如果白苓还活着,我还可以跟她公平竞争,大不了就是得之我幸,不得我命,但她死了,战祁的心就已经偏向她了。她死了,死在了最好的年纪,死在了最好的回忆里。她不会老去,也不会变丑,她永远都是战祁记忆里最单纯最美好的那个女孩。人一死,剩下的就只有回忆了。战祁呆在他和白苓的回忆里走不出来,而我也进不去他的心里。”

战祁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了门口,原本打算敲门叫她们的,可是抬起手却又听见她们在说着什么,于是便站在门口静静地听着。

“你不知道,今天他在墓园那样对我,我其实真的很想死。”宋清歌仰头靠在床头,眼泪滚滚落下来,“我曾经甚至想过,如果当时被害。被轮.奸的人如果不是白苓而是我,那战祁是不是也会有点心疼我?会不会也对我很内疚,会不会像对待白苓那样,把我当做他的白月光,一辈子都记得我。每次想到这里,我都宁愿死的那个人是我,至少那样我会干干净净的活在他心里,就不用像现在活得这么痛苦了。”

“姐,你可千万别这么想!”战姝被她的话惊出了一声冷汗,惶惶不安的握住她的手。

“你没有结过婚,你不懂的。”宋清歌苦涩的笑了笑,“你知道看着白苓墓碑上‘爱妻’两个字的时候,我是什么心情吗?他这一辈子,想娶的人大概也只有白苓。在他心里,白苓如果是他的妻子,那么曾经跟他结婚两年的我是什么呢?伺候他的丫鬟?陪他睡觉的妓.女?还是一个用来报复之后随手丢掉的玩具?我真的不知道。”

“小七,这里太疼了,真的太疼了。”她抬起手在自己的心口重重敲了两下,闭着眼淌下两行绝望的泪。

“姐……”战姝的眼睛也红了起来,心疼的看着她。

宋清歌仰头闭上了眼。幽幽的叹了一句,“小七,我好累,真的好累。人活着怎么会这么累呢?真的好想知道死了是什么样子……”

战姝见她情绪不对,不知所措的看着她,却见身边不知什么时候站了一个人,抬头一看,竟然是神色变幻莫测的战祁。

他挥手把妹妹打发出去,战姝也不敢多呆,拿了自己的药箱便轻手轻脚的出去了。

房间门被轻轻关上,宋清歌依然仰着脸,却不知道自己满脸泪痕的样子早已落进了身边男人的眼中。温柔的手指轻轻拭去她脸上的泪,宋清歌还没来得及睁开眼,就听到了男人情绪难辨的声音——

“你就这么想死?”

宋清歌吓得浑身一震,慌忙瞠开双眼,战祁一张微愠的俊脸就悬在她眼前,此时正目光灼灼的盯着她。

她急忙低下头,慌张的将被子拉到胸口上方,攥着被角,结结巴巴的说:“你……你什么时候……来……来的……”

战祁看着她惊弓之鸟一样的神情。下意识的就蹙紧了眉,有些惆怅的问她,“你就这么怕我?”

宋清歌愣了一下,不明白他又在说什么鬼话。

强迫她下跪,把她按在地上磕头,不由分说就对她用强的男人,她不应该觉得害怕吗?

战祁揉着揉额角,甚是疲惫的坐在床边,宋清歌吓了一跳,立刻往旁边躲蹿,可战祁却根本不给她机会,眼疾手快的便将她拉回了自己面前。

“坐好了!”

宋清歌抿着唇,耷拉着脑袋坐直了身体。

他又心生不满,拧眉道:“把头抬起来!”

他横眉竖眼的呵斥她,语气就像是在训导小学生一样,颇有几分严词厉色。

宋清歌本来就不舒服,白天在墓园淋了雨,身体有些发热,右耳也开始习惯性地耳鸣,脑子里就像是被塞进了一个马蜂窝一样。“嗡嗡嗡”的乱响着。她现在疲乏得很,也不想跟他争个你死我活,只得乖乖地抬起头看着他。

战祁忽的把脸凑到她面前,极为认真的问她,“你给我说实话,你就那么想死?”

她一而再的提起“死”字,他看着她那个样子就觉得恼火的不行,什么死不死的,没有他的允许,她怎么能死?

方才她和小七的话,他都听见了。

她说她恨不得被害被轮的那个人是她自己的时候,他惊得心跳都加快了几分,险些就立刻冲进去质问她说什么疯话,等镇静下来之后才发现自己手心都是冷汗。

平心而论,他曾经虽然也有过那样极端的念头,可是却从来没有真正那么想过,她说完后,他才不由自主的幻想了一下,他把白苓死前那副惨状替换成她的脸,刚一有那种想法。他就浑身打了个寒颤。

到这一刻他才明白,虽然嘴上无数次的怨念过为什么死的人不是她,可实际上他却连那副场景都无法想象。不能想,也不敢想。

宋清歌抬头看了他一眼,很平静的承认道:“之前是有过那种想法。”

“那现在呢?”

“没了。”

“没了?”战祁挑眉,“这么快就不想死了?”

“嗯,我还有知了,所以不能死。”宋清歌说着抬起了头,眼里难得有了怨恨,“而且你都没有死,我要看着你先死了才行。”

战祁闻言一愣,宋清歌面色沉静的等着他发作,等着他像以前一样暴怒,或者是冲上来掐着她的脖子。

然而战祁却弯起嘴角笑了,起初是淡淡的笑,后来变笑得前仰后合,肆意而又狂妄,颇有些他第一次获得宋擎天称赞时的风范,那样倨傲,宛如一个高高在上的王。把宋清歌都看愣了。

她还有力气恨他,说明她现在确实打消了那种悲观的念头,虽然嘛,话有点不中听,可是还算是个不错的征兆。

战祁伸手抚了抚她的脸,嘴角笑意不减的说:“既然你这么想看我怎么死,那我就给你个机会,好好留在我身边,总有一天你会看到的。”

宋清歌愣了,她实在是想不通面前的男人到底什么思维,怎么能这么平淡无奇的谈论着生死大事。

他抬手撩开她额前的碎发,仔细的审视了一下她的伤口,又问:“还疼么?”

宋清歌摇头,“不疼了。”

“我让小七给你上过药了,那丫头说是什么秘制特效药,肯定不会留疤的。”

“哦。”

战祁挑眉看着她闷闷的样子,又道:“还有,以后我让你做什么的时候,你就乖乖听话,不要再跟我作对。听到没有?”

一提起这个,宋清歌就愤懑到了极点,“凭什么你让我做我就要乖乖听话?我无缘无故又是下跪又是磕头的,结果到头来还是我的错?”

“不过是说你两句,怎么脾气这么大?”战祁颇有些无奈似得,伸手过去捏了捏她的脸,“现在就像个刺猬似的,一碰就扎人,一点都不可爱了,我还是觉得你以前比较好。”

宋清歌冷笑一声,脱口道:“说得好像你记得我以前是什么样儿似的。”

话一出口,她便愣住了,见他抿着唇不说话,她想自己怕是又戳到了他霉头,于是便立刻改口,“我不是那个意思……”

战祁看了她几秒,欲言又止的想说什么,终是淡淡的道:“总之比现在可爱。”

不一会儿,琴姨上来给她送了一碗鸡蛋羹,战祁像之前一样,亲自为她吃完,又道:“还想干点什么?”

宋清歌摇头,一副怏怏的样子。

事实上她现在还觉得脑子嗡嗡的,就像是别了个锥子一样,疼的一跳一跳的,哪里也不想去。

战祁见她脸色不好,也不为难她,给她盖好被子道:“那你睡吧。”

说罢自己也掀开被子躺进去,宋清歌立刻条件反射的向后退,战祁却直接将她按进了自己怀里,让她的脸紧紧贴在了自己心口上。他的力气那么大,宋清歌几乎都觉得自己大概要被他捂死了,耳边就是他“砰砰”的心跳,那么有力,那么鲜活,震得她耳朵都有些发痛。

宋清歌忍不住去推他,蹙眉道:“你……干什么啊……勒的我好疼!”

战祁这才松开了她一些,不容置喙的说道:“就这样,我看着你睡。”

神经病,被他这样眼都不眨的盯着看,她还能睡得着?就算是睡着了怕是也得被噩梦吓醒!

可他就这么死死地抱着她,她根本就动弹不得,大概是因为头太疼了,后来也不知道怎么的就睡了过去。

战祁低头看了看怀里的女人,温柔,娴静,莫名又想起了她刚刚那个问题。

其实他怎么会不记得她以前是什么样子?年少的她娇气的像个公主似的,全家都得宠着。园子里的西府海棠开了,她就开心,花儿谢了,她就难受,蹲在花园子里戳着那些掉落的花瓣,委屈的像林黛玉,就差拿个铲子像她一样葬花了。宋擎天冲她吼一句,她就能瘪着嘴要哭出来,吓得宋擎天连忙好声好气的哄着她,又是给她买衣服又是给她买包包的。

他想着她从前妖妖娇娇的样子,不知怎么的就忽然有些怀念以前的她。

睡意朦胧间,宋清歌感觉有人好像轻轻吻了吻他的唇,似远似近的在她耳边无奈的说——

“宋清歌,乖乖的留在我身边不好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