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6 幕后黑手竟然是……/刚好我要不爱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知了的双手圈在他脖子上,战祁的脸埋在孩子的肩窝里,小孩子身上有儿童沐浴乳的牛奶香,甜甜腻腻的味道,很像宋清歌年少时的体香。

那时候她还不懂得要利用自己作为女人的优势来引诱他,总是穿着幼稚傻气的内衣,身上也只会用牛奶味的沐浴乳。直到后来他身边渐渐开始珠围翠绕,她才有了强烈的危机感,换掉了那些甜甜的味道,用起了魅惑诱人的香水。

可宋清歌就是宋清歌,就算她打扮的再妖娆妩媚,她也终归是一个简单纯净的富家千金,不是姚柔那种骚媚入骨的女人。

他一手摧毁了她的纯真却还觉得不够,还非得要把她逼得只剩下半条命才甘心。

战祁觉得眼眶有些发热,仰头吸了吸鼻子,拍了拍孩子的背,嗓音嘶哑难听,“好了,时间不早了,爸爸哄你睡觉。”

“哦。”

知了松了手,乖乖地躺回床上,战祁也躺在她身边,让小丫头枕在自己的胳膊上,将她整个人都圈在自己怀里,轻轻地拍着她的背,低头看着她的小脸。

他从来都没有仔细看过他的女儿,到现在才发现她长得真漂亮。

粉雕玉琢的小脸,粉扑扑的脸颊,又长又卷的睫毛扑簌扑簌的抖动着,就像是蝴蝶的翅膀一样。双眼皮很深。和宋清歌长得一模一样,鼻子和额头却是比较像他,只是因为是女孩子,所以不显得锐利,而是多了些英气。

之前幼儿园搞亲子活动,他抱着孩子的时候,路过的行人都说他的女儿长得好看,可他只是单纯地觉得骄傲,没有一点真情实感,就像是那些人在夸他办公室里的花长得好一样。

可现在他才是打心底里觉得喜爱。

他不由得就想起了宋清歌出事之前的情景。甚至在那个时候,他还在给医院打电话,用取消手术来威胁她。

战祁抬手摸了摸孩子软软的小脸,心里就像是被扎进了一把针,疼得他呼吸都有些艰难。

这也是他的女儿,她的身上流着他们两个人的血,他自己都想不通,那个时候他怎么就能狠得下心来说出那种话。此时的抱歉已经不单单是对宋清歌一个人,更多的还是对这个他亏欠了五年的孩子。

他想着还在ICU里观察着的宋清歌,心里的恐惧就越扩越大。他不敢想象如果她明天没有醒来怎么办,也不敢想她如果无法平安度过危险期要怎么办。那些晦气的念头他甚至不敢冒出来,只能紧紧地抱着怀里的孩子,仿佛这已经成了他唯一的依靠。

他忽然在一瞬间明白了当年宋清歌为什么那么坚持的要生下这个孩子,当自己的人生已经完全看不到希望的时候,孩子的存在就成了他唯一的念想。

这一刻他无比的感谢宋清歌当年的坚决,如果不是她生下知了,他现在可能就连一个依靠都没有了。

这一晚战祁几乎连眼都没闭过,一闭上眼,眼前就全都是宋清歌浑身是血倒在他眼前的样子,一遍一遍的提醒着他当时的情景。反复不停地揉捏着他的心脏。他只能睁眼看着面前的女儿,心里抱着一丝侥幸心理,盼望着宋清歌看在女儿的面子上,能挺过危机,安然转型。

第二天一早,他在知了吃了早饭之后送她去了幼儿园,他便立刻赶往了医院。

孩子还是什么都不知道,甚至在进幼儿园之前还主动地亲了他的脸,他忽然就觉得这个吻真是受之有愧,就连那双不染尘埃的眼睛都不敢多看一眼。

因为他一对上孩子纯净的双眼。他就会看到在她眼中看到曾经卑劣不堪的自己。

战祁回到医院的时候,小七刚洗了脸打着哈欠出来,见他趴在玻璃上看着里面的女人,便走了上去。

“大哥。”

“嗯。”战祁应了一声,目不转睛的盯着宋清歌问:“她情况怎么样?”

“医生看过两次,说情况渐渐稳定下来了,如果好转的话,今天下午应该能转普通病房了。”

“嗯。”他点头,眼睛还是一寸都不离开。

战姝看着他这个样子心里也有些难受,叹了口气却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只能摇摇头走到旁边坐下来。

人有时候就是意会的太晚,不到最后一刻永远没有危机感。事实上谁都能看得出他对宋清歌的感情,偏偏作为当事人的他自己却一点都感觉不到。

战祁寸步不离的守在ICU的门口,一直到了傍晚的时候,医生又给宋清歌做了一个全面的检查,这才确认她可以转移到普通病房了。

战姝被战嵘拉走了,病房里就只剩下战祁一个人,他拉了一把椅子坐到床边,一瞬不瞬的盯着她的脸。

她的脸色还是病态的苍白,白的让人心惊,双眼紧闭着,是从未有过的安静和沉默。

重遇之后,她总是在不停地受伤或者生病,身体越来越差,脸上的笑容也越来越少。他几乎都快要想不起她从前的模样,那个爱穿棉麻长裙的少女,就差一点点就要消失在他眼前了。

战祁仰头深吸了一口气,逼走眼底的热流,好半天才平复下情绪来,紧紧地握住了她的手。

*

宋清歌她感觉自己像是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里有一个白衣少年在冲她笑,温柔的对她说“我叫战祁”。她梦到了他们的婚礼,梦到了她总是坐在床上苦等一夜,梦到了她在雨夜被一辆车撞倒在地,甚至觉得自己见到了忘川河,彼岸花……

她以为自己大抵是死了,可动了动沉重的眼皮,她又能看到那个冰冷的世界,以及一片素白的病房。

这已经是她受伤之后的第三天了。

大概是因为流了太多的血,她觉得脑袋还是混沌一片。根本没办法思考。右手被人紧紧握着,那人握的她好紧好用力,她觉得手都被他握疼了,想出声提醒,可是嗓子却干哑的发不出声来。

宋清歌微微侧头看过去,战祁的双手紧紧裹着她的右手,额头抵在手上,已经睡着了。

她这才慢慢地回忆起了之前发生的一切,她看到有人想从背后偷袭他,几乎是没有思考的就扑上去推开了他。人真是一个奇怪的动物。有时候行动比思维来得还要快,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那把刀已经没入她的身体了。

以前她总听人说刀是很冰冷的,直到她被捅的一瞬间,她才了解到了这句话的真正含义。

真的很冷,刀子没入身体的时候,她都没感觉到疼,只是觉得有一个很冰的东西穿破了她的皮肤,冷的她想打颤。

真是好悲哀啊,明明都说不爱了。可是看到他有危险的时候,还是会不受控制的挡在他面前。

宋清歌动了动手指,试图把自己的手抽出来,可是那一点点轻微的动作却立刻惊醒了浅眠的男人,他几乎是瞬间抬起了头,泛红的眼中是满满的关切和焦急,甚至还有掩饰不住的害怕。

他在害怕什么呢?怕她死了吗?

见她睁开了眼睛,战祁又惊又喜,急忙去摸她的脸和额头,医生说她受伤后伤口可能会发炎引起高烧。所以这一晚上他都很紧张,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去试一下她的体温。

“你醒了?真的醒了?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伤口还疼吗?想不想吃点什么东西?”

他一下子扔出来这么多问题,宋清歌都不知道该先回答哪个,她的口鼻里还插着氧气管,张开嘴含糊不清的说了些什么,他也没听清。

战祁急忙动作轻柔的撕开她鼻子下面的医用胶布,把氧气管给她拔下来,她这才能说出清醒后的第一句话。

“你……能不能先放开我,我手疼……”她的声音很虚弱却粗嘎难听,就像是被砂纸打磨过一样,连她自己都觉得陌生。

战祁愣了一下,急忙松开了她的手,脸上有些尴尬,“噢,不、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

他的模样有些惶恐和狼狈,紧张不安的看着她,就好像她一个表情都会牵动他全身的神经一样。

而此前,他从来没有过这种模样。

宋清歌只是看了他几秒,随即淡淡的摇头。“没事。”

她用胳膊肘撑起身子想坐起来,可动一下就牵连到了背上的伤口,立刻疼的倒抽一口冷气又摔了回去,战祁见状急忙按住她躺好,“你刚清醒,不要乱动!当心伤口裂开!”

“可我想喝水……”

“噢,喝水吗?你等一下。”

他立刻起身去给她倒了一杯凉白开过来,又把杯子先递到自己嘴边喝了一口。

见他这个动作,宋清歌立刻想到了自己先前发高烧的时候,他强迫给她喂水的行为。眼里涌上惊恐,下意识的瑟缩了一下。

她的小动作让战祁心里一紧,他没想到她会对他害怕到如此地步,顿时心头一阵揪痛。果然当初种下的恶因如今都结出了果,他曾经做下的事,现在都毫不留情的回报到了他身上。

战祁艰难的吞下那口水,嘴里有些发苦的说:“我没想对你做什么,只是帮你试下水温而已。”

“哦。”宋清歌淡淡的应了一声,脸上的表情有些漠然。

战祁知道这都是他应得的报应,当初没好好珍惜过她的心。现在受到这种冷遇也是理所应当的。

他转身取了一根吸管过来,手臂从她的后颈穿过,将她小心翼翼的扶起来靠在自己怀里,又把吸管递到她嘴边,耐心的看着她一点一点把一杯水吸完,又问她,“还喝吗?”

她摇头,“不喝了。”

战祁把她重新安置好,这才按了护士铃叫来医生,给她做了个检查之后,医生交代了一些事便离开了。

病房里又剩下了他们两个人,空气里都充斥着浓浓的尴尬和窒息,战祁垂眸看着自己放在腿上的手,不知道该跟她说些什么。

以前都是她不停地没话找话跟他聊天,他从来没主动跟她交流过什么,眼下又是这种一触即发的情况,他所说的每一个字都有可能变成利剑将他们原本就如履薄冰的关系戳的更加破败不堪,更有可能会伤害她本来就已经很脆弱的感情。

字斟句酌,诚惶诚恐,说话时的语调。所用的字眼都要深思熟虑一番才敢开口,以前他还从不曾有过这样的感受。

以前他总是嫌她烦,她主动找他聊天,他就泼她冷水,以为这样就能让她退怯。可她却总是有无限的勇气一样,总是能越挫越勇。而他现在却连一句话都开不了口,深怕会被她冷漠对待。

他这才知道,懦弱的人从来就不是她,而是他。

宋清歌也看着自己的手指,好半天才主动出声打破了尴尬。“知了她……还好吗?”

“嗯,好,很好,她没事,你放心。”

像是就等着她开口了一眼,她的话音还没落,他就已经急不可耐的做出了回答。

宋清歌有些吃惊的看着他,战祁脸上有些窘迫,移开视线,沉声道:“我已经给易南臣打过电话了。换肾手术的医生都已经联系好了,等你身体好一些了,我就立刻给知了做手术。”

她脸色平静的听着他的话,好像一点都不觉得意外一样,仿佛早就料到了他会这么做。

也对,出了那样的事,如果他还能做出伤害她们母女的事,那他就真的是禽兽不如了。

可宋清歌还是对他说:“谢谢你。”

战祁的脸色青白交错,好半天才说:“没什么好谢的,那也是我的女儿。”

她扯了扯嘴角。忽的就笑了,“你承认她是你的女儿,是因为我替你挨了这两刀吗?”

战祁的喉头像是卡了鱼刺,嗓子眼里生生发疼,实在说不出话来。

他不说话,她的笑意就更深了,眼睛弯成好看的月牙,不疾不徐地说:“我替你挨了两刀,你终于能意识到自己作为一个父亲的责任,其实也不算亏,至少你肯替孩子换肾了,对不对?”

其实就算她不挨这两刀,他该给孩子做手术也还是会做的。那个电话也不过是当时一气之下打出去想刺激她的,并不是他真的就要夺走知了的最后一线生机。

只不过现在说这些已经没意义了,她已经平白替他挨了两刀,他再说这种话来为自己开脱,那就不是个男人了。

宋清歌等着他爆发或者发怒,毕竟以前她这样挑衅的时候,他都会是这种反应。如果他这样,那么她也能用同样的方法回敬他,反正现在已经是这样了,大不了就是鱼死网破,她没什么好怕的了。

可战祁却只是平静的看着她,什么都没说。

他没说话,她反倒是有些乱了阵脚,仿佛她希望是一拳打在沙袋上,等着沙袋反弹给她一下,这样两人才能继续打下去。结果这一拳下去却打进了棉花里,什么气都撒不出来了。

良久之后,战祁才说:“你受伤的事,我还没告诉孩子,怕她害怕。”

“嗯,你这样做是对的,谢谢。”

“战毅他们……也都知道过去错怪你了,他们都觉得有些无颜面对你,所以让我等你醒来之后替他们说声抱歉。”

“哦。”她只是淡淡的应了一声,脸上也看不出喜怒来。

过去的误会都已经造成了,不是说他们一句“抱歉”就能抹平的,如果她鬼门关走一遭才能让他们看清她的人品,那这个代价未免也有点太惨重了些。

对话又陷入了僵局,他其实有一肚子的话想跟她说,可是到了嘴边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总觉得眼下这种情况他说什么都不对。

刀口实在是疼得很,宋清歌靠坐了一会儿就觉得坚持不住了,挥手打发他,“你回去吧,我累了,想休息。”

“那你睡吧,我就在这儿守着你。”

他把病床摇下来,就在床边目不转睛的看着她。

宋清歌也懒得去和他争口舌之快。她是真的很累,总觉得身体里的力气也随着那些血一起流走了一样,全身乏力,总想睡觉。躺下来没多久就睡过去了。

战祁在一旁看着她的睡颜,确定她真的睡着了,才靠过去在她额头上轻轻吻了一下。

*

因为战祁一直都在医院里守着宋清歌,所以公司的事也没怎么管理,那个杀手到底是什么人派来的,有什么目的,他也没心思去追究。

一直到事发第三天的晚上。他才接到了战毅的电话,说是幕后黑手已经揪出来了,让他来看看怎么处理。

战祁没有当即答应下来,而是等深夜宋清歌睡熟了之后,他才离开。

外面有他安排好的人,出门之前,他又特地嘱咐了一遍,“我两个小时之后就回来,在这里守好了,除了辛恬,不要让任何人接近她。”

“是。”

保镖点头,他这才走了。

人被战毅他们带到了他的办公室里,去公司的路上,他几乎把自己这些年来结过梁子的仇家都想了一遍,甚至连时豫都想到了。

办公室里灯火通明,战峥战嵘面无表情的坐在沙发上,战毅则脸色晦暗的坐在战祁的大班椅上,眼神阴冷的盯着面前的女人。

一个衣衫褴褛的女人跪在他办公室的地上,双手被反绑在身后,头发凌乱的看不出本来面目。战祁蹙了蹙眉。走上去揪住女人的头发强迫她仰起头,在看到那女人的脸时,他还是略微的惊讶了一下。

竟然是姚柔!

她显然是被人打过了,两张脸蛋儿上全都是红肿的巴掌印,眼睛也有一圈青紫,嘴角还有一丝血迹,鼻子也出血了,整个人都凄惨到了极点。

看到他,姚柔也一点都不害怕,反倒是笑了,“好久不见啊,祁哥。”

她眼里淬满了怨憎的恨意,战祁眼神一冷,咬牙道:“是你?”

“是啊,怎么,很意外?”

要说意外,的确是有点。毕竟他没想到这个女人胆子竟然这么大。

战祁松开她的头发,居高临下的睥睨着她,“理由呢?”

“理由?”姚柔冷笑一声,脸色一变,忽然歇斯底里的喊起来,“你曝出了那些床照,把我整个人生都毁了!再也没有导演和制片人敢找我拍戏,只有一些色情片敢找我做女主角!这些都是拜你所赐!我恨你!恨不得杀了你!”

他看着面前面目狰狞的女人,忽然就觉得她一点都不像白苓了,这么疯狂恶毒的女人,怎么会像白苓呢。

战毅从椅子上站起来朝她走过去,抬脚在姚柔肩上狠狠踹了一脚,啐道:“给老子闭嘴,再敢废话,当心把你扔进海里喂鱼!”他说完又转头看向战祁,“大哥,这贱人怎么解决?”

战祁厌恶的摆了摆手,甚至不想再多看她一眼。

“扔到夜色去,让她去伺候那些有变态癖好的男人。”

“知道了。”

战毅对着门口的两个手下使了个眼色,那两个人立刻走上来拖着姚柔向外走去,她一边走一边还不停的尖叫撒泼,“战祁我告诉你,想要你命的人多了去了,就算没有我,你也活不长的!你等着吧,早晚得有人来要你的命!我们走着瞧!”

战毅听着她叫嚣就恼火至极,扬声喝道:“把她的狗嘴给我堵上!”

有人随便团了一团布条塞进姚柔嘴里,她只能不停地呜咽,很快就听不到声音了。

战祁疲惫的按了按眉心,烦躁道:“她还在医院里,我先回去了。”

去医院的路上,战祁一直在望着窗外走神,夜风从窗口争相灌进来,将他的思绪吹的一团乱。

他怎么也没想到,他似真似假宠过的女人,最后竟然想要他的命。而他憎恶至极的宋清歌,却成了紧要关头豁出性命去保护他的人。

他闭上眼甩了甩头,不敢再去想那个让他每一根神经都在痛的场景。

*

而彼时的某个私人宅邸,有人放下手里的复古电话,站在书桌前愤怒的胸口不断起伏,半晌之后,他忽然扬手将办公桌上的东西全都扫到了地上。

废物,全都是废物。

让那个姓姚的贱人一闹,这些战祁肯定会提高警惕,他再想对战祁下手恐怕就没这么简单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