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8 他的温柔,她已经不需要了/刚好我要不爱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自从出院之后,宋清歌每天都闲得很,因为身体还没有彻底恢复,所以她还不能回去上班,如此一来她的生活就变得很单调,每天除了画图就是看书,或者去弹弹琴。

战祁端着托盘推门进来的时候,她正坐在梳妆台上作图。

梳妆台本来就不高,再加上凳子又是那种硬板凳,坐久了肯定会不舒服。

他眉心一蹙,把托盘往床头柜上一放,径直走上去,手臂从她的腿弯处一勾,直接便将她打横抱起来走向床边。

宋清歌忍不住推他,“你干什么!”

“你现在身体不好。不适合久坐,而且梳妆台又低,你坐的时间长了后背的伤会疼。”他的语气隐隐有些生气,“为什么不去书房画,非得来这里?”

她别过眼。闷声道:“这里和书房没什么区别,我也只是睡起来之后有些无聊,所以才坐下来随便画两笔。”

战祁看着她这样,抿了抿唇,没再多说什么。只是端起饭碗准备给她喂饭。

宋清歌并没有张嘴,皱眉看着他:“我自己有手。”

“我知道,但我想喂你。”他的神色依然淡漠,勺子伸到她嘴边,“啊”了一声。

可宋清歌却一点都不领他的情,转过头有些不耐烦的说:“战祁,你真的没必要这样委屈自己来讨好我。不过就是挨了两刀,受点伤而已,我现在不还是活的好好的,你用不着觉得内疚。更用不着把自己放的这么低。”

“我没有委屈,也不觉得内疚。只是有些事以前不懂得,现在懂了。”他目光灼灼的望着她,像是在诉说什么一样。

以前不懂,现在懂了?

宋清歌不傻,自然知道他话里有话的一语双关。只是她却并没有给予回应,反而是避开了他的视线,冷淡道:“但许多时候懂得太晚就一点意义都没有了。需要的时候没有来,等来的时候已经没这个必要了。”

她这是什么意思,责怪他的爱来的太晚么?

战祁脸色有些阴沉的看着她,可几秒之后就恢复了淡漠,又舀了一勺饭递到她嘴边,放缓声调道:“别闹了,先吃饭。”

“我没在闹,你烦不烦!”

宋清歌皱着眉不耐烦的一挥手,直接打翻了他手里的碗,那个举在半空中的勺子也被她打飞出去,直接拍到了对面的墙壁上,饭菜把素白的壁纸弄脏了一大片。

她也没想到自己会闹成这样,回过神之后自己也愣住了。抬起头怔怔的望着他。

战祁的脸色很阴郁,他向来都有洁癖,那一整碗饭都扣在了他身上,他心里只怕是杀人的心都有了。

如果是以前,宋清歌一定会吓得哭出来。立刻跟他道歉认错请求原谅,可现在她却不觉得自己认错的道理。她从来没有求着他喂饭,是他主动要给她做这做那,就算他生气,那也不干她的事。

两个人就这样互不相让的对视着。半晌后,战祁从床头抽了两张纸巾将衣服上的饭包起来扔到垃圾桶里,转身出了卧室。

她还以为他有多耐心呢,原来也不过如此。

宋清歌忍不住在心里冷笑,这个男人也就只是表面装装样子而已。事实上她只是稍微使点性子,他就立刻原形毕露了。

战祁就是战祁,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怎么可能因为她替他挡了两刀就变成了大情圣?

她摇头笑笑,找了块抹布正准备去把壁纸上的饭汤收拾干净,卧室的门却又再次被推开了,战祁站在门口,手里端着一个新的托盘。

宋清歌手里拿着抹布怔怔的看着他,战祁的视线落在她手上的布子上,蹙了蹙眉。把托盘放好,又将她按在了床上。

“如果不想让我喂,那你就自己吃。”他把碗和勺子递给她,自己则拿起那块抹布蹲下来将那块脏污的地方擦拭干净。

宋清歌捧着碗讷讷的看着他,“你不用亲自动手。一会儿叫人上来收拾就好了……”

战祁的手一顿,漠然道:“吃完饭你还要休息,叫人上来又要惊动你。做这点小事又不会把人累死,谁做都一样。”

他的语气虽然平淡无奇,可里面的细心却表露无遗。宋清歌听着。忽然就有些心酸。

她一直都知道他也能是个温柔的男人,这一点在他对待白苓的时候就能看出来,她曾经以为这一辈子怕是都等不到他的温柔了。可现在终于等到了,她却只觉得困扰和悲凉。

太晚了,这份细心来的太晚了。她已经根本不需要了。

战祁擦完壁纸,回头看到她还捧着那个碗傻了吧唧的出神,略微责备地说:“怎么不吃?不合胃口?”

她摇头,低下头开始吃饭。

卧室里实在是沉闷,她觉得气氛尴尬的让人窒息。只好没话找话:“现在我身体也恢复得差不多了,可以自己下楼去吃饭。”

回到家之后,她基本都呆在这个房间里,虽然现在整个卧室的格局都被改变了,已经完全没了当初那种感觉。但她依然觉得排斥。战祁大多都在这里陪着她,甚至连吃饭都给她端上来,她窝在这间屋子里都快要发霉了。

战祁深深地看了她一眼,抿了抿唇,到底是没有说话。

其实他之所以不让她下楼。是因为他总觉得她现在一行动伤口就会疼。他倒是一点都不介意抱她下去,可他觉得她会介意,那样到最后又是一番争执,惹得她心情不好。

与其让她对他更加心生厌恶,倒不如干脆他给她端上来吃饭比较省事。

她的胃口本来就不大。加上住院那段时间她基本上都在吃流食,如此一来胃就变得更小了,扒拉了两口饭就觉得已经吃饱了。

宋清歌抬起头望着他,声音有些低,“我吃饱了。”

战祁看了看基本没怎么动过的饭碗,皱眉看着她,“这么几口就饱了?再吃点。”

“我真的吃饱了,肚子很撑。”她没说谎,她现在是真的没什么胃口,稍微吃一点就觉得撑得不行。

战祁也知道她现在体弱。不愿意勉强她,可看她这个样子又觉得很担心,想了想说:“要不然我让琴姨给你煮点粥?”

“不用了,我现在吃不下。”

战祁看着她依然泛着病态白的脸色,心里又沉又疼,他知道这一切都是他造成的,把她害成现在这幅半死不活的样子,让她连拥有吃一顿饱饭都变成了奢侈。

微微叹了口气,他道:“那好吧,不想吃就不吃了。你累不累?想不想睡觉?”

“不是很想睡。”

战祁忽然提议,“那要不要去院子里转转?”

他的眼中隐隐含着一抹期待和试探,宋清歌有些莫名的看着他,总觉得他背后好像隐藏着什么,可是又不知道他到底意欲何在。

但她是在太闷了,到最后还是点了点头。

得到她的肯定,战祁仿佛是松了口气似的,嘴角隐隐有些笑意,走上来又要作势去抱她。

宋清歌果断的拒绝了,“我自己能走!”

她也搞不清楚这男人现在到底是什么毛病,动不动就要来抱她。就像是把自己变成了她的出行工具一样。

“我抱你!”他的态度很坚决,根本容不得她质疑半分,半晌又道:“你很轻,抱着也没什么压力。”

确实是很轻,轻到就像是个娃娃似的,他抱起来都没有一些真实感,只觉得她身体瘦的都有些硌手。

战祁给她搭了一件披风,这才抱起她向楼下走去。

园子里依然是一副夏意绵绵的景象,一出门就闻到了清新的泥土香。宋清歌已经好久没有呼吸过这样的空气了,忍不住闭上眼长长的做了个深呼吸,脸上满是享受。

战祁有些贪恋的看着她嘴角微弱的弧度,只是那笑容太浅了,他还没来得及多看两眼,她就已经收敛了起来。

“你放我下来吧,我想自己走走。”

听她这么说。战祁才有些不放心的把她放到地上,却又一把握住了她的手,语气沉沉的说道:“你跟我来。”

他拉着她直接走向庭院,刚一过去,宋清歌看到眼前的一幕就惊呆了。

满园的铃兰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被清理的一干二净,连一根草都没了,取而代之的是大片的郁金香,还有一棵西府海棠树。她怔怔的看着各色的郁金香铺满整个院子,就像是走进了花田一样,着实美丽。

她这才明白了他先前为什么会满眼期待和愉悦的提议出来散步,原来他是早有准备,只为了让她看到这一幕。

宋清歌有些怔愣,“这是……”

战祁的脸色很平淡,“我记得你说过你喜欢西府海棠。”

宋清歌诧异的看着他,“可你怎么知道我喜欢郁金香?”

“因为……”

他忽然就有些语塞,总不能告诉她,他去找了辛恬,好说歹说才从她口中套出来的吧?

话锋一转,他道:“我猜的。”

“哦。”宋清歌似乎也不疑有他,手指抚过那些娇嫩的花瓣,忽然又道:“可是这里以前种的都是白苓最喜欢的铃兰,你不是一向最疼爱那些花了,为什么突然铲掉了?”

他很想告诉她,这段日子不让她出门,就是他一直在让人重新打理这个花园。他派人把那些铃兰都连根拔掉,重新种上了她喜欢的花,希望她以后一出门就能有个好心情。

可话一出口,却变成了:“没什么,就是看腻了,想换换心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