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7 彻底决裂/刚好我要不爱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喉结重重的翻滚了一下,战祁一字一句的说道:“你这里是二十七楼吧,如果我把你从这里推下去,你说你这次能不能死透?”

背后是通体透明的落地窗,二十七楼的高度,近天远地,从这里看下去,地面上的芸芸众生都如同银河之中的一粒尘埃。再也不是深不见底的冰冷海水,不是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夜色,若是从这里掉下去,估计五脏六腑都得摔个稀碎。

时豫侧头看了看下面,又转头看向战祁,微微一笑,“谁知道呢,战总要不要试一试?”

战祁掐着他脖子的手又紧了几分,咬牙道:“你他妈真的以为我不舍得动你?”

“您当然舍得,这世上没什么是战总舍不得的。当年您毫不犹豫的选择把亲弟弟扔进海里,不也很舍得么?”时豫笑意不减的望着他,眼底却已经是一片冰冷,满是散不开的幽怨和愤恨。

战祁长长的深吸了一口气,眸光抖动的盯着他,讽笑一声道:“真是可笑,在此之前,我居然还对你抱有幻想,现在看来,是我他妈的把你想得太好了。你这种东西根本就没有良知可言,亏得我还对你一再忍让,真是我瞎了眼。”

“忍让?”时豫大笑出声,冷笑道:“你忍让,是因为你觉得你错了。因为你心中有愧!因为你对不起我!”

因为他们曾经是那样亲密的兄弟,因为曾经那样生死相依过,所以他觉得当日在缅甸海上没有选择他,导致他的性格变得偏激而扭曲,这是他无可挽回的错。

因为这个错,他不止一次的做出让步,无论其他兄弟怎么苛责他,无论董事会怎么诋毁他,可他始终无形我素。可是时豫呢?他觉得战祁的让步是他自己软弱,是他无能。

他的忍让非但没有换来时豫对他的一点感激或者理解,反倒是愈发的得寸进尺,步步紧逼,甚至都把他的毒爪伸向了他重病的女儿!

一想起知了,战祁就觉得心头一阵钝痛,猛地提起拳头对着他的脸上又是一拳。

“好,就算你放不下对我的怨恨,可你有什么事为什么不能冲着我来?对不起你的人是我,你为什么非得去害一个不谙世事的孩子?”战祁接着他的衣领,红着眼对他低咆道:“你知不知道那个肾对她来说意味着什么?如果不能换肾,她会死的,你知不知道!”

“那你又知不知道,一个人被五花大绑的扔到深不见底的海里同样会死!”时豫也忍不住冲他嘶吼起来,他紧咬着后槽牙,闭了闭眼,良久才掩饰起自己失控的情绪,重新睁眼笑了笑,“看你这样子,好像很在意那个小女孩?”

战祁别开眼,重重答道:“她是我女儿!”

“哦~”时豫眉尾一扬,拖长了尾音,“现在又承认那是你女儿了?当年不是还那么决绝的带着宋清歌去打胎吗?啧啧,我听说她是从楼上摔下来的,血都流了不少。那个孩子命还真是够硬的,都那样了,居然还能活下来。”

战祁睚呲欲裂的盯着他,“你他妈的给我闭嘴!”

时豫忽然挥开他的手,从半空中跳下来,站在他面前的慢条斯理的理了理自己的衣领,“我这充其量只能算是一报还一报,当年宋家害我父母双亡。风水轮流转,这一次也轮到我让宋擎天的女儿尝一尝什么叫做痛不欲生。”

“你!”战祁不可置信的看着他,失望的摇头道:“你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那也是你的侄女……”

“你错了,她不是。”时豫冷冷的看着他,字字分明的说道:“我跟你不一样,我不会认一个仇人所生的孩子做亲人。战祁。你能忘记那份仇恨,但我不能。那个小孩怎么样,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我也不在乎。”

战祁看着面前的弟弟,眼角眉梢都带着陌生和敌视,他不禁又想起了之前战毅对他说的话,他已经不再是他们的兄弟了,从时豫离开战门那天起,他就和他们背道而驰了,只不过是他自己一直不肯面对这个事实罢了。

而现在他终于要认清现实了,面前的男人已经不再是他过去那个沉稳义气的兄弟,而是一个要报复他到底的仇人。

可笑他之前还因为他一句久违的“大哥”而感慨万千,妇人之仁的将战毅最重视的项目拱手相让,结果这一切到头来不过是时豫故意要让他掉以轻心的手段。

沉浸在过去无法自拔的人是他,念着旧情死死不松手的人也是他,而他忘了,他的亲弟弟早就已经彻底死在缅甸的深海之中,不复存在了。

战祁向后退了一步,稍微拉开与他之间的距离,漠然的看着他,字字清晰的说道:“在此之前,我一直都在对你做出让步,你觉得我是在弥补你也好,是顾及兄弟情谊也罢,但那都是从前了。”

时豫仍然在笑,笑得那么不可一世,简直面目可憎到了极点。

他说完,忽然从口袋里摸出一个小物件,放在手心里定定的看了几秒,然后扬手砸在了时豫的脸上。

冰冷的小东西砸在脸上,微微有些发疼,随后“叮”的一声掉在地上,时豫低头一看,是当年他亲手送他的那个小金佛。

“你给我听好了,从这一刻起,你我再也不是兄弟,我们恩断义绝。”战祁顿了一下,眼中涌着杀伐决断的冷光,“还有,奉劝你日后千万不要犯在我手上,否则我一定会亲手送你去见阎王。景豫,你好自为之。”

他叫的是景豫,是他们曾经血脉相连的姓氏,可是说出来的话却比刀子更加锋利。时豫垂在身侧的手紧握成拳,身子止不住的在颤抖着。

战祁说完便向外大步走去,直到他的手搭上门把,身后忽然传来了时豫深恶痛绝的低咆,“战祁!我恨你!我他妈一辈子都恨你!”

战祁只是顿了一下,下一秒便一把拉开了办公室的门,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办公室里终于只剩下时豫一个人,他低头看着地上那个可怜兮兮的小金佛,眼睛痛到了极点,随后他弯腰将那个东西捡起来,毫不犹豫的扔进了垃圾桶里。

耳边仿佛还回荡着方才战祁决绝的声音,他再也抑制不住,像是雄兽一样大声嘶吼起来,一把将办公桌上的东西扫到了地上,一阵稀里哗啦的乱响之后,他只觉得心脏像是被塞进了绞肉机里一样,疼得他几乎喘不上来气,眼前一黑,就这样瘫坐在了地上。

视线模糊之中,他看到时夏从外面冲进来,对着助理心急如焚的大喊道:“杨陆,拿药!快点拿药!”

*

从时豫的公司里一出来,等在一旁的许城便立刻迎了上来,急急的问道:“大哥,怎么样?”

战祁没有看他,只是面无表情的在身上四处摸索着,许城刚想问他找什么,便看到他从口袋里摸出一盒烟来,打开之后取出一支叼在嘴上,又开始从身上翻找打火机。

他的状态明显不大对劲,眉心深蹙着,脸色又急又燥,好不容易找到了打火机,他急切的打着火,可是不知怎么的,手指一直在抖,他打了好几次,居然连一丝丝火星都打不出来。

“妈的!”

战祁再也抑制不住暴怒的火气,抬手便将那个限量版的镶钻zippo打火机砸在地上,瞬间摔了个稀碎。

许城见他情绪有些失控,连忙从口袋里摸出来打火机,凑上去给他点了烟。战祁指尖夹着那只细长的万宝路,发狠的吸了一口,然后又长长呼出一口气,将烟雾吐出来。

缭绕的烟雾飘荡在眼前,许城抿着唇不安的看着他,良久才听他哑着嗓子问:“捐献者家属反悔的事情。宋清歌知不知道?”

“好像已经知道了。”许城叹了口气,面色凝重的说道:“泌尿科的张主任说,外科有个叫辛恬的医生,一直都在密切关注着那个捐献者,而且私下里找他问了好几次。辛恬您还记得吗?就是……宋小姐的那个闺蜜。”

听他这么一说,战祁才后知后觉的回想起来,他倒是没正式的见过辛恬,但是看过她们的合照,以前宋清歌也经常在他面前叽叽喳喳的提到这个名字,所以倒也不算陌生。

战祁有些无力地按了按太阳穴,闭着眼问道:“那个辛恬已经把消息都告诉她了?”

“恐怕是的。”许城抿了抿唇,沉声道:“因为之前一直都是辛恬在帮宋小姐打问肾源的消息,这次出了这么大的事,恐怕辛恬已经第一时间告知了宋小姐。”

战祁按揉着眉心没有说话,许城又试探性的叫了他一句。“大哥?”

“去一趟宋清歌的公司吧。”他忽然说道,许城怔愣的看着他,还没反应过来他是什么意思,他便已经拉开门上了车。

出了这么大的事,以那个女人的性子,现在怕是早就已经方寸大乱,情绪崩溃了,他觉得他这个时候有必要去见她一面,看看能不能劝她看开一些。

去宋清歌公司的路上,战祁一直都坐在后座怔怔出神,心里不知道在胡思乱想些什么,只是无意识的进行着点烟,吸烟的动作,很快车内便已经布满了呛人的烟雾。

许城从后视镜里看了他一眼,便知道他此时心情一定很沉闷。

战祁的烟瘾虽然很大。可是却很少在车里抽烟,因为他很讨厌封闭空间里满是烟味的感觉。即便是有时候烟瘾上来了,他也会打开车窗赶紧抽一支,烟瘾过了就算了。

可此时他却不停地吸着烟,一支接一支的,像是在发泄着什么一样。

很快车就在生绡所在的写字楼下面停了下来,这还是他第一次主动来她的公司,站在写字楼下面仰头看了看,沉沉叹了一口气便抬步走了进去。

他按照许城告诉他的地址,乘电梯上了楼,前台小姐一见到这样一个面容清俊,轮廓峻峭的像男明星一样的男人突然出现,立刻便红了脸。

“有,有什么是我可以帮助您的吗?”

战祁朝着里面看了一眼,问道:“宋清歌在吗?”

“宋助理?我刚刚好像看到她在茶水间呢。”

“谢谢你。”战祁点点头。问清了茶水间的位置之后,便径直朝着里面走去。

*

茶水间里,宋清歌站在饮水机前面,手里拿着一个纸杯正在接水。她的脸上还有未干的泪痕,双眼发直,完全没有焦距的盯着某一处,七魂丢了六魂似的。

“清歌?清歌!”

旁边有人叫了她一声,宋清歌一惊,猛的收回神来,如梦方醒的“啊”了一声,转头一看,是眉心深皱的薛衍。

宋清歌慌忙笑了笑,手忙脚乱的抹了抹脸上的泪迹,“薛……薛总,您来接水吗?”

薛衍目光忧虑的望着她,抿唇道:“水溢出来了。”

“嗯?”她一怔,有些茫然。

“我说,你的水溢出来了!”

薛衍忍不住加重了语调,走上前关掉开关,她这才发现纸杯里的水早就满的流了出来,甚至连地上都淌了不少的水,她的鞋子和裤脚也都脏了。

薛衍无奈的摇了摇头,有些责备的望了她一眼,走上前拿过她手里的纸杯,把里面的水倒在池子里,将已经泡湿了的纸杯随手一揉丢在垃圾桶里,又取了一个新的出来,接了一杯温水放在她手里。

不久前,他在车里陪她坐了很久,自她接了那个电话之后,她就一直精神恍惚似的,问她什么,她也不说。薛衍心知大概也问不出来什么,于是便也不再多言,看她情绪平复了一些之后,便带她上了楼。

回到公司之后,她就一直目光呆滞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他心里隐隐有些担心,所以便不时的关注着她的动向。方才看她起身进了茶水间,他以为她大约是回神一些了,可是他接了一个电话之后,却发现她竟然还没有回来,于是便直接来这里找她了。

果不其然,看她这个失魂落魄的样子,他就知道一定是出了什么大事。

薛衍双手插在口袋里,迟疑了一下之后。还是忍不住开口问道:“究竟是出了什么事?很严重吗?”

宋清歌抬头看了他一眼,神色麻木的摇了摇头,半晌后却又轻轻点了点头。

薛衍更加困惑了,皱眉道:“你这是什么意思?到底是严重还是不严重?你不是说去接知了给她做换肾手术吗?怎么又不去了?”

提起知了的名字,宋清歌的睫毛颤动了两下,终于难以自抑的落下了泪来,捂着脸蹲下身,绝望的小声哭起来,“没有了,什么都没有了。捐赠者的家属忽然改变了主意,不同意给知了捐肾了。”

薛衍的瞳孔骤然一缩,愕然的问道:“为什么会这样?”

“不知道,我不知道。”宋清歌蹲在地上,捂着脸不停地摇头,啜泣道:“辛恬说,是有人从中动了手脚,给了捐赠者家属一笔钱,让他们赶紧把尸体火化。除了战祁,我想不到还有别人会做这种事……”

“战祁?”薛衍脸色一变,有些不可置信,“他怎么会做出这种事?他也是孩子的爸爸,怎么会断了孩子的最后一线希望……会不会是你搞错了?”

“不会的,一定就是他!他此生最大的乐趣就是看我走投无路,看我被他逼得生不如死,他就痛快了。他说过不会放过我,这种丧心病狂的做法,除了他不会再有第二个人。”

“清歌……”薛衍有些不忍的弯腰把她拉起来,放缓声调安抚道:“你不要放弃希望,现代医学这么发达,我们可以先做化疗和透析。稳定孩子的病情。而且,或许是这个肾跟知了无缘呢?如果是这样的话,日后就算是知了换肾了,未必就是好事,对不对?我们先等等看,也许还会有更合适的肾源……”

他也知道这个时候说什么有缘无缘的话简直是用来搞笑的,可是他也是没办法了,宋清歌现在这么绝望,一个搞不好就有可能会走极端。

果然,她苦笑着摇头道:“没有了,失去了这次机会,就再也没有更好的机会了。你知道我等这一天等了多久吗?我等了两年多!辛恬托了器官库的朋友帮我留意,可是都始终没有合适的配型。”

“没关系,白道走不通,我们还有黑道。”

宋清歌抬起头怔怔的看着他。有些不明所以。

薛衍的目光中闪着坚定,掷地有声的说道:“大不了我们去黑市找人口器官的贩子。只要能救孩子,我们可以不惜一切代价。”

“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这件事你就交给我吧。”薛衍握住她的手,眼神沉着而又冷静,“我会托道上的朋友去帮我留意这件事,只要一有消息,我立刻通知你。”

“薛总……”宋清歌含泪望着他,一时间感激得说不出话来,好半天才道:“谢谢您,真的谢谢您!”

薛衍淡淡的笑笑,“不用谢,举手之劳而已。”

宋清歌抬头看着面前的男人,依然是和初见时一样淡漠疏离,可现在的他,眼角眉梢都染着柔和的光。他们认识不过几个月,他就愿意向她伸出援手,而被知了叫做爸爸的那个男人,她用了将近十年,却始终无法打动他的心,不仅如此,他还尽在背地里做着一些见不得人的下三滥勾当。

她越想越觉得可笑和可悲,忍不住摇头讽刺的笑笑,“我当初真的是瞎了眼,怎么会爱上他那样的男人。”

“清歌……”薛衍有些心疼的望着她,轻叹一口气,上前将她揽入怀中,轻轻拍着她的肩,“不要想了,以后有什么需要,可以随时来跟我说,只要我能做到,我一定竭尽所能的帮你。”

宋清歌靠在他肩头,有些恍惚的轻声道:“我想离开他,我真的好想离开他……只要能离开他,我愿意付出任何代价。”

她的双眼木然的看着某一处,却全然没有留意到门口那个神色深沉,眼中染着阴鸷的男人。

战祁就静静地站在茶水间的门口,一双眼睛死死地盯着那边拥抱在一起的两个人,心中有一个念头在对他不停的嘶吼着,叫嚣着让他冲进去分开那两个旁若无人的人。可垂在身侧的手握紧又松开,他闭了闭眼,终是转头大步向外走去。

*

回去的车上,战祁面无表情的坐在后面,双眼望着窗外,不知道在想什么。从他上车后,他就一句话都没说过,也没有说接下来要去哪,所以许城就只能漫无目的的开着车。

许城有些忐忑的偷偷看了他一眼,想开口问他准备去哪儿,想了想终是把话咽了进去。

战祁看着外面飞逝而过的景物,不知怎么的,就想起了他十五岁那年替战禄挡子弹,结果差点死在手术台上的场景。

后来还是战峥告诉他,他被送进手术室之后,战豫整个人都像是精神崩溃了一样,跪在医生面前不停地磕头哀求,后来磕的额头上都流血了。他出事之后,战豫就没合过眼,不眠不休,寸步不离的守在他身边。

之后他被转送进ICU里,战豫就站在外面,隔着玻璃看着他哭。他明明害怕得要死,却又还不敢跟妹妹说,怕她更加承受不住这个打击,只能一个人扛下来。

晚上的时候,战豫就一个人抱着腿坐在ICU病房的墙根下面,不停的默念着老天保佑。

后来他醒过来,第一个看见的人也是战豫,手里端着一碗粥,眼睛哭的又红又肿,笨拙的一勺一勺喂给他吃,一边喂一边掉眼泪,一边掉眼泪一边用袖子不停的擦,像个几岁的孩子一样。

战祁想着想着,之前在时豫办公室里那种悲哀和失望便又一齐涌上了心头。

良久之后,他才沉沉的叹了口气,低下头从口袋里摸出一张照片来,照片上依然是他最熟悉的那三个人,弟弟战豫,妹妹战姝,和他自己。三个人依旧笑得恬淡,好像幸福就定格在了这一刻,永远都不会改变一样。

可他心里却很清楚,有些事已经名存实亡,从骨子里就烂透了。

战祁盯着那张照片看了几秒,抬手抚了抚上面战豫的脸,仰头深了口气,两把将照片撕了个粉碎,放下车窗,看着疾驰的风从他手心里把那些碎片卷走。

直到手心空空如也,他才收回了手,半晌后,沉声说道:“阿城,去趟医院。”

“去医院?”许城有些莫名,关切的询问道:“大哥,您身体不舒服吗?”

“不是。”战祁定定的看着窗外,轻声道:“我想去做一下肾脏配型。”

*

震耳欲聋的音乐之中,一群红男绿女在舞池当中群魔乱舞,整个环境又吵又乱。而另一头,宋清歌趴在吧台边上,眼神迷离的呓语着什么,面前已经放了好几个空杯子。

薛衍有些担心的看着她,伸手去抢她手里的杯子,不悦道:“清歌。你醉了,不能再喝了!”

“喝,我们再喝!继续喝啊!”宋清歌撑着瘫软的身体趴起来,朝着他嘿嘿直笑,又将手里的杯子往他面前推了推,“你……嗝,你也喝啊……你们男人,不是都,都爱喝酒吗?总是……总是喝到后半夜才回来……可是我怎么没觉着这酒,嗝……哪里好喝呢……”

“清歌!”薛衍蹙眉看着她,无奈而又担忧。

因为担心她的情绪,所以下班之后他就主动提出送她回家,结果车开到酒吧街的时候,她忽然就闹着要下车,随便找了一家酒吧就钻了进去。一口气点了不少的酒,然后就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儿。

“你……你说啊……这酒,到底哪里好喝……”宋清歌睁着醉醺醺的眼睛,猛的凑到薛衍面前,抓着他的衣领道:“你快说啊!你不是最喜欢喝酒了吗?每次你喝酒之后,你的身上都有不一样的香水味,你以为我不知道是不是……”

薛衍心里已经猜到她大约是把他当做了战祁,无可奈何的抓着她的手,低声道:“清歌,别闹了,我送你回去吧。”

“我没闹,我才没闹!”

宋清歌一把推开他,因为用力太猛,整个人差点从高脚凳上摔了下去,幸好薛衍眼疾手快的抓住她,可她却也顺势倒在了他的怀里。

“其实啊,我知道,你爱的人不是我……我有时候也觉得我大概是中邪了,怎么会爱一个人爱到这种地步,就是怎么也忘不了,你说奇怪不奇怪。”她说着就嘿嘿的笑起来,虽然是笑着的,可眼睛里却空空的,让人心生不忍。

薛衍低头看了看怀里的女人,有些不解的问她,“战祁究竟好在哪里了,值得你这么对他念念不忘?”

“好在哪里啊……这个问题问得好!”宋清歌慢慢地直起身子,趴在吧台上,目光幽幽的说道:“为什么我会对他念念不忘呢……因为,他救过我的命啊……”

她说完长长叹了一口气,语气又幸福又悲哀,听着着实让人心疼。

薛衍有些不相信的皱眉,“你说,战祁救过你的命?”

战祁?会救她?这话怎么听着就像假的似的呢?

“是啊,他救过我的命。”宋清歌低下头扯着嘴角苦笑了一下,“很久很久以前啊,我和他的亲弟弟一起被人绑架了,在一艘船上,好大好大的一艘船上。下面全都是海,那天晚上好黑啊,一点月光都没有,海上可真冷,我一直叫他的名字,我说,战祁。救救我,求你救救我……”

思绪好像又飘回了那个让人无法回头的场景,她被绑在船头上,手腕都被麻绳磨得生生发疼。战祁离她那么远,她根本就看不清他的表情,因为看不到他此时是什么眼神,她心里就更加害怕了。

其实她那个时候是很绝望的,心里隐隐有一个念头告诉她,战祁一定会放弃她的,毕竟另一个选择就是他的亲弟弟。

她害怕极了,只能不停地喊他的名字,仿佛只有在叫他名字的时候,她心里才能安稳一些。

她到现在都还记得,那个刀疤脸逼他做选择的时候,她整个人都抖得像筛糠一样。那个时候她唯一的期望就是他能转头看一样,如果在她死前,能看到他依依不舍的眼神,她想她就是死了也甘愿了。

可后来,出乎意料的一幕出现了,就在她都快要自我放弃的时候,他竟然抬手指向了她。

“他选择了我,放弃了他的亲弟弟。”宋清歌仰头长长叹了一口气,将手里的酒再次一饮而尽,自嘲的笑了笑,“那个时候我就在想啊,他能为了我,放弃他最亲的人,是不是就代表着他舍不得我死。抱着这个信念,我就一直在坚持着,我觉得他能在最后关头选择了我。一定是因为他对我也是有感情的。每一次我觉得自己快要坚持不住的时候,我就会回想一下那天的场景,想到他抬手指向我的那个瞬间,我就觉得整个人都充满了力量。”

她兀自扯了扯嘴角,抬头看向薛衍,“很蠢,是不是?”

“是。”薛衍毫不犹豫的点头,复又抬手摸了摸她的头发,疼惜的说道:“很蠢,可是也很真实。”

这个世界上,怕是没有哪个女人能像她一样,因为当年的一个小小的救命之恩,就搭上了一辈子的幸福,倾注了毕生的爱情。

他看着面前的女人,忽然觉得她那样脆弱不堪一击,让人忍不住想将她拥进怀里,给她一些温暖和勇气。

宋清歌摇头笑了笑,“可那都是以前了,以后我再也不会为他留恋了,我决定了,我要离开他,我一定要离开他。今天晚上我就回去跟他摊牌,哪怕是死,我都要离他远远的。”

“清歌……”薛衍欲言又止的望了她一眼。

或许,你也可以来找我……

宋清歌有些困惑的看着他,“怎么了?”

那句话终是没有说出口,薛衍摇头笑了笑,起身道:“没什么,时间不早了,我送你回去吧。”

还有什么好说的呢,他自己都不能确定自己对她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心理,或许只是出于同情,又或许是出于对她的不忍。他连一个合适的身份都没有,轻易做出那样深重的承诺,就可笑了。

以这样怜悯的心态说出那样大言不惭的话,这对她来说也不公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