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3 离开战祁,跟我在一起/刚好我要不爱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其实这已经不是宋清歌第一次右耳短暂性失聪了。

她受伤之后,因为炎症曾经发过两天高烧,后来高烧虽然退了,可是她却发现她右耳嗡鸣的频率越来越高,有时候会短暂性的听不到,但很快就恢复了,倒是跟过去好像也没什么区别。

反正也不是第一天这样,她也就没有当回事,后来反倒把右耳耳鸣的毛病当成了一个不时来串门的老朋友,已经习惯了。

可战祁确实第一次发现这个问题,双手握着她的肩,紧紧地盯着她的眼睛问:“你怎么会听不到我说话?你这样的毛病有多久了?”

宋清歌挣脱他的束缚,不以为然道:“老毛病了,我都已经习惯了。”

战祁仍然不放心,“那你现在能听到我说话了?”

“能听到了啊。这不是听的挺清楚的么。”宋清歌的耐心已经被他磨得差不多了,脸色不大好看的说:“你还有什么事?”

“没事。”战祁有些不安心的望着她,虽然她现在表现的一点问题都没有,可是他心里却仍然是悬着的。

他到现在才发现,她的身体状况比他所想象和表面上看的还要差劲得多。

*

咕噜的到来让整个家里都充满了不少生气。小家伙路都走不稳,可是却很活泼,叫声也很有劲儿,知了走到哪儿就要把狗抱到哪儿,回家的第一件事就是上蹿下跳的满家找狗。就连睡觉的时候也要把咕噜放到她的房间里才行。

一夜之间,这只两周大的萨摩就一跃成了战家最大的赢家,战祁甚至一度觉得知了爱这只狗都要胜于他了。

想想也真是够丢人的,战门老大战祁,一个三十六七的男人了,居然还跟一只狗去争宠,他自己都不禁想嘲笑自己。

晚上战祁洗完澡从浴室里出来,宋清歌正闲来无事的坐在梳妆台前画图。

她正画的入迷,身后却突然压上来一具重重的身体,战祁的双手圈着她。有些贪恋的嗅着她的发香,半责怪半心疼的问:“怎么又在这里画图?不觉得累?”

“只是睡不着有些无聊罢了。”她放下笔想挣脱他的束缚,谁知战祁却紧紧地箍着她的肩,不肯放手。

“别动,让我抱一会儿!”

宋清歌真的就没再动了,战祁的视线越过她的发顶落在那张纸上。素白的纸上画着一个线条夸张,表情抽象的人物,身上是一件天青色的旗袍,及膝的短款,斜襟盘口,旗袍上画着几条祥云纹路,很简单素雅的旗袍。

他记得她以前是专攻男装的,可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她就再也没设计过男装了……

是因为他吗?

因为在他这里受了伤,所以她也不愿意再为他做任何事了。

他忽然就觉得心里很疼,当初没有珍视的感情和付出,如今过境千帆他再想回头的时候,却发现原地已经什么都不剩了。

“清歌……”他从背后紧紧拥着她,嗓音有些发哑,“再给我设计一套西装。好不好?”

他的声音里隐隐带了些殷切,宋清歌愣了一下,声音也随之冷了下来,“抱歉,我现在已经不做男装了。相关的东西也忘得差不多了。你还是去找别人给你做吧!”

当初她捧着精心为他设计的西服想送给他,一并想给他的还有自己一颗火热的心,结果他摔碎了还嫌不够,甚至还要在上面踩两脚才甘心。

现在又想回头让她为他设计西服,说的怎么那么轻巧?

宋清歌推开他从凳子上站起来。面无表情道:“有件事虽然我觉得完全不需要和你商量,但是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我觉得还是告诉你一声为好,从明天起我就要回去上班了。”

果然,她话音刚落。战祁便立刻驳斥道:“我不同意!”

“我不是在和你商量,只是通知你一声。这是我自己的事,你管不着我。”

她态度坚决,战祁知道和她硬碰硬只能让她的逆反心理更加强烈,抿了抿唇道:“我可以给你投资开公司,你以后不要出去工作了。”

宋清歌倒没想到他会有这样的提议,意外之后挑眉道:“可以啊,那我要开全国最大的服装设计公司,专为大牌明星设计的那种,公司地址要在中心CBD。而且还要邀请一线大牌设计师来我公司。反正战总穷的就剩钱了,如果你真心实意的想给我开公司,那这么点要求对你来说不算难吧?”

显而易见的,她就是在挑衅和无理取闹,本以为他会生气或者爆发。却没想到他最终竟然点头答应了,“可以,只要你喜欢的设计师,我一定尽全力给你邀请到。”

他答应的这么爽快,宋清歌反倒愣住了。好半天才漠然道:“跟你说着玩的,我对开公司没兴趣。”

她说的都是真的,她本来就没有什么商业头脑,否则当初也不会把宋家的产业拱手让给他。这一辈子,她只想有一个小家。安安分分的相夫教子,平安幸福的度过一生,然而就是这样一个平凡无奇的愿望,上天却都不肯让她实现。

“但我是说认真的。如果你不想打理公司,我可以给你聘请职业经理人。你只需要挂个董事长的名号,每天继续做你喜欢的事情就好了。”

他是真的不想给她接触别的男人的机会,现在他们两个人的关系本来就已经岌岌可危,中途再插进来个战诀或者薛衍给他添把火,那他简直是火烧眉毛外加焦头烂额。

他一直抓着这个话题不放。宋清歌终于有些不耐烦了,皱眉道:“你要真是钱多的花不完,就拿去多建几所希望小学给社会做贡献,用不着给我献殷勤,我对那些没兴趣。”

她说完便转身走到床边。掀开被子背对着他睡下了。

战祁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轻轻摇头,他总觉得她的脾气现在越来越坏了。

*

宋清歌说到做到,第二天送了知了去幼儿园之后,她便直接去了生绡。

好长一段时间没有回来上班了。就连走进写字楼的感觉都变得有些陌生。大概真的是因为休假太久了,以至于她都有些近乡情怯的感觉,电梯上行的时候,她的心情也跟着变得紧张起来,不断的想着一会儿要怎么应对那些同事,要怎么回答同事们问她为什么这么久不来上班的提问。

很快电梯就在生绡所在的楼层停了下来,宋清歌走出电梯,站在走廊里长长做了个深呼吸,挤出一抹微笑之后,才提步走进公司。

因为是踩点来的。所以同事们都已经来的差不多了,一见到她,大家纷纷朝她聚拢过来,七嘴八舌的关心起她。

“清歌来了,好久不见啊!”

“你这次休假休了好长时间,怎么样,玩的还开心吗?”

“听薛总说你一直在外学习交流,学得怎么样?有没有学到什么创新?”

宋清歌应接不暇的回答着,有些诧异的问:“薛总说我去学习了?”

“是啊,薛总说你这段时间被外派到日本去了,怎么样?还好玩吗?在日本有没有学到什么东西?比如一库一库雅蠛蝶什么的?”

同事们顿时大笑起来,宋清歌也抿着唇轻笑,心里却轻松了不少。

老实说,出来上班真的比她天天闷在家里面对着战祁要好受多了。

同事们又问了她一些问题,好在宋清歌最近虽然一直呆在家里,但是也看了不少时尚新闻,所以对于同事们的提问也算对答如流,否则她大概真的就要穿帮了。

聊了会儿天之后,人们便各回各位开始工作,宋清歌先是清理了一下自己的办公桌。瞅着快到时间了,便去给薛衍冲了一杯咖啡端进他办公室里。

此时薛衍正目不转睛的盯着电脑,连她进来也没有留意,就只是随口道:“放那儿就行了。”

“好的。”

宋清歌刚一出声,薛衍便猛的抬起头来,在看到她的一瞬间,眼中立刻涌上了惊喜和激动,直接站起来朝她走过去,伸手便一把将她紧紧拥进了怀里。

“清歌,你回来了!”

“嗯,我回来了。”她笑笑,安抚性的拍了拍他的背,“谢谢您还惦记我。”

“你都不知道我,我有多担心你……”

薛衍的声音又沉又涩,事实上她出事的当天。他就已经收到了消息,并且当即便去医院看她了,可是却被战祁的人给拦在了门外。而之后他也不止一次的去铃园找过她,试图想见她一面,确认她的安全与否,但都被许伯或者琴姨拦了下来。

他也不愿意为难两位老人,只能从他们只字片语的透露中得知她的身体在慢慢康复,或者战祁的态度正在一点一点转好。

可是于他来说,没有亲眼见到她本人,他心里那块石头就之中不能落下来。

他伸手将她推离了一些,视线在她身上紧张的游走了一圈,又问:“你现在感觉如何?身体恢复得怎么样?”

她笑笑,感激的答:“已经好多了,没什么事了。”

薛衍一双眸子紧紧地盯着她,忽然语气决然的开口道:“清歌,离开战祁,跟我在一起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