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2 你能不能留在这里陪我/刚好我要不爱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战祁显然是喝了不少,眼中都染着迷离的醉色,领带胡乱的挂在脖子上,要不是有姚柔在一旁扶着他,他怕是都要摔倒在这儿了。

宋清歌看着他这个萎靡不振的样子就气不打一处来,转头再一触及姚柔挑衅的眼神,她先前所有想和好的心情顿时消失得一干二净,就这么冷冷的看着面前的两个人。

姚柔洋洋得意的瞥了她一眼,转头在战祁耳边柔声道:“祁哥,我把你送到家了,我就回去了啊。”

她说完便作势要松开他的手,战祁却并没有给她离开的机会,反而是一把搂住了她的肩,大着舌头道:“走什么,继续喝!”

姚柔心里窃喜着,嘴上却说:“还是不要了吧,宋小姐就在这儿呢,我就不惹人讨厌了……”

战祁这才抬起头看了宋清歌一眼,眼中的迷醉散去了一些,变得有些清冷,像是一瞬间清醒了许多一样,冷嗤道:“这是老子的家,老子想让谁留下就让谁留下,不爱呆的就滚出去!”

宋清歌的脸色瞬间变得难看至极,姚柔一脸无辜的耸了耸肩,“宋小姐,这可不是我厚着脸皮要留下来的啊,是祁哥非得留我。”

宋清歌别过头不屑的哼了一声,“随你的便。”

她那种高高在上的态度瞬间刺痛了战祁心里最敏感的那根神经,他看着面前无动于衷的女人。心里登时涌上了一股无名火,一把搂住姚柔,提高声音道:“走,我们回房间!”

姚柔的嘴角都是掩饰不住的得意,眉飞色舞的看了她一眼,扶着战祁朝楼上走去。

一旁的琴姨心急如焚的看着这一幕,着急的直跺脚,“哎呀,这是怎么说的,瞧瞧这一桌子菜,怎么就……怎么就闹成这个样子了呢!”

她一副捶胸顿足的样子,着实是打心底里为这两个人着急。

好不容易看到大小姐有松口的意思,还特地让她准备了这么多菜欢迎先生回来,本以为这两人能如愿和好的,谁知道这个恬不知耻的窑姐儿居然又回来了!

宋清歌看着那两人上楼的背影,勉强扯了扯嘴角对琴姨道:“算了,别管他们,饭还是要吃的,咱们不能跟自己的身体过不去。”

她说完便转身走向餐桌,坐下来自顾自的吃起了已经凉掉的饭,面无表情的样子看上去就好像她真的打从心里一点都不在乎一样。

琴姨站在原地看了看她,又转头看了看楼上,只觉得说不出来的难受,只得无奈的摇了摇头。

卧室里,姚柔搀扶着醉的已经不清醒的战祁走向床边,她刚一松手,战祁便直接仰头倒在了床上,闭着眼难受的松了松领带,胡乱的解开衬衣纽扣,一脸的不舒服。

姚柔看着他胸口一片赤裸的肌肤,再看到他因为呼吸而起伏的胸肌,只觉得身体都燥热起来,立即蹬掉高跟鞋爬到床上,凑近他抚摸着他的俊脸。

“祁哥,既然我都已经在这儿了,那不如我们就……”

她的声音娇嗲而诱惑,纤细的手指在他的脸颊上滑动着,不停地往他的耳洞里吹气撩拨他。

自从姚柔被他遣走之后,就再也没有见过他一次,几乎每天都会想起他峻峭的脸庞,每次一想到他,她心里就更加的怨念宋清歌。

她自然没想到自己出来陪人吃个饭居然也能偶然遇到了他,于是便立刻朝他凑了过去,发现他心情不好,一个人坐在包厢里喝酒,她瞬间便化身解语花,不停地为他开导疏解,并且趁他喝醉酒之后跟他一起上车回来了。

她可是好不容易才得到了近他身的机会,这一次再也不会让机会就这么白白的溜走了!

姚柔眼中闪过一抹阴厉和决绝,直接翻身坐在他身上,开始动手解他的衬衣纽扣,一边解一边娇声道:“祁哥,良宵苦短呢,今晚就让我好好伺候你吧……”

就在她已经把他的衬衣解到一半的时候,战祁忽然一把将她从自己身上推了下去,嘴里胡乱的嘟囔道:“水……渴了,我要喝水……”

姚柔怨念的咬了咬牙,可是也没办法,只好又下床去给他倒了一杯水,扶他坐起来把杯子递到他嘴边。

战祁闭着眼睛本能的喝了两口,结果却呛到了气管里,立刻剧烈地咳嗽起来,一口水吐在了姚柔身上,姚柔立刻叫了一声,一把推开了他,起身嚷嚷起来。

“哎呀,这可怎么办,这可是我新买的裙子啊!”

她又心疼又恼火,转头看了看躺在床上呼吸粗重的战祁,气急败坏的一跺脚,把杯子重重的往床头柜上一放,转头扎进了浴室里开始清理她的裙子。

她这一弄就弄了好半天,等她再从浴室里出来的时候,战祁已经闭着眼睛沉沉的睡过去了。

姚柔站在地上瞪大眼睛看着他,又气又恼的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脸。不死心的说:“祁哥?祁哥!你醒醒,我们还有事没做呢!”

然而战祁却像赶苍蝇一样,皱着眉挥手挡开她,不耐烦道:“滚开!烦不烦!”

姚柔又气又恨,要不是因为没胆儿,她真想就这样给他两个大耳光把他扇醒。恨恨的坐在床边看了好一会儿,战祁忽然翻了个身,随即嘴里便嘟嘟囔囔的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姚柔心下有些好奇,立刻俯身过去仔细听着,却听到战祁醉意迷蒙,却清晰而坚定的说:“宋清歌,别走,你别走……我喜欢你……”

姚柔猛然瞪大眼睛,坐直身体不可置信的看着他,好半天都没回过神儿来。

*

第二天一早,战祁是在窗外刺眼的眼光照射下醒来的。

眉头深深地簇成一团,他抬手搭在额头上,闭着眼想从床上坐起来,然而刚一起身,一阵锐痛就深深的传来,他脑子一晕,又重重的躺了回去。

“祁哥,你醒啦。”

耳边传来了女人娇软的声音,可是却不是宋清歌的,战祁的脑子一时间没转过弯来,竟然没分辨出这是谁的声音,只是条件发射的瞠开了双眼。

姚柔正坐在床边娇笑着看着他,战祁刚睡醒,一双眼睛又急又凶的盯着她,就像是在看一个仇人一样,厉声质问:“你怎么会在我的房间里?”

“祁哥你真讨厌,喝醉了,昨晚的事情就不记得了啊?”姚柔娇嗔的瞥了他一眼,一脸的幽怨。

战祁猛的从床上坐了起来,拔高声调道:“你把话说清楚,我跟你怎么了?”

姚柔一脸无辜的看着他,“你真不记得啦?”

他只记得自己昨天离开公司以后心情抑郁,于是就去银樽喝了不少的酒,隐约好像记得喝到一半的时候她忽然推门走了进来,之后自己迷迷糊糊说了什么做了什么,就都不大清楚了。

他该不会是喝醉酒之后又跟这个女人……

一想到这里,战祁顿时懊恼的咬了咬牙,他之前还跟宋清歌再三强调过,以后除了她绝对不会再有别的女人,可是现在……

他越想越烦躁,脑中忽然想起了什么,急忙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发现自己好像还穿着昨晚的衣服,这才松了口气,心里的石头也落了下去。

“不记得了,你说吧。”战祁微微眯眼,他倒要看看这个女人能编出什么鬼话来。

“就是你喝醉了,我送你回家,然后你说会让我继续留在这里啊。”她说完还眨了眨眼,一副纯真的模样,“你不会真不记得了吧?”

姚柔虽然有心想说他俩昨晚发生关系之类的话去蒙他,但她心知自己的谎言一旦被拆穿,那么战祁绝对会整死她,所以她到底是有贼心却没贼胆。但是如果只是这么说,那战祁就未必能分辨出真假了。

毕竟人喝醉酒之后说了那么多话。断片了哪还能想的起来自己究竟说过些什么?

战祁半信半疑的看着她,“我说过这种话?”

“你看你果真是忘了吧!”姚柔说着便露出一副泫然欲泣的表情,抽抽搭搭的说道:“你昨天晚上喝醉了,都是我在你身边一直陪着你,你说宋清歌根本就不懂得你的心,还说你下午要去桃城出差两天,很不放心她。”

她这些话立刻勾起了战祁的回忆,仔细想想,自己好像是跟她说过这些。这么一想,他觉得说让她留下什么的,到也不是没可能。

可他现在怎么可能再给她留在这里的机会?

战祁翻身从床上坐起来,一点都不留余地的冷声道:“昨天我喝多了,说过的话自己也记不起来了。如果我真说过,你就当醉话吧,我没有让你留在这里的想法。”

姚柔没想到几天不见他就变得这么无情。顿时慌了手脚,眼看他往衣帽间走去,脑子一热,脱口说道:“既然你下午要去桃城,那不如我留在这里帮你看着宋清歌怎么样?你不是说她这几天休假在家吗?我帮你看着她,如果她和别的男人有什么联系,我立刻向你汇报,好不好?”

战祁的脚步一顿,转过头目光如炬的盯着她,“我为什么会需要你帮我看着她?”

姚柔有些心虚的低下头,小声道:“我……我只是觉得,她有那么多追求者,而且又住在你的房子里,如果和男人不清不楚,有损你的颜面而已……”她说完。又怕自己的话站不住脚,连忙道:“祁哥你放心,我就只是在你出差这几天留在这里,等你一回来,我立刻就走。”

她的话倒是让战祁有些迟疑,的确,他一离开家,这座房子里的人就只剩下那几个看着宋清歌长大的家佣,如果她背着他搞点什么小名堂,那些人保不齐也会包庇她,为她说话。

这么一想,战祁倒觉得把这个女人留在家里几天也未尝不可,正好他这几天因为那个该死的宋清歌烦躁的要死,把姚柔放在这里,权当给她添堵了。

既然不舒服。那就要两个人都不舒服,凭什么只有他一个人心里不痛快?

报复般的想法涌上心头,战祁犹豫片刻,最终点了点头。

姚柔刚要笑,却听他又冷声警告道:“让你待在这儿几天可以,但是有什么事情你必须如实给我反馈,还有,我让你留这几天,只是为了让你看着她,对于这一点,你最好有点自知之明,不许去找宋清歌和我女儿的麻烦,不然的话后果你知道。”

他声色俱厉的样子让姚柔打了个寒颤,忙不迭的点头,“我知道,我知道。”

战祁这才转身向衣帽间走去,走了几步,忽然又想起了什么似的,转过头对着她上下打量了一番,微微眯眼,“你身上的裙子,哪儿来的?”

姚柔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衣服,讷讷的指了指衣帽间,“我的衣服昨晚弄脏了,我看那里面挺多的,就随便挑了一件……”

战祁眼神一凛,厉声道:“换掉,那里面的衣服不是给你准备的,以后也不许碰一下!”说完便进了衣帽间里。

姚柔站在原地,垂在身侧的手怨念的握紧成拳。一张俏脸几乎都变得有些狰狞和扭曲。

宋清歌,宋清歌!

她一定要借着这三天的机会,彻底把那个该死的女人从战祁身边踢走!

战祁换好了衣服便下楼去准备吃早餐,姚柔见状也立刻走一步扭三下的跟了上去。

宋清歌和知了早已经坐在了餐桌前,姚柔用余光看了看旁边的男人,壮着胆子靠过去挽住他的手臂,其实她也是豁出去赌一把,赌他不会当着宋清歌的面推开她。

战祁的身子一僵,转头厌恶的瞥了姚柔一眼,下意识的想推她,可宋清歌就坐在那里,他又不想显得自己好像可以和姚柔保持距离似的,于是便冷着脸忍了下来。

两个人走到餐桌前坐了下来,战祁几乎是条件反射的看向宋清歌,却发现她头都不抬一下,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就好像完全没看见他这个大活人一样。

心里那股子怨气又涌了上来,战祁真是恨不得一把掐死她,忍了又忍,才道:“今天下午我要去一下桃城,大概要去个两三天。”

静默。

宋清歌就好像根本没听见一样,继续吃着自己面前的粥,对他的话置若罔闻。

战祁咬了咬牙,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还有,小柔会重新回到铃园。”

他故意没说姚柔只是留在这里几天,玩了个文字游戏,为的就是想看看宋清歌会有什么反应,结果到底是让他失望了。

宋清歌再一次无动于衷,只是吃完了粥,转头温柔的问孩子,“宝宝吃饱了没有?吃饱了我们去幼儿园了。”

“嗯,吃饱啦!”

她伸手扯了一张纸巾给知了擦了嘴,面无表情的站了起来,全程眼皮都没有动一下,仿佛战祁就是个透明人,只有在孩子面前,她才会有点表情。

他看着她这要死不活的样子就来气,一把摔了筷子,猛地站起身便直接向外走去。

坐在餐桌前的姚柔得意的挑了挑眉,端起粥碗慢条斯理的喝起来。

就照眼下这个形势来看,恐怕到时候不用她出手,他们两个人就已经走不下去了。

送知了去幼儿园的路上,孩子转头看她一直对着窗外发呆,忍不住拉了拉她的手。宋清歌这才回过神来,“怎么了?”

知了一脸的不开心,幽怨道:“妈妈,那个讨厌的阿姨怎么又来了啊?”

宋清歌勉强扯了扯嘴角,摸了摸她的脑袋,“她是战叔叔喜欢的人,可能是战叔叔让她回来的吧。”

“妈妈,他们会结婚吗?”

“不知道,也许会吧。”

老实说,之前宋清歌还不敢保证这件事,但看战祁喝醉之后又和姚柔混在了一起,只怕姚柔对他来说应该是特别的存在,所以说他们会结婚也不是不可能。

知了眼中隐隐有些失望,叹了口气道:“这样啊……我以为你会和战叔叔在一起呢。”

宋清歌一愣,“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我现在觉得战叔叔好像也没那么讨厌了啊。而且他是我爸爸嘛,最近对我也蛮好的,妈妈去上海那几天,他还哄我睡觉了呢。”

这下宋清歌更惊讶了,“你说战叔叔哄你睡觉?”

战祁那种对孩子一点耐心都没有的男人,居然还会有心哄孩子睡觉?这话如果不是知了说的,那她绝对不相信,那个画面她根本想象不出来。

“是啊,战叔叔还是给我洗澡呢,但我觉得女孩子的身体不应该让男生看,所以就拒绝了。”知了像个小大人似的叹了口气,老气横秋的摇头,“哼,我还以为他忽然对我好了呢,还想着你们以后会在一起,所以想要不要叫他爸爸呢,现在看来还是算了。”

宋清歌看她这个样子有些哭笑不得,“宝宝为什么会觉得我们要在一起呢?”

“因为爸爸和妈妈都是要在一起的呀。”

她说的理所当然,好像这就是世间最平常不过的事情一样。在孩子的眼中没有爱情和夫妻,有的只有爸爸妈妈,别人的爸爸妈妈都是在一起的,所以她自然而然的也认为自己的父母应该在一起。

宋清歌看着孩子透亮的眼睛,忽然心疼的无以复加,只好紧紧的抱住她,拍着她的背道:“没关系,就算我们不在一起,也还是你的爸爸妈妈,就算只有妈妈一个人,也会好好养活你的。”

知了也抱住她,似懂非懂的“哦”了一声。

*

由于知了着实是不待见姚柔。甚至连晚饭也不愿意和她一桌吃,所以宋清歌干脆带着孩子去副楼和许伯还有琴姨一起吃,好久不在一起了,几个人坐在一起有说有笑的,倒也吃的很愉快,像是一家人一样。

席间琴姨和许伯还说起了不少她小时候的事,惹得知了好奇心大起,不停的问,连声说妈妈小时候真淘。

而另一边姚柔则没那么高兴了,尽管她现在能坐在餐桌的主坐,就像是女主人一样耀武扬威,可这屋里一个人都没有,就连那些个帮佣都不给她好脸色,她又能得意给谁看?

姚柔越想越觉得忿忿不平,摔摔打打的吃完饭。便坐在沙发上开始生闷气。

她的时间实在是有限的很,之前她偷听琴姨和小保姆讲话,说宋清歌身体一直不好,这次去上海好像累着了,而且还有些低烧似的,所以这几天打算一直呆在家里养身体,完全没有要出去的意思。

这就让姚柔又气又急,那个该死的女人不出门,那她就找不到能抓住她把柄的机会。总不能让她去外面勾引个男人回来放到宋清歌床上,然后去给战祁告状吧?

她越想越着急,时间就这么两三天,如何才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找到能让宋清歌一招毙命的把柄呢?

战祁临走的时候虽然答应了让姚柔留下,却并没有同意她睡主卧,依然是让她住在之前那件十万八千里之外的侧卧。

而宋清歌一想到他和姚柔就在那张床上翻滚过,整个人都觉得恶心不已。自然也不想去那里住,于是便和孩子呆在了一起。

知了一向睡得早,把女儿哄睡之后,宋清歌便靠在床头看书,然而快十一点半的时候,她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竟然是薛衍的电话。

这么晚了,他能有什么事?

宋清歌转头看了看已经熟睡的女儿,拿着手机向外走去,在走廊里接起了电话。

“喂?薛总?”

“对不起清歌,这么晚还打扰你,你睡了吗?”薛衍的语气很急,似乎发生了什么大事。

“我没睡呢,你有什么事吗?”

“木木有些不大对劲,下午放学回来就一直吐。难受的满床打滚,我家里的阿姨请假了,我实在是找不到别人帮忙了,而且又对孩子的病一点都不了解,你现在能不能来一下?”

听薛衍的声音就知道他已经慌得六神无主,宋清歌从未听到过他这么心急如焚的语气,毕竟是个刚把孩子接到身边的单亲爸爸,没有一点养孩子的经验,眼下孩子有什么事,他自然是手足无措。

“好,我知道了,我现在就过去。”

宋清歌太知道一个人处理孩子的伤病是一件多么煎熬的事情,所以这个时候便想都没想的就答应了下来,换了衣服便准备出门。

琴姨听到声音披着衣服从卧室里出来,连忙问道:“这么晚还要出去啊?”

“嗯,薛总的孩子生病了,他一个人不知道该怎么办,所以给我打电话,叫我去看看。”

“那我让老王送你去吧,这么晚了不安全。”

“没事,王叔肯定睡了,我打个车过去就行。”宋清歌笑笑便跑出去了。

然而她刚出了门,二楼的角落,姚柔闪身走了出来,嘴角挂着得意和阴狠的笑,手里的手机还开着录音功能,得意的扬了扬眉尾。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宋清歌,这可不是我故意栽赃陷害你,要怪就怪你走的太不是时候!

*

薛衍的住址,宋清歌倒是知道的,以前魏莱跟她八卦的时候就告诉过她,还特别骄傲地说自己曾经在薛衍家门口埋伏过他,宋清歌倒是真没想到自己有一天居然也会去他家。

盛北豪庭也是榕城数一数二的富人区,出租车自然是开不进去的,她只好下车又给薛衍打了个电话,这才一路跑上了他家。

一梯一户的奢侈设计,电梯刚在薛衍家门口停下,他便立刻打开了门,俊脸上满是急色,“你终于来了。”

宋清歌上气不接下气的跑过去,喘息着问:“孩子怎么样了?”

“还是那样,问他哪儿难受,他也说不清楚。”

宋清歌跟着他进了家,奢华的大平层,大概有小三百平左右,房子很大,装修的很简单,白色的主色调,就像他本人一样崇尚简洁。

木木的房间是粉蓝色的,一推开房门,就看到孩子正捂着肚子在床上打滚,额头上全都是冷汗,身上也汗涔涔的,一张小脸惨白惨白,小声呜咽的哭着。

宋清歌急忙冲到床边把孩子抱在怀里,柔声安抚着,“好了好了,宝贝不哭了,宋阿姨在这儿呢,乖啊。”她说完向薛衍使了个眼色,“给孩子拧块毛巾。”

薛衍这才如梦方醒,连连点头道:“哦,好,我这就去。”

他的动作相当快,大概半分钟就回来了,宋清歌用毛巾给孩子擦了脸和身体,抱着他轻声问:“告诉阿姨,你哪里不舒服?”

木木的声音都在发颤,“肚子疼……”

宋清歌按了按他的胃部,“这里吗?”

木木点点头又摇摇头。

宋清歌的手往下移了移,按着他阑尾的地方问:“是这里疼吗?”

木木又是点点头再摇摇头,显然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哪里疼,只是抱着肚子不停的哭。

宋清歌终于抬头看了薛衍一眼,语气有些沉重地说:“可能是急性阑尾炎。赶紧去医院吧。”

“你确定吗?”薛衍还是有些迟疑,“这孩子小时候生过病,最怕打针了,如果不是大毛病,能不能吃点药?”

“应该是阑尾炎没错,我妹妹以前得过,跟木木的状况就差不多。急性阑尾炎疼起来的时候就觉得整个肚子都在疼,孩子又小,根本分不清自己的身体部位,也说不清自己是哪里疼,就只会说是肚子疼。但我刚才按到他阑尾的地方时候,他明显疼得厉害,所以应该没错。”

她都这么说了,薛衍只好点头,“那我给他找件衣服。我们这就去。”

“薛总。”宋清歌急忙叫住他,指了指他的身上的睡衣,“我给木木找衣服吧,你也去换一件。”

薛衍这才看了看自己身上,有些尴尬的点了点头,转身出去了。

好在夜晚的车不多,薛衍一路加速往医院赶,宋清歌坐在副驾驶上抱着孩子,不停地安抚他,用嘴唇吻着孩子的额头,努力平息他的情绪。

薛衍回头看了她一眼,她的脸上和眼中都透露着让人安心的温柔,他看着看着忽然就放下了心,就好像有她在什么都不用担心了似的,转过头又加快了车速。

薛衍用最快的速度赶到了附近的医院。孩子被推进急救室之后,他又不死心的拉住医生问了一遍,“医生,我儿子是什么病?很严重吗?”

“急性阑尾炎,不严重,不过需要做个常规的小手术,很快就好了。”

“哦,哦,那麻烦您了。”

目送着医生进了手术室,宋清歌走上去拍了拍他的肩,放缓声音安慰他,“放心吧,这真的只是个小手术,世界上有很多人都得过阑尾炎,而且阑尾只是个可有可无的小器官,切掉对身体也不会有影响……”

她的话还没说完,薛衍忽然猛的转过身,一把将她紧紧抱在怀里,下巴抵在她的肩头,整个人都止不住的微微颤抖着。

宋清歌被他这个样子吓得呆住了,好半天才慢慢回过神来,拍着他的背柔声道:“没事了,真的没事。”

“清歌,谢谢你,幸好有你在,不然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薛衍的声音有些发哑,显然还没从刚刚的惊慌中回过神来,“木木刚回到我身边时间不长,我一点养孩子的经验都没有,看到他疼的满床打滚。我整个人都乱了,脑子里一片空白,根本想不到其他的事情。”

“上一次也是这样,林苏疼的泪流满面,握着我的手说她受不了了,不想再化疗了,后来没过多久……人就没了。我很怕木木也会和她一样……”

或许是因为有亡妻的阴影在那里,所以他对于病症格外恐惧,甚至有些讳疾忌医,就算是自己的身体出问题,不到非解决不可的地步,他也绝不进医院的大门。

宋清歌也是有过相同体会的人,拍着他的背道:“我明白的感觉,真的。当初知了被查出尿毒症的时候,我也是这样的。但木木没事啊,这只是个小手术而已,你不用担心。”

薛衍这才沉沉的点了点头,慢慢的松开她,脸上有些尴尬和别扭,“对不起,我刚刚实在是太惊慌了,让你见笑了。”

“没事的,为人父母都有这样的时候,孩子咳嗽一声打个喷嚏,自己就所有的神经都紧绷起来了。”她抬头看了看两声红灯的急救室,微笑道:“既然孩子没事了,那我就先回去了。”

她说完便准备走,薛衍猝不及防的拉住了她的手,目光切切的盯着她问:“你能不能留在这里陪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