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6 这不就是你要的?我成全你/刚好我要不爱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他不由自主的就放缓了声调,“我吃什么都行,你看着做吧。”

“嗯,好的,那我今天早点下班,你等七点半左右的时候再回家吧,那个时候我肯定做好饭了,不然你回来太早还得等着,怪麻烦呢。”

那一瞬间,战毅忽然想,能这样事无巨细的都为他着想的,世界上是不是真的只有冯知遇一个人了?

他忽然就有些好奇,冯知遇到底为什么这么爱他呢?

因为冯知遇之前就告诉战毅不要回去的太早,所以战毅特地又留在公司里工作了一阵,他一向是个工作起来就六亲不认的人,因此等他忙完手里的工作,再抬头看向对面墙上的表,发现已经七点半多了。

战毅立刻起身拿起椅背上的外套准备离开,然而刚走到门口,助理便有些尴尬的推开了门,“毅少……”

他下意识地蹙眉,“出什么事了?”

助理扯了扯嘴角。向旁边一闪身,一个娇俏纤弱的身影便出现在了眼前,一身简单的T恤短裤帆布鞋,头发挽成了可爱的丸子头,年轻而又富有活力,当然最让人心惊的还是她哭的梨花带泪的脸。

除了冯知薇,还能是谁?

战毅先是一愣,急忙把她拉进办公室,对着助理使了个眼色让他把门关上,他这才牵着冯知薇走到沙发上坐下来,抽了张纸巾心疼的给她擦着脸上的泪。

“这是怎么了?怎么哭得这么伤心?谁欺负你了?嗯?”

他的声音是前所未有的温柔,眼神怜爱而又深情,和平日里那个嚣张跋扈的男人完全判若两人。

冯知薇抬头看了他一眼,水灵灵的眼睛里包着一汪泪,委屈的叫了他一声“毅哥”之后,眼泪便更加汹涌的掉了下来。

“好了好了,不哭了,出什么事情跟我说,我会出面给你解决的。”战毅伸手将她搂进怀里,一边轻轻拍着她的背安抚她,一边温柔的吻着她的发顶。

冯知薇的脸埋在他怀里,哭的一抽一抽的,“毅哥,你说……我是不是真的像他们说的,是个不要脸的狐狸精?是勾引别人老公的贱人?”

她的声音委屈而又难过,战毅的眼神一冷,厉声问道:“是谁敢这么说你?活的不耐烦了?”

冯知薇这才抬头望了他一眼,可怜兮兮的说:“是……是我姐的朋友。”

“冯知遇的朋友?她们敢这么说你?!”

冯知薇吸了吸鼻子,抹着眼泪道:“我一个同学也在我姐她们公司,是她告诉我的,我姐周围的朋友都骂我是贱人,说我不知廉耻勾引了自己的姐夫,说我是小三,还害得我姐独守空闺,这些都是我的错……”

她哭的那么辛酸和委屈,就像是受了欺负的孩子一样,战毅看的一阵心疼,紧紧地抱着她安慰道:“你别听她们乱嚼舌根,就算是小三,那也是冯知遇,跟你没关系。是她先不要脸的介入我们之间的,你才是最无辜的那个。”

冯知薇的眼泪浸湿了他的衬衫,让战毅心里难受得紧,她哽咽了一下,小声道:“毅哥,我在想……这些话,会不会是我姐说出去的,毕竟你们两个人的私生活怎么会有外人知道?肯定是先透了口风才这样……”

她这么一说,战毅也不由得怀疑起来。冯知薇说的没错,独守空闺这么私人的事情,但凡是当事人亲口说的,别人又怎么会知道?

垂在身侧的手微微握紧成拳,他的眼中都迸发着浓烈的憎恨。看样子是他高估了冯知遇的人品,连那种事情都口无遮拦的肆意宣扬,她还真是不安于室!

战毅抿唇拍了拍她的背。放缓声调安抚道:“好了,你也别太难受,这件事我会去解决的。”

冯知薇抬头眼巴巴的望着他,小声道:“毅哥,你会不会觉得我是一个搬弄是非的坏女人?”

“怎么会,我知道你一向都不是一个爱计较的人,要不是因为被逼急了,肯定也不会来找我说这些。”

冯知薇咬了咬唇,很是关切的问他,“那这件事你要怎么解决?”

“我自有办法,你就不要管了,听话。”战毅笑了笑,宠溺的抚了抚她的头发。

冯知薇又拉住他的手,十分不忍的说道:“毅哥,你千万不要太生我姐姐的气,她也是太喜欢你了,而且你也知道,她的脸都那样了,好不容易嫁给你,当然不希望自己的家庭被破坏,所以才会到处摸黑我,但她本心不坏的,你也不要迁怒于她。”

战毅有些心疼又有些气恼的看着她,摇头道:“你啊,怎么就学不会长点心眼?你倒是心疼她,可她呢?她在外面是怎么说你的,你忘了?”

冯知薇垂着头,小声嗫喏道:“可她毕竟是我亲姐姐,我俩是一个妈生的……”

“你倒是把她当姐姐,她把你当什么了?亏的还比你大好几岁,那种谎话都能编出来,简直是太阴毒了。”战毅微微眯眼,眼中写满了对冯知遇的憎恶和鄙夷。

冯知薇抬手抹掉眼角的泪,拉着他的手笑了笑,“没关系,就算全世界的人都骂我,但只要你肯相信我就好了。”

“我当然相信你,这个世界上,我不相信你还能相信谁。”

冯知薇凑上去在他脸上轻轻一吻,羞涩的垂眼,“我就知道你对我最好了。”

战毅脸上满是柔情,抬手摸了摸她的头发,体贴的问:“你吃晚饭了吗?饿不饿?我带你出去吃饭。”

“嗯,好啊。我好久没吃海鲜自助了,我想去吃。”

“好,我们这就去。”

*

冯知薇一直都是个小孩子心性,吃完饭之后,她又提出自己想去天文大厦看星星。战毅最近因为工作上的事情本来也怠慢了她很长时间,因此她一提要求,他当即便毫不犹豫的点头答应了下来,直接带她去了天文大厦。

榕城天文大厦也是全世界都排名前十的超高型建筑,一共125层,将近五百多米,再加上这里有各种各样的专业天文望远镜。因此吸引了一大批天文爱好者来这里游玩。

战毅本来对这些并没有什么兴趣,可是冯知薇一直叫他看,他也只好顺她的意,接过来那个高倍天文望远镜看了看,却不知怎么的就看到了月亮上。

天文望远镜下的月亮和肉眼看的月亮自然是没法比,坑坑洼洼的表面简直让人不忍直视,完全没有肉眼看的那么明亮美好。

他看着看着,不知怎么的就想起了冯知遇先前对他说的那句话。

“今晚月色很美,偶尔也抬头看一下吧。”

一想到那个女人,战毅心里就没来由的烦躁,抬起头对冯知薇道:“时间也不早了。走吧。”

冯知薇似乎也玩累了,乖乖地点了点头,两人一起下了楼,战毅又亲自把她送回了冯家。

因为怕被冯家人看到,所以他特地把车停的很远,目送着冯知薇回家之后,他才调转车头往自己家开去。

战毅晚上回到家的时候,已经快要十一点半了。

打开家门,迎接他的便是一室的灯火通明,他在玄关换了鞋,走到餐厅才看到餐桌上那一大桌饭菜。现在都已经被细心地盖了起来,而冯知遇则趴在桌上睡着了。

战毅蹙了蹙眉,走上去在冯知遇的肩上推了一把,她似乎睡得也不深,立刻条件反射似的猛的坐直了身体,在看到他的一瞬间,整个人都清醒了似的。

“阿毅,你回来了啊……”她抬手挽了挽耳边的碎发,因为睡觉的原因,声音还有些瓮声瓮气似的,搓着手局促不安的看着他,好半天才如梦方醒,“对,对了,饭都凉了,我去给你热一下……”

冯知遇一直都低着头,甚至不敢和他对视一眼,匆匆忙忙的便准备去热饭,战毅又伸手拉住了她,充满质疑的问她,“我这么晚才回来,你就不生气?”

冯知遇愣了一下。随即微笑着摇摇头,“不会啊,我不生气。”

战毅心里的疑问更大了,以往和冯知薇约会的时候,他迟到几分钟她都会闹脾。现如今他放了她整整几个小时的鸽子,她就一点都不生气?

骗谁呢?

战毅冷哼了一声,眼中的讽刺越扩越大,又问:“你就不想知道我去哪儿了?”

“在公司吧,你的工作那么忙,回来晚了也很正常。”

她在他面前似乎总是这样善解人意,战毅眯眼看着她,实在是很难把这样一个连大声说话都不敢的女人,和那个四处散播谣言的人联系在一起。

如果不是她演技太好,那么就只能说她有两张脸,一张天真,一张邪恶。

战毅没来由的就觉得后脊有些发凉,让这样一个心怀叵测的女人呆在他身边,他实在是觉得心里发毛。

战毅冷笑一声,勾着唇道:“你倒是贤惠的很,娶了你,我还真是三生有幸。”

饶是冯知遇再迟钝,他话里的讽刺这么明显,她自然也听出来了,怔了怔小心翼翼的问:“阿毅,你怎么了?是不是心情不好?出什么事了吗?”

“这个问题你难道不应该问你自己吗?”

“我自己?”冯知遇有些茫然的看着他,显然不明白他的意思。

“装,你继续装,我看你能装到什么时候!”战毅伸手扼住她的下巴,一双眼中强烈的恨意像是淬了毒一样,咬牙切齿的说:“能四处宣扬自己私生活的女人,除了你我还真没见过别人!连独守空闺这种事情都能告诉别人,你就这么空虚?”

冯知遇含泪摇头,“我没说过这些……”

“你去你爸妈面前告状。说咱们结婚那天晚上我不在家里,结果你爸一个电话打到我大哥那里,让我好好对你,你敢说这些不是你的手段?”

冯知遇的下巴被他掐的生疼,眼泪都快要出来了,只得摇头道:“我从来没说过这些话,真的,你相信我……”

“相信?你也配说这两个字!”战毅一把将她推到餐桌前,将她的脸按在桌面上,直接掀开了她的裙摆。

脸颊贴着冰冷的桌面,这样的姿势宛如兽类交配一样羞耻。冯知遇吓得哭起来,抽噎着恳求,“阿毅,我求你,别这么对我,有什么话我们静下心来好好谈,你不要冲动……”

“我和你没什么好谈的,你就只配这样对待!”

战毅眼神一冷,直接宣告了自己掠夺的开始。

迟来的圆房。

冯知遇到最后疼的浑身都颤抖起来,太疼了,她只能紧紧咬着下唇,强迫自己不许哭。这还是她的初夜呢,女孩子最美好的第一次给了自己爱的人,她还是该开心才对,怎么能哭呢。

可真的太疼了,到最后她觉得自己都快要晕过去的时候,战毅才终于松开了手。没有了力量支撑,她直接便从桌面上滑坐在了地上,浑身都是冷汗,眼神都有些涣散了。

战毅整理好自己的衣服,站在她面前居高临下的睥睨着她,高傲的眼神就仿佛是在看一个蝼蚁。

“这就是你想要的。我都给你了,以后你自己你也识相一点,再去别人面前说三道四,我保证让你哭都哭不出来。”

他转身便准备去浴室,看到满桌子的菜,忽然又想起了什么似的,回头朝她笑了笑,“哦对,我忘了告诉你,你做的东西,我从一开始就没打算要吃。我怕你下毒。”

战毅毫无感情的瞥了她一眼,转身就走了。

冯知遇趴在地板上,额头贴着地面,有些急促的呼吸着,苍白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就像是下一秒就会死掉一样。

她用手重重的在心口捶了两下,那种窒息的感觉才慢慢散去,眼前渐渐聚焦,她扶着椅子站起来,摇摇晃晃的走向窗边,仰头看了看天边高悬的那抹圆月。不禁扯起嘴角苦笑了一下。

她想一定是她的心情太差了,所以今天看着月色都觉得不美了。

*

“崔主播,这是等一下录影的台本!”

从助理手里接过台本,崔灿翻了两下,翻了两下发现又是一些老掉牙的问题,实在是没什么好看的,便直接将台本扔到了一边,随口问道:“今天的嘉宾是谁啊?”

“姜蕴,就是咱们榕城出名的女企业家,这一期节目主要是为了谈一谈她的经历和经营理念。”

崔灿的身子一抖,化妆师手里的口红差点就给她画歪了。等涂完口红。她才转过头不可置信的看着助理,“你说什么?我一会儿要见的人是谁?”

“姜蕴啊,您没听说过她?”

这个小助理是新来的实习生,对于她过去的经历自然也不了解,不怪她一脸茫然。

崔灿扯了扯嘴角,皮笑肉不笑的说:“嗯,听说过,挺出名的。”

因为财经频道的女主播最近去做了另一档节目,所以她被暂时安排接手这里,这个节目的主要内容就是采访一些商界名人,谈谈他们的创业经验或者经营理念,只是崔灿怎么也没想到,自己接手的第一天,要面对的人竟然就是姜蕴!

一般主播和嘉宾的化妆室都是公用的,可她今天一直到了录影之前都没见到姜蕴,就在她为姜蕴跳票而庆幸的时候,却听到录影棚里有人喊了一声“姜总来了”,接着便听到一串铿锵有力的高跟鞋声,一转头,姜蕴就已经到了她跟前。

崔灿一抬头,不由得挑了挑眉,姜蕴就是姜蕴,连化妆这种事都不屑于和她们这些凡夫俗子一起,竟然是做好造型才来的。

一身黑色的连体裤,上身是挂脖的款式,露出了背部大片的肌肤和消瘦的肩,脚下则是一双又细又高的黑色高跟鞋。崔灿忍不住在心里感叹,也就亏得姜蕴一个奔四十的女人了,还敢这么穿,真是不怕闪了她的老腰。

感叹完了,崔灿起身向姜蕴伸出手,凉薄的笑了笑,“姜总,久仰大名。”

姜蕴的视线移到她的手上,随即摆了摆手,微笑,“崔主播好,握手就不必了,我这人毛病多,有洁癖,怕得病。”

“哦……”崔灿挑眉,意味深长的一笑,“姜总也是选择性洁癖吧?既然那么怕得病,怎么还要睡别人睡过的男人呢?我也有洁癖,牙刷与男人,绝不和人共用。”

姜蕴的脸色瞬间变得难看至极,用力掐着手心才忍下来,转头提高声调喊了一句,“导播呢?能不能快点录?我赶时间,一会儿还要忙着签约!”

姜蕴也是京都电视台的赞助大户,惹恼了谁都承担不起,导播急忙招呼摄影和录音师开始了。

采访不外乎也就是那些问题,崔灿毫不走心的问着,姜蕴也不走心的答着,可两人的视线却始终交错在对方身上。半分都没有移开过。

崔灿看着对面的张着嘴喋喋不休回答问题的姜蕴,不由自主的就想起了当初那让人恶心至极的一幕。

她觉得她这一辈子可能都忘不了那天,因为那是她和战诀的结婚纪念日,她买了蛋糕和红酒,提前回家打算做一顿烛光晚餐给他一个惊喜,却没想到推开门就在玄关看见两只耀武扬威的高跟鞋,接着便是满地的衣服,一直延伸到他们的卧室。

她脑子嗡的一声,踮起脚小心翼翼的走过去,站在门口看到了她毕生难忘的一幕。

她的丈夫和别的女人在他们的床上翻滚着,丝被从他的身体上滑到他的腰际。姜蕴大红色的指甲深深地掐着战诀的背部,仰头叫的兴奋而又难耐。

崔灿站在门口看了几秒,便转头离开了,等她再回到家的时候,手上已经多了一份离婚协议书,那是她找朋友拟的,要求很苛刻,几乎让战诀净身出户。

他们两个人坐在灯火通明的餐厅里,她一忍再忍,还是忍不住开口问他,“为什么。”

战诀连头都没抬一下。面无表情地说:“没有为什么,就是不爱了。”

他甚至连那份离婚协议的具体内容都没看,就直接签下了名字,第二天等她下班回来,他的东西就已经彻底搬空了,他的钢琴,他的笔记本,搬得干干净净,连一张乐谱都没给她留下。

那时崔灿终于知道了,从相爱到不爱原来可以这么快,快到连二十四小时都不用,她就一无所有了。

崔灿不是一个会纠缠不休的人,他都已经说不爱了,她再死皮赖脸的缠着他,也不过是给自己丢人而已。那座房子,那张床,都是沾染了别的女人气息的地方,她也不屑于再留恋,直接便找朋友给她卖掉了。

离婚之后,她就开始了漫长的环球旅行,她走了很多地方,遇见了很多很多的人。可是夜深人静的时候,她还是忍不住会想起那个会让她坐在三角钢琴上,给她弹《秋思》的男人。

姜蕴的问题已经说完了,可对面的崔灿还是目不转睛的盯着她,她那样直勾勾的眼神立即惹得姜蕴十分恼火,冷声道:“崔主播,你看够了没有?!可不可以进行下一个问题?”

崔灿这才回过神来,之前她本来就没有仔细看过台本,刚刚走了个神,更是忘得一干二净,她看了看对面得姜蕴,忽然脱口问道:“姜总,请问当小三是一种什么体验?”

她的话刚一出口,录影棚里瞬间一片寂静,所有人都屏息看着她们两个人,周围的恐怖因子一触即发。

崔灿问出来的一瞬间其实是有些后悔的,姜蕴背景深不可测,想整死她简直易如反掌。说句不好听的,搞不好今天晚上她一下播,出门就有可能命丧黄泉。

但话一出口,她也不是个会后悔的人,更何况这一直是她多年来想搞懂的问题,问了就问了,没什么好怕的。

姜蕴就那样定定地看了她几秒,反倒是笑了,“这句话应该是我问崔主播吧?亲眼看到自己的老公和别的女人上床,是种什么样的体验?”

崔灿脸上红白交错,终是什么都没说出来,录影最终以姜蕴愤然离去而终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