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9 再这样下去你就要肾亏了/刚好我要不爱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宋清歌的嘴唇很暖,软软的有点像果冻一样。战祁有些怔忪的看着她,嘴唇上残留的温热触感告诉他这不是他幻想,也不是在做梦,所有的一切都那么真实。

亲完了之后,她自己也有些别扭,脸色一红,转身就想跑,谁知还没走出一步,就被战祁从腰上勾了一把,直接拽进了他怀里。

他看着面前羞怯的女人,微微挑眉,“这就想跑?”

宋清歌垂下眼,“那你还想怎么样?”

“既然要感谢我,那就要拿出十足的诚意来。”战祁揶揄的笑她,“就你刚刚那蜻蜓点水的一下,应付三岁小孩呢?”

她就知道根本不该听他的,这个男人最拿手的就是得寸进尺,她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气闷道:“管你满意不满意,反正我就是这样……唔……”

她的话还没说完,战祁一手捧住她的脸。另一只手勾在她的腰上,已经直直的吻了下去。

他吻得认真又仔细,宋清歌整个人都被他圈在怀里,抬手抵在他的胸口上想推开他,可是隔着薄薄的衬衫,她反倒是摸到了他强而有力的心跳,一下又一下的震动在她的手心里,就像是他整颗心都被她掌握着一样。

战祁的神色是前所未有的深情,动作也很温柔,没有一点粗暴和羞辱,只是在她的领地里缓缓地辗转吮噬,慢慢地将她好不容易建立的堡垒就这样推倒了。

这个吻持续了好一会儿,战祁松开她的时候还意犹未尽的在她唇上舔了一下,有些得意的笑笑,“怎么样,还喜欢吗?”

宋清歌有些羞赧的转过脸,低声道:“这有什么好喜欢的。”

“哦?”战祁眉尾一扬,“看样子我做的还让你有些不满意?”他说完便俯身凑到她耳边,嗓音暧昧又性感,“晚上回去一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

他这话暗示的意思再明白不过,宋清歌脸上红的愈发厉害了,战祁却不再多说什么,勾了勾唇转身上了车。

两人一上车,知了就从后面伸过来小脑袋,不怀好意的笑道:“妈妈,我刚刚都看见了呦~”

宋清歌脸色一僵,这才想起来知了还在车上,刚刚她和战祁所做的一切怕是早就被孩子都看到了,顿时感到无地自容,只想找个地缝赶紧钻进去,回过头训斥道:“你看见什么了?小孩子家家的,尽瞎说!”

知了嘿嘿直笑,眨巴着眼睛道:“我看见你和爸爸亲亲了呦~”

孩子随口的一句话却让战祁心头一跳,她说的那样顺口随意,就仿佛他们是最亲密的一家人一样,有那么一瞬间,他都恍惚有了一种妻女在怀的错觉。

被她这么一说,宋清歌脸上更加挂不住了,气闷的瞪了战祁一眼,幽怨道:“都是你害得!真讨厌!”

她的语气娇嗔可爱,就像是撒娇的小萝莉一样,战祁心里蓦地一软,耸肩道:“好,都是我害的,跟某人没关系,某人也没有沉迷在我的吻里,一开始就是我主动,是我要给某人谢礼……”

“好了好了,你别说了!”宋清歌脸上红的都有些不正常了,小声嘟囔道:“就知道你不安好心。”

她说完就转头看向车窗外,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战心下觉得好笑,转了转后视镜,发现她虽然脸上面无表情,可嘴角却含着一抹笑,显然没她表现的那么生气。

这个女人啊。真是越来越傲娇了,简直是教科书式的傲娇。

记忆里,白苓似乎也总是爱这样和他撒娇,但白苓和宋清歌显然还是有区别的。或许应了那句“被偏爱的都有恃无恐”一样,白苓在他面前显得更加理直气壮,有时候也会有些任性的过分,但她心里知道,不管她怎么作,战祁都会包容她,所以她撒娇就显得比较强势。

而宋清歌性格就比较温吞,撒娇的时候就像是小女儿一样,让人看着就为她心软。

战祁的嘴角没来由的就上扬起来,他忽然就觉得这样的氛围也不错,他的身旁有她,他们还有一个女儿,就像是再平常不过的一家三口,没有争执,没有仇恨,有的只有安宁和幸福。

当然了,如果是一家三口的话,那么他们之间自然还少了一个结婚证……

想到这里,战祁的笑容顿时僵在了嘴角。

结婚就意味着要一辈子都和这个女人在一起,从什么时候起,他竟然对她萌生了要和她结婚,甚至要和她一辈子在一起的念头了……

因为时间也不早了,他们走了一半之后,知了就哼哼着说自己饿了,战祁看了看表,确实也到了饭点,便直接把车开到了一个小院门口。

这是一个不大的院子,从外面看上去并没有什么特别,也不起眼,就像是老北京四合院那种。但走进去之后才能发现里面竟然别有洞天,院子里竟然是个戏班子,搭着一个小戏台,上面还有画着戏妆的演员在唱戏。

一个穿着旗袍的女人一看到他们便笑着迎上来,女人的年纪不小了,大约有个三十三四左右,头发用两根彩色的竹筷子挽程发髻,细眉丹凤眼,眼尾都染着极具风韵的流光。

“呦,战爷,今儿吹着什么风儿啊,怎么把您给吹来了?”

一张口就是一口流利的京片子。

战祁一手插在口袋里一手搂着宋清歌的肩。神色淡然道:“路过你这儿,来吃点饭。”

“得了您嘞,我这就叫人给您做去。”

女人先是看了宋清歌一眼,眼中隐隐有些异样,可很快就掩饰过去了。她的笑容妩媚却又恰到好处,虽然始终落在战祁身上,眼中也全都是毫不掩饰的爱慕,可是却没有一点贪恋,就只是很坦然的仰望而已。

女人转身便朝着南边一个屋子去了,细腰翘臀,走起路来旗袍轻轻摆动。满是说不尽的风情。

战祁拉着宋清歌走向其中一个靠窗的座位,这里的雅座都是用屏风隔开的,就连细节都是能让人细细评味的讲究。

很快那位老板娘就让人端着饭菜进来了,宋清歌这才发现战祁点的全都是一些老北京的菜,一边吃饭一边听戏,倒是挺有复古的感觉。

方才那个女人已经从厨房里出来了,刚化了妆,好像轮到她上台了。

这一场戏宋清歌倒是听说过的,是明朝戏剧大家汤显祖的《牡丹亭》。

甩着长水袖的老板娘用戏腔唱到:“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惊觉相思不露,原来只因已入骨。”

宋清歌看着窗外。回头对战祁笑了笑,“你什么时候也开始喜欢听戏了?我怎么不知道?”

“你不知道的东西多了。”战祁头也不抬,加了一个糖醋小排放在知了的碗里,颇有些慈父的风范。

“你经常来这儿吗?”

“也不是经常,偶尔回来,工作太累的时候,会来听一两出戏缓解一下压力。”

宋清歌看着正在台上扮演杜丽娘的女老板,心里莫名有些不是滋味。他虽然说自己不是常来,可是应该也常常见这位老板娘吧?这个女人,会不会也是他众多红粉知己里的一个?

她用力甩了甩头,不禁苦笑着扯了扯嘴角。

她想大概是因为最近和战祁的关系缓解了一些。所以她也变得越来越得寸进尺,竟然都开始在意他身边的女人了。一旦开始小心眼,就说明她又开始在乎他了。

这对她来说不是一个好兆头,因为她越是在乎他,也就代表着她又要回到过去那种期期艾艾的生活中了。

她不能再这样了。

或许是看穿了她的想法,战祁随即淡淡的说道:“我跟她没关系,你别多想。”

宋清歌怔了一下,收回思绪有些莫名的看着他。她又没说什么,他干嘛这么急着撇清关系呢?

战祁修长的手指玩着面前的小茶杯,随口道:“她叫沈澜,是个寡妇。”

寡妇?

这下倒是轮到宋清歌惊讶了,虽然看得出这个女人年纪不小,而且眼中也总是染着忧愁,看却一点都看不出她是个寡妇。

“她和她丈夫是初中同学,俩人在一起十几年了,后来他丈夫开娱乐城开会所,赚了些钱,天天浸淫在那种声色犬马的地方,可是却并没有染上恶习,两个人的关系还是很好。直到有一天她接到了公安局的电话,说她丈夫死了,让她来认尸。”战祁忽然抬头看了她一眼。问道:“你知道她丈夫怎么死的吗?”

宋清歌摇头。

“他丈夫是和情妇一起死的,死在了浴室的浴缸里,一丝不挂,死之前……两个人还在做那种事。”战祁的脸色很漠然,手里把玩着杯子,缓缓地说道:“她丈夫是被人害了,有人堵住了浴室的排气口,把浴室变成了密室,又在里面放入了大量的一氧化碳。那个男人死前把公司转到了她的名下,说是为了能让她以后生活有保证,可她丈夫死了之后她才知道,其实公司早就已经成了个空壳,甚至还欠了三千多万的债,而那些债全都落到了她的头上。”

战祁笑了笑,“我就是她的债主。”

这下轮到宋清歌惊讶了,有些好奇地追问:“那后来呢?”

“后来么,我看她挺可怜的,就把那些债能免的都给她免了。她从小就学戏剧,让我借她三百万买下了这个小院儿,在这里搭了个戏班子,弄了个餐馆,说赚了钱就还我。”

宋清歌又问:“那她现在还你钱了吗?”

战祁嗤笑一声,“你以为现在还是清朝末年戏班子横行的年代呢?我要是指望她用唱戏还钱,估计得还到下辈子。”

这下轮到宋清歌莫名其妙,“那你跟我说这些做什么?”

战祁脸上一哂,随即恶声恶气的说道:“我只是讨厌你那一脸的怀疑,只要看见一个女人,你就会用那种不阴不阳的眼神看我,好像全世界女人都跟我有关系似的。”

“那沈澜跟你没关系吗?”

“她倒是提出想跟我,被我拒绝了。”

宋清歌有些意外,“为什么?她长得那么漂亮,身材也那么好,你干嘛要拒绝?”

“你脑子是用来做装饰的?”战祁忽然就火了。一脸愤慨地说道:“这个世界上漂亮的女人多了,我难道都要留在身边?你把我当什么了?”

他说完就摔了筷子向外走去,对知了硬声硬气的说道:“吃饱了吗?吃饱了我们回去了。”

“哦。”知了应了一声,放下筷子一路小跑的跟了上去,宋清歌搞不明白他怎么又生气了,明明刚刚还好好的,只好耸了耸肩跟上去。

三个人刚走到车前,沈澜便追了出来,有些不舍的问:“这就走了吗?”

“嗯,时间不早了,该回去了。”战祁忽然想到了什么似的。转头看了沈澜一眼,意味深长的说道:“前两天战炀给我打电话,问到你了。”

虽然画着浓浓的戏妆,但沈澜的脸色还是变了变,垂下眼道:“是嘛……”

战祁的神色变得有些冷然,微眯着眼道:“他对你什么态度,你心里很清楚。那小子第一次喜欢一个人,但你俩不合适,你是聪明人,应该知道自己要怎么做。”

沈澜自嘲的扯了扯嘴角,“我明白。”

战祁点了点头,便带着宋清歌她们回家了。

上了车,宋清歌仍然一直从倒车镜里看着还站在原地的沈澜。

听战祁的意思,老六战炀好像喜欢沈澜?可沈澜比战炀大七八岁,而且她又是个寡妇,战祁怎么可能让他们俩在一起?

*

或许是因为白天玩得累了,晚上一回家,知了洗了澡之后就睡了。

把孩子哄睡之后,宋清歌便回到了卧室,战祁正靠在床头拿着iPad看新闻,见她进来立刻便放到了床头柜上。

其实宋清歌心里还是挺不想回这个房间里的,但战祁一直软硬兼施。她也是实在没办法,只得硬着头皮回来。

战祁有些洋洋得意的看着她,拍了拍床边,招呼道:“你过来。”

宋清歌抿着唇走过去,战祁一把便拉着她倒在床上,一张俊脸就悬在她的眼前,笑意渐深道:“我之前说的话你还记得吧?我说过今晚肯定会让你满意的。”

她抬手推在他胸口,有些紧张道:“我……我怕疼。”

“又不是第一次了,有什么疼的。”他不以为然,说完便低头吻住了她的唇。

又是那样的深沉热切的吻,宋清歌的手贴在他心脏的位置。感受着他的心跳,欢愉到达顶峰的时候,他的心脏跳得越来越快,她听见自己颤抖的问他,“战祁,我可以当做你是在为我心跳么?”

他全身心的沉浸在欢爱当中,根本没有在意她的话,只是随口“嗯”了一声。

可这一声,却让宋清歌当真了。

这样就好了,哪怕只有一次也好,让她知道他还会为她动心。她才敢向他踏出第一步。

她的心忽然就安定下来,睁开迷蒙陶醉的双眼,手指抚着面前让她曾经爱入骨髓的脸颊,勾着他的脖子主动凑上去吻住了他的唇。她难得的主动却让战祁更加激烈和冲动。

只是那时的宋清歌并不知道,就因为她这个时候的掉以轻心,才使得她后来的某一天生不如死。

*

一夜纵情让宋清歌耗尽了体力,第二天早晨战祁醒来的时候,她仍然睡得又沉又熟。

他看了看身旁的女人,脖子和锁骨上都是可爱的红痕,那都是他在她身体上留下的证据,独一无二的宣言。让他有着别样的成就感。

战祁抬手拂开她额前的发丝,眼中满是温柔和怜爱,薄唇落在她额头上又慢慢下移至她的鼻尖,最后落到嘴唇上。

宋清歌迷迷糊糊的就感觉到有人在吻她,原本以为自己是在做梦,可睁眼一看却发现战祁竟然真的在吻她。

想起昨晚做完之后他会抱她,爱抚她,第二天醒来后会吻她,这和过去那个冷漠至斯的男人简直判若两人,她的眼神也不由得变得柔和,红着脸羞赧道:“早。”

战祁笑笑,“昨晚睡得还好么?”

“嗯,还好。”

他笑得更深了,“那对我昨天的表现还满意么?”

宋清歌脸上一红,转过身闷闷地说:“不想理你。”

呦,还学会撒娇了。

战祁靠过去在她的肩头吻了一下,坐起身道:“既然醒来了就赶紧起床吧,你今天没事吧?跟我出去一下。”

“去哪里?”

“看中医。”

“看中医?”宋清歌立刻翻身坐起来,脸上有着难掩的紧张,“你生病了吗?哪里不舒服?”

她关切的语气倒是让战祁十分受用,笑意渐深的看着她问:“怎么?你很担心我?”

“你别闹了,快说啊,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如果严重的话就不要去看中医了,去大医院检查一下吧。”

被人关心的感觉倒是真不赖,战祁心情很不错,低头在她唇上啄了一下,宠溺的揉了揉她的头发,“放心吧,我没事,就是为了给知了做肾移植,想调理一下身体,让身体状况快点变好,所以要去中医诊所开点药。”

宋清歌倒是真没想到他是为了这个,一时间百感交集。他洗了澡出来之后,便去换衣服,她也立刻跟了过去,难得主动的接过他的衬衫,替他穿好。

战祁有些想笑,“今天怎么这么乖?”

她摇头笑笑,“没什么,就是想为你做点事。”

虽然作为亲生父亲,为自己的孩子捐肾算是天经地义的,而且这还是基于他先毁了知了做手术的原因之上。可他肯为了孩子主动戒烟戒酒,甚至还能想到去看中医调理身体,也是在尽一个父亲的职责。

她知道他一直都是一个很漠然的人,能让他做到这一步,已经很不容易了。

“这么体贴?”战祁挑眉,直接将她抱在了一旁的小柜上,倾身靠过去,吻着她的耳垂道:“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我不要求的多一点,岂不是有些暴殄天物?”

宋清歌急忙阻止他,“现在是白天!”

“白天又怎么了?谁规定白天就不能要?”

“你别闹了,不是还要看医生吗,你这样万一影响身体检查不准了怎么办?”

虽然知道她是在故意找借口。但战祁还是没有强迫她,低头在她唇上咬了一口,不满的咬牙,“等晚上回来再好好收拾你!”

那个中医诊所是孟靖谦介绍给他的,据说之前他老婆颜歆月一度被确诊难以受孕,后来也是在这位中医那里调理好的,医术很高明,所以便引荐给了他。

中医诊所并不在显眼的市区里,而是在一个很僻静的小四合院里,院子里的窗台上晾着许许多多的药材,并且有一棵高大的柳树。柳树下有一个石桌,旁边围着四个石凳。有些古色古香的感觉,一进去就能闻到一股浓浓的中药味。

如同孟靖谦说的那样,这位中医很年轻,三十几岁的样子,长得清秀斯文,戴着眼镜,很淡漠的样子,名叫徐怀南。

战祁坐下来之后,徐怀南先是给他诊脉,又问了几个问题。脸色有些凝重地说:“我听孟律师说,您是为了给孩子做肾移植,所以才准备调理身体?”

“对。”

徐怀南又抬头看了看旁边的宋清歌,轻咳了一声,有些不自在的说:“那有些事,战总怕是要节制一点了。”

战祁脸色一黑,“什么意思?”

就连旁边的宋清歌都听出来了,抿着唇偷笑道:“医生的意思大概是说再不知道节制,你肯定就要肾亏了。”

战祁的脸色更难看了,回头狠狠地瞪了她一眼,斥道:“你这死女人,不说话能死?”

徐怀南抿了抿唇,含含糊糊的说:“总之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我先给战总开一些药,半个月之后您再来复诊吧。”

战祁已经不想再多说什么了,面无表情的“嗯”了一声。

因为药是要在诊所熬的,所以看诊结束之后战祁便拉着宋清歌离开了,他的手劲儿很大,走得又快,一副怒不可遏的样子。

宋清歌的手腕被他攥的生疼,看他这样子以为他又故态复萌要对她用强,心里顿时害怕到了极点。

战祁直接将她推到了车里。一上车,他便直接吻住了她,咬着她的唇恶狠狠地说:“你胆子倒是不小,居然敢说我肾亏?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