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3 婊中之婊/刚好我要不爱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战姝已经是第三次从厨房里回头去看客厅里那两个人了。

她手上还拿着一根油麦菜,指甲在菜根上掐出一个又一个的指甲印,咬着牙愤愤不平地说道:“那个姓白的还要在我们家里赖多久啊?看着那张和白苓长得一模一样的脸就心烦。”

说来也奇怪,白芷来的第二天,琴姨就以自己要回老家探亲为由请假离开了。她十几岁就到了宋家,在宋园做了近三十年的工,后来宋园易主,可是这么多年来,她也从来没有请过一次假。哪怕是孩子高考或者生病,她都是交给老公去打理照顾。从来没有缺席过。

正因为她向来勤勉,这次突然请假,就连战祁都问她是不是家里出了什么大事,需不需要帮忙。

可琴姨却只是勉强笑笑说好久没回过家了,她需要回去看看。

见她态度实在坚决,战祁也就不强人所难,给她的账户上打了八万块钱,就让她回家休息了一个多月。

琴姨不在,小保姆一个人做饭手脚又慢,于是宋清歌便主动提出来帮她。

白芷来了铃园已经两天了,这两天里她几乎什么事都没做过,每天最大的乐趣就是缠着战祁,基本上已经到了战祁走到哪儿,她就跟到哪儿的地步。

她嘴上倒是说得好听,张口闭口就是白苓白苓的,好像完全是一副为了白苓才来这里的样子,可鬼才知道她到底打的是什么主意。

比起小七的义愤填膺,宋清歌就显得淡定了许多,面无表情的摘菜洗菜,甚至还能开导她:“你也别生气,她想留就留着吧,你哥看着她的脸,总比看着白苓的照片睹物思人要好,不是么?”

“不管是睹物思人还是睹人思人,我都不觉得哪里好!姓白的死了那么多年了。尸体都冷透了,凭什么还让我哥对她念念不忘的啊。”小七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一把扯掉了油麦菜的菜叶子,“更何况那个姓白的又不是做了拯救银河系的好事,顶多就是在我哥困难的时候给了她点帮助,说了些好听话而已,结果就绑架了我哥一辈子,想起她我就生气。”

宋清歌笑笑,“人不就是这样,最难忘的总是最痛的。”

小七忍不住皱眉,“姐,你怎么还能这么淡定啊?没看到那个白二现在怎么缠着我哥?”

“看到了,但她是为了她姐姐才来的,我们没有什么话能说。”

战姝哼了一声,“你瞧她那样儿,从进了这个家门之后就一直黏在我哥身边,我们在这累死累活的做饭。凭什么啊?七小姐我可是连我大哥都没伺候过,她算个毛线!就她这样的,以后结婚去了婆婆家里,保证会被骂死!反正我不喜欢那种女人。”

宋清歌忍不住用竹笋从她脑袋上打了一下。笑道:“首先你得有个男朋友才行。”

其实白芷到底是为了什么,他们所有人心里都清楚,可是又不是很清楚。

或许是看在了白苓的面子上,战祁对她还是挺有耐心的,基本上白芷说什么。他都会帮她办到。当然白芷也是个聪明人,触及底线或者是很过分的要求,她几乎都不会提。

一般提出的要求无非也就是去看看白苓的墓,或者是缠着战祁给她讲白苓以前的事。

但她越是这样,战祁心里对白苓的愧疚和思念也就愈加深厚。甚至在看到宋清歌的时候,过去那种恨意又重新翻腾了起来。

坐在沙发上的战祁突然接到了一个电话,和白芷打了个招呼之后便出去了,他离开不久,白芷就钻进了厨房里。微笑着问:“宋姐,七小姐,需要我帮忙吗?”

战姝冷哼了一声,“呦,这会儿知道来帮忙了?您就在外面坐着呗,等我们给您把饭喂到嘴里就行。”

一旁的宋清歌见状急忙呵斥她,“小七!”

“怎么了,我又没说错!”战姝毫不理会的翻了个白眼。她在这个家里就是老大,连战祁都宠着她,想说什么就说什么。从来也不会惯着谁。

白芷脸上青红交错,小声问:“七小姐,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误会?”

“没有,我看是你误会了吧。”战姝切了一声,“我这人啊,没有别的爱好,就喜欢鉴婊,恕我直言,白小姐这样的,真是个婊中之婊。”

她的话说得这么明白,连宋清歌都听出来其中的内涵了,反倒是白芷一脸好奇的看着她,眼里甚至还带了些崇拜,“七小姐还会鉴表啊?真厉害,有时间能不能教教我?”

这个世界上最可怕的不是绿茶婊。是绿茶婊的同时还能装成白莲花,双贱合璧,天下无敌。战姝被她的天真和无邪给打败了,一句话堵在喉头,两秒后一跺脚气急败坏的走了。她已经能确定自己不是白芷的对手。这个女人的道行太高了。

战姝一走,白芷便内疚的望着她的背影,不安地说:“是不是我惹七小姐不高兴了?”

“没事。她就是这样小孩子脾气,从小被惯着,你不用放在心上。”

听她这么一说,白芷似乎也松了口气,立刻挽起袖子朝她走过来,跃跃欲试道:“宋姐,那我来帮你做饭吧。”

“不用了,你回去坐着吧。”宋清歌急忙抬手制止她。“你现在是客人,这些事我做就行了。”

天知道现在战祁有多护着她,万一让他看到了她一个客人在厨房里做这做那,他怕是又要生气了。宋清歌现在是一点都不想惹得那个男人不高兴。

可白芷的态度却很坚决,一定要留下来做饭。宋清歌实在拗不过她,只好说:“那你就切菜吧。”

外面的小七忽然叫她:“姐,你来帮我看一下这个。”

宋清歌有些不安的看了白芷一眼,外面的小七还在不停的催促她,她只好先出去了。

原来战姝在杂志上看到了一条Miumiu的新款裙子。正好过些天战诀要出国一趟,她想让他带回来。

“你是设计师,专业的,快来帮我看看好看不好看?”

“嗯,好看是好看。但是不太适合你,你个子比较小,这个显得太成熟了……”

战祁打完电话回来就看到她们两个人正在沙发上聊得热火朝天,再一转头,发现白芷竟然一个人在厨房里。

他走进去一看,白芷正在那里切辣椒,厨房里都是一股辛辣的味道。

战祁眉心一蹙,“你干什么呢?”

白芷连忙抬起头,双眼通红,眼泪大颗大颗的掉下来,她手忙脚乱的用手背抹了一把,结果眼泪却流的更凶了,“姐、姐夫……不好意思……”

战祁见状急忙从旁边抽了两张纸巾给她擦脸,她泪流满面的样子像极了白苓,他心头忍不住一疼,似埋怨似生气的问:“谁让你来做这个的?你不是说你对辣椒过敏吗?”

“是、是宋姐……”

她哭得一抽一抽的,战祁登时有些恼火,提高声调喝道:“宋清歌!”

“出什么事了?”

很快宋清歌就从客厅跑了过来,身后还跟着小七,一进厨房,就看到白芷哭得满脸通红,眼泪就像是断了线的珠子似的,小声的啜泣,着实让人心疼。

宋清歌一愣,“这是怎么了?”

“你还好意思问怎么了?”战祁神色一凛。怒道:“她对干辣椒过敏,你居然还让她切这个,你到底存的什么心?”

宋清歌只觉得自己百口莫辩,无力的解释道:“我没让她切过辣椒,是她自己说她要帮忙。我就让她去切菜,谁知道她……”

“你的意思是她明知道自己有过敏反应,还要自己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故意去陷害你?”战祁咬牙瞪着她,“宋清歌。你自己说,这话你觉得有可信度吗?”

宋清歌无力地闭了闭眼,“那你说要怎么样?”

战祁语气决然,“给她道歉!”

宋清歌的态度也很坚决,“我做不到,这件事不是我做的,我不可能道歉。”

一旁的白芷拉了拉战祁的衣服,小声道:“算了姐夫,宋姐也不是故意的……”

“你把嘴闭上!”站在宋清歌身后的战姝立刻指着白芷的鼻子怒道:“别在那里披着好人的皮囊煽风点火,我最瞧不起你这种婊里婊气的贱人!有仇有怨你真刀真枪的来。装无辜博同情算什么东西?”

“战姝!”战祁忍不住怒叱一声,“你的素质呢?你是个军人,是战家的七小姐,瞧你说的那是什么话!”

“大哥!”

厨房里到处都弥漫着硝烟的味道,白芷一脸的内疚和紧张不安,“姐夫,七小姐,你们别吵了,我真的没事,也没有怪宋姐,她也不是有心的。”

她不说话还好,这样一说,显得她格外豁达,宋清歌则里外不是人。

战祁回头瞪了宋清歌一眼,拉住她的手腕便朝着楼上大步走去。

看着战祁怒气汹汹的模样,战姝愤恨的盯着白芷,咬牙切齿道:“你满意了?”

白芷泫然欲泣的看着她,眼里包着一汪泪,“七小姐,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得了,你用不着在我勉强装,我不是那些睁眼瞎的直男,你是个什么玩意儿,我看得很清楚!”战姝说完便鄙夷的瞪了她一眼,甩手离开了。

她现在终于有点明白之前战嵘说的那句话了。

白芷的出现,虽然不至于引起大风波,但小事一定会接连不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