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6 原来我也是有利用价值的/刚好我要不爱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宋清歌不是没有想过当年战祁会放弃时豫选择救她的原因。

她想或许是因为他们快结婚了,他念在她是他未婚妻的情分上,所以才选择了她……

她也想过有可能是因为他对她多少还是有点感情的,所以才选择了她……

可是真相却永远都比她想象之中要来的更为残酷。

原来他当年之所以会选择救她,只是为了能更好的保护自己的弟弟妹妹,甚至于只是为了赢得她父亲的信任。

而他救她,从来就不是出于真心的。

世事大概就是这么无常吧,她自欺欺人了这么多年,本以为会一直这样相安无事下去。偏偏今天琴姨拜托她上来给他们送一壶茶,没想到就让她听到了这样残酷的真相。

当年那些爱情和庆幸,到头来却只是她自己为自己编造的一场情深意长。

战祁也没料到她会突然出现在这里。更不曾想那些话竟然都让她听了去。

就连旁边的战峥和战毅也有些担忧了,自从上次她受伤之后,到现在她的身体都没恢复好。他们兄弟几个心里也都有些不忍。更何况战祁也爱上她了,如果他们能在一起的话,这倒也是一个让人乐见其成的结果。

可偏偏却出了这样的事情。

宋清歌那么爱他,让她知道了他当年所做的一切目的不纯,她心里会怎么想?在经历这么多之后,一定更绝望了吧……

战峥和战毅两个人面面相觑。都有些同情宋清歌了。

但换位思考一下,他们却觉得战祁当时的处境也很为难,一个是自己血脉相连的亲弟弟,一个是关联着自己和亲人性命的未婚妻,这种选择放到谁的面前都是一个难题。

难怪这些年时豫会一直和他们作对,想想也是,亲哥哥为了仇家之女放弃了他,导致他被扔进一望无尽的大海里,到最后要不是时仲年的人救了他,恐怕他的尸体都要被鱼吃的连渣都不剩了。

可时过境迁,宋清歌知道真相,也同样对他心存怨恨。

到最后。战祁才是最痛苦的那个人。

他看着她面无血色的脸,心下顿时慌作一团,起身朝她大步走来。不安的叫了她一声,“清歌……”

然而宋清歌却直接避开了他的视线,低头开始手忙脚乱的去收拾地上的满地狼藉。她又慌又乱,毫无章法的捡着地上的碎片,就连手指被划伤了也无动于衷。就像是完全没有感觉到一样。

战祁看着她手指上有鲜血一滴一滴的滴在地板上,心脏也像是被划开了一个口子一样,阵阵揪疼,“碎了就碎了,别捡了,一会儿叫琴姨上来收拾就好。”

然而宋清歌却对他的话置若罔闻。仍然动作机械的处理那些碎片,战祁心里疼的紧,蹲下身一把握住她的手腕将她拉起来。急迫的低吼:“我让你别管了,你听不见?”

她终于看了他一眼,双眼猩红。却没有一滴眼泪,“你刚刚说的话,都是真的吗?你当年选择我。只是出于利益关系?”

战祁垂下眼,张了张嘴,好半天才说:“清清。那些事都已经过去了,我们不要再提了。”

“你知道吗,曾经有多少个日夜。我觉得自己快要坚持不下去的时候,都是靠着那个时候才坚持下来的。我一直想,既然你连亲弟弟都能放弃。没准是因为我在你心里多少也是有些地位的,结果……呵……”她扯起嘴角苦笑了一下,眼中满是悲哀。

“清歌……”

“战祁。说起来,我还挺佩服你的,真的。”她讽刺的看着他,嗤笑道:“为了能取得我爸爸的信任,你连自己的亲弟弟都能放弃。其实我应该为自己还有利用价值而感到骄傲,你说是不是?”

“宋清歌!”战祁提高声音喝了她一句。闭了闭眼,又放缓声调道:“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我们以后好好的,好不好?”

她真的是想不通这个男人怎么能如此轻松随意的说出这样的话。

他永远都不知道,一个人全部的信任和唯一的依靠被彻底扭曲是一件多么痛的事情。

战祁抿了抿唇,拉着她的手道:“你受伤了,走,我去给你包扎。”

“你放开我!”她用力抽出自己的手,一字一句的对他道:“战祁,我要离开,现在,立刻。马上!”

他仍然态度坚决,“如果我不答应呢?”

宋清歌毫不畏惧的笑笑,“那你到最后只能得到一具尸体。”

“你!”战祁被她的话震得瞪大了眼睛,像是看一个陌生人一样,不可置信的看了她好一会儿,才无力地挥了挥手,“你出去吧,让我想一想。”

“你最好快一点,否则我心情不好了。指不定什么时候就从这房子的阁楼上跳下去了。”宋清歌面无表情的看着他,转头便走了。

看着她决然的背影,战祁无力地坐在了椅子上,面色哀恸的闭上了眼。

他没想到她会恨他到如此程度,为了逃离他身边,甚至用死来威胁他。

战峥和战毅也有些惊讶于宋清歌的决绝,在他们眼里,宋清歌一直都是一个唯唯诺诺没什么主见的女人,可没想到她竟然能做到如斯地步。

两人相互对视了一眼,走上来坐到战祁身边,有些担忧的看着他,“大哥,那你现在打算怎么办?”

能怎么办?他确实是不愿意对她放手,但宋清歌的性子他还是清楚地。把她逼急了,她完全可以做出让他悔恨一生的事来。

如果要用她的性命和安危来赌,那他宁愿暂时的放手。

战祁抬起头兀自笑了笑,对他们两个道:“你们最好看清楚,我现在的处境就是前车之鉴,好好对待你们的女人,别到了最后关头才后悔,那就晚了。”

他的话让那两个人不约而同的想到了辛恬和冯知遇,两人嘴角皆是一抹不屑的冷笑。

一个是背叛了战峥,和别的男人双宿双栖的辛恬。

另一个则是用尽一切手段逼着战毅结婚的冯知遇。

这样的两个女人,他们反正是真看不出来有什么能值得他们后悔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