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0 白苓还活着?/刚好我要不爱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男人向来最在意自己的能力,战祁自然也不例外,甚至他可以说他比一般男人更加在意这个问题,虽然他现在年纪也不小了,但他对自己的身体还是很有自信的。

问题是宋清歌这个死女人刚刚说了什么?

再不节制他就要肾亏了?

战祁简直想现在就把她直接就地正法,让她好好看一看,他到底会不会肾亏。

宋清歌看他一脸的不悦,双手推在他的胸口,急忙讨好的笑了笑,“你……你别生气,我只是说着玩的。”

她怎么会知道这个男人这么小心眼,她只是说他可能会肾亏,他反应就这么大!

她一脸的谄媚,这个样子倒也是真的少见。战祁也不想再和她计较那么多,甚为不满的收了手,末了还不忘警告道:“以后再敢乱说话,我就直接把你办了!”

宋清歌急忙闭紧了嘴巴,生怕他说到做到。

*

晚上吃完饭,战祁正在书房里看文件,宋清歌轻轻敲了敲门,手上端着中药和一杯水,还有两颗蜜饯。

徐怀南给战祁开了一大袋子的中药,看着那些黑乎乎的药汁,战祁只觉得自己头都大了。他虽然是个大男人,在外面也出生入死这么多年,可是却唯独喝不进去中药,这些年也一直都没有看中医的习惯,小毛病都是吃点药就扛过去了,实在不行就去医院看西医。毕竟他向来视工作为全部,几乎到了分秒必争的地步,哪有时间去跟中医耗时间?

见她进来,战祁便立刻放下手里的文件,宋清歌走上去将托盘放在桌上,把热好的药碗递给他。

战祁皱眉看着还冒着热气的汤药,一脸的嫌弃和纠结,宋清歌忽然觉得好笑,她还以为他天不怕地不怕呢,没想到竟然会怕一碗小小的汤药。

见她嘴角含笑,战祁立刻不悦道:“你笑什么笑?”

她急忙敛去笑容,摇头道:“没什么,就只是没想到你居然也有软肋。”

“人人都有软肋,我又不是超人,怎么可能那么刀枪不入。”战祁没好气的看了她一眼,“你自己不也怕虫子怕得要死?以前连蜻蜓落在你肩上都吓得要哭出来似的。”

宋清歌撇嘴,“我只是怕多腿生物和触手生物而已。”

战祁也懒得去跟她纠结这个问题,端起碗来闭了一口气,直接一饮而尽。

苦是真的苦,喝完了之后他眉心蹙的更深了。宋清歌急忙把杯子递给他,他喝了两口水,可是嘴里的苦味还是经久不散。

宋清歌看他一脸不舒服,于是便好心问他,“真的很苦吗?要不然吃两颗蜜饯缓解一下?”

战祁白了她一眼,“你自己尝一尝不就知道苦不苦了?”

“可你都喝完了,我还尝什么?”

战祁只是别有深意的笑笑,一把拉过她让她坐在自己的腿上,捧着她的脸便吻下去,撬开她的齿在她口中风卷残云般的掠夺了一圈。

苦意从舌尖蔓延开来,宋清歌立刻推开他,用手背从嘴唇上抹了一把,气恼道:“你干什么呀!”

战祁挑眉,“要苦就要两个人一起苦,凭什么就苦我一个人?”

既然孩子都是他们两个人的,那这些自然也需要让他们两人来一起承担,他喝中药,她也该分担一部分,不然他岂不是很亏?

宋清歌忿忿的站起身,一脸的不高兴,“这件事本来就应该你负责,为什么我也要跟着你遭罪。”

战祁倾身朝她靠过来,双手撑在桌面上,将她禁锢在自己的怀里,似笑非笑的说:“因为你比较甜。”

他虽然是笑着的,可眼睛里却是一片诚挚,表情极为认真,宋清歌脸上一红。急忙别开眼,小声道:“我又不是糖,有什么甜的。”

她还是第一次知道,原来这个男人撩起人来居然也能这样脸不红心不跳。难怪那么多女人都会对他芳心暗许了,怕是他也这样撩过别人吧?

宋清歌忽然就觉得高兴不起来了,敛去了嘴角的笑,推开他便端着托盘出去了。

她早该知道的。他本就是一个受女人欢迎的男人,更何况他本人也不是清心寡欲的性子,可她心里隐隐还是觉得很不舒服,这种感觉就像当年他们没有离婚时候一样。

能解释这种心情的理由只有一个,她对他又有了那种强烈的占有欲和无法割舍的感情。

战祁自然不懂她心中的百转千回,只是以为这女人又哪根筋不对了在和他闹脾气。

他看她一副小女人的模样,心里倒是没有觉得不高兴。反而是莫名有些愉悦。他发现他现在发现了她许多不同面,可是每一面都让他觉得很有吸引力。

*

日子过得很快,转眼就到了知了生日的那一天。

战祁早就已经在希尔顿酒店设了宴,虽然他一直都说只是请一些比较亲近的客人,但毕竟他的身份特殊,认识的人也多,即便已经极力的压缩再压缩。可是到了生日宴的当天,来的人还是不少。

当然,这些人当中有的人坏的究竟是什么心思,宋清歌心里还是很清楚的。

毕竟他们离婚之后,战祁一直都是孑然一身,忽然对外宣布他有了女儿,而且还要给女儿办生日宴,这么大的排场一副要昭告天下的样子,人们自然要来看看究竟是何方神圣敢生下他战祁的女儿。

说白了,有些人不过是来看热闹罢了。

虽然只是个生日宴,但战祁似乎对此很重视,他也不知道和战家那几个男人说了些什么,宴会当天竟然都乖乖到场,所有人无一缺席。甚至连远在部队的战嵘和小七都被他召唤回来了。

作为今天的主角,小姑娘早早的就被拉起来去打扮。知了的小礼服也是定做的,粉白色的小纱裙,后面甚至还有一个拖尾,看上去就像是婚纱一样。

小七在旁边看着都要笑死了,指着她的裙摆道:“瞧你那是什么衣服,不知道的人以为你去给人做童养媳的。”

知了立刻不服气的反驳,“那我起码还能结婚,小姑姑都一把年纪了还嫁不出去!”

“切,谁说你小姑嫁不出去,我告诉你,部队里追我的人多了去了,一个排都装不下!”

宋清歌忍不住笑她,“就算是一个排都装不下,你最终要嫁的人不还是只有那一个?”

她指的是谁,战姝心里很清楚,耸了耸肩道:“怎么说呢,我和四哥现在在外人看来好像都成了官配似的,人人都以为我俩注定会在一起的。”

宋清歌挑眉,“难道不是吗?”

“我也不知道,但我总觉得吧……我对他还差了点什么。”战姝托着下巴。一副少女怀春的模样,“我总觉得,我心里好像有一块是空的,但又不知道里面曾经装过什么。”

“你肯定是想多了。”宋清歌拍拍她的肩,正说着,化妆室的门就被推开了,竟然是辛恬和冯知遇。

两个人把礼物送给知了后。几个人就坐下来百无聊赖的开始聊天。小七回部队之后基本上就属于与世隔绝的状态了,对于家里发生了些什么事情完全不知道,所以便直接问起了冯知遇的近况。

她虽然是无心一问,可是却戳中了冯知遇心里最痛的那一块,她的嘴角动了动,好半天都没说出一句话来。

她还能说什么呢?

自那次战毅强要过她之后,就连家都没回过一次,她下面一直都有微量的出血,一开始她还没注意,再加上自己脸皮薄,实在是不好意思为了那种事去医院。可后来太疼了,她真的是不得不去。

检查之后才被告知,她那里是伤了,会阴撕裂。里里外外都被剐蹭的乱七八糟,就连医生都有些不忍心了,旁敲侧击的问她是不是遇到了什么不好的事情。

她总不能告诉医生她是被自己丈夫强暴了吧?

尴尬的笑了笑之后只能说是两个人做的时候情绪太激动,所以才没有注意。

战毅自然也从来没有问过她到底怎么样,她一个人吃消炎药,对着镜子给自己的身体抹药,每次看着镜子里那一块私密的地方。她自己都觉得羞耻的无地自容。

冯知遇一直没有说话,战姝本来就是个没心的人,见状还想追问什么,一旁的宋清歌急忙戳了她两下,示意她不要再继续,她这才意识到自己大概说错了话,急忙噤了声。

没过多久。外面便有人来敲门提醒她们宴会要开始了,接着战祁便推门走了进来。

他今天穿了一身笔挺的手工西装,看上去颇有点像结婚礼服,小七忍不住在旁边揶揄他,“大哥你怎么穿成这样啊,不知道的人以为今天是你二婚呢?”

战祁下意识的看了看旁边的宋清歌,发现她脸上没有异样。他才松了口气,一个爆栗弹在小七额头上,“你这死丫头又乱说什么,一天不吃排头不舒服是不是?”

小七捂着额头幽怨的瞪了他一眼,一跺脚便向外跑了。

辛恬和冯知遇也都是识趣的人,见状也纷纷找借口先出去了,化妆室一时间只剩下他们三个人,就像是一家三口似的。

战祁走上去替她将耳边的碎发挽好,淡淡的笑了笑,“准备好了吗?”

宋清歌轻轻的点了点头,他弯腰抱起知了,另一只手牵着宋清歌向外走去。

然而就在推开门的时候,她又忽然叫住了他,犹豫了一下问道:“等一下,你要怎么向那些人介绍我?”

他们已经离婚了,总不能再说她是他的妻子。说前妻的话,两个人这种关系又着实有点诡异。她忽然就有些想知道他要怎么介绍她的身份,情妇吗?还是装不熟?

战祁被她这么一问也愣住了。

坦白来说,他这段日子都只想着孩子,确实没想到要怎么对外去介绍她的身份。

他看着宋清歌目光灼灼的眼神,终是躲闪开来,模棱两可的说:“当然是说你是孩子的妈妈。”

他只说她是孩子的母亲,并没有说她的身份,这就好像古代的时候生了皇子却并不被承认的妃子一样,到最后终归是要落得一个凄凄惨惨的下场。

宋清歌苦笑着扯了扯嘴角,没再说什么,只是被他牵着向外走去。

三个人一到会场,台下便响起了掌声,宋清歌这才注意到,除了战家的人,他那几个一起长大的兄弟也来了。凌南霄夫妇,孟靖谦夫妇,关默存、顾绍城、童非。他到底是排行老大,人人都得给他面子,没有一个不出席的。

主持人是由崔灿担任的。介绍了一下之后,战祁便直接从她手中接过了话筒,淡然道:“感谢各位从百忙之中抽出时间来参加我女儿宋婵的生日宴会,在宴会开始之前,我想先向大家介绍一下……”

只是他的话还没说完,宴会厅的门忽然就被人推开了,接着便有人趾高气扬的走了进来。

看到那个人的一瞬间。宋清歌的心就紧了,竟然是时豫。

基于上次在战毅婚礼上的闹剧,宋清歌心里也愈发的担忧,她的直觉告诉她,一般时豫出现的地方,绝对没有好事发生,于是便下意识的握紧了手。

而旁边的战祁似乎也有些不安。眼神冷冷的望着时豫,就连握着宋清歌的那只手都有些发紧。

时豫淡笑着走上来,挑眉道:“战总真是不够意思,这么大的事情,怎么也不请我呢?”

战祁面无表情的看着他,“我不记得和时少有什么交情,没有请你的必要。”

“啧啧啧,瞧你这话说的,多见外。”时豫撇撇嘴,一脸的讳莫如深,“我听说,战总今天是要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位小丫头的身份?正好,我也有个人想和战总认识一下。”

他话音刚落,外面便传来了一阵高跟鞋的声音。战祁有些莫名其妙的抬起头,却在看到来人的第一眼就惊呆了。不仅是他,就连旁边的宋清歌和台下战家那几个兄弟都惊呆了。

一身素白的长裙,平底鞋,又黑又长的头发一直到腰际,嘴角带着恬静而柔美的笑,就仿佛是从记忆里穿越回来的人一样。

战祁只觉得脑子瞬间一片空白,看着站在门口的那个女人,好半天才怔怔的叫了一句,“小苓……”

一旁的宋清歌同样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睛,眼中满是惊恐和慌乱,她用力眨了眨眼,希望自己看到的是一个幻觉,然而再一睁眼,那个女人仍然微笑着站在那里。

白苓,她居然还活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