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4 惩治渣女 (已改)/刚好我要不爱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外面大雨瓢泼,雷声大作,客厅里因为没有开灯,光线也是暗得很,两个人就这么一动不动地对视着,互相都在对方眼中看到了毫不妥协的坚决。

宋清歌定定的看着他的眼睛,试图从他眼中看到一丝迟疑和不忍,可是没有,什么都没有。

他明知道那池子里的花对她的意义,他却还是执意要这么做,用意义非凡的花去讨好他女人的欢心。这样的举动让她觉得,他就像商纣王为讨妲己欢心挖了比干的一颗七巧玲珑心。周幽王为博褒姒一笑烽火戏诸侯没什么区别。

她心里清楚他是执意要让她难受,闭了闭眼,她忽然冲到茶几边上,一把抄起了上面的一把锋利的长剪刀,猛地回头瞪着那边的两个人。

她的眼神又凶又急,眼底泛着猩红,就像是一只被惹怒了的兽。

姚柔被她狠厉的眼神看的浑身一颤,急忙躲到了战祁身后,小声嘟囔道:“干嘛那么看着我,要吃人啊?”

宋清歌又转头看了看战祁,目光冷然。战祁看着她的眼神。心里有一瞬间的迟疑,可是话都已经说出去了,再让他收回来自然是不可能,他也做不到自己去打自己的脸。

他抿了抿唇,只能在心底暗想着,只要一次,只要宋清歌这次肯开口求他,并且保证以后不再和薛衍来往,他就既往不咎,也不会再让她毁掉她的回忆。

垂在身侧的手握紧又松开,他只能在心底暗暗祈祷着,希望宋清歌自己能主动请命,这样他就会借坡下驴给她个机会。

可战祁到底是失望了。

宋清歌静静地看了他两秒,随即嗤笑一声,转身大步朝外面走去。

倾盆大雨从天降下,一推开门就能听见雨点噼里啪啦的声音,像落豆子一样,敲击的人心口都在疼。

琴姨见状急忙从门口拿起一把伞追上去,焦急的喊:“大小姐,外面雨大,你要打伞啊!”

可宋清歌却对她的话置若罔闻,挺直背脊毫不迟疑的走进雨幕,径直走向了园子里的池塘,在池塘边上那一簇荷花旁停了下来。她走进大雨里也不过几分钟,浑身都已经被浇的湿透,睫毛上不停地有水珠落下来,她觉得眼睛有些发涩,也不知道是雨水还是泪水,只得闭了闭眼,抬手从脸上抹了一把。

荷花开的位置距离池岸有些远,如果要够到花,就必须要下到池子里面才行。宋清歌看着被雨点砸出波纹的池面,复又回头朝客厅的方向看了一眼。

她本来就有些近视,再加上大雨迷蒙,其实根本看不清什么,只是嘴角划开了一个讽刺的笑。可是站在落地窗前的战祁却能将她所有的表情收入眼底,他心里有一个冲动让他去拦住她,可是还没等他想清楚,宋清歌已经蹲下身,一只脚迈进了池塘里,跟着便整个人都进去了。

池塘的水实际上不深,大概也就是到她胸部的位置。战祁抿紧唇看着她一边划水一边走向那些开的正盛的荷花,手指捻起其中的一簇,她闭了闭眼,心一横,终是一剪刀将那一大束荷花剪了下来。

宋清歌手里握着那束荷花回到家,浑身都已经湿了,琴姨手里拿着毛巾想给她披在身上,可是却被她伸手挡开了,直接面无表情的走到了战祁面前,伸手把那束花递给他。

战祁抿着唇没有说话,脸色也难辨喜怒,只是目光沉沉的盯着她从头到脚看了一遍。

雪纺T恤紧紧地贴在身上,发丝和衣服都在滴水,鞋子上还有泥。顺着她回来的方向留下了一串脚印,不知道是因为愤怒还是因为冷,她的嘴唇都是紫的,不停地打着哆嗦。

宋清歌又把手里的花往前递了递,笑意渐深道:“姚小姐还有什么要求请一次说清楚,下一次想要什么?我的命吗?”

战祁脸色顿时变得极其难看,一旁的姚柔也觉得气氛有些不对头,低眉顺眼的没敢说话。

宋清歌也不想再和他们这样呆下去,将花放到茶几上之后便转头径直上了楼,战祁看着她离去的背影,一时间甚至忘了去跟她纠结那些问题,就这么眼睁睁的放她走了。

宋清歌上楼之后便直接去了浴室,衣服也没有脱,打开水就直接站到了淋浴下面,慢慢蹲下身抱住了自己。反正她现在也湿透了,再湿一点也无所谓。

她觉得很累,自从遇到战祁之后,这种感觉就日渐强烈,她甚至觉得自己有点快撑不住了,倒不如一刀抹了脖子,一了百了的好。

可是转念她又想到了知了,她的孩子还那么小,她都还没看到她拥有一个健康的身体,怎么能这么轻易死了?

宋清歌蹲了太久,腿都有些麻了。扶着墙壁缓缓站起来,她脱掉身上的湿衣服扔到一边,匆匆洗了个澡便去自己之前住的侧卧了。

她现在觉得身体很疲惫,一点力气都没有,只想赶紧找个地方躺下来休息一下,于是连头发都没有吹,就这么睡了。

*

这一晚战祁自然也没去找过她,他知道她一个人睡在那间冷冰冰的的侧卧,好几次走到门口都想敲开门找她好好谈一谈,可是抬起手了却又敲不下去。

罢了,她连一句求饶的话都没有,想必也是不屑于向他低头的,既然如此,他干嘛还要剃头挑子一头热?

第二天一早,到了战祁吃完早餐的时候,宋清歌都没有露面,知了还嚷嚷着要去幼儿园,她却连人都不知道哪儿去了。

这个女人是什么意思?用这种方式来给他打对台,故意让他不痛快?

战祁越想越恼火,摔了筷子便大步上了楼。寒着一张脸一脚便踹开了侧卧的门,却见她正背对他躺在床上,还睡得正香似的。

看她这个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战祁便更加气不打一处来,走上前一把掀开了她的杯子,怒斥道:“宋清歌你又耍什么花样?以为装死我就不跟你计较昨天的事了?你给我起来,把话说清楚!”

宋清歌还是一点反应都没有,仍然背对着他躺在那里,甚至动都没动一下。

战祁以为她还在装腔作势,伸手便去拉她的手臂,呵斥道:“你聋了?我叫你起来。没听见?”

宋清歌被他这么一拉翻过身来,战祁这才发现她脸上满是不正常的潮红,微张的嘴呼哧呼哧的急促呼吸着,嘴上已经干的起了皮,额头上都是细密的冷汗,双眼紧闭,整个人都烧得不省人事。

战祁心头一跳,急忙靠过去将她拉进自己怀里,伸手一探她的额头,就忍不住低咒了一声,“怎么这么烫!”

他伸手拍了拍她的脸颊。有些焦急的喊,“宋清歌?你醒醒!你能不能听见我说话?”

可是已经烧得神志不清的女人哪还能给他回应?

战祁看着她呼吸又粗又重,整个人就像是病入膏肓的人一样,心里愈发紧张,一把将她打横抱起来便向外冲去。

站在楼下的琴姨见状立刻跑过来,关切的问:“哎呀,这是怎么了?”

战祁的脸上难掩急色,提高声音喊了一句,“她发高烧了,王叔,备车。去医院!”

刚背上小书包的知了也跑过来,拉了拉他的衣摆,小脸上满是担心,小声问:“我能不能一起去?”

战祁低头看了看怯生生却鼓起勇气跟他讲话的孩子,焦躁的心中一软,匆忙的点了点头道:“你也一起来吧,今天不要去幼儿园了。”

去医院的路上,战祁一直将她抱在怀里,宋清歌确实烧的厉害,那温度他只是摸一摸都知道肯定不低。能烧成这样,怕是跟她昨天下了池塘又淋了雨脱不了干系。

战祁低头着她呼吸沉重的样子,伸手抚了抚她的发干的嘴唇,心里隐隐有些后悔。

他昨天其实也只是想给她一个教训,让她好好认清楚谁才是她的男人,并不是真的多么想整她。但凡她当时说一句软话来求他,让他心里痛快一些,他都不会那么做。

战祁忍不住摇头,这个女人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这么倔强了?

车很快就开到了医院,检查之后医生告诉战祁,宋清歌只是因为受凉发起了高烧,有点肺炎,挂两天水就好了。没什么大问题。

这倒是让战祁松了口气,和医生道谢之后便去病房了。

知了正趴在病床上紧紧盯着宋清歌,不停地用手去摸她的脸,像是自己一眨眼她就会不见一样紧张,战祁看着她这个小模样儿忍不住弯了弯嘴角,走上去轻声道:“放心吧,妈妈没事。”

知了点点头,有些心疼的说:“可是妈妈的脸好热,我的手比较凉,我给她降温。”

战祁被孩子发自内心的话击中了内心,看着知了,他忽然就有了一种说不出的感觉。这么小的孩子就已经这么懂事了,他突然有点想知道过去五年宋清歌到底是怎么教育她的。

他伸手摸了摸孩子的脑袋,知了转头看了他一眼,欲言又止的问:“那个野种阿姨,她什么时候才会离开啊?每次她都会对妈妈说一些很难听的话,真的好讨厌。”

战祁愣了一下,随即严肃道:“什么野种阿姨?是谁教你骂人的?”

知了看他脸色吓人,怯怯地说:“没有谁教啊,姚阿姨就是这么说我的……”

战祁脸色一凛,眯了眯眼道:“她说你是野种?”

知了咬着唇点点头。

这孩子是什么性格,战祁还是很清楚的,他相信知了就算是不喜欢姚柔也不会说这种谎话。那个女人胆子倒是真够大的,居然敢说他的孩子是野种。

这种话有多难听,自然是不必想的。孩子现在还小,不懂到底是什么意思,那等她大一点呢?知道其中的含义,她会怎么想?

战祁抿紧嘴唇,眼中透着让人胆寒的怒意,看样子是他对那个姓姚的女人太宽容了,导致她变得越来越肆无忌惮。

脑中忽然灵光乍现,他急忙掏出手机,翻出之前姚柔给他发的那语音消息和照片。放在耳边又仔细地听了一遍。

最开始是琴姨的声音,“这么晚还要出去啊?”

宋清歌说:“嗯,薛总一个人,所以给我打电话,叫我去。”

最开始他就是因为这个语音消息才怒火中烧,后来姚柔又发来两张照片,全都是一些不堪入目的床照,他只扫了一眼便觉得恶心至极,甚至都没有仔细去看第二眼,现在才觉得其中好像有些不大对劲。

战祁翻开照片,都是宋清歌的和薛衍的床照。其中有一张,女人背对着镜头跪趴在床上,身后的男人只有一个背影。他微微蹙眉,把照片放大再放大之后,在女人的照片上仔细查看了一下,终于确定这个女人的确不是宋清歌。

宋清歌有一颗小痣,就在腰的位置再往下一点,他很喜欢抚摸着那一点,而那个痣恐怕连宋清歌自己都不知道。

看样子他的确是被姚柔耍了,因为当时太过冲动和恼怒,所以都忘了去查证其中的真相,就这么偏听偏信的中了她的套。

战祁有些懊恼的闭了闭眼,看着面前高烧不退的宋清歌,心里隐隐有些抱歉和内疚。再一想起她走下池塘的时候,回头看着他那个悲哀的眼神,他更觉得心头有些发疼。

之前在上海,他们之间好不容易才有了些回环的余地,他原本以为以后两个人可以和平相处,却没想到闹成了这样。

那个时候,她一定很失望也很怨恨吧?

战祁抿了抿唇,伸手摸了摸她烫手的脸颊,眼中流露着少有的关切和怜惜。

宋清歌这一烧确实有些严重。一直到下午的时候,她都没醒过来,高烧也没退下去多少,嘴唇上全都是因为高烧而泛起的白皮,看着就让人觉得不好受。

战祁一直在床边守着她,护士进来换药的时候看到她嘴唇干的几乎都渗了血,忍不住道:“你这丈夫怎么当的啊?不知道用棉签蘸着水给她点一点嘴唇啊?你看看她嘴上都干成什么样儿了。”

护士可不认识他是什么人,什么身份,脱口便是一顿训斥,战祁第一次觉得有些羞愧难当,点了点头尴尬地说:“知道了。”

跟护士要了棉签。他蘸着水有些笨拙的给她轻轻点在发干的嘴唇上,看着她嘴唇一点一点湿润,这才舒了一口气。

他没照顾过什么人,即便是连时豫和小七都没有,小七生病的时候他大多都在外地,家里有保姆伺候着,等他回去的时候,她已经活蹦乱跳的了,所以一直也没有照顾别人的经验,宋清歌还是第一个。

发烧感冒一直都是一个最让人难受的病,过了一会儿。宋清歌又开始浑身发冷,抱着手臂不停地哆嗦,牙齿都在打冷战,战祁见状只好脱了鞋和她一同躺在床上,紧紧的抱住她,试图给她一些温暖。

或许是他的身体让她找到了暖源,宋清歌渐渐地平静下来,开始本能的往他怀里凑,战祁有些错愕的低头看了看极其依赖他的女人,眼神也变得柔和了许多,低头吻了吻她的唇。

有那么一瞬间。他想自己大概是疯了,竟然莫名其妙的觉得她生病的样子倒是也不错,至少终于能收起浑身的利刺,和他安然相处了。

*

姚柔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快十二点多了。

自从她恃宠而骄让宋清歌剪了花那天,她见战祁的脸色不好,自己就主动乖乖的离开了铃园,夹起尾巴做人,生怕再惹上什么麻烦。

然而有时候这个世界就是这样,麻烦真要找上门来,真的是怎么躲都躲不了。

一天之内,她不仅被制片商宣告她出演女主角那部戏没戏了,就连之前有一个愿意包养她的富商都突然不见了人影,好像一夜之间她就被整个世界抛弃了一样,倒霉的喝凉水都塞牙。

因为这些杂七杂八的事情,她的脸色也很不好,摸黑在玄关口蹬掉了高跟鞋,这才想起来要开灯。

然而客厅里灯光大亮的一瞬间,她便整个人都吓住了,脸色霎时变得苍白而又惊恐,瞪大眼睛看着那个坐在沙发上的男人,好半天才吞了吞口水,颤声叫了一句,“祁……祁哥……”

战祁靠坐在沙发上,微微仰头似笑非笑的看着她,手里还掂着一块小金砖,翘着二郎腿,姿态慵懒而又桀骜。

“姚小姐这么晚才回家,真是让我好等啊。”

他一句“姚小姐”叫的姚柔寒毛都竖起来了,急忙扯着嘴角干巴巴的笑了笑,“祁哥,别……别这么客气。”

战祁嘴角的笑意愈加深刻了一些,又道:“姚小姐这么晚才回来,去哪儿了?”

“拍……拍戏……”

“哦……”战祁意味深长的拉长了尾音,眉尾一挑,将手里的ipad扔到茶几上,对她努了努下巴,“是不是拍这种戏?”

姚柔咬着唇慢慢移到他面前,小心翼翼的拿起来那个ipad,在看到屏幕上的视频时,腿一软,立刻跪到了战祁脚边,顿时泪如雨下道:“祁哥,我求求你,饶我一次吧,就这一次……”

那个视频不是别的,正是她不久之前陪一个导演上床的时候录下来的。

当时她已经被战祁扫地出门,那么长一段时间没拍戏了,她先前的资源和人脉早都已经丢的一干二净,再想重回老本行哪有那么容易?

到最后还是一个三流的网剧导演提出可以帮她,但条件就是上床。做演员的对潜规则自然是再熟悉不过,她已经没了战祁做靠山,以后不拍戏就意味着自己得去喝西北风。

万般无奈之下,她只好答应了下来,却没想到那个导演竟然还有拍视频和拍照的习惯。可是事已至此,她也实在是走投无路,最终只得咬着牙答应了下来。

可这些视频,又是怎么到了战祁手里的?

她仰头看着面前的男人,先前还觉得如神祗一样的人,如今却如同鬼魅一样可怕,就连他那双深邃的眼中都淬满了冷厉和厌恶,像一把刀一样抵在她的脖子上,只要他手上一用力,她就立刻死无葬身之地。

战祁微微倾身,伸手挑起了她的下巴。眯起眼道:“你PS的水平倒是很高么,既然那么会选,怎么不用你自己的床照来P呢?”

他把话一说到这儿,姚柔已经知道那些事都瞒不住了,手忙脚乱的爬到他脚边,鼻涕一把泪一把的拉着他的裤脚哭起来,“祁哥对不起,是我一时糊涂做了那些事,你……你大人不记小人过,饶我一次吧,我再也不敢了。真的不敢了。”

“下次?你还以为你能有下次?”战祁眼神一凛,一脚踹在她肩上。

他这一脚不轻也不重,姚柔被他踹的一下仰头跌坐在地板上,以一个极其不雅的姿势坐在那里。

战祁厌恶的瞥了她一眼,冷声质问道:“老老实实的把话给我说清楚,你到底是怎么陷害宋清歌的?那些录音和照片,都是怎么回事?”

姚柔咬了咬唇,抬手抹了一把眼泪,哭哭啼啼的说:“我……我就只是把她和琴姨的对话剪辑了一下,弄了一些比较暧昧的,至于照片,你都知道了,是p的,除此之外……别的没有了……”

“你确定?”战祁的声音又冷了几分。

姚柔被他的语气吓得哭都不敢哭了,声音梗在喉咙里不上不下,摇摇头说:“真的没了……”

“那么你说来听听,说我女儿是野种的人是谁?”

姚柔一惊,没想到他连这个都知道了,心下哀嚎了一声,可是却连解释的话都说不出来了。

战祁皮笑肉不笑的看着她,手指在沙发扶手上轻点着,缓缓开口道:“之前我就跟你强调过。不许找宋清歌和我女儿的麻烦,你把我的话当耳边风?”

姚柔紧张的脸上已经没有了一丝血色,牙齿不停地哆嗦着,傻了似的看着他。

战祁笑笑,拿起那个iPad在她脸上拍了拍,一字一句道:“既然你那么喜欢发床照,不如就让所有人看看你的浪荡样,如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