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8 小丫头叫爸爸/刚好我要不爱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酥麻的触感从指尖蔓延至全身,宋清歌浑身一震,急忙就要抽出自己的手,可战祁却握的死紧,横梦冷对瞪着她,嘴里吸着她受伤的手指。

半晌,他才松开她,冷嗤一声揶揄道:“弹个琴都能把自己弄伤,你还得做的好什么?”

宋清歌愤然抽回自己的手,愤然反驳,“用你管?”

“你这是什么态度,我好心好意的关心你,你就这样摆脸色给我看?”

宋清歌转过头去,没好气道:“我用不着你关心。”

战祁怒火中烧,本来还想和她再说下去,可是见她脸色还是那么难看,他只得强压着怒火,抿唇道:“周日的时候幼儿园有亲子活动,需要父母一起去。”

宋清歌“哦”了一声,“我知道了,我到时候会准时到的。”

战祁眉心一蹙,不悦的问:“你就不问我去不去?”

“你那么忙。肯定不会去,问也是白问。”她答得那么理所当然,就好像他不去已经成了既定事实,一点疑问都没有了。

战祁没来由的就想到了知了,这母女俩还真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女儿是这种反应,当娘的也是这种反应,不愧是她宋清歌亲生的。

他越想火越大,赌气般的说道:“你放心,我那天肯定会去,你就等着被打脸吧。”

宋清歌抬头看了他一眼,终是无奈的摇了摇头,“战祁,你不用这么意气用事,我知道你忙,就算你不去也没有人会怪你的,我……”

她的话还没说完,战祁忽然一把扣住她的肩,逼着她看向自己,斩钉截铁的说道:“宋清歌你听好了,我不是在意气用事。这种话我只说一遍,知了也是我的女儿,我只是在做我应该做的事,你不需要那么大惊小怪。”

他说的那么郑重严肃,就像是在宣誓一样,宋清歌都愣住了,傻傻的“哦”了一声。

战祁瞥了她一眼,又命令般的说:“还有,从今天起回主卧跟我睡。”

宋清歌毫不犹豫的拒绝,一脸的嫌恶,“我不要,别的女人睡过的地方,我不想碰。”

战祁顿时火冒三丈,“谁说别的女人碰过?除了你,谁还在那张床上睡过?”

“你敢说姚柔没在上面睡过?你们两个没有那个……”她自己都觉得那个词汇真是恶心,眼里满是鄙夷,实在是说不出口。

战祁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瞪了她一眼恶声恶气道:“反正除了你没有别的女人,你爱信不信,不信拉倒!”

宋清歌嗤笑一声,学着微博上的话说:“你别告诉我你俩睡在一张床上什么都没干,看夜光剧本来着。”

“你!”战祁此时真的是掐死她的心都有了,忍了再忍,才咬牙切齿的说:“既然你那么想知道,我就告诉你,姚柔一直都在沙发上睡着,根本没上过床,满意了?”

“她那么大一个活人站在你面前,你俩居然什么都没做?那么漂亮又妖娆的女人,你能一点反应都没有?”宋清歌将信将疑对着他上下打量了一番,眼中隐隐有些同情和怜悯,“你不会是有什么隐疾吧?”

男人最忌讳的就是自己那方面被人怀疑,战祁瞬间便黑了脸,一步逼到她面前,恶狠狠地说:“我有没有隐疾。你试一试不就知道了?”

他说完便直接低头吻住了她的唇,宋清歌向后退了一步,一下撞到了墙壁上,退无可退,只能被动的承受着他铺天盖地的吻。

这个女人的胆子真是越来越大了,居然都敢怀疑他的能力,看样子他有必要好好提醒她一下,之前是谁在他身下哭着求饶了。

战祁吻得霸道又强势,宋清歌甚至觉得自己快要窒息了,用力推开他,喘着粗气道:“你干什么?疯了?”

他用舌尖舔了舔自己的嘴唇,姿态桀骜又邪肆,挑眉道:“怎么样,还怀疑吗?用不用我再用更进一步的方式来向你证明?”

宋清歌又气又羞的瞪着他,忿忿的用手背在嘴唇上抹了一把,气愤的一跺脚,转头便跑出去了。

战祁嘴角勾着笑,用手指在竖琴上随便拨了一个音,听着清脆的一声,心里也莫名有些愉悦。

他觉得自己最近也变得有些不正常,就像是学生时代的小男生一样,看着喜欢的女孩生气他就觉得开心,更想恶作剧的去捉弄她了。

从什么时候起,他变得这么幼稚了?

*

亲子活动一直都是幼儿园极其隆重的,幼儿园早就已经装点一新,门口有穿着line人偶服和装扮成小黄人的老师做引导,还用气球做了一个大大的拱门,广播里放着欢快愉悦的儿童音乐,很是热闹。

家长们显然也很重视这个活动,有的一家三口穿着亲子装,还有的父母更是西装礼服,简直是盛装出席,当然也有一些家长思维跳脱,直接cos了卡通人物,整个幼儿园看上去就像是个漫展一样。

宋清歌早就带着知了到了幼儿园门口,原本战祁是要跟她们一起来的,结果出门的时候忽然接了个电话,于是就走了。

母女俩拉着手站在门口,家长们已经差不多都入场了,迎宾的老师见状走上来,微笑着询问:“这位妈妈,还在等什么人吗?”

宋清歌有些尴尬的扯了扯嘴角,“那个……孩子爸爸还没来。”

“哦,不过已经快要开场了。要不然你先带宝宝进去,等下爸爸来了让他去找你们?”

广播里的音乐都不放了,眼看小朋友都走完了,知了有些着急的拉着她的手,生气道:“妈妈,咱们别等了,他肯定又是骗人的,我以后再也不相信他了!”

宋清歌到底有些犹豫,不为别的,因为先前战祁千叮咛万嘱咐过,让她务必等着。不然后果自负……

当然他所谓的后果自负,想也知道是什么后果。

可孩子一脸的迫不及待,

她也着实没办法,只好点了点头,牵着知了像校园里走去。

然而刚走了两步,就听到后面有人喊:“宋清歌!”

她回头一看,战祁正大步朝她们跑过来,喘着粗气甚是不满的说:“不是让你等着我吗?又把我的话当耳边风是不是?”

“我以为你不来了……”

战祁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对着知了努了努下巴,“小丫头,要不要我抱你?”

知了很认真的思考了一下才点点头。傲娇道:“那就给你这个机会吧!”

战祁无奈的摇头,弯腰将她抱起来,知了也很给面子的伸手环住了他的脖子,宋清歌看着眼前的这一幕,忽然就觉得眼眶一热,她一直以为自己怕是这辈子都没机会看到他们父女和谐的样子了,却没想到居然还让她等到了。

战祁抱着知了走出好长一段距离之后才发现宋清歌没有跟上来,看了她一眼之后,又回头朝她走过去,一手抱着知了,一边牵起了她的手。

“既然一起来了。那就一起走。”

他说这话的时候完全没有多余的表情,宋清歌愣了愣,心里隐隐有暖流划过,嘴角也不自觉地弯出了笑容。

尽管这所幼儿园的平均颜值都不低,但是他们一家三口走进活动中心的时候,还是引起了不小的骚动,当然,主要原因还是一些辣妈大呼小叫的在感叹战祁那张人神共愤的脸。

座位是早已经安排好的,只是战祁没想到他们竟然正好和薛衍坐在了一起,战祁见状立刻冷下脸色,直接走上前坐到了薛衍旁边,完全不给宋清歌和他接近的机会。

反倒是薛衍表现的一脸无所谓,甚至还淡定的和他颔首,“战总也来了。”

战祁看都不看他,只是轻轻“嗯”了一声。

倒是坐在薛衍怀里的木木,一看到宋清歌就高兴的不行,直接从薛衍腿上跳下来,跑到她面前抱住她,“宋阿姨你怎么好长时间不去看我啊?”

宋清歌也抱了抱他,微笑道:“阿姨之前身体不大好,木木怎么样?刀口还疼吗?”

“已经拆线了。”他说着就撩开上衣,“宋阿姨你看。”

一旁的知了见状立刻捂住眼睛大叫:“薛西宁你在女生面前脱衣服。你耍流氓!”

木木嫌弃的撇了撇嘴,“谁要对你耍流氓啊,我喜欢的人是宋阿姨。”

战祁黑着一张脸拎起他的衣领把他拖回薛衍面前,甚至不满地说:“臭小子你太吵了,把嘴闭上!”

宋清歌这个死女人什么时候变得魅力这么大了?居然连几岁的小屁孩都这么喜欢她,他怎么忽然觉得自己要提防的人好像越来越多了?

表演很快就开始了,知了有两个节目,一个是和全班同学跳《爱我你就抱抱我》,另一个是他们的班主任唱《小棋童》,她和木木演歌词当中的青梅竹马。

为了能应景,知了还用红绳扎了两个冲天辫,颇有些邻家小妹的样子。

台下已经有一票男孩子家长被她萌的一脸血,一个个都恨不得要和抢童养媳似的,薛衍自然也很喜欢知了,两个孩子下了台,薛衍便开玩笑的问儿子,“等你以后长大了要不要让知了做你女朋友?”

战祁刚想说谁稀罕你家的臭小子,木木自己就摇头拒绝了,“我才不要她。”

知了气得一跺脚,“薛西宁你居然瞧不起我!我可是咱们班最受欢迎的女孩子!”

木木转头看了薛衍一眼,有些老气横秋的说:“爸爸,我知道你喜欢宋阿姨,我要是和宋婵在一起,你就不能和宋阿姨结婚了。”

孩子一句话说完,周围的温度仿佛都低了很多,薛衍下意识的看了战祁一眼,果然,那男人杀人的心都有了。

他拍了拍木木的脑袋,淡淡的笑了笑,“傻孩子,别乱说话。”

木木还想说什么,触及他警告的眼神,终是什么都没说出来。

演出结束之后便是家长和孩子的互动。战祁自然是不可能跟一帮小奶娃娃玩抢凳子之类的,于是这个任务便落在了宋清歌身上。

游戏一开始是好几个班一起玩,有家长抢了凳子之后,便立刻把机会让给了自己的孩子,玩到最后就剩了三个凳子,两个孩子和两个家长。知了早就已经被淘汰了,宋清歌原本想让她继续玩的,结果知了自己主动退场,并且还给了她一个飞吻让她继续。

老师先是放了一段音乐,四个人围着凳子转了几圈,音乐一停便要立刻落座。其中一个孩子大概是走神了,宋清歌和另一位家长坐下来的一瞬间,孩子被挤了一下,直接跌坐在了地上,立刻嚎啕大哭。

气氛瞬间变得有些尴尬,老师也走上来安慰那个孩子,可他却怎么都哭个不停。

孩子家长直接从台上冲了下来,抱着自家儿子,指着宋清歌的鼻子骂道:“有你这样的人吗?玩个游戏而已,还非得跟孩子计较,你这人怎么这样!”

宋清歌站起来解释道:“你误会了吧,不是我撞倒你家孩子的。”

“我在台上看的清清楚楚,就是你推了我儿子,就你这样还当妈呢,丢人不丢人!”

原本推了人的家长也站起来恶人先告状,在一旁煽风点火道:“你走在这个孩子后面,明明就是你推的,还不承认!不就为了一块破电子表嘛,你至于欺负一个孩子吗?”

因为当时所有人都玩得很高兴,大家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音乐和那几个凳子上,也没有人刻意去留意到底是不是宋清歌推了人,所以一时间观众席的家长们纷纷出言指责。

“太过分了吧。怎么能对一个孩子动手呢?”

“都是做母亲的人,也太狠心了点。”

“啧啧,长得那么漂亮,没想到这么没素质。”

就连旁边的园长和老师都有些束手无策了,毕竟这个活动还邀请了媒体过来,闹成这样,谁的脸上都不好看。

园长走上来对宋清歌道:“不如这位家长就道个歉,大家各退一步怎么样?”

宋清歌态度很坚决,“我没推过这个孩子,凭什么道歉?”

“你这人……”

那位家长还想说什么,旁边却忽然有人走了过来。接着就听他道:“现在的人还真是有意思,按着脑袋让人道歉的事都能做出来。”

宋清歌只觉得肩上一沉,还没来得及转头,就被人一把搂进了怀里,抬头一看,竟然是战祁。

那位妈妈看到他先是脸上一红,随即却更加理直气壮了,“本来就是她不对,我哪里说错了?”

战祁眉尾一挑,对着身后的人道:“赵总,这事儿你看怎么办吧?你太太好像心情不好。”

他的话刚说完。旁边就有一个男人走上来拉住那女人,脸上红一阵白一阵,低声呵斥道:“差不多点得了,不嫌丢人呢你?”

女人一把甩开自家老公,愤愤地说:“她欺负我儿子都没嫌丢人,我有什么好丢人的?”

被叫做赵总的男人额头上的冷汗都快要淌下来了,他手上最近有个风能项目想找战祁一起做,但是跟他的助理预约了几次都被婉言谢绝了,好不容易今天在这里遇到了战祁本人,趁着他上洗手间的时候,赵总立刻追了出去。这才找到了和他说话的机会。

简单交谈了一下,战祁都已经表示了他会再观望一下这个项目,结果赵总还没来得及多高兴一秒,就遇到了这种事。

赵总扯着嘴角干巴巴的笑了笑,对着战祁点头哈腰道:“真对不起战总,我爱人不懂事,让您笑话了,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别跟她一个女人计较。”

战祁笑笑,“我一向不爱跟女人计较,但这件事不行。既然赵太太一定要把这件事搞明白,那我们就查监控好了。”他说着,脸色忽然变得有些冷,沉声道:“不过我丑话先说在前面,如果查了监控发现我女人没动过手,那赵太太可别怪我当这么多人不给你面子!”

赵太太闻言,顿时有些心虚了,事实上她刚刚也没看清楚到底是不是宋清歌推了人,只是因为当时宋清歌离她儿子最近,所以她才敢胡搅蛮缠,现下被战祁这么一说,她便没底气了。

战祁见她不说话了,挑了挑眉,“是道歉还是收律师函,赵太太现在就做个选择吧。”

赵太太抬头看了宋清歌一眼,虽然心有不甘,却还是小声道:“对不起,我当时没看清楚,误会你了。”

一旁的赵总以为事情解决了,心里也算是松了口气,顾不得周围还有其他人,迫不及待的小声问:“战总,既然事情已经解决了,那我们的事……”

战祁做了个恍然大悟的表情,“其实你们公司那个项目我还挺感兴趣的。”

赵总心上一喜,刚张嘴想说话,却见战祁摇了摇头,惋惜道:“不过可惜了,我很不喜欢不讲道理的人,而且也不喜欢看我的女人受人欺负,所以这个合作还是算了。”

赵总的脸色瞬间垮了下来,战祁却已经搂着宋清歌就要离开了。

刚走了两步,他忽然又回头说:“对了,如果我没记错,赵总和我弟弟战峥还有合作对吧??”他淡淡一笑,眼中却一片寒意,“以后就不用了,赵总另谋高就吧。”

赵总脸上顿时灰败一片,颓然的看着他带着宋清歌离开。

回到座位上,战祁什么话都没说,坐在那里津津有味的继续看活动进行着,反倒是宋清歌一脸的不安,回头看了他好几次。

她实在是觉得自己有些看不懂这个男人了,他刚刚的所作所为是什么意思?在帮她吗?还是在为她出头?

幼儿园活动结束后,战祁便带着她们母女俩向外走去。到了停车场,宋清歌又忽然出声叫住了他,扭捏了半天才道:“你刚刚……那是什么意思?”

战祁明知故问:“什么什么意思?”

“就是你帮我啊。”宋清歌抿了抿唇,有些担忧的看着他,“你取消了和那位赵总的合作,对公司不会产生什么不好的影响吗?”

战祁挑眉,“你到底想说什么?”

“我的意思是,你不需要为我做这些,不必因为我影响了你的事业。”

战祁的眸光愈加深重了些,看了她几秒之后嗤笑一声:“我做都做完了,你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倒不如做点实际的来感谢我。”

他的眼中都染着笑意。宋清歌不傻,自然知道他说的“感谢”是什么意思。

坦白来说,他刚刚能站出来维护她,她心里多少还是感激和愉悦的,毕竟他一向把自己的事业放在第一位,能为了她不顾自己的生意,她想或许他是真的把她放在心上了。

见她有些动摇,战祁又追了一句,“如果我没记错,马上就要到知了生日了吧?”

宋清歌点点头。

“她生日那天,我打算给她办个生日宴好好庆祝一下。请一些平时比较交好的朋友来,顺便也向大家宣布一下她的身份。”

宋清歌立刻喜出望外的瞪大眼睛,“你愿意承认她的身份?”

战祁只是不置可否的挑眉,不承认也不否认。

其实他心里早就已经承认了知了的身份,只不过没有大张旗鼓的对外宣扬罢了。这么做一是因为他觉得没必要,而是因为他出于对孩子的安全着想,不想让太多人知道她的身份,给有心人趁虚而入的机会,所以便想着只在熟人圈子里宣布一下。

可是这对于宋清歌来说也足够惊喜了,立刻感激道:“谢谢你,真的谢谢。”

战祁看她受宠若惊的样子,心里有些发堵,脸上却失望道:“只是可惜啊,这丫头到现在都不愿意叫我爸爸。我有生之年怕是听不到她这么叫我了。”

他一脸失望的样子看上去有些滑稽,宋清歌见状立刻对孩子道:“知了,还愣着做什么,快叫爸爸!”

小丫头仰头看了他几秒,终于笑了笑,甜甜的叫了一声,“爸爸~”

战祁只觉得心都化了,这一瞬间,他好像终于明白了宋清歌长久以来不顾一切的付出是为了什么。

只是听孩子这么叫了他一声。他就觉得一切都值了一样。

战祁脸上满是温柔,蹲下身揉了揉她的小脸。

宋清歌对孩子使了个眼色,示意她先上车。

停车场里本来就安静,现在更是只剩下他们两个人,宋清歌对着周围看了看,忽然踮起脚,凑过去在战祁唇上深深地吻了一下,垂着眼小声道:“谢谢你,这个……就当是谢礼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