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0 宋清歌,我太太/刚好我要不爱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大花猫终于露出了尖利的牙齿,朝着吉米咬了下去。再也顾不得多想了,吉姆一个垫步拧腰,“噌”,冲着大花猫扑了过去。大花猫正在洋洋得意呢,突然觉得尾巴根一疼,“哎哟!”原来呀,吉姆咬中了大花猫的尾巴,疼得大花猫呀吱哇乱叫……”

尚算宽大的母子床上,宋清歌搂着知了,又在给孩子讲睡前故事。她讲故事向来都是绘声绘色的,能模仿各种各样的拟声词,而且声音又很柔软,比那些有声读物讲的都有趣,所以知了总是意犹未尽,缠着她讲了一个又一个。

宋清歌宠溺的笑了笑,又缓缓开口讲完了剩下的故事,知了听完了还觉得不满意,在她怀里撒娇:“哈哈哈,妈妈讲的真好玩,继续继续,我还想听~”

她放下故事书,摸了摸小丫头的脑袋,“好啦,时间也差不多了,该睡觉了。”

知了小嘴一瘪,“可人家现在还不想睡,想听故事。”

宋清歌有些无奈的一笑,“那妈妈不在的那段时间,你都是怎么睡的?”

“爸爸哄我的呀,都是爸爸给我讲故事的。”

她微怔,问道:“那怎么不要爸爸给你讲故事?爸爸讲的不好听?”

“也不是啦,爸爸讲的也很好。很有耐心,而且会学野兽的叫声哦。但是我还是觉得妈妈讲得比较有趣,因为妈妈的声音软软的。”

宋清歌不由得有些诧异,战祁居然还会给她学野兽叫?她以为那个男人讲故事的时候大概就像是照本宣科的念课文一样,一定是一板一眼崩大豆似的。她还真想象不出来他绘声绘色,眉飞色舞的给孩子讲故事的时候是什么样子。

知了拉了拉她的睡裙,“妈妈,再讲一个嘛~”

她收回思绪看向女儿,板着脸道:“那说好了,就讲最后一个咯。”

“嗯嗯,妈妈最好了!”

宋清歌翻开目录。刚想再找一个有意思的故事,手里的童话书却忽然被人抽走了,她抬头一看,战祁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到了她们跟前,正脸色阴郁的看着她们。

他把故事书一合放在床头柜上,一板一眼的对知了说道:“今天就讲到这儿了,妈妈累了,你也早点休息。”

知了缩了缩脖子,求救似的拉了拉宋清歌,小小声的叫她:“妈妈……”

宋清歌抬头看向他,蹙眉道:“你这是干什么。孩子还不困,我再给她讲个故事。”

“不行,现在已经很晚了。”战祁语气坚决的一点商量余地都没有,伸手掀开了她身上的被子,作势就要去抱她。

“战祁!”

宋清歌低喝了一声,一张小脸上满是隐忍薄发的怒火,她已经极力在忍耐了,要不是因为孩子在这儿,她不想给孩子造成不好的影响,她一定会给他一巴掌。

她忍着火气别过头,冷声道:“你回去睡吧,我今晚在这里和孩子一起睡。”

“不行,这丫头晚上睡觉太闹腾,你和她在一起睡不好。”

宋清歌忍不住发怒,“我和她一起睡了五年了,她什么睡姿睡相我比你清楚得多!”

她这话显然是从旁提醒了战祁,他错过了亲生女儿整整五年的时光。心里蓦然一疼,战祁的侧脸紧绷着,薄唇抿成一条线。

知了自然也看出来他们两个在争吵,有些害怕的望着他们,小小声的叫了一句,“爸爸……”

孩子弱弱地声音拉回了战祁的思绪。他闭了闭眼,再睁眼的时候,已经是一副面无表情的状态,只扔出来两个字,“睡觉!”

说罢,不顾她的反抗和挣扎,直接将她打横抱起来便向外走去。

一走出知了的房间,宋清歌就直接开始动手推打他,咬牙切齿道:“你疯了?大晚上的发什么神经?”

战祁只是冷眼瞥了她一下,随即便抬起头大步走向自己的卧室,进去之后用脚跟把门一带,抱着她走向床边。明明他满腹的火气,要是放在从前,早就一松手给她做抛物运动了,可是现在他即便再生气,却都能强忍着怒火将她轻轻放到床上。

宋清歌显然还没消气,恼火的看着他道:“我刚刚说了,我要去和知了一起睡!”

“不行,你今晚就得睡在这儿。”

“我凭什么听你的?”

战祁一瞬不瞬的看着她,决然道:“就凭你下半辈子都归我管!”

“你!”宋清歌被他的霸道无理弄得说不出话来,只能干生气。

其实战祁何尝不知道她是在躲他。

从她出院那天起,她就借着给孩子讲故事的机会,直接睡在了小卧室。起初他还能忍着,毕竟她刚出院,情绪不稳定,可是忍了几天他实在是忍无可忍了。

宋清歌恨恨的瞪了他一眼,直接掀开被子躺到床上,背对着他闭上眼。战祁叹了口气,轻轻的摇了摇头,也脱了鞋躺在床上,可是却只能对着她的背影。

他侧身凝视着她的背影,看着那么消瘦的肩头和纤弱的身体,他心里顿时涌上了心疼,想要伸手揽她入怀,可是手伸出去一半,最终却又讪讪的收了回来。

她现在那么反感他,他的触碰,怕是只能让她更加厌烦吧。

明明两人躺在一张床上,那么亲密无间的距离,可是却像是隔了千山万水一样,怎么也跨不过去。

他不由得就想到了过去,那时他也总是这样无情的留给她一个背影,用这种无声的方式打击她。可是她却总能鼓起勇气,在他呼吸平稳之后偷偷地抱上来。小脸贴在他的背上,有时候他的睡衣都会被濡湿,他知道那个时候她通常都是在哭。

她总以为他不知道他做的那些小动作,可事实上他的睡眠很浅,基本上她每次抱他的时候,他都会醒过来,可是却没有一次转身去回抱她。

如果那个时候他也能回身抱抱她,给她一些最起码的温柔,他们后来的路会不会不一样?

战祁苦涩的扯了扯嘴角,可这个世界上哪来那么多如果?

而现在风水轮流转,也终于轮到了他看着她绝情而又冷漠的背影。甚至连偷偷抱她一下的勇气都没有。

他不禁想起小七走的时候,同情的看着他,让他去听一首叫《手放开》的歌,里面的一句歌词他记得尤为清晰,“我给你最后的疼爱是手放开,不要一张双人床中间隔着一片海……”

想必就是他现在这样的处境了吧。

可是他给她最后的疼爱却绝对不会是放手,兜兜转转这么久,他好不容易才认清了自己的心,怎么可能轻易放手?她的幸福,只能由他给,别人给的。他不放心,也不同意!

*

辛恬来看她的时候,宋清歌正坐在书房里画画。

她已经好久没有画过素描了,现在手都快生了。

辛恬被琴姨带到了书房,看她的精神变得好了一些,她自然也是高兴的,走上去站到宋清歌身后,笑了笑,“你这水平还是跟以前一样,画什么像什么。”

宋清歌只是摇头笑笑,“比不上当年了。现在的水平直线下降。”

“哪有,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反正我觉得挺好的,谁的画都比不了你画的。”辛恬歪着头打量着她的画,思绪有些飘远的说:“你还记不记得,上学的时候我总是喜欢用课本夹着漫画看,后来有一次我买了一本漫画书被你借走了,结果你上课偷看的时候被老师发现没收了,但是漫画的结局我都还没看。你一直特别内疚,所以就花了好几天的时间,凭着记忆给我把结尾画出来了。快放假的时候,老师把那本漫画还给我,你和原作画的竟然如出一辙。”

宋清歌也想起了那些年少时的小事,忍不住弯了唇角,“是啊,当时我们俩还不是很熟,我第一次找你借书,没想到就被老师没收了,别提我有多内疚了。”

辛恬忍不住笑起来,“你不知道,当时你把那厚厚的一叠素描纸给我。一脸抱歉的和我道歉的时候,我就觉得这姑娘是不是傻啊,书没了再买一本不就得了,还至于画一遍。”

宋清歌嗔怪的看了她一眼,“我爸爸当时不允许我买漫画书嘛,所以我只能凭着记忆给你画了啊。”

辛恬对上她的眼睛,认真而真挚地说:“后来我就一直觉得,你这么单纯美好的女孩儿,我一定要和你做朋友,想好好保护你。”

“恬恬……”宋清歌的眼圈有些红。

辛恬心里也阵阵刺痛,仰头吸了吸鼻子。又佯装淡然的笑了笑,“好了好了,不说那些了。既然你家伙什都这么齐全,不如就给我画一个呗,咱们认识这么多年了,你还从来没给我画过画呢。”

“当然没问题啊,那你搬凳子坐下来。”

辛恬转头取了个凳子坐到她几米开外的地方,翘起二郎腿摆了个随意又慵懒的姿势。宋清歌则换了一张画纸,开始一点一点勾勒她的画。

一边画,宋清歌一边随口问道:“对了恬恬,你现在还和战峥在来往吗?”

辛恬怔了一下。“怎么突然问起这个了?”

“没事,就是想到你年纪也不小了,该有个家庭了。如果你真的喜欢战峥,就和他商量一下是要结婚还是要怎么样,你总不能一直单着啊。”

辛恬忽然就垂下了眼,脸色变得有些黯然。

她差点都忘了,宋清歌一直都不知道她其实已经结婚了。不过这样也好,如果让她知道了她嫁了人,而且还是嫁了纪淮安那种心理变态,宋清歌一定会心疼她。如果再让清歌知道她嫁给纪淮安的真相,以她的性格。一定会内疚的要死。

清歌给了她那么多温暖和关怀,她不想让心存愧疚和压力。

见她不说话,宋清歌叫了她一声,“恬恬?”

“嗯?”

辛恬猛的抬起头,开口准备想回答她的话,可是刚一张嘴,只觉得胃里一阵翻江倒海,急忙捂着嘴起身向外冲去。宋清歌有些错愕的看着她夺门而去的身影,立刻跟了出去,刚走到卫生间的门口,就听到了辛恬惊天动地的呕吐声。

宋清歌也被她这个样子吓得不轻。急忙走上去为她拍背,担忧的问:“你这是怎么了?是不是中午吃坏了?”

“没……没事……”辛恬冲她摆了摆手,刚说完,又是一阵剧烈的呕吐。

宋清歌转身去给她倒了一杯水,辛恬吐完了漱了漱口,这才在宋清歌的搀扶下回到书房,坐到了沙发上。

“恬恬,你脸色不大好,要不然去医院看看吧。”

宋清歌满目忧色,辛恬抬头看了她一眼,犹豫再三。还是小心翼翼的说:“清清,我……可能是怀孕了。”

“你说什么?怀孕?”宋清歌猛的提高了声调,瞪大眼睛看着她,好半天才不可置信的问:“这个孩子……是战峥的?”

辛恬咬了咬唇,轻轻点头。

宋清歌还是不愿意相信,又不死心的问了一遍,“你确定?会不会是你搞错了?”

“清清,我的身体我自己很清楚,而且我自己就是医生,怀孕这种事,我绝对不会搞错的。”

她的例假时间一向很准。自从上次和战峥分开之后已经有小两个月了,这段时间她的例假一直都没来,而且她自己也给自己号过脉,很明显就是怀孕的脉象,只不过她还没敢去做最后的检查。

宋清歌忧虑的看着她,“那……战峥知道吗?”

辛恬摇摇头,“他还不知道,我也没告诉他。”

她现在还不知道战峥对她到底是什么态度,所以这个孩子也一直瞒着他没有说。而且现在比起战峥,她更担心纪淮安,毕竟纪淮安根本就不能人道。她怀孕的事情一旦传出去,纪淮安肯定知道她怀的是别人的孩子。那个男人如果知道她怀孕的消息,发狂了之后大概能亲手把她的孩子打掉。她不敢拿这种事去赌。

“那你打算怎么办?”

辛恬抿了抿唇,“我想把这个孩子生下来。”

她已经做好决定了,等她去医院做了最后的检查,确认了自己怀孕的事实,就去向纪淮安提离婚。无论如何,她都想把这个孩子生下来。

“你疯了?”宋清歌豁然起身,又气又恼的看着她,“辛恬,你和战峥现在非亲非故的,你拿什么身份把这个孩子生下来?单亲妈妈的滋味我体验过,太艰难太痛苦了,你别傻了好不好?”

“我知道你说的都对,但是……我真的很想把这个孩子留下来。”辛恬殷切的拉着她的手,像是想感化她一样,“毕竟这个孩子是战峥的啊。你以前也爱过战祁,你知道想为自己爱的人怀孕生子的感受,你一定能理解我的。”

她当然清楚那种感受,但她也知道为一个不爱自己的人生孩子有多么绝望。正是因为如此,她才更不想辛恬重蹈她的覆辙。

“恬恬……”宋清歌语气沉沉的开口,刚想说什么。可是却被辛恬的手机铃声打断了。

她掏出手机看了一眼,嘴角立刻划开一个甜蜜的笑,手指飞快的在屏幕上点了几下,回复了一条消息。

因为离的很近,所以宋清歌清楚地看到了她屏幕上的字。

信息是战峥发来的,上面只有简单的四个字,“我想你了。”

而辛恬回的也很简单。

“我也是。”

宋清歌担忧的望着辛恬,她脸上那种小女人的表情她简直是再熟悉不过了。因为很久以前,她就是用这种眼神望着战祁的。可是她也很清楚,战峥绝对不会是辛恬的良人。

送走辛恬之后,宋清歌心里就一直觉得心里沉甸甸的,甚至有些喘不过气来。

她不想看着自己的朋友陷进一个泥沼里,可是又想不出什么有用的办法来帮辛恬。

难道她就只能去求战祁了吗?

战家那几个兄弟一向都很听战祁的话,如果她开口去求一求战祁,让战祁说服战峥对辛恬负责,那是不是代表辛恬还有一线希望?

尽管这个时候她实在是不想和战祁有什么瓜葛,但是为了自己的朋友,她还是决定试一试。

很奇怪的是战祁这天晚上回来的很早,而且一回家就去衣柜里挑了一身衣服准备换上。

宋清歌抿着唇走进步入式衣柜,站在门口局促的看着他,“你……要出去吗?”

大概是因为太长时间没有和他好好说话了,现在她开个口都觉得费劲,浑身都有些不得劲。

战祁对着镜子正在打领带,“嗯,等会儿有个饭局,要和战峥一起去见个人。”

“和战峥一起?”宋清歌的眼睛一亮,立刻问道:“那能带我一起去吗?我也想去。”

战祁打领带的手一顿,转过头有些意外地看着她,“你也要去?”

这还是她出事以来第一次主动向他提出要求,而且还是和他一起去应酬。要知道不管是重遇前还是重遇后,她最讨厌的事就是应酬了,现在居然会主动向他提议,不得不说,他真的很惊讶。

“嗯,在家呆的有些闷了,想出去转转。”宋清歌随口找了个说辞,目光灼灼的望着他道:“你能带我去吗?”

“当然能。”战祁几乎是毫不犹豫的答应下来,轻快的语气还有一丝愉悦,“你想去的话,去多少次都可以。”

他的眼睛都有些亮了,宋清歌还是有些不适应他这样热忱的反应,别过眼淡淡的说:“那我去换身衣服。”

她最终选了一件很简单的裙子,头发披散在肩上,有些慵懒又很随意。去酒店的路上。战祁一直紧紧握着她的手,看得出来他心情真的很好,可是宋清歌却对他这种态度有些无所适从,只能一直把视线投向窗外。

战祁转头看了她一眼,裙子太白了,称得她脸上更加苍白,不由得心疼道:“以后还是少穿白色的衣服,称得你脸色不大好看。”

宋清歌只是淡淡的看了他一眼,并没有说什么。

车子很快就在六合饭店门口停了下来,一下车战祁就紧紧地握着她的手,宋清歌下意识的想挣脱他,可是转念一想自己等会儿或许还会有求于他,虽然心里很排斥,可还是强忍住了。

一进酒店,立刻有侍者主动走上来引着他们朝楼上走去,快到包厢门口的时候,宋清歌才忽然想起了什么,问道:“对了,今天要和什么人吃饭,我跟着没什么影响吧?”

“没有影响,就是普通的见面而已,是和战峥未来的未婚妻还有她父亲一起吃顿饭。”

“未婚妻?”宋清歌陡然提高了声调,话音还没落,包厢的门就被打开了,接着她便看到了坐在里面的几个人。

一身西装,神色漠然的战峥,还有他身旁那个穿着斜肩小礼服的漂亮女孩。另外一边则是一对中年夫妻,看着应该是那个女孩儿的父母。

战祁拉着她走进去,对着中年夫妻道:“抱歉,温总,温夫人,我来晚了。”

“战总客气了。”温兆东起身笑了笑,有些好奇的看向旁边的宋清歌。“这位是?”

战祁直接将宋清歌搂进了怀里,面色淡然而又平静的介绍:“宋清歌,我太太。”

他说的那样轻松随意,就像是在陈述一个再正常不过的事实一样,可是却像一颗鱼雷投到了宋清歌心里,炸的她思绪一片混乱,好半天都没回过神来。

他的话音一落,宋清歌立刻瞪大眼睛看着他,可战祁却根本没有和她对视,只是继续介绍道:“清歌,这位是温潇潇,不久之后她就要和战峥订婚,成为他的未婚妻了。”

温潇潇起身朝她浅浅鞠了一躬,笑眯眯的说道:“战太太,你好。”

宋清歌根本没怎么在意她那句“战太太”,只是一动不动的打量着面前的女孩,战峥一手插在口袋里,一手搂着温潇潇。

女孩儿年轻俏丽,笑起来的时候嘴角有两个可爱的梨涡,眼睛弯成漂亮的月牙,真真是一个很讨人喜欢的姑娘。

她忽然就想起了先前在辛恬手机上看到的那条战峥发来的信息。

他说:我想你了。

而现在,他却在和另一个女人相亲,甚至在谈论他们的订婚宴要在哪里举行,请什么人。

那辛恬怎么办?

那个怀了他孩子,甚至傻到想要把孩子生下来的傻女人,她该怎么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