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4 我们一家三口一起去/刚好我要不爱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薛衍的语气是前所未有的郑重和坚决,宋清歌怔了怔,随即却笑了,“薛总,您别闹了。”

她一副毫不在意的语气,压根儿就没把他说的话当回事。更何况她从一开始就只把他当做敬重的上司和兄长,根本就没有过其他的念头,就算她真的离开了战祁,也不可能会跟他在一起。

薛衍忽然就觉得很挫败,宋清歌从始至终都没有靠近他的念头,到现在都还是疏离的叫他“薛总”。

但薛衍想来也不是一个死皮赖脸的人,他骨子里还是骄傲的,尽管宋清歌现在对他没有意思,但不代表以后也没有,只要他努力靠近她。他想他们之间总会有可能的。

他扬起嘴角笑了笑,略微沙哑的声音听上去格外撩人,“你误会了,我的意思是,如果你愿意。离开战祁之后,我会想办法帮助你。”

“原来是这样啊,吓了我一跳呢。”宋清歌俏皮的笑笑,眨着眼道:“莱莱那么喜欢你,要是让她知道了。没准会掐死我呢。”

说起魏莱,宋清歌这才想起了什么似的,有些奇怪的问:“对了,我今天怎么没看见莱莱?”

一提起这个名字,薛衍头都大了,无力扶额道:“别提了,她现在在我家里。”

“在你家里?”

“说来话长,总之就是她受伤了,然后就赖在我家里不走。”

前些日子魏莱喝多了之后不慎扭伤了脚,结果薛衍就摊上事儿了。魏莱扭伤脚之后直接就背着行李打车到他家门口蹲点,非得要留在他家里让他照顾,还美其名曰是因为想他想的泪如雨下,下楼的时候没看清楼梯才从楼上再下去受伤的,所以他要负主要责任。

薛衍当即就让她回家。

魏莱头一扬,挺胸抬头道:“不好意思,我家没人,父母都出去旅行了!”

开什么玩笑,为了能理直气壮的登堂入室,她可是斥巨资把父母哄骗去了欧洲旅游的,要是目的不能达到,她这钱岂不是白花了?

可薛衍也不是那么好骗的,让她打电话确认了之后,得知她父母确实是去旅游了,这才不得不允许她住进了他家里。

结果薛衍从此就没了安生日子。魏莱隔三差五就在晚上偷摸进了他卧室偷袭他,他反锁上房门,魏莱就去木木那里骗来了备用钥匙。薛衍每天晚上睡个觉就跟被恐怖分子追杀似的,恨不得装一把铁锁上去。

昨天更是,那家伙不知道从哪儿弄来了迷药,准备给他下到酒里。然后趁机睡了他,结果没想到那杯酒阴错阳差的被魏莱自己喝了。

薛衍这才得以睡了连日来的第一个安生觉。

听了他的话,宋清歌立刻笑的前仰后合,连声道:“这种事确实像莱莱能做出来的。”

薛衍摇了摇头,又道:“对了。我过些天要去日本,石川也会一起受邀同行,你要不要去?”

石川由里子也会去?

这对宋清歌来说的确是挺有诱惑力的,更何况她现在也很想出去走一走,放松一下。于是便毫不犹豫的果断答应了下来,“好啊!”

“那我派人给你订机票。”

宋清歌感激的点头,“谢谢薛总。”

“以后别这么见外了,就直接叫我名字吧。”

“那怎么行,该有的礼节还是一定要有的。”宋清歌想了想。对他道:“那不如,我以后叫你薛大哥吧。”

这名字虽然听上去挺有江湖气息的,但薛衍倒也没拒绝,点头笑了笑,“嗯,你开心就好。”

“那我就不打扰你,先出去工作了。”

宋清歌说完便准备离开,薛衍又忽然出声叫住了她,“清歌。”

“还有什么事?”

薛衍抿了抿唇,“那个……等一下你和柴佳慧换个位置吧。你到她的工位来。”

柴佳慧的位置好像是正对着薛衍的办公室,也就是说,薛衍只要一抬头,就能看到外面的宋清歌,可以说这是离他最近的人了。

宋清歌有些困惑。“为什么要换工位?我之前的地方也蛮好的啊。”

“因为你离得近一点,比较方便我叫你。”薛衍随口找了个理由。

宋清歌不疑有他,点头答应了下来。

换工位倒是很顺利,柴佳慧也是个比较粗线条的姑娘,知道要搬到离老板十万八千里的地方。高兴地就差在胸口画十字了,末了还拍了拍她的肩,一副祝她好运的模样。

“亲爱的,这个神之座位交给你了,以后我终于不用再坐在薛总眼皮子底下。可以放心的去刷剧逛淘宝了。”

宋清歌倒是没觉得有什么,等她收拾完办公桌后,刚坐下来,就察觉到有一束热忱的目光盯着她看,她下意识的一抬头。薛衍正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前,淡然的看着她。

工作累的时候一抬头就能看到喜欢的人,这样的感觉真好。

*

到了快下班的时候,宋清歌刚备好自己的包准备离开,薛衍便已经走了出来。主动说:“走吧,我送你回去。”

如今的宋清歌也不再那么扭捏了,感激的笑笑之后便点头答应下来。

两人接了孩子,回去的路上,薛衍转头看了她一眼。问:“你当时……为什么会冲出来替战祁挡那两刀。”

她只是一笑,淡然道:“哪有那么多为什么呢,当时根本就没有想过那么多,等自己反应过来的时候,人已经冲上去了。”

“那你后悔吗?”

“不后悔。”宋清歌的脸色平静。“很多事情,是容不得人仔细思考的,那种情况,总有一个人会受伤,既然如此,是我还是他,并没什么不同。”

薛衍看着她沉静的侧脸,很想问问她,她真的不是出于对战祁的爱吗,但到最后却还是把这句话咽了回去。

罢了。有些事既然已经知道了真相,那么再问出来就显得没必要了。就当是自欺欺人也好,让他为自己留一丝希望吧。

车子很快就在铃园门口停了下来,薛衍目光沉沉的望着那座古朴的园子,眼中有着一种说不出的情愫。

宋清歌解开安全带下了车,牵着知了朝他笑笑,“薛大哥,谢谢你送我们回来……”

只是话还没说完,一个强大的力道就将她拽进了一个怀抱里。

她一愣,抬头,战祁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她身边,脸色阴沉而又冷厉,右手紧紧扣着她的肩头,虽然只是一个不起眼的小动作,可是却昭示了他强烈地占有欲。

薛衍见状立刻上前,目光锐利的盯着他,冷声警告,“战祁,她身体不好,我劝你最好不要乱来!否则的话别怪我不客气!”

这个男人把她害成了现在这个样子。如果还敢用这样的态度对她,他就是拼了命也会把宋清歌带离他身边!

宋清歌看着他冷然的脸,黛眉不禁蹙起,“战祁,能不能别幼稚?”

战祁心里恼火得很,他就知道,宋清歌根本不能离开他的视线,否则就会有其他男人立刻冲上来将她护在羽翼之下。

若是以前,他一定会直接霸道强势的将她拖回家,然后再按在床上好好给她一顿教训。

可现在他却丧失了那样的气势。

良久之后,他握着她肩头的手忽然松了松,抿着唇道:“谢谢薛总送她回来,不过送到这里就可以了,薛总请回吧。”

他这样通情达理,倒是让面前的两个人都愣住了。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她。

战祁也不多说什么,面不改色的抱起知了,拉着宋清歌便向园子里走去。

宋清歌转头看了看他的侧脸,直接开口道:“过几天我要去日本。”顿了顿又补充了一句,“和薛大哥。”

反正他肯定也是要问和谁一起去,倒不如她直接坦白好了。

“薛大哥”三个字让战祁简直是生理反感,他讨厌她对除他以外的所有男人叫的那么亲密,哪怕只是这样一个简单的称呼都不行。

果然,战祁握着她的手一紧,冷冷的说:“我不同意,如果你想出去旅行,等我忙完了这段时间,我们一家三口可以一起去。”

他现在已经直接把他们母女化为了一家人,当然,也是他最亲的人。

但宋清歌却毫不留情道:“可我不想跟你去。”

战祁心里有些抽疼,默了默,仍然坚持着说:“总之我会带你去散心的。”

之后的气氛就变得有些尴尬,一直到吃完饭,两个人都没有再说过话。回到卧室,宋清歌便径自钻进了卧室里开始洗澡。

然而一直到战祁哄了知了睡觉之后回去,宋清歌依然没有出来。

起初他只是以为她可能洗的时间有些长,可是等他躲在阳台上偷偷抽了一只烟回来,她却仍然没有出来。

战祁不由得有些担心,走到门口轻轻敲了两下,“清歌?你洗完了吗?你洗了很长时间,当心里面蒸汽太大。”

然而里面的人却并没有回应他。

战祁心里一紧,又重重的敲了两下,可是却依然没有得到回应。

他终于意识到有些不对劲,退后两步猛地一脚踹开了浴室门,然而在看到眼前的一幕时,却不由得惊呆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