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9 是不是因为我比任何人都贱/刚好我要不爱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战祁说完了之后自己也有些懊恼,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说出来的话和内心所想的总是背道而驰。

他转过头有些懊悔的看向宋清歌,本以为她会有什么反应,可她的脸色却很平静,就像是听到了“今天天气很好”一样,脸上没有一点异样,甚至连眼皮都没有抬一下。

那天接她出院的时候,他看到了她在面对那满园的铃兰时黯然的表情,心知任何一点关于白苓的气息都会刺激到她,所以他当即便让人把那些铃兰都处理掉了。得知她喜欢郁金香,他甚至让人不远万里从荷兰弄回来了最纯正的郁金香,只想让她每天在园子里散心的时候都能有个好心情。

他不期待她有多感动,也没想过她会为他做的这些不值一提的小事就立刻原谅他,但她至少该有些回应吧?

她现在这样无动于衷。真的让战祁觉得很挫败。

忍了又忍,他还是忍不住问:“你不喜欢?”

宋清歌的神色依然淡漠,“没有不喜欢,也没有很喜欢。郁金香是我小时候喜欢的花了,这么多年。早就不记得当年喜欢它的时候是什么心情了。”

战祁知道她这话虽然是说那些花,可是潜台词却是在说她的对他的感情。

他们之间的过往和纠葛太多,她都快要记不清她年少的时候喜欢他的那个自己,也不记得她曾经喜欢的人究竟是个什么样子。

战祁脸色有些晦暗,宋清歌以为他又要发火。可是过了几秒却听到他说:“那你喜欢什么花,告诉我,我让人种在园子里。又或者每隔一段时间就换一种,你也当换换心情。”

宋清歌转头看着他,忽然就笑了,“你曾经那么悉心的让人料理那些铃兰,突然全都铲除了,心里不会觉得心疼么?”

说来也奇怪,他曾经特聘了植物学专家和最优秀的园丁来打理那些铃兰,可是当看到那些铃兰被连根拔起的时候。他心里却一点都不觉得心疼,反而是觉得松了一口气一般。

战祁转过头,沉声道:“过去了就是过去了,没什么好心疼的。”

宋清歌若有所思的点点头,随即笑笑,“也是,一朝君王一朝臣,你爱白苓的时候,可以为她种下满园的铃兰缅怀她。你现在对我心存愧疚,也可以为我种下满园的郁金香来弥补我,等有朝一日你把我玩腻了,然后再把我一脚踢开,这园子里又不知道要为什么人种什么花了。”

她的话里句句带刺,把他的好意戳的破烂不堪。即便明知道他那样做都是发自真心的,可她就是会忍不住把他往坏的方向去想。

可能这就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的后果吧,受了太多伤,她现在不得不学会用这种尖锐的方式来保护自己。

果然,她话音刚落,战祁的脸色就变得难看至极,咬牙怒喝了一句。“宋清歌!”

她毫不畏惧的仰头迎视着他,等着他暴怒或者爆发,可等了好半天,他却只是闭了闭眼,一字一句道:“你不一样。你和任何人都不一样。”

“哦?”她挑眉,嗤笑道:“那你说说,我和别人哪里不一样呢?是不是我贱起来比任何人都贱?”

他终于抑制不住自己的火气,一把握住她的肩,声音里都是压抑的颤抖。“你非得这么说自己吗?宋清歌,作践你自己就这么开心,这么能让你获得快感吗?你有什么不舒服不痛快的,可以冲我来,为什么一定要……”

“作践自己?战总这话说的可真是有意思。我最作践自己的时候,不就是爱你的时候?”她的眼角眉梢都是挑衅的弧度,尖酸刻薄,像是一把要捅死他才罢休的利剑。

他总是觉得,自从她出事之后就变得和过去不一样了,就好像是一夜之间身上长满了刺,非得把他戳的千疮百孔才肯罢休。可是如果只是为了惩罚他也就罢了,她惩罚他的同时却还要自己伤害自己,他真的觉得这样的她变得好陌生。

他眼中满是喷薄而出的心疼和恼火,说了一半。终于是有些说不下去了,脸色黯然的垂下了手。

“以后你如果有什么不满的,可以对我撒气,不要拿你自己来置气,你心里不能有心火。不然的话对你身体不好。”

宋清歌怔了怔,没想到她都已经无理取闹到这种程度,他居然还能不为所动,甚至还为她着想。

她转过头,脸色依然讽刺。“还是算了吧,我可没那么大的胆子敢想战总撒气,我已经死过一次了,知道死的滋味不好受,不想再被你一怒之下掐死。”

“不会的。”战祁垂着眼。嗓音喑哑沉闷,“只要你心里能舒畅一些,怎么都行。”

她看着他暗淡的脸色,脱口而出道:“那你让我走!”

这还是她出事之后第一次谈到这个问题,尽管战祁心里一直都知道她有这个想法。可是当她这样毫不犹豫的说出来了,他心里还是觉得阵阵发疼。

几乎是一秒都没有犹豫的,他便反驳道:“不可能,你死了这条心吧。”

宋清歌看着他决然的表情,冷笑出声。“都这样了,你还想把我困在身边来折磨我?战祁,你到底是有多自私?”

他也不否认,索性坦然承认道:“我本来就是自私卑鄙的人,你又不是第一天知道。”

“我知道你自私又卑鄙。可没想到能到这种程度!”

宋清歌愤怒的甩开他,转头便朝着园子另一头走去。

或许是因为刚刚动了怒牵动了伤口,她飞快的走了两步,就觉得背上隐隐作痛,胸口也有些憋闷。弯下腰双手撑着膝盖大口大口的喘息着,脸色也有些发白。

战祁见状急忙追上来,扶着她焦灼的问:“你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要不要叫医生?”

她转头对上他焦急的眸子,身上再痛她也咬牙忍着,一把推开他道:“没事,就是走的有点急了。”

“都告诉你不要自己走,我抱你就好了,你非要逞强!”他嘴上虽然是埋怨的语气,可话里却是满满的担忧,“走吧。出来的时间也不少了,你该回去休息了。”

他伸手去拉她的手想带她回屋,可是却蓦然发现她站在原地不动。战祁转过头有些奇怪的看着她,却见她正一动不动的盯着某一处,他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立刻怔住了。

不偏不倚的,她的视线正落在不远处的池塘里,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那些娇艳欲滴的荷花上,眼神复杂而又痛苦,很是难受。

战祁心知她是看到那些荷花又想起了他当初让她给姚柔道歉时的情景,大雨瓢泼之下,他强迫她去把那些意义非凡的荷花剪下来送给欺负她的人。现在花虽然没了,可是当时的羞辱和绝望却还在。  亏得他还以为自己为他种了些花花草草就能让她心情变好,殊不知非但没有为她缓解些什么,反倒是激起了她更多不好的回忆。

心里顿时涌上了无限的懊悔和自责,他怎么就忘了,这里还有他当时一时冲动留下的证据。

战祁的手握紧又松开,犹豫了好久才敢鼓起勇气才将她的身子转过来,拉着她的手道:“走吧,别看了。你也累了。”

这一次宋清歌没再多说什么,任由他拉着往家里走去,可眼睛却一直盯着池塘,一步三回头的看着。

一直到进了家里,战祁才算是松了口气,放缓声调询问她,“你想做什么?画图吗?还是弹琴?或者回房间休息一下?”

宋清歌抬头看向他热切的脸色,忽然就觉得烦躁至极,一把甩开他,不耐烦的说道:“战祁你烦不烦?你就没有别的事情可做了吗?一天到晚的绕在我身边,你知不知道你这样真的让人很讨厌?!”

她说完愤懑的甩开他的手,转头大步上了楼,愤然的摔上了房门,力气之大,让门板都颤了两下。

战祁站在原地无力地按了按眉心。他现在越来越不知道要怎么样才能接近她了。他本意是想靠近她一些,可他向前一步,她就退后三步,到最后他们之间的距离非但没有拉近,反而是越来越远了。

琴姨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上来,担忧的看着他道:“先生,您还好吧?”

他叹息一声,摆了摆手,“我没事。”

“大小姐刚出了那么大的事,现在情绪不稳定,您别往心里去,多让着她一些,等她想通了,就能理解您的用心了。”

战祁只是苦笑,他的用心?

她现在防他如同洪水猛兽,哪怕他把天上的星星给她摘下来,她估计也不会感动一分一毫,反而是会觉得他图谋不轨。

他回到自己的书房里坐了一阵,心里实在是压抑烦躁的要命,忍了好半天,终于忍不住从最下面的抽屉里翻出一盒烟来,抽出一根刚点燃,递到嘴边之后却又停下了动作,最终还是将那支烟碾碎在了烟灰缸里。

他还要给知了做手术,如果一心烦就抽烟,连这么点意志力都没有,他还当什么父亲。

还有什么脸面让宋清歌为他而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