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2 她听不见他说的话/刚好我要不爱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黑色的车子在路上飞驰着,战祁紧紧地抱着宋清歌,他只觉得时间过得真是慢,太慢了,都这么久了,为什么还没有到医院?他真的怕她等不到去医院就已经……

战祁抬头看向前面的老王,焦灼不安的催促道:“王叔,能不能再快一点?她等不了!”

“我尽量,我尽量!”老王抬手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连声答应着。

战祁不停地吻着宋清歌的脸,就在车子快到医院的时候,宋清歌才慢慢睁开了眼睛,茫然的看了看外面漆黑的夜色,莫名道:“我这是在哪儿……我们要去哪儿?”

“你醒了?你没事吧?感觉怎么样?”

战祁手忙脚乱的将她扶起来,一把拥进怀里,声音竟堪堪有几分颤抖,“你真的吓到我了……”

宋清歌仍然一脸的不明所以,伸手推开他,困惑的问:“我怎么了?”

她全然不记得自己晕倒了,所有的记忆都停留在她晕倒之前,战祁紧紧抱着她时候的场景。至于晕倒那段短暂的记忆,就像是喝醉了之后断片一样,她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战祁一听,心里顿时一沉,双手握着她的肩,紧张地问:“你不记得刚刚发生什么了?”

她只是摇头,“不记得了,我出什么事了吗?”

战祁目光沉沉的望着面前的女人,半晌才说:“没关系,不记得就不记得了,你就是突然晕过去了,没事就好。”

“哦……”宋清歌低着头思忖着。

“那你现在感觉怎么样?”战祁脸上的紧张没有半分减少,“医院就在跟前了。我还是带你去检查一下吧?”

“没事,我觉得可能就只是最近有些累了吧,没什么大问题,不至于进医院。”

她现在是真的很反感医院里的来苏水味,受伤之后住院那段时间,她鼻腔里天天都是来苏水的味,只觉得饭里都是那股刺鼻的味道,想想都觉得反胃。

“但……”战祁欲言又止的看着她,还是有些不放心。

“我真没事,毕竟受了伤,总会有点后遗症什么的。你这么大惊小怪做什么?”宋清歌不耐烦的摆了摆手,“当初我都没死,会因为晕个一次两次的就没命了?没准儿只是有点贫血什么的。”

战祁知道她这话纯粹是为了挤兑他,可是却也深知她说的都是事实。

受了那么重的伤,过后难免会有些小毛病出现。但他现在真的很紧张她,她刚刚晕倒的那一瞬间,他所有的呼吸都差点被夺走了。如今她只是有一点点不舒服或者身体不适,都会让他全身的神经跟着紧绷起来。

宋清歌本想坐直身体,可动了动才发现自己整个人都被他抱在怀里,不禁皱眉去推他,“你干什么?放开我!”

她眼里满是嫌恶和不耐。尖锐的眼神就仿佛是一根刺一样扎进战祁的心里,他心里微微有些发疼,却终是不得不讪讪的松开了她。

老王把车停在路边,回头问道:“先生,还去医院吗?”

战祁看了看宋清歌,摇了摇头,“算了,不去了,回家。”

她现在整个人都处于一种讳疾忌医的状态,别说去看医生了,就连医院估计都不会踏进一步。虽然他心里真的很担心也很不安,可是这个时候也不想强迫她。

车里的光线不好,两人一回到家,战祁才看清她苍白憔悴的脸色,整个人都像是被抽去了全身的力气一样,没有一点生气。

知了屁颠屁颠的朝他们跑过来,抱着宋清歌的腰撒娇,“妈妈,你们去吃饭怎么去了这么久啊,你今天都还没抱我呢。”

宋清歌宠溺的看了她一眼,弯下腰刚要去抱孩子,战祁却直接一步挡在了她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面前的女儿。

一大一小的体格差那么多,知了就像是望着参天建筑物一样,必须得把头仰成90度才能看清他的脸,小脸上满是畏惧和可怜巴巴的神色,嘟囔着叫了一句,“爸爸……”

战祁脸上没有半分松动,面无表情的说道:“妈妈累了,今天不舒服,不能抱你了,回去睡觉吧。”

“可是……”知了咬了咬嘴唇,小脸上满是委屈。

看到女儿这副细细弱弱的模样,战祁的心也软成了一汪水,顿时没了脾气,蹲下身将她抱起来,有些无奈地说:“好了好了,妈妈不能抱你,我抱你总行了吧?”

知了趴伏在他肩上,双手圈着他的脖子,一张小脸上气鼓鼓的,显然还有些不满意。

但,嘛,怎么说呢,爸爸抱着也算不错啦,毕竟爸爸比妈妈高出来那么多,视野都变得宽阔了许多,可还是妈妈的怀抱比较暖嘛……

宋清歌一直都扮演着慈母的形象,看着女儿眼巴巴的望着她,心都疼了,立刻走上前道:“她让我抱,还是我来吧。”

战祁转头看了她一眼,毫不留情的下了命令,“你,现在给我回卧室洗澡换衣服睡觉,一会儿我把她哄睡着之后回去,你如果还没上床,别怪我跟你翻脸。”

他已经好久没用过这种颐指气使的口气和她说话了,就好像一瞬间又变回了过去那个霸道无理的男人,只是这一次,他的话里有了一丝体贴。

宋清歌站在原地怔怔的看着他,可是战祁却直接转过头,抱着知了大步上楼去了。

大约是因为方才他阻止了孩子和宋清歌要抱抱的事,知了回到房间之后就一脸的愤懑,小脸气鼓鼓的,像只青蛙。战祁跟她说话她也不理,给她讲故事,她也一副“不听不听,王八念经”的表情,简直傲娇的可以。

战祁有些无奈了,以前从来不知道这小丫头这么难哄,而且还记仇,他不过是当了个拦路虎,这丫头就一副苦大仇深的模样。

揉了揉她的小脑袋,战祁苦笑,“好了。爸爸知道错了,别闹脾气了,嗯?跟爸爸说,你喜欢什么,爸爸买给你。”

小丫头这才转头看了他一眼,将信将疑道:“讲真?”

“当然讲真!”

“那我要全套的芭比娃娃,嗯……还要最色彩最全的橡皮泥和软陶泥。还有……还有……”

战祁宠溺的笑笑,“不着急,你慢慢想,什么时候想好了都可以跟我说,这个要求没有期限。”

知了的眼睛都亮了。惊喜的望着他,“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

“太好了!就知道爸爸对我最好了!”小丫头说完便扑上去,搂着他的脖子,在他脸上“吧唧”亲了一口。

战祁心里已经软成一片了,这个时候别说给她买全套的芭比娃娃,就是让他去天上摘星星,他都二话不说搭个天梯就上去了。

以前他怎么就从来不知道,原来有女儿是这样美好的一件事?人们嘴里说的“有女万事足”,真的是一点没错。

可他却现在才认清这个问题,以至于生生错过了她最美好可爱的五年。

战祁低下头,内疚而又懊恼的看着已经渐渐沉睡的知了。低头在她额头上轻轻一吻,这才轻手轻脚的下了床,替她关上了房门。

等他再回到卧室的时候,宋清歌刚好洗完澡从浴室里出来,正在擦头发。

他径直走上去,一言不发的从她手里接过毛巾,又把她按坐在床边,擦完头发又开始用吹风机给她吹干。

宋清歌皱眉推他,“你用不着做这些,赶紧去洗澡睡觉吧。”

“别动!”战祁严肃的喝了一声,复又放缓声调道:“你别乱动,当心一会儿头发卷进吹风机里。”

被他这么一吓,宋清歌还真的被唬住了,不敢再轻举妄动,只能坐立不安的任由他摆弄。

修长有力的手指一边给她吹头发,一边为她按摩着头皮上的穴位,不得不说,战祁的手法确实很好。她晕倒之后明明还觉得头有些沉沉的,被他按了按,立刻感觉好了很多。

战祁看她闭上眼,一副舒适的马上要昏昏欲睡的模样,不禁扯了扯嘴角。只是这份甜蜜还没来得及多品味一会儿,就听她冷淡的问:“这种事,你给几个女人做过了?”

离婚之后,他身边应该有过不少女人,看着那一张张酷似白苓的脸,她就不相信他还能无动于衷。一定会比现在对待她这样,更加细致入微吧。

战祁的手指一乱,恰好关掉了吹风机,卧室里又是一片死寂,他低头看着面无表情的宋清歌,心里说不出是个什么滋味。

她把他当什么人了?

那些逢场作戏。半真半假宠着的女人,能和她相提并论吗?说的再简单粗暴一点,他现在完全是把她当做妻子一样看待,他可能会像对待她这样对待那些女人吗?

他良久没有说话,宋清歌有些莫名其妙的抬起头,刚想问他怎么了,接着一双带着怒火的唇就压了下来。

他的唇滚烫火热,像是一块烙铁一样印在宋清歌的嘴上,发了狠的在她唇上又啃又咬辗转吮噬。可他咬归咬,却又只是轻轻地啃咬,并不是撕咬。很快宋清歌就觉得自己嘴唇都有些发麻了。

战祁已经倾身压了上来,宋清歌仰面躺在床上,身上的男人重力惊人,她双手抵在他的胸口上,可是却撼动不了他半分,没过多久,她就隐约察觉到身下有东西抵住了她。

太长时间没有过了,战祁从来不知道自己的自制力能差到这种程度,只是和她接个吻,竟然就有了这么强烈的反应。

浑身上下都像是有火烧一样,他捧着她的脸。喃喃唤着她的名儿:“清歌……清歌……”

一声又一声的,缱绻深情。

可宋清歌却并不想承受这份深情,她心下一横,直接张嘴咬了他的下唇,沉迷之中的战祁猛然惊醒,她瞅准时机,立刻使出全身的力气推开他,抬手就是狠狠的一个耳光。

“啪”的一声脆响,打破了夜的宁静,也打碎了方才的一室旖旎。

她翻身从床上爬起来,退后两步警惕的看着他。双手抓着松开的衣襟,咬牙道:“战祁,如果经历了这么多事,你都没学会怎么尊重一个人,那我只能算是瞎了眼,看错了你这个人!”

战祁垂着眼,抿了抿唇,脸上满是晦暗不明的神色,看不出喜怒。

因为看不见他的表情,所以宋清歌心里多少还是有些怕,这个时候他如果忽然跳起来攻击她。以她现在的身体状况,估计被他掐死在这里都没人知道。

她下意识的开始在屋里寻找等下能用来防身的武器,刚瞅准梳妆台上的一把刮眉刀,却听战祁哑着嗓音道:“抱歉,刚才是我失控了,我跟你道歉。”

宋清歌怔怔的看着他,一时间竟不知该作何反应,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转头走进浴室里,背影寂寥而又凄凉。

他的道歉来的太过痛快干脆,反而让她有些无所适从,无理取闹的那个人反倒变成了她一样。

浴室里很快就响起了哗啦啦的水声。宋清歌心情复杂的站在原地,好一会儿才踌躇的掀开被子上床睡觉。

然而这一晚,战祁却没有跟她一起睡,洗了澡之后,他就离开了卧室,去侧卧睡了。

这一晚,两个人都一夜无眠。

·

自从那天的不快之后,战祁和宋清歌之间的关系就变得有些微妙。

他仍然关心她和知了,可是却不再像之前那样主动与她说话或者是亲近她,每天晚上也不再和她一起睡,洗了澡之后就离开了卧室。把那张舒适的大床留给了她。在孩子面前,他们依然是一对父母,知了一直也没有看出他们两人之间有什么不对劲,每天叫完爸爸叫妈妈,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可是宋清歌却知道有些东西已经悄悄改变了。

战祁回来的越来越晚,也越来越少,有的时候回来的晚了,就干脆直接去旁边的浴室洗澡。不仅如此,他早晨走的也很早,她每天醒来的时候,他已经去公司了,两人总是这样交错着,以至于好长一段时间都没有碰面。

宋清歌总觉得战祁似乎在躲着她,可是却又不想主动去问他原因,于是两人就一直这样互相晾着。

罢了,这样也没什么不好,互不干涉,等孩子做完手术,她才能全身而退。

这天下午,宋清歌正在书房里教知了弹竖琴,小丫头坐在琴凳上,学着她有模有样的拨弄着琴弦。宋清歌不时指点她一下,倒还真挺像那么回事的。

正当母女两人弹的正认真的时候,门口突然传来了一声低沉的轻咳,宋清歌一转头,战祁正面无表情的站在门口,手上还捧着一个大盒子。

“爸爸~”

知了叫了一声便立刻跳下琴凳朝他跑过去,他这段时间早出晚归,和女儿也没什么交流,没想到小丫头竟然已经对他产生了依赖心理。

战祁的脸色顿时柔和了许多,蹲下身单手抱了抱她,温声道:“爸爸给你带礼物回来了。”

知了好奇地问:“是什么呀?”

战祁把盒子放到地上,打开一条缝,神秘兮兮的对她道:“你把手伸进去摸一摸。”

小丫头蹲下身,小心翼翼的把手探进去,刚摸了两下就叫起来,“呀!是软的!它是活的吗?”

这下就连宋清歌都有些好奇了,忍不住向前走了两步,站在他们旁边,想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

战祁抬头看了她一眼,心里隐隐有些得意,卖了个关子,才慢慢悠悠的把盖子打开,一个雪白雪白毛茸茸的小奶狗就出现在了盒子里。

小家伙是个萨摩,很小的一只,看样子刚断奶,走起路来还摇摇晃晃的,走两步就要摔倒似的,不时地奶声奶气“汪汪”两声,别提有多萌了。

“哇!是小狗诶~”知了的眼睛都亮了,伸手就把小奶狗抱起来放在怀里,抬起头朝着战祁甜甜的笑了,“爸爸,这是送给我的吗?”

“嗯,送你的。”他顿了顿,末了又补了一句,“还有妈妈。”

他没有忘记她那个想和他做的十件事清单,所以这两天一直在让许城帮着看小狗,最终选定了这只血统纯正,刚出生两周的小萨摩。

当初她想做却没能做到的事,日后他都会一一帮她实现的。

知了已经开心的嘴都合不拢了,凑上去在他脸上“吧嗒”亲了一下,高兴的说:“谢谢爸爸!”

“嗯,给小狗起个名儿吧。”

知了很认真的想了想,一拍大腿。“就叫咕噜吧!我肚子饿的时候就会咕噜咕噜的。”

战祁有些哭笑不得,只好道:“行,你喜欢就好。”

“爸爸,我能带咕噜去玩吗?”

他点头,“嗯,去吧。”

知了抱起咕噜高高兴兴的跑出去玩儿了,书房里便只剩下他们两个人了。

两个人有几天没有这样面对面的呆在一起了,现下就只剩他们两个共处一室,感觉多少还是有些别扭。

宋清歌别过眼,轻咳了一声道:“你最近……好像很忙。”

战祁挑眉,“你这是在关心我?”

一句话就堵得宋清歌无话可说,只能气急败坏的道:“你少自作多情了,我只是随口问一下而已!”

确实是随口问的,因为这样在一起太尴尬,她不说话就显得更尴尬,只能没话找话,却不曾想这个男人竟如此不要脸!

对话又陷入了死胡同,半晌,她才闷闷的问:“你怎么突然想起弄只狗回来了?我记得你以前不是不喜欢宠物么?”

“可是你喜欢。”他淡然回答,一副理所应当的语气。

宋清歌怔了怔,垂眼小声道:“我喜欢的东西多了,你能一一都给我实现么?”

她以为自己已经说的很小声了,可没想到战祁居然还是听到了,坚定而决绝的说:“只要你给我机会,我就能全部为你实现。”

宋清歌垂着眼没有说话,战祁轻叹了一口气,走上前居高临下的望着她,“清歌,能不能给我个机会,我知道现在让你一下放下过去是不可能的,但你至少给我一点光明,我就能下定决心改变着一切。一年不行就五年,五年不行就十年。十年不行,我们还有一辈子。”

一辈子,那么绵长又隽永的词汇,如果是以前,她一定会感动的落下泪来,可她现在却只觉得无望。

他们之间有了那么多伤痛和憎恨,这样的两个人,还能有一辈子可言吗?

她的眼里慢慢聚上了泪,战祁心里一疼,走上去将她紧紧拥在怀里,低头心疼的吻去了她的眼泪,“别哭,你一哭,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她抓着他胸口的衣料,轻声啜泣,“战祁,别这样了,别让两个人都不好过了,放手让我离开吧。”

“不可能!”他毫不犹豫的便回绝了她,紧紧地将她箍在自己怀里,“除了这个,我什么都能答应你。”

宋清歌也不反抗,就这样任由他抱着。

战祁抱了好一会儿,怀里的女人却始终没什么反应,就在他有些奇怪的时候,轻轻将她推离了一些,她却闭着眼整个人都向下沉。

“清歌!”

战祁紧张的唤着她,连忙蹲在地上让她靠在自己怀里,轻轻拍着她的脸,焦灼道:“清歌,你醒醒,睁开眼看看我!”

宋清歌仍然双眼紧闭,就在战祁手足无措打算送她去医院的时候,她才慢慢转醒过来。

脑子还是有些晕,她看着面前放大的俊脸,眼中写满了焦急和惶恐,好半天才说出一句话,“我晕倒了?”

战祁紧张的点头,“是,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倒也没什么,就是头有些沉。”

她抓着他的手臂想站起来,可战祁却一把将她拥进了怀里,附在她右耳边深情而又坚决地说了些什么。

可是直到他说完了,宋清歌都是一副无动于衷的模样,他将她推离了一些,皱眉问:“你怎么不说话,没听到我刚刚说什么吗?”

她一脸茫然的看着他,“你有跟我说话吗?我没听见。”

战祁看着她一副置身事外的模样,瞳孔渐渐紧缩,心跳也跟着加剧起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