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9 宋清歌,对不起/刚好我要不爱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一耳光又脆又响,宋清歌显然是用了十足的力气,战祁被她打的偏过头去,脸上火烧火燎的疼着,嘴里充斥着浓烈的血腥味,想必是方才牙齿磕破了口腔壁。

周围的人都愣住了,许伯和琴姨不敢置信的看着她,就连薛衍都一脸的错愕。

宋清歌好半天才在他面前稳住脚跟,摇了摇头,满眼失望地看着他,“你怎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战祁用力攥着拳头,薄唇紧抿成一条线,眉心高高隆起,依然是发怒的前兆。这屋子里还站着一个不速之客,饶是他此时再恼火,可是也不想让薛衍看了笑话,他微微闭眼,极力压抑着自己的怒火,才没有立刻发作。

片刻之后,他才稳住自己的情绪,咬牙道:“许伯,送客!”

许伯不安的看了他一眼,走到薛衍面前,欠身道:“先生。请吧。”

薛衍站在原地没有动,神色凛冽的质问他,“你一会儿想对她怎么样?”

眼见战祁的脸色已经阴沉到了极点,许伯一跺脚,压低声音恳求道:“先生,求您赶紧走吧,不然我们大小姐又要遭罪了。”

薛衍有些担心的看了宋清歌一眼,许伯的话提醒了他,他在这个时候为她冲锋陷阵,根本就不是在帮她,只能是愈发激怒了战祁,到头来反而是害了她。

纵是心里万般不甘,他终是沉沉的叹了口气,一咬牙,转过头大步向外走去。

许伯心疼的望了望宋清歌,连忙抬脚跟了上去。

夜里的铃园寂静雅致,园子里充满了青草花卉的香气,蝉鸣鸟叫,很是安逸的样子。远处有月亮高悬在头顶,薛衍从宅子里冲出来之后,被浸凉的夜风一吹,脑子这才清醒了些。

许伯从身后走上来,抱歉的对他鞠了一躬,“对不起先生,刚才失礼了。”

薛衍摇了摇头,伸手将他扶起来,看着面前的老人,神色复杂,“她……一直都过着这样的生活吗?”

许伯抬头看了他一眼,和战祁年纪相仿的男人,除了比战祁看上去清瘦一些,外貌和姿态都是一点不输于战祁的,甚至他的眼中还有着战祁从未有过的温和与善意。

“主人家的生活,我们这些人没有立场评价的。”许伯轻轻叹了口气,抬头恳切的望着他道:“您是我们大小姐的领导吧?以后我们大小姐就麻烦先生多多照顾了。”说完又顿了顿,补充了一句。“但是请别在我们先生面前照顾她,不然只能是给她惹来麻烦。”

薛衍抿了抿唇,又问道:“她一会儿……会被怎样?”

他看得出来战祁不是个善茬,那样发怒的男人,冲动之下难保不会做出什么极端的事。他会骂她吗?还是会打她?他看过新闻上那些被家暴的女子,脸上身上都是青青紫紫的痕迹,饶是他一个男人都觉得疼。

宋清歌那么一个瘦瘦弱弱的女人,怎么经得起他动手?

大抵是看出了他的担忧,许伯安抚性的朝他笑了笑,“您放心吧,我们先生虽然脾气不大好,但是从来不会打女人的。”

“是吗……”薛衍讽笑了一下,显然对战祁的人品持有怀疑态度。

他抬头朝那座华丽古朴的大宅子看了一眼,客厅的窗帘已经被拉上了,他看不到宋清歌的人,只能隐隐戳戳的看到一个影子。心里暗暗为她祈祷了一下,他摇了摇头,终于无能为力的走了。

客厅里,宋清歌和战祁两个人仍然对峙着,琴姨在一旁心急如焚的看着他们,可是却又什么都不能说,急的冷汗都要下来了。

战祁微微眯眼看着面前还有些微醉的女人,忽然上前一把将她打横抱起来,转身大步朝着楼上走去。

“你干什么!放开我!战祁,你放开!你这个疯子……变态!”

宋清歌被他的动作一惊,反应过来便对他又踢又打,巴掌拳头都招呼在他脸上,倒也不是很疼,但是那股本来就旺盛的火气就被激的愈加旺盛了。战祁恼怒的咬了咬牙,非但没有把她扔下去,扣在她腰间和大腿上的手反而是愈加收紧了几分。

放在平时,他怕是早就拽着她的手粗鲁的把她拖上楼了,可今天却没有这么做。如果非得问个理由,大概就是因为她喝醉了酒吧。平日里她神智清醒的时候,他那样拖拖拽拽的都能把她弄出一身伤,更别提她今天路都走不稳了。

再有一个深层次的理由,就是刚刚薛衍也这么抱过她。一想到十几分钟前薛衍就是用同样的姿势把她抱回来,他就觉得自己的血都快要烧起来了,脚下的步伐又加快乐几分,走到卧室门前,一脚便把门踹开了,走进去直接将她抛到了大床上。

大密度的板床,再加上他本身不喜欢睡在软塌塌的地方,所以床垫也不是很厚,宋清歌这样直接被扔上去,只觉得五脏六腑都被震得错了位似的。

她本来就喝了不少酒,这样大的震动,让她胃里顿时一阵翻江倒海,连忙从床上爬起来便冲进了浴室里。

很快从里面便传来一阵惊天动地的呕吐声,战祁站在原地懊恼的按了按额角,他怎么就忘了她喝酒了呢?

宋清歌原本就不是一个能喝酒的人,这大概都算是她人生中第一次喝酒喝到吐。这种感觉着实不好,她吐了好半天,嗓子里火烧火燎的疼着,因为喝酒之前没吃过什么东西,她吐到后来整个胃都空了,胃袋一阵一阵的绞痛着,她按着胃部滑坐在地上,眼泪都出来了。

“拿着,漱漱口。”

一杯清水递到她面前,宋清歌接过来漱口,可是胃里还是很疼,再加上她本来酒腿软,撑着地板愣是好半天都没有站起来。

战祁靠在门口又气又无奈的看着她,终是走上去半跪在她面前,手臂从她腿弯穿过,一把将她横抱起来,回到卧室放在床上。

他转身去床头柜里找了胃药出来,又倒了一杯凉白开,回到床边将她扶起来靠在自己怀里,动作温柔的把药喂给她。

宋清歌浑身都发软,只能像一个玩偶一样。任由他摆弄着,动作僵硬的吃药,喝水。

战祁看她这个半死不活的样子就来恼火的不行,没好气的训斥道:“你倒是会玩得很,甩完耳光就在这儿装尸体,还得我来伺候你!一而再再而三的动手,打上瘾了你?”

他嘴上虽然是这么说的,可是动作却很轻柔,给她喂了药又转身去衣柜里给她找了一条睡裙回来,伸手去脱她的衣服。

只是他的手刚伸过来,宋清歌便一把握住了他的手腕,仰头看着他。冷声问道:“这就是你的目的?”

“什么目的?”他停下手,蹙眉看着她。

宋清歌撑着床坐起来,目光已经变得清晰了很多,视线落在他脸上,分外凛冽,“我都听说了,给知了捐肾的家属之所以反悔,是因为有人在其中动了手脚。那个人就是你。”

她用的是肯定句而不是疑问句,也就是说,她早就从心底已经认定幕后黑手就是他了。

甚至都没有一点怀疑过,直接就先入为主的锁定在了他身上。

战祁忽然觉得心里很疼,原来这就是被人误会质疑的滋味。真的是一点都不好受。那种有苦难言的感觉,憋得他几乎想杀人。难怪她以前总是哭。

他抿了抿唇,深吸了一口气看着她问:“如果我说不是,你会相信我吗?”

战祁紧张不安的看着她,从来没有过一次像现在这样,这么希望能获得她的信任和理解。

“哈……哈哈……”宋清歌忽然笑起来,随即越笑越大声,到最后几乎到了前仰后合的地步,甚至于眼泪都笑出来了,指着他讽刺的笑道:“战祁,你自己好好听听你说的话,你自己相信吗?”

如果是过去。她一定会毫不犹豫的选择信任他。就像当初宋家的亲信告诉她,要提防着他一些,小心养虎为患。

可她那个时候是怎么说的?她指着那些人的脾气,气愤的脸都涨红了,坚定不移的为他辩解,“我知道你们就是见不得他好!我告诉你们,这个世上任何人都有可能会骗我,唯独战祁不会!我会怀疑任何人,但绝对不会怀疑他!”

战祁有些语塞的垂下眼,眼里有着难掩的失望和受伤。

她终是不相信他了,在他日复一日的挥霍和反复无常的摧残之下,他终于把她最后的一点信任都榨干了,所以就有了现在这样的结果。那些无条件的信任,怕是也随着她的爱情一起消散了吧。

宋清歌看着他晦暗的侧脸,忽然凑过去一些,语气认真地说道:“那我现在问你,那件事是不是你做的?”

战祁有些惊喜的抬头看向她,她还愿意再问他,说明她心中还有疑虑的是不是?

他攥了攥拳,心里有一个冲动想要告诉她真相,可话到了嘴边,始终还是说不出口。

他没办法告诉她,对他们女儿下手的人,是他的亲弟弟。而时豫之所以恨他,就是因为当初他选择了救她。

如果他说了,她会怎么想?一定会更恨时豫了吧?以她的性子,搞不好还会自责愧疚,把所有的责任都揽在自己身上,认为是自己害了知了。

他们之间的仇恨已经够多的了,他不想也不能再给她添上一笔。恨人的滋味他体会过,真的不好受,时时刻刻都有一把火在心里烧着,提醒着他那些痛苦的过往。正是因为体会过,所以他才不想让她也经历同样的煎熬。

就在他沉默的几秒,宋清歌眼中的讽刺也越来越浓,向后一靠。挑眉冷笑道:“看,说不出话来了吧?是你做的就是你做的,何必还装得自己好像多么委屈无辜似的。你以为这样我就会相信你了?战祁,你现在真是虚伪的让人恶心至极!”

她的脸上满是挑衅和轻蔑,眼中燃烧着报复的快感,以至于笑容都有些扭曲。这就是踩人的感觉么?痛快,真是痛快!难怪他从前总是那样高高在上的俯视她,现在终于也轮到她做一次命运的主裁了。

似曾相识的话,他好像也对她说过。如今身份对调,同样的话落在他耳中,他也终于能体会她当初的无助和绝望了。

原来被人误会是这样的滋味,悲哀,难过,欲哭无泪。

战祁悲凉的闭了闭眼,紧握着拳头让自己镇定下来,片刻之后再睁眼,眼中已是一片漠然和决绝,冷冷的看着她道:“没错,就是我做的,但那又怎么样?反正现在那个捐献者已经死了,你能奈我何?”

“你!”

宋清歌不可置信的看着他,他突然这么痛快的承认了,反倒让她说不出话来了。

战祁掐了掐自己的手心,嘴角划开一个狠绝的笑。“我刚刚没说话,不是因为我敢做不敢当,只是因为我懒得跟你说而已。我是什么样的人,你不早就知道了么?还非得让我浪费口舌亲口承认你才相信?”

罢了,就让她认为是他做的吧。反正他们之间已经不能回头了,倒不如就这样互相憎恨好了,至少这样他还能留在她心里。

“你……你怎么能这么做……”宋清歌的眼睛睁的又圆又大,眼球上布满猩红的血丝,不知是因为气愤还是绝望,就连唇瓣都在哆嗦,就像是被风摧残过的花瓣。

“你说啊!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她也是你的女儿!你知不知道她已经很痛苦了?你知不知道换肾对她来说意味着什么?你这是要了她的命!虎毒尚且不食子,你怎么能这么狠心!战祁。你不是人!你真的不是人!”

她赤红着双眼看了他几秒,忽然就扑过来打他,她像是瞅准了靶心一样,拳头不偏不倚的尽数落在他的心口。战祁也不阻止她,像个木头似的面无表情坐在那里,任由她一拳又一拳,全都砸在他心上,就像是恨不得能把他的心砸出来,看看到底是黑色的还是红色的一样。

“你就这么恨我?你就这么恨我!你有什么事情为什么不能冲着我来!只要能磨灭你的恨,哪怕你一刀杀了我都好。你为什么要对她下手!她还是个孩子,只有五岁而已!她已经很痛苦了,你为什么还要这样对她!”

她打了足足有十几分钟,战祁的心口闷闷的疼着,也不知是因为被她打的还是因为她的话。

宋清歌终于打得累了,坐下来微喘着看他,红着眼看他,“说话啊,为什么不说话?”

战祁抿了抿唇,“我无话可说。”

“呵,连解释都不屑于解释了么?”宋清歌轻笑一声,不死心的追问:“你这么做的理由是什么?”

“没有理由,就是想报复你,想看你难过,想看你痛苦。”战祁像座雕像一样坐在那里,脸上的表情没有一丝动容,说出的话让他自己都想给自己一拳。

宋清歌定定的看着他,那么冷漠无情,就像是当年他拖着她去做人流时候的表情如出一辙。

她忽然就觉得恨,身体里的血液奔腾着往脑子里涌,那样凶猛,刺激得她太阳穴突突直跳。下一秒,还没等她自己反应过来,就已经扑上去狠狠地咬在了战祁颈子上大动脉的位置。

她咬的很用力,就像是把全身的力气都汇集到了牙齿上一样,发了疯的去咬他。战祁皱眉闷哼一声,可是却并没有推开她,只是攥了攥拳头,放任她去咬。

他知道她现在的心情也很痛苦,一如他面对时豫的时候。她需要发泄,如果给他几拳咬他几口能让她宣泄心中的痛,他愿意让她这么去做。

“你是她爸爸啊,你是她爸爸……”

她忽然就想起了以前看过的吸血鬼电影,脸色苍白的伯爵用尖锐的牙齿咬在少女的脖子上,继而吸干了她的血。她发了狠的咬在他大动脉上,这一刻她只恨自己没有吸血鬼的獠牙,不能咬断他的筋骨血脉。

她死死地咬了很久,直到嘴里满满都是血腥味,牙根都有些发酸的时候,才缓缓的松开了他。

长久的发泄和失控几乎耗尽了她所有的力气,宋清歌软软的瘫在他怀里,眼中还有着不停翻滚出来的眼泪,目光呆滞的喃喃自语,“我怎么会爱上你这样的人呢……战祁,我恨你,真的恨你……我一定要离开你……”

战祁低头看了看怀里精神崩溃的女人,用力抱住她,下巴抵在她的头顶,声音沙哑地说道:“恨吧,用你一生来恨我,好好看清你面前的人,千万不要忘了我。”

宋清歌在他怀里哭了很长时间,嘴里一直絮絮叨叨的不知说这些什么,后来大概是哭累了,终于睡了过去。

战祁就这么一直抱着她,发现她突然没声了,低头看了她一眼,见她睡了,心里才松了口气。

“对不起,宋清歌,真的对不起。”他靠过去吻去她脸上的泪,将她的脸按在他的心上,不停地吻着她的发顶,眼里有着他自己都难以置信的温柔和心疼,“他欠了知了一个肾,我用我自己的来还。毕竟那也是我的女儿啊……”

手指轻轻抚着她的脸颊,战祁在她有些发凉的唇上吻了一下,放在床上躺好,又细心替她换了睡裙,这才起身走向浴室,站在镜子前查看着自己的伤口。

宋清歌这次显然是发了狠的,右颈大动脉的地方有一个鲜血淋漓的牙印,血肉模糊的一块,几乎看不出本来的皮肤。鲜血顺着他的脖颈淌下来,流下长长一道血痕。

他抬手在伤口上抚了抚。立刻疼的嘶了一声。别说,那女人咬的还真是够狠的。战祁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哑然失笑,也就得亏那女人生了一副平滑可爱的牙口,否则怕是要把他这块肉咬下来了。

战祁轻轻叹了口气,用她遗留在盥洗池上的化妆棉随手在伤口上抹了一把,又从药箱里找出云南白药,象征性的喷了两下。喷雾落在伤口上,疼得他额头上沁出一层薄汗,可他知道这点疼大概比不上宋清歌心里的万分之一,便也就不在意了。

伤口就那样简单处理了一下,他心知这样下去大概是要留疤的,可是倒也无所谓。就当是她第一次留在他身上的纪念吧。虽然这纪念付出的代价有些惨痛。

他也掀开被子躺到床上,伸手将她一把捞进自己怀里,吻着她的额头才缓缓睡去。

*

宋清歌隐约觉得自己昨天晚上好像是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里的人一直就缠着她,怎么都醒不过来,所以所这一觉就睡到了第二天中午两点多。

宿醉的感觉委实不好,她撑着床想坐起来,可动一下就觉得头痛欲裂。脑子里就像是别了改锥一样,疼的她眼都有些发晕。

房门忽然被人推开了,她一抬头,战祁手上端着一个托盘,上面放着一碗汤,挑眉道:“醒了?”

对于昨天的事,她的记忆已经有些模糊了,只记得零星一些片段,她好像扇了他耳光,还打了他……宋清歌对着自己身上上下看了看,发现好像没有什么伤痕,这才松了口气。

她以为以他的性子,没准会打死她呢……

战祁走过来把托盘放在床头柜上,宋清歌向后缩了缩,闷闷的问:“你怎么还在家里?”

这个时间,他难道不应该去公司吗?

“有人昨晚喝多了冲我撒泼,所以我准备等她醒了之后问问她还记不记得。”战祁眉尾一扬,端起暖胃汤搅了搅,又放在唇边吹凉了一些,才递到她嘴边,“张嘴。”

昨晚喝了酒,又这么久没吃东西,宋清歌确实胃疼的难受,只得乖乖张嘴喝下了他那一勺汤。

喝完一勺,战祁又舀了一勺,低头吹着汤,宋清歌视线一瞥,正好落在他脖子上那个已经长了血痂的伤口上,怔了怔。问道:“你脖子上……怎么了?”

“这儿?”他下意识的瞅了一眼,一挑眉,“狗咬的。我今天还准备去打狂犬疫苗来着。”

什么?

宋清歌眉心一蹙,有些愠怒的看着他:“你说谁是狗?”

战祁似笑非笑的看着她,“谁咬的谁就是狗。”

“你!”

“怎么不装了?”他放下碗朝她凑过去,挑着笑道:“刚刚不还装的跟个没事人一样吗?一说你是小狗,坐不住了?”

“神经病,滚开!”

宋清歌怒斥一声,一把推开他,掀开被子就要下床,可是脚刚沾到地上,就觉得一阵天旋地转,险些栽倒地上去,最后还是战祁出手拉了她一把。

“路都走不了了,还逞什么能?”战祁嗤笑一声,顺势将她扔到床上,倾身压了上去。

男人的体重惊人,宋清歌痛呼一声,抬手抵在他的胸口,忍不住发怒,“你有病是不是?起来!”

战祁却对她的话充耳不闻,双眼紧锁着她的脸,语气沉沉的说道:“宋清歌,留在我身边。我就给知了做手术。”

宋清歌脸色一变,有些莫名的看着他,“你什么意思?”

战祁忽然起身,从床头柜里把上次做的配型结果拿出来,直接扔到了她身上,抿唇说道:“这是我和知了的肾脏配型报告,结果显示我和知了的配型完全相符,可以做肾移植。”

他说完看向她,一字一句道:“只要你答应留在我身边,我就给知了换肾。”

昨晚她说的话还言犹在耳,她说她要离开他,他忽然就发现自己已经黔驴技穷,没有任何能留下她的理由,只能用这样卑鄙的办法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