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7 叫声爸爸来听听/刚好我要不爱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姜蕴的离开让演播室一瞬间陷入了困境,所有人都面面相觑,互相看了看之后,将视线落在了崔灿身上。

相比起来其他人的束手无策,崔灿自己倒是显得分外淡定,耸了耸肩不以为然道:“都看着我干什么?又不是我让她走的。”

她说完便站起来向外走去,反正录影也进行不下去了,她还留在那里等着被领导表扬吗?

原本以为姜蕴已经走了,可崔灿快走到电梯的时候,才发现她居然还站在那里,双手环胸,微抬着下巴,永远都是那副目中无人趾高气扬的样子,身后还跟着和她一样趾高气扬的助理。

崔灿也懒得去理她,刚伸手准备去按电梯,结果一只纤细的手就直接伸过来挡在了电梯按钮上。

一抬头,姜蕴正面无表情的看着她。

崔灿倒也不急,收了手朝她笑笑,“姜总这是什么意思?”

姜蕴眼神凛冽的盯着她,中气十足的说:“离战诀远一点。”

崔灿摊手。一脸无辜道:“姜总这说的哪里话?我可不记得我什么时候亲近过那个渣男。”

天地良心,她现在看见战诀都恨不得绕着走,才不会闲的没事做去主动撩他。倒是战诀总是隔三差五的就给她打电话问问近况,问的最多的还是有没有人找她麻烦,搞得崔灿都在怀疑他是不是巴不得别人天天来找她茬了。

“你不去勾引他自然是最好。”姜蕴说着向前逼了一步,咄咄逼人道:“他现在是我的男人,你如果再敢觊觎他,别怪我不客气。”

“姜总放心吧,男人一到四十左右就要走下坡路了,我对他才没兴趣。倒是姜总你,跟他在一起日子恐怕不太好过吧?”

崔灿说这话的时候,尾音上扬,充满了挑衅和讽刺。

其实这些话她也不是第一天听说了,按理说姜蕴和战诀结婚也有快四年了,两个人又都年纪不小,可是却一直都没有孩子。姜蕴什么心态,她倒是不知道,但战诀她还是很清楚的,那个男人一直都是很喜欢小孩子的,他们还谈恋爱的时候,战诀就经常幻想他们以后一家三口的生活。

当然了,外界也有传言,说主要原因是战诀那方面不行,因此他和姜蕴结婚这么几年,夫妻生活却少得可怜,自然也就没有孩子了。

都说女人四十正是如狼似虎的年纪,姜蕴现在正需要男人滋润,结果却遇见了个不能人道的战诀,说来也怪可怜的。崔灿不由得有些同情姜蕴,毕竟当年她和战诀没离婚的时候,那个男人要她要的别提有多热情了,度蜜月的时候两人说是去威尼斯游水城,结果大部分的时间都呆在酒店里做那事……

这么一想,她愈发觉得姜蕴有些可怜了。

耸了耸肩,崔灿笑道:“不过我想姜总应该也不介意他怎么样吧,毕竟你俩是真爱,柏拉图的那种。”

姜蕴已经气得脸都青了,论嘴仗,她从来都不是崔灿的对手,可她的教养和涵养却还是努力克制着她没有发火。

良久之后,她才走上前,对崔灿一字一句道:“崔主播,我劝你最好管好你这张嘴,否则的话有朝一日你怕是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别以为我不知道诀暗中在护着你,但他护的了你一时,护不了你一世。再这么嚣张跋扈,我保证你有一天会身败名裂,不信咱们走着瞧!”

姜蕴说完便带着助理走进电梯,一直到电梯门关上的时候,两个人还电光火石般的对峙着。

崔灿看着被关上的电梯门。不由得撇了撇嘴,姜蕴那女人怕是年纪大了神志不清了吧。

战诀护着她?开什么玩笑!

尽管她们白天那场录影后来被删掉了,但录影现场难免有一些观众和助理之类的人,因此崔灿和姜蕴起争执的那一段,还是被人拍下视频发到了网上,并配了一个颇为吸引人眼球的标题——

“前妻和现任大战演播现场,著名钢琴家战诀现任妻子愤然离席。”

崔灿翘着二郎腿坐在坐在陆景呈的办公室里,肩头的高跟鞋在空中有一下没一下的点着,手里拿着陆景呈的iPad津津有味的刷着微博,一脸吃瓜群众的表情。

陆景呈无奈扶额,问她,“对这件事,你有什么想说的?”

崔灿抬头看了他一眼,挑了挑眉,“标题起得不错,主笔的编辑文笔不怎么样,写的太烂了。”

陆景呈无语,“谁让你说这个了?我是问你,对这件事你要怎么解释?”

“没什么好解释的啊,我就是那么随口一问,谁知道她那么开不起玩笑。”

陆景呈也知道她是什么性格,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对她道:“听说姜蕴小三上位的消息一传出去,对她们集团造成了很不好的负面影响,公关总监给我打了好几个电话,让我严惩你。电视台那边也来了消息,姜蕴的副手给老板抱不平,一怒之下撤掉了好几个大赞助,你们台长都快哭了。”

崔灿耸耸肩,不以为然的“哦”了一声。

“这件事我给你压下来了,电视台那边我也跟台领导吃过饭了,就说你也是受情伤太深,所以有点耿耿于怀。鉴于你最近主持的两档节目收视率都还不错,领导也就对你网开了一面,只是让你暂时停职反省,等风波过了之后再回去。”

“得嘞,那我就谢谢您啦,正好我最近累得要死,想好好休息休息呢。”

崔灿说罢便拎起包向外走去,刚抬手搭在门把上。身后的陆景呈突然说道:“崔灿,你最好能好好记得你这几年是怎么过来的,你知道我一向喜欢拿得起放得下的人,别让我瞧不起你。”

握着门把的手一僵,崔灿垂下眼,好半天才转头给了陆景呈一个大大的笑容,“你放心吧,我早就放下了,我现在对爱情一点兴趣都没有,我只想赚钱。”

陆景呈微微一笑。点了点头。

空寂的停车场里,崔灿坐在自己的车里,车载音乐放着姚贝娜唱的《矜持》,她唱的隐忍而又深情,用高昂的声音唱着“我从来不曾抗拒你的魅力,虽然你从来不曾对我着迷”。

崔灿有些怔愣的盯着自己的右手腕,细白的腕子上戴着一个又粗又宽的波西米亚复古手镯,她咬了咬唇,把手镯向上一撸,一条粉嫩而又刺眼的疤痕就横亘在手腕上。贯穿了她整个大动脉。

她忽然就觉得心头一窒,急忙把手镯拨下去,挡住了那个疤痕,苦笑着扯了扯嘴角。

她可是无坚不摧的崔灿,为了男人割腕自杀这么丢人的事情,怎么能让别人发现。

崔灿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有些晚了。

反正回去也就她一个人,现在的她正是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状态,再也不用为了做饭而火急火燎的往回家赶了。

她现在住的房子是一个旧小区的二手房,房子很大,地段也不错。就是吵闹了一些,但挺有升值潜力的,所以她就买了下来。

楼道里的等已经坏了好久了,可是也没有人修,她只好用手机打着手电,慢慢地向楼上走去。然而刚一走到门口,她手里的灯光一晃,就看见门口有个黑影,吓得她差点把手机都扔出去,失声尖叫,“是谁!”

她这么一喊,反倒是把楼道的声控灯给喊亮了,灯光乍亮,她看到眼前的人时,顿时一怔。

居然是战诀!

他正依靠在她家门口,指尖还夹着一支烟,脚下有好几个烟头,看她回来了,便抬头看了她一眼,脸色很差。看样子已经等了很长时间了。

“你干什么去了?怎么这么晚才回来?”战诀一开口就是质问。

要知道他已经在这里等了三个多小时,怕她下了夜班会害怕,他甚至无聊到帮她把楼道里的灯泡都换了。

“关你屁事,你是我什么人?”崔灿下意识的蹙眉,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便自顾自的掏钥匙开门。

她推开防盗门准备进屋,身后的战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闪身进来,直接登堂入室站在了她家客厅里。

崔灿杀人的心都有了,指着门口咆哮,“你有病啊,给我滚出去,不然我报警告你强闯民宅了!”

战诀不为所动,逼视着她的双眼问:“你是不是因为找姜蕴的麻烦才被停职的?”

现代社会的消息穿的可真是快,这才几个小时,他就直接来兴师问罪了。

崔灿也懒得隐瞒他,大方承认道:“是又怎么样?你要是心疼你老婆,为了她来找我麻烦,那就不必了,我现在已经焦头烂额了。”

她本以为战诀是为姜蕴出气来的,却不曾想他忽然情绪激动的扣住她的肩,失控的大声道:“你这女人是不是没长脑子?我之前是怎么跟你说的,不要去招惹她,你惹不起姜蕴,你为什么就是不长记性?”

崔灿被他这种态度搞得莫名其妙,一把推开他,皱眉道:“行了,我知道你爱她爱的死去活来,用不着来跟我秀恩爱了,你要是就为这事儿来的,那你现在就能走了。”

她一脸不耐烦的指着门口,战诀看着她的脸。忽然就觉得愤懑至极,一步冲到她面前,双手捧着她的脸便狠狠地吻了下去。

他吻得又凶又狠,崔灿先是一愣,随即便开始手脚并用的去推他,可战诀的情绪格外激动,任凭她怎么抗拒都无济于事,最终还是沉溺在了他那个恶狠狠地吻当中。

两人吻得难分难舍之时,战诀忽然动情的叫了她一声,“灿灿……”

崔灿的眼泪直接就落下来了。踮起脚紧紧地勾住他的脖子。她觉得自己真他妈丢人,嘴上说得那么好听,结果只是被他吻了一下就什么都忘得一干二净了。

事情最后是怎么发生的,崔灿已经想不起来了,她也不记得是谁先脱了谁的衣服,总之最后两个人就那样倒在了她的床上。

这一次战诀要她要的格外激烈,一直到结束的时候,崔灿都有些想不明白,人们口口相传不能人道的他,怎么就忽然变得如狼似虎似的,就像这几年姜蕴都没满足过她一样。

到最后她觉得自己都快要散架了似的,就这么沉沉的睡了过去。

战诀低头看了看怀里疲惫的女人,轻叹了一声,俯身过去轻轻吻了吻她的额头,在她耳边道:“灿灿,你一定要好好保护自己,不然我做的一切都没有意义了。”

*

自宋清歌退烧之后,她就被战祁弄回了家里静养,怕她一个人嫌闷,战祁还特地把辛恬叫来给她做家庭医生。每天负责给她挂水看诊。

其实宋清歌自己也很不喜欢医院的氛围,对那个冰冷的地方,她有太多不好的回忆,亲人在这里一个接着一个被送走,她总觉得下一个有可能就是自己了。

正所谓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虽然她的感冒已经好得差不多了,可身体却还没有完全恢复,每天的精神状态都不好,整个人都病怏怏的。

她和战祁之间自然也没有好到哪里去,甚至比以前还要抗拒他。一想起他和姚柔在那张床上翻滚过,她就恶心的不行,主动住到了侧卧去。

战祁虽然有心想和她解释,可想到之前他告诉她姚柔恶有恶报的事,她当时那个不冷不热的态度让他至今都觉得恼火,因此也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算了,还跟她解释那么多做什么,反正她也不在乎。

因为她生病,所以接孩子的事情便落在了战祁身上,怕自己忙起来又忘了去接知了。他甚至还在手机备忘录上用闹钟做了提示。

一到下午四点半,他的手机忽然响起来,他这才意识到自己要去履行做父亲的职责了。

在此之前他一直都没有什么自我认识,可是当他看到手机上那个跳跃的小苹果的时候,他忽然就有了一种油然而生的使命感。

战祁从椅背上拿起外套便向外走去,坐在外面的许城立刻站起来关切道:“大哥你要出去吗?我安排司机备车。”

“不用了,我要去接知了,自己开车就行。”

他说完就走了,站在身后的许城目瞪口呆的看着他的背影,一脸的难以置信。

向来冷漠决绝的战祁。居然也有亲自去接孩子的一天?

或许是时间掐得比较准,战祁赶到幼儿园的时候,恰好孩子们刚刚放学,他本来就个子高,站在门口一眼就看到了被保育员带队领出来的知了,扬着嘴角跟她招了招手。

在此之前一般都是宋清歌或者琴姨来接知了,他还是第一次来,保育员自然不认识他,再加上知了自己也有些怯生生的,保育员立刻便警惕起来。

“这位先生,请问您是宋婵的什么人?”

战祁有些不悦的蹙眉,“我是她爸爸。”

保育员对着他上下打量了一番,剪裁合身的手工定制西装,出类拔萃的外表,再加上他手腕上那块限量版的江诗丹顿钻表,一看就知道这人非富即贵。

但即便这样,她还是将信将疑的低头问知了,“宝贝,他是你爸爸吗?”

知了躲在保育员身后仰头望着他,战祁一脸希冀的冲她点头,可孩子却抿着唇点了点头,半晌又摇了摇头。

战祁一颗心瞬间沉到了谷底,眼中有着难掩的失望,神色落寞的望着面前的小丫头。

他知道自己不该和一个孩子计较太多,可是心里却没来由的觉得难受。在此之前他一直不肯承认知了的身份,在宋清歌面前总是“你女儿”“你女儿”的称呼她,现在他也终于体会到了不被人承认是什么滋味了。

保育员戒备的看了他两眼,直接掏出对讲机就要叫保安,知了这才拉了拉她的衣角,不情不愿的小声说:“阿姨,他是我……爸爸……”

保育员还是不相信,“真的吗?宝贝不用怕,阿姨不会让坏人把你带走的。”

知了终于点了点头,“真的,他是我爸爸。”

保育员抬头看了战祁一眼,又打电话跟班主任核实了一下信息,这才把孩子交到他手上。

回去的路上,一大一小两个人谁都没有说话,知了低着头坐在副驾驶上,一副做错了事的样子,甚至不敢抬头看他一眼。

等红灯的时候,战祁一忍再忍,还是转头看向身旁的孩子,有些生气的问:“你就这么不想让我当你爸?”

知了抿着嘴不说话也不看他,低头玩着自己的手指。

战祁压着火又问:“让你叫我一声爸爸就这么难?”

孩子还是不说话,他也觉得自己这样咄咄逼人的态度有些不好,摇了摇头,尽量放缓语气对她说:“你从一放学的时候就撅个嘴,一脸的不高兴,怎么。幼儿园有人欺负你了?”

“没有。”知了小小声的说。

“那你为什么不开心?”

知了咬了咬唇,抬头望了他一眼,小心翼翼的说:“星期日的时候幼儿园有亲子活动,要爸爸妈妈一起来参加。”

战祁挑眉,“所以呢?”

知了的语气很失落,“你应该不会来吧?”

战祁倒是没想到她竟然是因为这个才心情不好,先前的阴霾顿时散去了不少,眼神也温和了许多,嘴上却不饶人的说:“什么你啊你啊的,老子是你爹!以后叫爸爸。听见没有?”

知了噘着嘴不说话,转过头一副不情愿的模样。

战祁看她这样忍不住弯了嘴角,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死丫头,还挺傲娇。不如这样,你好好叫我一声爸爸,我一高兴,兴许就去看你演出了。”

小姑娘终于转头看了他一眼,半信半疑的问:“真的吗?”

战祁挑眉,“那就要看你叫的甜不甜。合不合我心意了。”

知了眼睛一转,梗着脖子道:“那这样好了,如果你答应来看我演出,我就叫你爸爸,好不好?”

战祁没想到这小丫头还学会讨价还价了,顿时有些哭笑不得,捏了捏她的脸颊道:“小小年纪就学会谈条件了,你这是跟谁学的?”

“哼,不告诉你!”知了傲娇的一甩头,“你就说答应不答应嘛!”

战祁一笑,爽快的点头,“行,我就答应你,到时候去看你演出,你好好演,可别给老子我丢人。”

知了伸出小拇指,“拉钩。”

小孩还真是屁事多,战祁无奈的摇了摇头,却还是伸出了小指和她钩在一起,知了嘴里念念有词。“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战祁挑眉,“满意了?”

知了终于开心的点了点头,又对他一脸神秘的勾了勾手指。他有些好奇的凑过去,小丫头忽然在他脸上轻轻啄了一下,得意的说:“这是定金!”

战祁怔怔的摸了摸被她亲过的地方,心里顿时软得一塌糊涂。

父女俩牵着手回到家的时候,琴姨看到这一幕都愣住了,甚至还揉了揉自己的眼睛,以为出现了幻觉。

战祁的心情很是不错,脱下外套往衣架上一挂,随口问道:“宋清歌呢?”

“小姐在她的书房里……”

战祁点了点头,上了楼径直朝她书房走去。房门轻掩着,有叮咚作响的琴声缓缓传出来,他走上去站在外面看着,她正坐在竖琴前,神色认真而又宁静,纤细的指尖拨动着琴弦,姿态优雅极了。

他忽然想起自己好久都没听她弹过琴了,以前她常常拉着他要给他演奏,可他总是不耐烦的推脱,有时候实在推脱不了了,也是坐下来听一两分钟就走了。

这是第一次,他觉得她的琴音和琴姿都那么美。

或许是因为他的眼神太过炽热,宋清歌很快就察觉了不对劲,下意识的转头朝他这边看过来,手指在琴弦上一拨,接着就听到她吃痛的叫了一声。

战祁脸色一变,直接便推门闯进来,不由分说的抓起她的手,看到她的指尖被琴弦划开一道血口子,心头一刺,低下头毫不犹豫的将她的手指含在了嘴里,轻轻吮吸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