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0 亲一下就不跟你计较/刚好我要不爱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然而下一秒,她却猛然愣住了。

战祁正姿态优雅的靠在墙壁上,手里执着一杯香槟,而他身边还站着一位穿着旗袍,身材高挑,笑靥如花的女人,两人正攀谈的火热,甚至他嘴角还带了一抹笑。

宋清歌站在台上怔怔的看着那两个人,她原本以为自己已经放下了,就算他的身边再出现其他女人,她也不会在乎和难受。

可事实证明,她还是太高估自己了。

或许是没有真正的死心,无论什么时候看到他和别的女人在一起,她心里多少还是觉得不舒服。

浑浑噩噩的作了获奖感言,她看得很清楚,在她说话期间,战祁甚至都没有抬头看她一眼。

宋清歌强颜欢笑着从领奖台上走下来,这下他倒是一下回过了头,转身大步朝她走过来,揽住她的肩将她带到了那个女人身边,淡笑着向她道:“给你介绍一下,高宁,Eva杂志的主编,我已经跟她说好了,过两天她会为你写一篇专访。”

她愕然的抬头看向面前的男人,眼中写满了诧异和惊喜。

原来他刚刚和这个女人聊得那么火热,是在帮她谈专访的事情?宋清歌先是愕然的看了看战祁,又转头看了一眼高宁,她的个子很高,长得很漂亮,只是头发很短,看上去有些气势逼人的样子,唇上涂着大红色的口红,看上去妖娆又狂野,耳朵上戴着复古的大耳环,明明是一个很中心化的女人,可是却又偏生穿了中国最传统最优雅的旗袍,于是就给人一种眼前一亮的感觉,很典型的时尚圈装扮。

高宁红唇上扬勾出一个弧度,礼貌的向她伸出了手,“高宁,Eva杂志总主编,你叫我Amanda就行。”

宋清歌笑了笑,急忙伸出了手,“您好。”

“你老公对你可真是不错,他这种从来不求人的人,为了你居然会主动来找我搭话。”高宁转头看了看战祁,脸上已经浮现出了迷恋和仰慕的神色。

几年前她曾经和战祁在一个饭局上有过一面之缘,当时高宁就表现的很主动,但是战祁的态度一直表现得很坚决,就是决不接受。高宁也是个有自知之明的人,主动追求了一阵发现他无动于衷,她也就不再继续了。

在她的想象中,战祁这样的男人喜欢的应该是那种妖娆魅惑的女人,却不想他最后看上的居然是宋清歌这种清汤寡水小白菜一样的女人。

对着她上下打量了一下,眼中隐隐露出了一抹不屑,瞧瞧面前这个女人,也就是一米六五左右的个子,除了长了一张精致秀丽的脸,真是看不出有什么吸引男人的地方。

战祁怎么就喜欢上了这种女人?甚至不惜为了她主动放下架子来找她搭话。

高宁看着面前的宋清歌,越想就越觉得怨念。

战祁脸上倒是没什么表情,一手插在口袋里,一手搂着宋清歌,不咸不淡地说道:“一句话的事情而已,对我来说还不到求人的地步,你要是不愿意,我去找别人。”

“没有不愿意,我怎么会不愿意呢。”高宁笑得更加明媚了,“能让战总有求于人可不是容易的事,既然你开口了,就算她没什么值得写的,我就是编也得给她编出来一篇专访。”

宋清歌在一旁听着他们的对话已经能明白个大概了。眼前这位主编大人怕也是战祁曾经的露水红颜,正是因为有交情才答应帮她写专访的。

高宁的轻视已经表现得显而易见了,她要是还听不出其中的讽刺,那她就是真脑残了。

宋清歌笑了笑,张弛有度的开口道:“谢谢高主编的好意,不过我觉得专访的事情还是算了。”

战祁有些诧异的看着她,在她耳边低声道:“你搞什么鬼?我这是在帮你争取机会!”

高宁挑了挑眉,意味深长道:“宋小姐确定?我们Eva可不是什么人都能上的,哪怕是一线设计师都得排队,机会难得啊!”

“真的不用了。”宋清歌难得态度坚决,不亢不卑道:“如果我真的想要上专访,那么我会自己努力让别人主动来采访,而不是用这种求人的口吻。如果没有人找我做专访,那么只能说明我现在资质不够,需要努力。”

高宁没想到她看上去柔柔弱弱的,一副得依附着男人生活的模样,竟然还是个倔强的烈性子,眼中慢慢浮出了一抹赞赏。

看样子战祁果然是会看人的男人。也难怪这个女人会让他区别对待了。

战祁还是觉得她意气用事,伸手在她腰上掐了一把,不忿道:“你可得想清楚,日后你再想上这个杂志,可别指望我给你说情!”

“不会有那一天的。”宋清歌转头看了他一眼,淡漠道:“而且我也不需要你放低身价来给我谈这些,我会依靠自己的实力往上爬。”

战祁一怔,随即嘴角却划开了愉悦的笑容,伸手将她搂的更紧,抬头对高宁道:“是我太自作主张了,既然我女人说不需要,那这件事就算了。”

他说完便搂着宋清歌向自助餐的方向走去,身后的高宁饶有兴致的看着他们的背影,耸了耸肩,忽然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Allen,我现在在上海旗袍展,有个叫宋清歌的女设计师我挺感兴趣的,你去查一查她的资料。给她写个短篇介绍。”

一直走出去很远,宋清歌才伸手推开战祁,见她冷下脸色,他伸手挑起她的下巴,嘴角含笑道:“生气了?”

“没什么好生气的。”

“嘴都撅这么高了,还说没生气?”战祁的笑容又张狂了几分,“就因为我小瞧你,找人给你写专访?”

宋清歌终于转头看向他,冷笑道:“刚刚那个高小姐,也是你的红颜知己之一吧?战总可真是风流潇洒,魅力无限,红颜知己遍布各个职业。”

一想到刚才高宁那种趾高气扬的语调,她就觉得浑身不舒服,她倒不是在意被人小看,而是在意高宁用一种“你怎么配得上战祁”那种眼神看着她,简直是让人生气。

“瞧这酸的,原来是吃醋了?”

难得看到她这副模样,战祁兴味更浓了。这么久了,他还真以为她变成了石头,对什么事情都无动于衷了呢。看样子她也没有他想象的那么油盐不进。

宋清歌白了他一眼,嘴硬道:“战总的风流往事那么多,我要是每一件都去争风吃醋,怕是牙都要酸倒了。”

“没吃醋,那你这么生气干什么?”

宋清歌哼了一声,“我只是气她小瞧人而已。”

战祁一脸的不以为然,“既然知道她是在小瞧你,那你就用自己的实力去扇她的脸不就好了?”

宋清歌有些诧异了,“你相信我的实力?”

“嗯哼。”他挑了挑眉,不置可否。话锋一转,他又一脸认真地说道:“还有,高宁不是我的什么红颜知己,我只和她吃过一次饭,她就说喜欢我,追了我小半年。”

宋清歌瞥了他一眼,切了一声道:“战总这是变相的说自己魅力无边,跟人吃个饭就能让女人哭着喊着说喜欢你?死缠烂打的追着你不放?”

“哭着喊着倒是不至于,但确实有死缠烂打追着我不放的。”他眉尾一挑,意有所指的看着她,“眼前不就有一个?”

“你……你自恋狂啊!那都是哪辈子的事了。”宋清歌脸都红了,没好气的怒斥他。

战祁看着她气鼓鼓的样子,更想要恶作剧了,挑着笑揶揄她,“不管是哪辈子的事,你敢说你没有死缠烂打的追过我?”

“你烦不烦啊!话真多!”宋清歌小声嘟囔了一句,转过头不想再看她,气闷道:“再说她是不是你的红颜知己跟我有什么关系,你解释那么多做什么?”

“我只是想跟你说,她确实追求过我,但我从来没有给她回应过,甚至连她的短信都没回过一条,后来她自己觉得没意思了,也就没再继续了。”

宋清歌哼了一声,冷嘲热讽道:“战总可真是铁面无私啊,女孩子的心都要碎成渣了,你倒是一点也不疼惜人家,真是心疼那些姑娘,年纪轻轻就瞎了眼喜欢你。”

“宋清歌!”战祁又被她不冷不热的语气刺激了,顿时拔高音调,愠怒道:“我昨天怎么跟你说的?不许用这种阴阳怪气的语调跟我说话,忘了?”

被他这么一吼,宋清歌也意识到自己有点过了,不禁理亏的垂下了头。

确实,她一直都知道他是一个招女人惦记的男人,相比从前他严令禁止她过问他的事情,他自己也从不对她废话一句去解释。如今的他能耐心的和她说自己的过往,甚至还放下架子为她争取机会,的确已经很不容易了。

抿了抿唇,她低低的说道:“对不起,是我过分了。”

战祁愤懑的瞪了她一眼,压住火气,耐着性子道:“高宁这种本来就不是我喜欢的类型,要不是因为想到她的职业恰好对你有利,你觉得我可能去主动找她?我是什么人你不清楚?我一向最讨厌女人纠缠不休,难道还会在明知有可能被她缠上的情况下,犯贱的去找她搭话?”

被他这么训斥了一番,宋清歌也渐渐冷静下来,仔细想想,他说的确实没错。

虽然这话说起来可能有点自大,但这么多年来,确实都只有女人主动勾搭他,没见过他去追过什么人,如果非得说一个,怕也就只有白苓一个了。

咬了咬唇,宋清歌仰头眼巴巴的望着他,轻声道:“抱歉,我想的太浅了。其实我只是不喜欢她那种盛气凌人的态度,而且……”她顿了顿,有些扭捏的小声说:“你一向都那么高高在上的,也犯不着为了我去纡尊降贵的求别人。”

尤其还是你的追求者。

她这么一说。倒是让战祁的心情瞬间好了许多,脸色也缓解不少,伸手亲昵的捏了捏她的下巴,挑眉道:“这么说,你是心疼我了?”

宋清歌转过头不肯开口。

“不说话我就当你默认了。”战祁甚是满意的扬起嘴角,微微弯腰凑近她的脸,“你能这么说,我还是很高兴的。不过你也用不着内疚,我说过以后会对你好,所以这点小事对我来说不算纡尊降贵。”

宋清歌闷闷的“哦”了一声。

“就哦?”战祁挑眉,一脸的不满。“既然知道我放下面子去帮你,那你是不是也得有点什么表示?你知道的,我是个商人,在商言商,从来不做赔本买卖。”

宋清歌皱眉,“那你还想怎么样?”

战祁用食指点了点自己的脸颊,一副厚脸皮的样子,“亲我一下我就不跟你计较。”

“你!”宋清歌气急败坏的转头环顾四周。这里这么多人,他怎么好意思提这种不要脸的要求?

“怎么,亲一下就这么为难你?”

眼看他就要拉下脸色,宋清歌不想再跟他闹得不愉快,只好提条件,“那说好,就只亲一下。”

“知道了,你这女人废话怎么这么多?”战祁不耐烦的点着自己的脸催促她,“速度点。”

宋清歌转头看了看周围,发现大家都在自顾自的忙着,好像也没有人注意到他们这里,便踮起脚尖往他脸上凑去。

原本她只想蜻蜓点水的碰一下就算了,谁知她快亲到的时候,战祁忽然猛地回过头,一下吻住了她的唇,他的双眼轻闭着,嘴角都是得逞般得意地笑,像个吸盘一样。紧紧地吸着她的唇,直到旁边想起了别人起哄的笑声,他这才松开她,看她一脸的愠怒,他甚至还骄傲的向她挑了挑眉。

宋清歌气得跺脚,抬手在嘴上抹了一把,怒道:“你说话不算数!”

“我什么时候说话不算数了?”战祁一脸的理直气壮,“我说亲一下就只亲了一下,难道我亲了两下?”

他这么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宋清歌简直是欲哭无泪,她现在才发现,这个男人厚脸皮的时候简直比他平时更让人难以招架。

而在他们没有留意的角落里,魏莱忽然发现薛衍正目不转睛的看着某一处,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

她抬手在他眼前晃了晃,他依然无动于衷,魏莱循着他的目光看过去,这才发现他原来正在看那边的宋清歌和战祁。宋清歌踮起脚准备亲他,战祁却忽然猝不及防的转过头亲了她的嘴唇。这一幕看上去就像是偶像剧里才有的桥段一样,甜的让人少女心爆棚。

魏莱忍不住啧啧感叹,“没想到宋宋和她孩子的爸爸还挺甜蜜的,真让人羡慕呢。”

“甜蜜?”薛衍终于收回了视线,冷哼了一声。

魏莱不明白他又抽了什么羊角风,撇了撇嘴酸溜溜的说道:“是啊,人家都能亲一下又亲一下的,怎么从来没见你亲我啊。”

她说完,闭着眼睛撅起嘴朝薛衍凑过去,撒娇道:“快点,你也亲我一下嘛!”

薛衍一脸嫌弃的看着她的烈焰红唇,面无表情的转过头,“不好意思,我不吃猪肉。”

魏莱:“???Excueseme?”

酒会其实无非也就是那些事,吃一吃喝一喝,说一些冠冕堂皇的话。

宋清歌毕竟是冠军,所以来找她道贺的人还真不少,大部分都是一些设计师和一些想向她抛出橄榄枝的老总,当然也不乏有一些网红脸的模特来找她谈话,可是眼睛却一直在战祁的身上飘来飘去,明显醉温之意不在酒。

她白天的时候本来就和他转了一天,已经累得不行了,晚上又应酬了半天,踩着高跟鞋两条小腿都直抽抽。

眼看她站都快站不住了,战祁便好心询问:“累了?”

“有点。”

“那走吧。”

反正这酒会也没什么营养,她未必能学到什么东西,更何况他被那些前来搭讪的女人也搞得烦不胜烦,还是早点离场的好。

宋清歌点了点头,战祁便揽着她向外面走去,刚走到出口,魏莱就拉着薛衍从后面跑了过来,有些舍不得的看着她,“你这么快就走了啊?”

“嗯,我实在是有点累,想回去休息了。”宋清歌疲惫的朝她笑了笑。

“那好吧。你们先回去吧。”魏莱叹了口气。

折腾了一天,宋清歌确实也累了。回去之后洗了澡便上床去睡觉了,战祁见她一沾枕头就睡着了,也难得没有折腾她,自己对着镜子费了半天劲,胳膊都快拧成九连环了才给自己上好药。

出去以后看到她睡得正熟,他淡淡的笑了笑,凑上去在她脸上轻吻了一下,又拿着手机起身向阳台走去,拨通了许城的电话。

“让你准备的东西你准备的怎么样了?”

“都已经准备好了,已经从美国空运回来了,您从上海一回来就能看到。”

“嗯,很好。”战祁转头看了看床上的女人,眼中流露出了少有的温柔,自言自语道:“希望她回去之后看到能喜欢吧。”

*

因为原定的回程时间是后天上午一早,所以第二天吃完早餐之后,宋清歌便跟着战祁又出去转了转。

重遇到现在,他们之间难得有这样和谐的时候,宋清歌也觉得很不容易,因此格外珍惜这样平和安稳的日子。

下午的时候实在是没有什么地方可以去了,战祁便提出去打高尔夫球,宋清歌一向对这些运动之类的不感冒,于是全程都坐在旁边看着他打。

不得不说,战祁确实是个极为出色的男人,无论是在商业还是在各种运动上面,似乎就没有他不行的项目。她在一旁看着他打球时候的侧脸,竟然莫名其妙的就找到了一种自己当年迷恋他时候的心态。

打完一杆,战祁便朝她走过来,随手抹了抹额头上的汗水,她便立刻乖巧的递上运动饮料。

战祁转头看了她一眼,勾了勾嘴角,“你今天这么这么乖?”

宋清歌不置可否,只是淡淡的笑了笑。

事实上她现在也学会了如何应对他的各种情绪,男人都喜欢听些好听的话,喜欢别人顺着他,战祁一向有点大男子主义,这个毛病尤其严重,但他又不喜欢人违心或者低三下四的顺从,就像她以前那样盲目的顺从,对他来说就很反感。他只喜欢那种自然而然的样子。

参透了他这一性子之后,她也学会了以不变应万变,希望以后也能过得舒坦一些。

他打球的时候,她在旁边一直坐着,这也快坐了一下午了,再加上室外温度高,她的脸都有些发红了。

战祁看着她一副被太阳烤的精神萎靡的模样,伸手摸了摸她发烫的脸颊,隐隐有些心疼,蹙眉道:“还是走吧,这里太热了,再呆下去一会儿你这小身板又得中暑了。”

事实上宋清歌自己也快被晒化了,便点了点头,准备回酒店。

谁知两人回去之后,刚走到房间门口,便看到魏莱和薛衍正要出去,魏莱便热心道:“你们去哪里了?这里太热了,我和薛衍打算去游泳,你们去不去?”

薛衍立刻蹙眉,拉着她呵斥道:“她这几天也累了,还是别叫她了,我陪你去就行了。”

宋清歌也刚想拒绝,谁知反而是旁边的战祁猝不及防的开口道:“去,我们也是刚从高尔夫球场回来,正想解暑呢,既然出来了,就一起去玩好了。”

他说完,凌冽的视线便落在了薛衍脸上,两人视线交错,空气中都弥漫着一股子硝烟味。

男人之间的对决有时候就是这样悄无声息,不需要多余的话,一个眼神就已经足够了。

魏莱那个粗神经明显没看出来他们两人之间的暗中较劲,还以为战祁只是单纯的答应了下来,还很开心的笑了笑,“那我们一会儿健身中心见,泳衣什么的,现买就成。”

“嗯。”战祁点点头,搂着宋清歌淡然道:“那我们先走了。”

一直到进了房间里,宋清歌才挣扎着从他话里出来,皱眉质问:“你刚刚干嘛要答应莱莱?你明知道我不会游泳!”

当年因为缅甸海那场事故,她虽然幸运的没有成为被扔进海里的那一个,但因为被绑在船头看了太长时间黑压压的大海,她后来就一直很怕水,这么多年也不敢往有水的地方走,根本就是个旱鸭子。

战祁神色淡然的瞥了她一眼,“我会就行了,难道还能看着你被淹死?”

“可我不想游泳……”

“我已经答应你同事了,看她那个样,好像也是个没心没肺的姑娘,你不想让她失望吧?”战祁循循善诱,“更何况你在高尔夫球场坐了一下午,肯定也热得不舒服。去游个泳解解乏,挺好的。”

他当然知道游泳就意味着她要把身体暴露在其他人面前,更何况还有虎视眈眈的薛衍在场。但即便如此,他还是答应了下来,理由就是他要让当着薛衍的面和她亲密,让那个男人知难而退!

宋清歌还是想拒绝,“那我不会怎么办?”

“我教你。”

他话都说到这份儿上了,宋清歌知道自己再坚持下去也是无济于事,只好点头答应下来,两个人简单收拾了一下便去了运动中心。

虽然是故意想要在薛衍面前示威,但战祁对她的占有欲依然是一点都不少,就连选泳衣都是选了最保守的分体泳衣,红色的碎花款式,下半身还是裤裙的那种,除了上身的背部露的有点多,在泳衣里基本上已经属于包的很严实的了。

魏莱对自己的好身材向来自信,所以穿的是黑色挂脖的比基尼,更何况薛衍就在这里。此时不露更待何时?

等他们到了游泳馆的时候,魏莱已经开始游起来了,薛衍则皱着眉坐在一旁,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好像在担心着什么,一直到他们两个人进来之后,他才抬起头来,看到宋清歌时,眼中立刻闪现了惊艳之色。

其实人有时候就是这样,如果一个人喜欢你,就算你穿着军大衣,在他眼中也能性感的像是比基尼。如果他不喜欢你,你就算穿着比基尼,在他眼中也能变成军大衣。

前者俨然就是薛衍对宋清歌这样的。

比起魏莱,她确实已经穿的很严实了,可薛衍看着她还是觉得喉头有些发紧。

宋清歌个子娇小,可是身材却很好,再加上这几个月又养了一些肉,所以没有了以前那种病态的瘦,两条腿又细又白,光滑如玉的背部暴露在空气里,极其曼妙。

战祁早就已经捕捉到了薛衍炽热的眼神,嘴角划开一个讽刺的笑,他转头对宋清歌道:“走吧,我带你去浅水区游。”

宋清歌看了看荡漾着蓝色波纹的泳池水,有些畏缩的吞了吞口水,紧张的看着他,“我……我能不能不游?我就在一边看着你行不行?我真的很害怕。”

“不行。”战祁毫不犹豫的拒绝了她,“就去潜水区,一米五的地方你还怕?”

“我看着那蓝色的水就害怕……”

“放心吧,我会拉着你的,不会有事的。嗯?”战祁尾音一样,拉着她径直朝着浅水区走去。

战祁率先下了水,毕竟是将近一米九的男人,站在浅水池里就像是站在了儿童区一样,看着都有些滑稽。

他站在水里向她伸出双手,“下来吧,我接着你。”

宋清歌双手把着扶手,踩着梯子小心翼翼的向下走,脚尖刚触碰到水面,就忍不住打了个寒颤,想向战祁求饶,可是触及到他不容置疑的目光,她也只好硬着头皮下水。

由于室温不低,所以池水的温度也刚刚好,只是刚下水的时候有些凉,等适应了之后就舒服了许多。

战祁抓着她让她下了水,宋清歌进水里就感觉到了水的浮力,双手紧紧地抓着他的手臂,心慌意乱的喊:“你别放手啊!千万别放手!”

他看着她鲜有的依赖,嘴角噙着笑,点头道:“放心,我不放手,你淡定一点。”

宋清歌都快哭了,她怎么淡定啊?她本来以为一米五对她来说应该还能接受,可是下了水才发现,她根本连池底都碰不到。因为踩不到池底,她就更害怕了,完全不敢放开战祁的手。

战祁有些无奈的看着她,“你这样抓着我怎么学?”

“我、我不知道……”宋清歌的声音都在发颤,“我不学了行不行!”

“不行!”战祁毫不犹豫的拒绝了她,循循善诱道:“你听我的话,我现在放开你,你慢慢垂直往下沉,先踩到池底再说。”

他说完便要松手,宋清歌吓得脸色都白了,手忙脚乱的攀住他的肩,怕他又放手,她双手紧紧地环着他的脖子,两条腿缠在他的腰上,整个人就像一条藤蔓一样紧紧地缠在他身上,嘴里胡乱的喊着,“战祁,你别放手,千万别放手!”

战祁被她这样紧紧抱着,她的绵软几乎要贴在他脸上,他只觉得身上一热,好半天才哑着嗓子道:“我不放手,但你能不能先放开我?你再这样抱着我,等会儿我可不能保证会发生什么事。”

宋清歌一愣,猛然意识到有什么东西正抵在她的腰上,她心里暗叫一声不好,条件反射的松开了手和腿,结果整个人就这样猝不及防的掉进了水里。

“砰!”的一声,水面上被砸出来一大片水花,宋清歌也迅速的栽进了水里。

池水从四面八方朝她涌过来,她下意识的张开嘴想呼救,结果一开口就被呛了几口水,耳朵和眼睛都进了水,她只能听到耳边有“哗哗”的水声在响,心脏被水压压制的几乎要喘不上来气,她只能在水里胡乱的伸手踢腿。

这一刻她甚至忘了自己是在游泳池里,也忘了旁边还有战祁在场,她只觉得死亡的气息扑面而来,拼命的伸手想要抓住什么,可是却只抓到了一把空。

不知怎么的,她忽然就想起了时豫。

虽然在心里一直对时豫怀有愧疚,但她其实觉得时豫有点太小心眼了,他毕竟是个男人,又会游泳,掉进水里也不一定会怎么样。

可现在她才发现她想的太简单了,溺水的感觉真的很可怕,她忽然就明白了时豫这么多年来的怨恨。

就在她以为自己一定会死在这游泳池里的时候,一只大手忽然勾住了她的腰,接着便有温热的唇凑上来吻住她的唇,不停地往她嘴里度气,下一秒,她便被人从池水里带了出来。

“噗啊——咳咳咳——”

一出水面,宋清歌便用力的呛咳起来,胡乱的抹着脸上的水。

“呵呵……”

正当她咳的死去活来的时候,旁边却传来了某人幸灾乐祸的笑声,宋清歌愤怒的转头一看,战祁正笑得开心,指着她道:“瞧你那样,就是个浅水区,搞得好像掉进太平洋了似的。”

宋清歌怒气冲冲的瞪着他,一把甩开他,向着梯子蹬了两下水,愤懑的爬了上去。

战祁也跟着她出了池子,站在她身后戏谑道:“我可没松开你,是你自己松手的,这不能怪我。”

她真是不想再跟这个恶劣的男人说话,她都快被呛死了,他还在这里说风凉话。

她气愤的转头便想外走去,战祁见状急忙拉住她,“你干什么去?还真生气了?”

宋清歌一把甩开他。“我去外面喝口水!”

战祁这才放开她,噙着笑看着她离去的背影,眼中却满是宠溺。

“你明知道她不会水,刚刚那样,会让她出事的,你懂不懂?!”

愤怒的质问从身后传来,战祁一转头,薛衍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到了他旁边,脸上满是难掩的怒火。

战祁脸色一冷,“我就在她旁边,难道还能看着她被淹死不成?”

薛衍冷嗤,“我看你刚才笑得倒是挺开心的。”

“这跟你没关系,还有,以后离她远一点,这话别让我再说第二遍!”战祁直接向着他逼近了一步,微微眯眼,一字一句道:“她是我的女人!”

薛衍毫不退怯的迎视着他,掷地有声的说:“既然知道她是你的女人。就好好对她。恕我直言,除了她,我保证这个世界上找不到第二个对你这么好的女人,包括你父母!”

“这种话还轮不到你一个外人来讲!”战祁眼神一冷,转头便朝着宋清歌刚刚离开的地方走去。

因为呛了水,宋清歌还觉得有些心有余悸,裹着浴巾坐在休息室里,小口小口的啜着。

战祁进来之后直接坐到了她身边,斜眼看了看她有些发白的脸色,不由得问:“真吓着了?”

宋清歌白了他一眼,没好气道:“你淹一次不就知道了?”

“你以为我没淹过?又不是人人都生下来就会游泳。我第一次溺水,差点死在水库里。”

宋清歌突然有些好奇,“那你是怎么被救的?”

战祁的眼神忽然一暗,良久才道:“是时豫救的我。当时他游泳也是个半吊子,周围有人劝他别去了,他不死心,非得跳下去,最后被他和别人合力拉了上来,那次之后,我俩就决定一定要学会游泳。”

说起时豫,战祁的语气就总是会变的很沉重,宋清歌知道自己提了不该提的话,立刻道:“对不起。”

“算了,都过去了。”战祁站起身,“你喝完没有?我还没游够,你要是不想游,就在旁边看着吧。”

“哦,好。”宋清歌点了点头,立刻站起来跟了上去。

两人一同往里面走去,刚走了几步,就听到身后有人喊,“战祁?”

两个人的脚步一顿,不约而同的向后一看,是个又瘦又高的女人,穿着漂亮的比基尼,最惹眼的还是她胸前的波涛汹涌,再往下看便是笔直的双腿。

宋清歌隐隐觉得这个女人有些眼熟,却又想不起来在什么地方见过,而战祁则更是一脸莫名,显然不记得这个女人了。

女人越走越近,一到两人面前,便自然而然的抬手搭在了战祁肩上,娇笑道:“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你,好久不见啊。”

战祁微微眯眼,“你是谁?”

“你不记得我啦?”女人一脸失望的看着他,抬手在他胸口娇嗔的锤了一下,“我是徐佳琪啊,你忘了?我们还……”

徐佳琪说完,转头意味深长的看了看旁边的宋清歌,忽然惊讶道:“咦,这不是当初你那个所谓的老婆吗?你们还在一起啊?”

被她这么一说,宋清歌总算是想起来了,面前的女人不是别人,就是当年战祁第一次带回来。还穿着她的睡衣向她示威的那个女人。

真真是冤家路窄,没想到在这里居然还会碰到。

战祁对着她的脸看了好半天,似乎慢慢也想起来了,想到旁边还有宋清歌,他的脸色立刻变得很难看,语气也不怎么好,“你怎么会在这儿?”

“哎呀,干嘛用这么吓人的口气说话嘛,真是的。”徐佳琪娇嗔的看了他一眼,嗲声道:“我是来陪老公出差的,他住在这个酒店里。”

“你结婚了?”

“是啊,今年年初刚结的,算是闪婚吧,我老公在你们圈子里也算是名人呢,说出来你肯定知道。”徐佳琪有些得意的笑笑,“刘兆,你认识的吧?”

刘兆?

战祁眉尾一扬,眼中露出了一抹讽刺。

他当然知道,就是一个六十多岁的老色鬼,看这样子,面前的女人估计也是打倒了原配,所以才上位的。

他看着面前的女人,忽然觉得厌恶直接,抬手推了她一把,拍了拍被她摸过的地方,皱眉道:“离我远点!”

“干嘛这么生疏嘛,你忘了当初咱们在你的卧室里……”徐佳琪看着他诱人的腹肌和深邃的人鱼线,想着自己身边那个脑满肠肥的男人,只觉得蠢蠢欲动,更加主动地贴在了战祁身上,手指在他胸口画着圈,在他耳边暧昧道:“反正我老公今天不在,不如我们……”

宋清歌看着这一幕只觉得恶心至极,面无表情的说道:“你们聊,我还有事,先走了。”

说完便转头向外走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