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4 祝你不孕不育,儿孙满堂/刚好我要不爱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急。”时豫抬手制止了他,笑容隐隐显得有些诡秘,“我不是说了吗,我除了是来喝喜酒的,也是为了给毅少送礼的。”

他的话说完,战祁心里便暗暗叫了一声不好,刚想转头安排人去做好应对准备,却见时豫对着门口扬声喊了一句,“进来吧!”

所有人都是一愣,大家都一同朝门口看了过去,下一秒,一身婚纱,脸上还带着眼泪的冯知薇便出现在了门口。冯知薇远远地站在那里,眼神哀伤的望着战毅,哽咽的开口道:“毅哥,你不是说过这一辈子只爱我一个人,只会娶我一个人的吗?”

“薇薇……”战毅怔然的望着她,即便隔了那么远,可是他却依然能看得到她泛红的眼圈。心中顿时一阵揪疼,他一步冲到时豫面前,一把揪住了他的衣领,咬牙切齿的质问道:“你这个混蛋。为什么要把她带过来?”

时豫低头看了看他的手,眼神一冷,一把推开他,向后退了一步讽刺的勾了勾唇角,“我这是帮你啊,你看不出来么?既然你不想跟不爱的人结婚,那我就帮你一把。你难道不应该感谢我?”

“你!”

他们这边还争执着,冯知薇却已经拖着婚纱走到了他们面前。因为哭了太久,她的眼睛又红又肿,精致的妆容也遮不住她憔悴的脸色,脸上留着两道深深地泪痕。

“毅哥……”冯知薇转头看了一眼冯知遇。声音都在颤,哆嗦着嘴唇道:“你真的要和她结婚吗?你忘了你以前跟我说的话吗?”

“薇薇……”战毅看着她这个样子,心疼的说不出话来,只能走上去轻柔的拭去她脸上的泪,强笑着道:“你别哭,你一哭我都不知道要怎么办了……”

“那你就和她解除婚约啊,只要解除婚约了一切都解决了,你说好不好?”冯知薇抓着他的衣袖,满脸的紧张和期待,步步紧逼的说:“你现在和她解除婚约,一切都还来得及,反正我们也是要结婚的,我不介意就在这里。”

她的话让战毅心疼又不忍,他痛苦的闭了闭眼,脸上满是悲恸,沉声道:“薇薇,如果我真的要跟你结婚,我不会给你这样不入流的婚礼。我一定会让你成为世界上最幸福的人,绝对不会委屈你的。”

于他来说,冯知薇配得上世界上一切美好的东西,他不可能给她一个半路捡来的婚礼,他也舍不得。

冯知遇远远地看着他们,脸上就像是被蒙上了一层灰,眼尾黯然垂下,就连那朵栀子花都像是枯萎了一样。

在他心里,世上大概只有冯知薇才值得他付出一切。甚至于她自己觉得很宏大很美好的婚礼,对战毅来说只是“不入流”的,这样的婚礼都配不上冯知薇的美好。

“知遇……”宋清歌不知什么时候走到了她身边,握着她的手担忧的看着她。

“我没事。”冯知遇笑了笑,可那笑却勉强的让人心疼。

她既然选择了这条路,那她就已经做好了万全的准备,否则也不会就这样一头扎进来了。

那边的冯知薇还抓着战毅不放,期期艾艾的说着什么。战毅看着她泫然欲泣的模样,几乎就要控制不住自己带她一起走了。

冯、战两家联姻本来就是上流社会的一件大事,如今姐妹二人相争一夫,妹妹甚至都穿着婚纱来抢亲了,这简直就是把一个巨大的爆料白送给了台下那群媒体。

一时间闪光灯和快门声此起彼伏,要不是因为提前他们提前签过协议,今天只准拍照不许采访,那些记者怕是都要削减了脑袋冲上去。

眼看战毅脸上动摇的神色愈加明显,一旁的时豫暗暗挑眉,状似无意的说道:“喜欢的女人都这样恳求你了,毅少还狠得下心吗?择日不如撞日。既然冯二小姐也穿了婚纱,不如干脆就在这里办了吧。”

战毅本来就因为冯知薇突然到场而手足无措,时豫还在这里煽风点火,他顿时感到怒火中烧,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紧了他,“时豫,你最好把嘴给我闭上!”

场面已经够混乱的了,这个王八蛋还在这里看热闹不嫌事大,要不是今天身份放在这儿,战毅绝对要冲上去跟他干个你死我活。

就连战姝也看不下去了,走上来拉着时豫的袖子,恳求道:“二哥你这是做什么?如果你是来喝五哥喜酒的,那咱们一家人坐下来好好聊聊,以前的事就一笔勾销了好不好?”

时豫看了她一眼,终是抽出了自己的手,朝她没心没肺的笑了,“七小姐,我以前就跟你说过,离开战家的那天起,我们就一点关系都没有了,早就不是什么一家人了。”

“二哥你别闹了,虽然我不知道你当年是为了什么突然离开战家,但你一直都是我亲哥哥啊!”小七努力朝他微笑着,试图拉着他往旁边的酒席走去,“二哥你过来坐啊,我跟你说这里的麻辣小龙虾可好吃了,你以前不是经常给我剥虾吗?就是被你惯的,我现在都不会动手了,四哥天天骂我手残……”

时豫低头看了看她的手,心中有过一闪而过的犹豫和不忍,可最终却反手甩开了她,冷笑道:“这是哪家的大小姐,还有人管没人管?”

小七眼睛都有些红了,可还是固执的笑着去拉他,“二哥,这个虾真的很好吃,你尝一下就知道了……”

她的话还没说完,时豫眼中顿时便涌上不耐,抬手便是狠狠的一个耳光。他这一下是抡圆了胳膊打上去的,小七一下扑到了最近的桌子上,桌上的饭菜和碗碟也被她带到了地上,接着便是稀里哗啦一阵混乱的响声。

所有的人都愣住了,最先反应过来的还是战嵘,一步冲上去挡在小七面前。怒目而视的瞪着他。

“时豫,是男人就冲我们来,欺负小七算怎么回事?”

时豫看着全身都沾满菜汤的战姝,指着她厉声道:“我最后说一遍,我跟姓战的一点关系都没有。以后再不要脸的凑上来跟我套近乎,老子可不会管你是谁家的大小姐,惹火了我,我他妈直接废了你,你信不信?”

宋清歌和辛恬见状急忙冲上去帮她擦身上的汤汤水水,小七捂着脸看着他,眼泪吧嗒吧嗒的落了下来。她进入部队之后已经好几年都没有掉过泪了。可今天被时豫这么一说,她忽然就觉得伤心至极,终于放声哭起来。

“你怎么能这么说……你忘了当年咱们三个是怎么死里逃生的了?你忘了我们受了多少罪?你怎么能说断绝关系就断绝关系,你没有良心……”

战祁从旁走上来,浑身都散发着骇人的戾气,一字一句的咬牙道:“滚,否则我要了你狗命!”

“战总生气了?真是让我好害怕啊。”时豫啧啧咂嘴,抬手从一旁的桌上拿起红酒倒了一杯,仰头一饮而尽,挑眉道:“酒也喝了,礼也送了。各位再见!”

他说完便转过身,搂着身旁的时夏向外走去,战姝眼睁睁的看着他离开,眼泪大颗大颗的落下来,又悲痛欲绝的喊了一声,“二哥!二哥,你别走……二哥!哥……”

时豫脚下微微一顿,可终是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战姝还想往外冲,战祁转头对她厉喝道:“他已经不是你哥了,他跟我们一点关系都没有了,你听见没有!”

“大哥。他是我们的亲人啊,你们为什么要闹成这样……”

战祁咬了咬牙,寒着脸看着她,“战姝,你听好了,他姓时,不姓战。从他离开战家那天起,他就不是我们的亲人了。如果你还执意要去追他,那你就跟着他一起滚出去,从今以后再也不是我妹妹!”

“战祁!”宋清歌不可置信的喊了他一声,这男人是不是疯了,怎么能对小七说出这种话。

他抬头看了她一眼,心烦气躁的摆了摆手,“你带她去换身衣服!”

宋清歌和辛恬带着一步三回头的小七离开了,那边的冯知薇却还站在台上。

好好的一场婚礼被闹成这样,冯家夫妇脸上也有些挂不住了,走上来拉着冯知薇呵斥道:“你闹够了没有?赶紧给我滚回去!”

冯知薇哭着跺脚,“爸,妈!你们怎么能这么对我……”

冯立国的脸色已经难看到了极点,只差抬手给她一个耳光了,气急败坏的向一旁喊道:“老陈,送二小姐回家,立刻!”

一个中年男人点头走上来,半硬半软的拖着冯知薇向外走去,临走的时候冯知薇还不死心的哭喊着,“毅哥,你不能和她结婚,你爱的人是我!当年救你的人也是我啊!你怎么能背信弃义……”

冯知遇闻言脸色一僵,暗暗掐了掐手心,战毅不舍得望着她的背影,一直到她终于消失在眼前,这才转头狠狠地瞪住冯知遇。

就是这个女人害得,所有的一切都是拜她所赐!

他的眼神凌厉怨毒。冯知薇被吓得向后倒退了一步,险些跌坐在地上。

一场闹剧总算是宣布落幕,战祁心力交瘁的按了按眉心,长叹一口气后走上台从主持人手里拿走话筒。

“让各位来宾和媒体见笑了,舍弟和冯二小姐之间有一些误会,所以造成了刚刚那样尴尬的局面。战某不希望在明天的报纸上看到任何不想看的消息,还希望媒体们能够谨言慎行,如实报道今天的婚礼和二位新人的大喜,战某将不胜感激。”

他这个话已经说得很明白了,未来如果有媒体把今天的事情说出去,怕是会死的很难看。一众记者面面相觑。虽然谁都舍不得放弃这个大料,但比起这个,还是小命更重要。

婚礼被这么一闹,气氛顿时也差到了几点,好在主持人素质过硬,从战祁手里接过话筒,随便说了几句冠冕堂皇的话便圆了场,又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二位新郎还没有吻到你的新娘子吧,婚礼上可不能没有亲吻,现在请新郎亲吻新娘……”

战毅缓缓走向冯知遇。脸上已经从先前的冰冷彻底变成了憎恨,“闹成这样,你满意了?”

冯知遇只是悲凉的看着他。冯知薇不是她带来的,可他却这样怪她,是不是有点太不公平了?

他看着面前的女人,忽然一把勾住她的腰,捧住她的脸便狠狠地吻了下去。这个吻吻得又深又长,战毅发狠的吻着冯知遇。底下的起哄声和叫好声此起彼伏,人人都以为他们是伉俪情深。

但那其实根本不能算亲吻,只能算撕咬,等他放开她的时候。她的嘴唇都被咬的鲜血淋漓,疼的发麻。

战毅向后退了一步,抬手嫌恶的在唇上抹了一下,动了动薄唇,扔出两个字。

“恶心!”

*

时豫从宴厅里出来之后,面无表情的大步向前走了很长一段路,他走的又快又猛,身后的时夏一路小跑着才追上来。一直走到一个隐蔽的角落时,时豫才猛然停了下来,抚着墙壁捂着嘴重重的咳嗽了两声,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时夏连忙冲上来给他拍背,担忧的望着他道:“阿豫,你没事吧?”

“没事。”时豫的脸色苍白的有些不正常,他闭了闭眼,好半天才回了些神,直起身呼了口气道:“我们走吧。”

时夏看他似乎缓和了一些,这才点点头,挽着他的手臂向电梯走去。

电梯里只有他们两个人,猩红的地毯看上去有些刺眼,时豫按着眉心闭上眼,时夏见他这样,急忙上前关切道:“阿豫,你真的还好吗?”

“嗯。”

“其实……你刚刚不用那么对七小姐的。”时夏咬了咬唇,不忍的看着他,“你这样,就不会心疼吗?”

“你觉得我活到今天,还会知道什么是心疼的感觉吗?”时豫扯着嘴角自嘲的笑了笑,“她是战家的人,而我和战家,终归会走到这一步的。长痛不如短痛,与其日后让她对我渐渐失望,倒不如让她一次死了心,忘了还有我这么个人存在。”

时夏心疼的抱住他。像安抚孩子一样拍着他的背,“阿豫……”

时豫一点反应都没有,像个木头似的任由她抱着。电梯缓缓下行着,然而走到一半的时候,电梯忽然剧烈的震动了两下,两个人被晃得东倒西歪,刚稳住脚跟,电梯骤然一停,头顶的灯哗的一下灭了。

下一秒,时夏便猛然察觉怀里的男人不可抑制的颤抖起来,语无伦次的说道:“别杀我,别杀我……哥,救我……好多水,好多水……”

“阿豫,阿豫!”时夏吓得心脏都要停了,紧紧地抱着他心急的安抚道:“你不要怕,我在的,我一直都在。”

“救我,大哥,救救我……”他抖得越来越厉害,随即就像是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了一样,忽然失声大叫了一声,接着便向后倒了过去。

“阿豫,阿豫!”

电梯里一片漆黑,时夏的手在半空中胡乱的摸着,扑过去紧紧地将他抱在了怀里,焦急而又害怕的哭喊着,“有人在吗?救命啊,有没有人在——”

时豫已经完全没反应了,她心里知道,他的幽闭恐惧症又犯了。

当年他被人从缅甸海里救出来之后,就患上了幽闭恐惧症,完全不能一个人呆在黑暗之中。不仅如此,因为在海水里浸泡时间太长,他被救之后发了一个星期的高烧,高烧引起了感染,那之后他便得了心肌炎,只要情绪太过激动,就会发病。

时夏抱着他,不停地大声嘶吼着,眼泪大颗大颗的落在时豫脸上。

黑暗中,她看不清时豫的表情,但她真的很怕他就这样再也醒不过来了……

*

婚礼的必要程序进行过后,接下来便是转移为草坪婚礼。轮到新人敬酒了。

因为庆典上出了那样的事,战家的几个男人也是心烦气躁的不行,一个个纷纷离席。

草坪婚礼上音乐自然是必不可少的,但战诀此时心里有着别的事情重重压着他,所以他也顾不上去弹钢琴,把奏乐的事情交给了乐团,自己便在人群中搜寻起了那个熟悉的身影。

找了好久,他才在花园后面的一个秋千椅上看到了崔灿,她正一个人坐在那里,手里拿着一瓶红酒,自饮自酌着。

或许是今天的婚礼刺激到了她。所以她的脸色一直不大好,再加上她在这里也没什么朋友,所以一直形单影只,看上去很是落寞。

战诀蹙了蹙眉,走上去在她身边站定,沉声道:“一个女人家的,在这儿喝什么闷酒?”

崔灿闻声抬头看了他一眼,脸上已经染了微醺的绯红,没好气道:“要你管!”说完又把手里的红酒一饮而尽。

战诀看着她这个样子就来气,上前夺了她的酒杯,随即又在她身边半蹲下来。脱下她的高跟鞋,仔细为她按揉着肿起来的脚踝。

崔灿被他这个样子吓得酒醒了大半,连忙弯腰去阻止他,“你做什么!”

“我记得你好几年不穿高跟鞋了吧?既然这样还逞什么强,崴了脚就舒服了?”

崔灿被他的训斥搞得怒火中烧,猛的抽回自己的脚,愤懑的穿上鞋子,“你神经病吧?不去管你老婆,来这里跟我叽叽歪歪。”

战诀看着她这个样子,抿唇道:“听我一句劝,离她远一点。不然到最后吃亏的是你。”

“哈,战先生这话说的真是可笑,是她姜蕴扑着找我的麻烦,我向来有仇必报。狗咬了我,我不会去咬她,但我会打死她!”

“崔灿!”战诀一步向前握住她的手腕,将她拉到自己面前,目光紧紧锁着她,加重语气道:“你惹不起姜蕴,不要试图去挑战她,不然到最后我也保护不了你,听到没有?”

“我才不需要你保护……”

两人正说着,不远处便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娇笑,“决,你们这是在干什么呢?”

战诀身体一僵,急忙松开了崔灿的手,向后退了一步和她可以保持距离,面无表情道:“没什么,我只是来警告崔小姐,让她以后识时务一些,不要给你找麻烦罢了。”

“亲爱的,你对我真好!”姜蕴上前挽住战诀的手臂,踮起脚在他脸上亲了一下,挑衅的看着崔灿道:“不过没关系,崔小姐对我有什么不满,大可以放马过来,到时候谁先死还不一定呢。”

崔灿看着面前的两个人,怒极反笑的连连点头,“真是好一对金童玉女,伉俪情深,夫唱妇随,奸夫淫妇!既然你们这么恩爱,那我就只能祝二位不孕不育儿孙满堂了。再也不见!”

姜蕴气的跳脚,“崔灿!”

她说完,抬手将手里的高脚杯奋力一砸,转身绕过他们一瘸一拐的向外走去。

而她却完全没有留意,身后的战诀眼中那抹担忧和不舍的光。

*

休息室里,宋清歌和辛恬一直哄着七姑娘,战祁敲了敲门走进来,看她已经换了一身衣服,可是脸上的巴掌印却还是鲜红无比。

他抬头看了宋清歌一眼,用眼色询问她“怎么样了”。

宋清歌走上去抿唇对着他摇了摇头,小声埋怨道:“哄了好半天了,还生你的气呢。你刚刚的话说得太重了。”

战祁本来就心烦,被她这么一训斥,顿感恼火,压低声音道:“你倒是好意思说我了,时豫变成那样,你以为是拜谁所赐?现在又在这里充什么好人?当初被扔进海里的人要是你,现在还会有这么多麻烦事?”

“你!”宋清歌被他一刺,摇头苦笑,“所以你是后悔选择救我了?”

战祁说完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不该说的,瞥了她一眼,对着她和辛恬不耐烦的一挥手,“你们两个都滚出去。”

两个女人互相对视一眼,终是转头气不过的离开了,留下他一个人坐下来苦口婆心的去哄战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