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1 那个女人的来历/刚好我要不爱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看着门口那个一身白裙的女人,台下的战毅甚至还戳了戳旁边的战峥,一脸愕然的说道:“喂,你快点打我一下,看看我是不是做梦了。”

白苓明明已经死了,是他们亲眼看着她被推进火化炉里的,怎么还会安然无恙的站在这里呢?

难道这个世界上还真存在死而复生这种玄幻之事?

战峥回头看了他一眼,凉凉的说道:“用不着惊讶,也不用怀疑自己做梦,那个女人确实是白苓。不对,应该说是和白苓长着一模一样的脸。”

相比起战毅的惊讶,一旁的战峥和战嵘两兄弟就显得淡然的多,两个人环着手臂目光警觉地望着那边的女人,心里都在思索着什么。

半晌,战嵘才压低声音问旁边的哥哥,“你有什么想法?”

战峥眼神凌冽的看着那个女人,沉声道:“这女的是时豫弄来的,来头不小,身份也是个谜,看样子不能小觑。”

他说完又转头看了看台上的战祁。果然,向来沉稳的他,此时脸上都已经写满了错愕,甚至连自己的表情都管理不了了。

想来也确实是,当局者迷,他们这些人尚且还能淡定理智的分析这个女人的来路,但作为当事人,战祁怕是早就已经方寸大乱,完全失去思考能力了。

一旁的辛恬则紧张不安的望着台上的宋清歌,之前宋清歌还给她打电话,说战祁最近对她还不错,他们两个人的关系也缓和了许多。她原本以为这会是个好征兆,没想到还没来得及多开心一会儿,就出现了一个莫名其妙的女人。

她转头拉了拉战峥的衣袖,忐忑的问:“她是谁啊?”

“一个和我大哥的初恋长得一模一样的女人。”战峥收回视线看了她一眼,“怎么,你在为宋清歌担心?”

辛恬毫不迟疑的点头,“不管她是不是战祁的初恋,但她的出现对清清来说就是威胁。”

战峥定定的看着她,“那你想让我怎么做?”

到底是曾经相爱过的人,她一个眼神一句话,他就已经知道她想让他做什么。

果不其然,辛恬拉住他的手,恳切的望着他道:“你能不能帮帮清清?不要让战祁伤害她?你们都是兄弟,你说话战祁一定能听得进去。”

战峥抽出自己的手,神色冷然道:“我跟她半毛钱关系都没有,凭什么你说让我帮她我就要帮她?你需要我帮忙的时候就说两句好听话来求我,不需要我的时候就恨不得把我踩死,我有什么理由帮你?”

“战峥……”辛恬有些急切的拉着他的衣袖,小声道:“我求求你了,清清身体不好,这些年又受了那么多苦,她真的经不起一点伤害了,你就帮帮她吧?”

她很少用这种语气跟他说话,战峥毕竟还是爱她的,她说一句软话,他心里就再也没办法逞强,看着她问:“那我帮她,你给我什么好处?”

“我……”她能给什么好处?又没钱又没势,还是个嫁了人的女人,她实在是不知道她能给出什么。

战峥眯了眯眼,“只要你答应离婚回到我身边,我就帮宋清歌。”

辛恬下意识的想起了家里那个暴戾而又疯狂的男人,不禁打了个寒颤,她如果真的提了离婚,那个人还能让她活下去吗?

“怎么?不答应?”战峥哼了一声,“不答应算了。”

“我,我答应你。”辛恬终于出手拉住他,垂着眼小声道:“我答应你回去就提离婚,但你也要帮帮清清。”

战峥脸上终于露出了满意的神色。宠溺的揉了揉她的脸颊,忽然大步走向台上,一把从战祁手里拿走了话筒,压低声音在他耳边道:“大哥,台下这么多人看着,你要注意自己的言行,千万别给了有心人可乘之机。”

他说完,视线直直落在了时豫脸上,却见时豫只是耸肩笑笑。

战祁这才如梦方醒的回过神来,急忙敛去脸上的失神,轻咳了一声道:“既然时少带着朋友来参加今天的宴会,那么我自然是欢迎的。”他说完,抬头看了一下那边的女人,抿了抿唇道:“小七,你带那位小姐先去休息室里坐一下。”

“哦。”战姝闷闷的应了一声,走过去对着那个女人礼貌的做了个手势,“请吧。”

那女人倒是也不急,朝着她客气的笑了笑,温柔的说:“谢谢七小姐。”

战姝不冷不热地看着她,甚至在去休息室的路上,她都在打量着那个女人的脸。

老实说,这人刚出现的时候,她也惊讶了,但她现在毕竟是个军人,警惕性还是有的。白苓都死了那么多年了,这个女人突然出现在世人面前,到底搞什么鬼?

两个人一路无话,大约是因为战姝的眼神充满敌意,那个女人终于回头看了她一眼,微笑着说:“七小姐不需要用这种眼神看着我,您放心,我不是坏人。”

战姝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坏人当然不可能承认自己是坏人,这女人说的简直就是废话。

出于对战祁的兄妹之情,坦白来说,她很不喜欢这个人。她哥哥的年纪不小了,现在又有了孩子,她现在只希望战祁能赶紧拥有一家三口,好好在一起过他们的小日子,不要再出来这些幺蛾子影响他们的生活了。

把那个女人带到了休息室。战姝便退出来了,刚一出门,便撞上了一个坚硬的身体。

战姝摸了摸鼻尖,甚至不满地说道:“四哥你干什么啊,走路都没声音。”

战嵘看了一眼休息室,问道:“安顿好了?”

“嗯。”

“有什么想法?”

战姝认真地想了想,条理清晰的开始分析,“第一,这个女人不是整容来的。她的脸我刚刚观察过了,没有一点动过刀的痕迹。说明是天生就长这样的。第二,她的行为举止都很有礼貌,说明她应该是个很有教养的人,但也因为如此,所以看不出她到底什么来头。”

战嵘挑眉,“没了?”

“没了。”

“你现在分析能力挺强。”

战姝也懒得去和他掰扯这些,拉住他问:“四哥,之前义父就说你看人最准了,你觉得这个女人的出现,对大哥会不会有什么影响?”

“会。”战嵘直截了当。话锋一转,又道:“但不会影响很大。”

“嗯?”战姝有些不理解了。

“这么说吧,大哥现在显然已经对宋清歌母女上心了,不然的话他根本就不会搞这个劳什子的生日宴,更不会直接把电话打到师长那里,让上级领导放咱俩出来。这说明大哥现在对那个孩子非常重视,而且前段时间我和易南臣见面,他说大哥去他那里做过肾脏配型,好像还要亲自给知了做肾移植。”

战姝瞪大眼睛,“真的吗?”

“嗯。”战嵘点点头。继续道:“这个女人突然出现,对大哥的生活肯定会造成一定影响,会勾起他对白苓的回忆也是意料之中的。但恕我直言,这个女人不会真的有什么大作为。别说她只是长得像白苓,就算她就是白苓,也未必能怎么样。你想想,一个死了那么多年的人了,可能再兴风作浪吗?大哥之所以对白苓难忘,是因为白苓支撑他走过了自己最艰难的时候,更因为白苓是他的初恋。但现在这么多年过去了,大哥什么样的女人没见过?白苓那种女人,已经不可能再入大哥的眼了。”

战姝松了一口气,“那这么说,我就不用太担心了?”

谁知战嵘却目光深重的说:“大事不会有什么,但小事一定不断,不信你看着吧。”

*

因为那个突然出现的女人,宴会自然也被打乱了,台下的人都面面相觑的看着他们三个人,战祁也有些走神,最终只说了一句话“感谢大家参加小女的生日宴”就下台了。先前所想的向所有人宣布知了的身份,也都忘了。

宋清歌自然也是方寸大乱,她倒不是怕那个女人会影响她什么,而是本能的有些害怕。白苓都死了那么多年了,怎么还会有跟她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出现?

她到底是来做什么的?

抢战祁吗?

宋清歌的嘴角不禁划开一个苦笑,如果那个女人真的是来抢战祁的,那她倒是可以大方的让步,反正战祁原本就不是属于她的男人,她也没什么放不下的。

只是心里稍稍还是有些遗憾,她原本以为他们也可以像一家人一样,结果到底是让她失望了。或许他们之间本来就没有缘分吧,否则也不会这么一波三折了。

战祁下了礼台之后,便径直走向休息室,他现在心里很乱,只想立刻搞清楚那个女人到底是什么身份。

站在休息室外面的时候,他握着门把,手心都是细密的汗,良久之后才把心一横,拧开了门把,推门走进去。

那个女人正站在窗前看风景,听到门响,便立刻转过头来,一手搭在窗台上,一手自然垂在身侧,嘴角带着柔和的微笑,阳光从窗口照进来,映在她身上,像是给她镀了一层光一样。

战祁猛的就愣住了,她这个形象太熟悉了,曾几何时。白苓也常常这样站在窗前,每次他完成任务回到战家,她都是这样回头对他微笑。

他闭了闭眼,好半天才整理好思绪,沉沉的开口:“你是谁?”

饶是他再思念白苓,可理智还是有的。白苓的骨灰都是他亲手洒在海边的,他是个无神论者,绝对不相信这世界上有什么见鬼的死而复生。

女人温柔的朝他笑了笑,先是浅浅的鞠了一躬,开口便是铃儿般的声音。“战先生你好,我可以叫你姐夫吗?”

姐夫?

战祁眉心一蹙,被这个诡异的字眼搞得有些莫名其妙。

女人目不转睛的盯着他,声音清明:“我是白苓的双胞胎妹妹,我叫白芷。”

双胞胎妹妹?

战祁心里更加困惑了,他认识白苓那么多,从来都不知道她是双胞胎,而她也一直都没跟他提过。

白芷像是看出了他的质疑,温柔地说道:“你大概不认识我,事实上我也是刚知道我自己还有一个姐姐。我的父母在我们很小的时候就离婚了,姐姐跟着爸爸,而我则跟了妈妈。后来我妈妈就带着我去了香港,我一直都没有回过内地。前不久我妈妈去世了,她去世前才告诉我我还有个姐姐,所以这次我回来就是来找我姐姐的。”

她这么一说,战祁似乎也隐约回想起了一些。

他和白苓谈恋爱的时候,她妈妈似乎就对她不大好,有一次战毅嘴贱的开玩笑说她妈妈灰姑娘的后妈一样,结果一向好脾气的白苓忽然变脸气冲冲的就走了。

后来白苓离世的时候,她爸爸倒是哭的很伤心。可她妈妈全程都没有掉过一滴眼泪,他那个时候还觉得她妈妈太狠心,现在想想,原来所有的一切都是有迹可寻的。

“我听时豫先生说,您和我姐姐曾经是恋人,那想必您就是我姐夫了。我姐姐她还好吗?我什么时候可以见她?”

白芷眼中满是期待的光,战祁看着她那双和白苓如出一辙的眼睛,忽然就觉得心口闷闷的疼,嘴里也有些发苦,好半天才哑声道:“白苓……她死了。死了很多年了。”

“这样啊……”白芷轻声呢喃,须臾后眼中忽然落下了泪,她急忙在脸上擦了一把,有些不好意思的说:“真对不起,我也是才知道自己还有亲人,所以心里一直都很激动,没想到她竟然已经……”她说着便有些哽咽,“我失态了,姐夫别介意。”

“没事,我理解你。”战祁抿了抿唇。本想纠正她那个“姐夫”,可话到了嘴边却又咽了回去。

其实真的说起来,他和白苓又没结婚也没有夫妻关系,白芷这样叫他,确实有些不妥当,他自己都觉得别扭的不行。可是这姑娘现在毕竟情绪不好,这种话还是等她平静一些再说吧。

他抽了两张纸巾走上去递给她,“擦擦眼泪吧。”

白芷连声道谢的接过来,擦掉脸上的泪,吸了吸鼻子又问:“那我姐姐是怎么去世的呢?”

“她……”战祁忽然就迟疑了。

这个时候他应该毫不犹豫地说。是宋清歌写信引诱白苓出去见面,结果她自己却没有按时赴约,导致白苓误打误撞被一群流氓强奸,可这个时候他却怎么都说不出来了。

话锋一转,他沉声说:“是我没有保护好她,才让她被害了。”

白芷红着眼睛看着他,眸光闪烁的问:“那姐夫有没有替我姐姐报仇?我听说你俩以前很相爱,你一定会把幕后主使揪出来的,对不对?”

幕后主使,他难道要说是宋清歌吗?

战祁扯了扯嘴角,干巴巴的“嗯”了一声。

白芷似乎一瞬间开心了似的,朝他走过来直接便伸开手臂环住了他的腰,靠在他胸口悲喜交加的说:“太好了,太好了。我就知道姐夫一定会为我姐姐出头的,她泉下有知也能瞑目了。”

她身上淡淡的清香窜入战祁的鼻息,让他猛地一僵,这个味道太熟悉了,因为白苓身上以前也有过。

几秒之后,他忽然猛的回神,一把推开了面前的白芷,退后一步警觉地看着她。

白芷被他推得一个趔趄,差点摔倒,可回过神来却并没有生气,反而是抱歉地说:“对不起,是我逾矩了,我只是……情绪有些不大好。”

战祁轻咳了一声别过眼,沉声道:“没事,以后……别这样,让人看到不好。”

“嗯,我知道了。”白芷乖乖地点头,小心翼翼的问:“姐夫,我可以去我姐姐住过的地方看看吗?我这次回来一直都是住酒店的,所以……”

铃园吗?

不知怎么的,战祁下意识的就想到了宋清歌。把白芷接到铃园去住,对那个女人自然会造成一定的影响,可白芷也不过是暂住一段时间,应该不会有什么事才对。

他想了想,便点头答应下来,“那今天生日宴结束后,你跟我一起走吧。”

“好,谢谢姐夫。”白芷终于开心的笑起来,她一笑,愈发的像白苓,战祁看着有些失神。

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有些奇怪。

按理说白苓和白芷那么小就分开了,两个人应该可以说是完全陌生的才对,可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是能在白芷身上看到白苓的影子。这种感觉并不是因为她们俩长了一模一样的脸,而是因为那种举手投足之间都散发着这种气息。

不仅是说话方式和语气,就连白芷笑起来的时候。她嘴角的弧度都和白苓如出一辙。虽然说双胞胎之间确实存在心灵相通这一说,但是可能会有从没见过面,却还能如此相似的人吗?

战祁看着面前的女人,不禁有些怀疑。

搞清楚了她的身份,战祁也就没什么想知道的了,和白芷说了两句话之后便先出去了。

然而刚一出门,就看到了正靠在门口抽烟的战峥,他好整以暇的站在那里,显然是在等他。

战祁也不废话,直接道:“去那边说吧。”

两个人一同走到走廊的尽头。战峥习惯性的掏出一支烟递给他,战祁摆了摆手,“戒了。”

他现在很注重自己的身体,喝酒有时候必不可免会少喝一些,但抽烟的习惯已经改了很多,最显著的就是他已经一个多星期没碰过烟了。

战峥撇了撇嘴,吸了一口吐出烟雾,问道:“那女人什么来头?”

“白苓的双胞胎亲妹妹,叫白芷。”

“双胞胎?”战峥蹙眉,“以前没听白苓说过啊。”

“嗯。貌似白芷自己也是刚知道不久。她们俩到底是不是亲姐妹,这个事情我会再去调查的。”

战峥点点头,又问:“那你现在什么态度?”

战祁蹙眉,“什么什么态度?”

“就是你有没有旧情重燃啊,看着和白苓一模一样的脸,有没有觉得心动什么的?”

这话是辛恬让他来问的,那个女人难得有求于他,他自然也就答应了。

战祁叹了口气,一脸凝重的问他,“如果我说我没有心动,你信不信?”

“信,这有什么不信的。”

战祁抿了抿唇,语气沉沉的说:“说实话,我以前一直觉得,如果白苓能重新活过来,我一定会很高兴,就像她死的时候我承诺的那样,会好好对她,再也不和她分开了。可是刚刚白芷出现的那一瞬间,我看着那张曾经让我魂牵梦萦的脸。我忽然发现我一点都高兴不起来,心里除了烦躁,就是不知所措,甚至有些排斥。她出现就意味着要打破我现在的生活,我觉得我现在真的很累,不想再经历任何波折了。”

战峥挑眉,“所以呢?”

“所以,在知道她是白苓的妹妹后,我心里还挺轻松的。”战祁自嘲的笑了笑,“我想我现在的心态大概有点叶公好龙吧。”

白芷抱过来的一瞬间,他心里没有一点波动,那个时候就连他自己都在怀疑,他一直都说自己爱的人是白苓,可是怎么会一点感觉都没有呢?

明明她们俩那么像,白芷的小动作都和白苓一模一样,可他却一点心动的感觉都没有,只是觉得有些意外和恍惚。

他这么一说,战峥也挑了挑眉,看样子他对白苓已经没什么感觉了,辛恬那个为朋友两肋插刀的傻女人应该也能放心了。

战峥把手里的烟捻灭在一旁的垃圾桶上,又拍了拍他的肩,语气深沉的提醒道:“大哥还有一件事。这个女人是时豫搞来的,那小子对咱们一向没安好心,战毅婚礼上的事你没忘吧?我总觉得这个女人的身份不是那么简单,你自己也要多留心一下。”

桃城发电厂的建设在即,周围有不少人都虎视眈眈的盯着他们,一个两个的都在想方设法要使绊子,他们必须要有一万颗警惕的心才是。

战祁点头,“我心里有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