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1 战毅&冯知遇小番外:一生只爱一人/刚好我要不爱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圆形古朴的梳妆镜前,冯知遇咬着唇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长发遮住了大半张左脸,于是就让她显得有些阴森森的。她闭上眼攥了攥拳,良久才下定决心撩开头发,畏惧的看着自己脸上那道长长的疤痕。

当年尖锐的玻璃碎片刺进皮肤的感觉现在好像还留有余温似的,这道伤口当时缝了几针,她已经记不大清楚了。可是针线交错。像蜈蚣一样的疤痕却时刻都会将她拉回当年那个场景一样。

手指微微有些颤抖,她抬手摸了摸那个疤,心里说不出是一种什么感觉。

前几天小七陪她去购置新房家具的时候,善意的提醒她以后还是把头发扎起来比较好。脸上的疤虽然看上去很明显,可是并不影响她的五官和整体的容颜,她把头发扎起来,会显得清爽一些。

小七的意思她其实懂得,虽然说的很委婉。但是也是在旁敲侧击的告诉她,她那个样子显得很阴森,就像个女鬼一样。

毕竟这种话她以前也听了不少,小七说的已经很婉转了。

冯知遇轻轻做了个深呼吸,终于还是鼓起勇气把头发撩在后面,用橡皮筋扎了个马尾。

刚把头发扎好,家里的帮佣吴婶便急匆匆的敲她的房门,探头进来惊喜的说道:“大小姐,毅少来了。”

“真的吗?”冯知遇立刻露出了喜悦的表情,刚准备起身,战毅便走了进来。

吴婶见状鼓励的向她使了个眼色,立刻识趣的关门退了出去。

一进屋。战毅先是对着她的房间打量了一下,房间里的家具大多都是桃木的,四方的床中式古典床,白色的窗幔轻轻垂下来,风吹进来的时候会轻轻飘荡,墙角放着一架古筝。古色古香的少女闺房,显得很是风雅。

他来过冯家很多次了,但是大多都是呆在一墙之隔的冯知薇房间里。比起冯知遇的幽静,冯知薇就显得幼稚肤浅了些,她的房间主色调就是粉色,是那种随处可见的公主房。

窗下有一个宽大的书桌,上面还用镇纸压着一张画。战毅隔着很远扫了一眼,画的是张继《枫桥夜泊》的一句诗,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他以前也学过一点国画,虽然只是瞥了一眼。可是也看得出冯知遇功底很深,画的很好。这个女人,似乎对月亮还真有这很深的情感……

其实他一直都知道冯知遇是个很有才情的女子,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又会英法日德西班牙五种语言,而且又文文弱弱地,跟林黛玉似的,只可惜一颗心是黑的……

冯知遇紧张的看着他。搓着手努力微笑着,“阿毅,你来了……”

“要不是你爸妈说要谈一谈婚礼的事,你以为我想来?”战毅有些不耐烦的看了她一眼。这才注意到她把头发扎起来了,随口便道:“你今天怎么不披发了?”

“哦,这个?”冯知遇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马尾,娇憨的笑了笑,“小七跟我说这样扎起来显得利索一些,所以我就听她的话了。”

战毅挑眉,“确实比你那副贞子似的形象好多了。”

他的话里带着浓浓的嘲笑,可是冯知遇却并不在意,仍然微笑着。看样子小七说的没错,只要她稍稍改变一下,他就立刻能注意到的。

战毅懒得再在这里和她废话,“你叫我上来到底有什么事?没事的话我走了。”

“等一下!”冯知遇忽然叫住他。从梳妆台上拿起一支眉笔走上去,有些忐忑的问:“阿毅,你能不能……给我画眉?”

“什么玩意儿?”战毅先是有些诧异,随即便像是听到了笑话一样。“冯知遇,你几岁了,还玩这种把戏?”

她这次却格外的坚持,又把眉笔向前递了几分,“可不可以?”

战毅低头看着她手里那只长长的眉笔,脑子一转,伸手接了过来,在她眉毛上随便画了两笔。随即得意的勾唇笑了笑。

等他的动作结束,冯知遇才紧张的睁开眼问:“好了吗?我能不能看一下?”

她说完便想去照镜子,战毅忽然又一把拉住她,“别看了,刚刚伯母说饭快好了,下去吃饭吧。”

他很少有这么主动的时候,冯知遇怔了一下,按捺着心里小小的欣喜,还是点头跟着他朝楼下走去。

果然,楼下的饭菜都已经做好了,冯家夫妇也都落了座,旁边还坐着哭的梨花带雨的冯知薇。

见他们两人下了楼。许美妍先是想招呼他们过来坐,忽然瞥见了冯知遇的头发,立刻惊讶道:“小遇,你的头发……”

冯知遇笑了笑。“妈,好看吗?”

“好看,好看!”

许美妍激动的声音都有些颤抖了。自从她小时候脸上留了那道疤之后,她就一直很自卑。拼命的学习来武装自己,可是却连头发都不敢扎起来,永远都用一大半头发遮着脸。如今她这样,是不是说明她终于能鼓起勇气走出阴霾了?

旁边的冯立国也很是高兴。立刻招呼他们一起坐下来吃饭,战毅倒也没说什么,直接便坐到了冯知薇身边,席间也不停地给她夹菜。

冯立国先是跟他讨论了一下婚礼的事,见他一直在和冯知薇两人窸窸窣窣的说着什么,转头一看旁边的大女儿有些落寞的吃着饭,顿时感到一阵心疼,抬手便把筷子摔到了桌上。

“战五少。我冯家在榕城虽然算不上什么豪门大户,但也是有些名望的书香世家,你这样跟未来小姨子眉来眼去,怕是不太合适吧?”

战毅心里隐隐有些不满。刚想说什么,反倒是冯知薇先猛地站了起来,哭着道:“爸,你明明知道我和毅哥才是真心相爱的。你却非要让他和我姐结婚,你这样对得起我吗?”

“你给我闭嘴!”冯立国指着她鼻子厉声道:“他以后就是你姐夫!你姐就让着你,你不要不识好歹!”

“反正在你们心里就只有一个叫冯知遇的,我算什么东西!既然这样,你们当初干嘛要生我!”冯知薇说完便哭着跑上楼去了,战毅转头瞪了冯知遇一眼,也跟了过去。

好好的晚饭被搞成这样,冯家夫妇气的话都说不出来,冯知遇简单安抚了一下父亲,便准备上楼去和战毅解释。

冯知薇的房门虚掩着,她刚准备抬手敲门,便听到里面传来了冯知薇的哭声,“她什么时候让过我?她从小就喜欢抢我的东西,不要脸……”

战毅抱着她,神色前所未有的温柔,“好了,不哭了,我是她说抢就能抢的?”

“那你发誓一辈子爱我……”

“幼稚。”战毅轻声笑她,却还是在她额头上轻轻吻了一下,“放心吧,我一辈子只爱冯知薇一个人。”

抬在半空中的手终是默默地放了下来,冯知遇扯着嘴角笑了笑,转身朝着楼下走去。

记忆里好像也有人曾经在她耳边那样郑重的承诺过一生一世只爱她一人。可是时过境迁,女主角终归是换成了别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