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9 血的感觉/刚好我要不爱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熟悉的气息争先恐后的窜入鼻息,黑暗中,宋清歌看不见那个人的脸,唯独能感到他像是要把她融进自己骨血中的力气。

震感渐渐减小了一些,她被那人紧紧箍在怀里,手都不知道该放在哪里才好,余震还在不停袭来,她瞪大眼睛,好半天才说出一句,“战祁。你怎么会……”

他不是在国内吗?不是生病了还在住院的吗?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战祁终于松开了她,抬手抚上她的脸颊,心急如焚的问道:“你怎么样?刚刚强震的时候有没有受伤?”

“没有,还好……”

“那就好,外面现在很乱,不要出去。日本的高层建筑都是能抗八级地震的,呆在家里反而要比出去更安全。”

相比起宋清歌的慌乱,战祁反倒要显得格外镇静,他先是打开手机用手电筒扫视了一下她家里的陈设,确定了她卧室的方位之后,把她推到一个三角形的墙角下面,语气正肃的说了一句“在这里等着我”,转头便冲进了她的卧室里。

战祁拉开她的衣柜,从里面抱出两条被子,又匆匆跑出来,经过客厅的时候,他瞥见了茶几上的一瓶矿泉水,随手便抓了起来。

因为地震,整幢楼都停电了,黑暗之中战祁也有些摸不清方向,他刚跑到宋清歌身边,一波强震忽然再次袭来,战祁整个身子都开始晃动,还没等他站稳,她旁边的一个柜子整个都倾斜着向她砸去。

“清歌!”

战祁失声叫了她一句。宋清歌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只觉得一个身影猛的朝她飞扑过来,将她护在了身下,接着“砰”的一声,身旁的柜子就倒了下来,不偏不倚的砸在了战祁的身上。

那个柜子虽然不大,但是很沉,平时用来放一些杂物,这下整个砸在人身上,痛感几乎几乎不能想象,战祁咬牙闷哼了一声,眉心微微蹙起,可是却始终没有放开宋清歌一下。

她整个人被他护在身下,慌忙道:“你怎么样?你没事吧?”

“没事,就是个柜子而已,不碍事。”他用手护着她的脑袋,反倒关切道:“你怎么样?有没有受伤?”

她整个人都被他这样保护着,怎么会受伤?

宋清歌挣脱他的保护,手忙脚乱的从地上爬起来,“你忍一下。我把柜子抬起来。”

人在危机时候的潜能总是无限的,别看她平时柔柔弱弱的,真到关键时刻,力气大得惊人,那么沉的柜子竟然就这样被她抬起来了。

宋清歌把柜子扶起来。又蹲在他身边不安的问:“你刚刚有没有被砸伤?那个柜子里有些重物,很沉的。”

战祁只是笑笑,挑眉道:“你是在关心我?”

她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都什么时候了,还说这些!”

“什么时候了也得问清楚你是不是在关心我。不然我平白无故被砸了一下,岂不是很亏?”

“你!”宋清歌虽然心里有些恼火,可是他毕竟救了她,她也不好再说什么,只是抿唇道:“就当我是在关心你吧。”

“瞧你说的那么勉强。”

战祁一笑。将她推到墙角,又用那两床被子垫在她的头上和身上,“这样一会儿如果还有强震,就不怕头顶上有坠物伤到你了。”

宋清歌仰头看着他,“那你呢?”

“我?”战祁挑眉。“我又不怕。”

大震好像已经结束了,只是小震还在持续,战祁将她抱在怀里,宋清歌则抱着自己的腿,两个人挤在房间的小角落里,显得有些滑稽,好在现在室内一片漆黑,也看不出两个人脸上的尴尬和狼狈。

坦白来说,地震突发的时候,她心里是很害怕的,可是这一刻有他在身边,她反倒是松了口气。

楼下隐隐传来了警车和消防车还有救护车的声音,还有人的尖叫声,一副兵荒马乱的景象,可是他们所在的室内却很安静。她忽然就想起了以前看张爱玲的《倾城之恋》,炮火连天的香港,白流苏不顾一切的去见范柳原,一座城的倾覆,换了他们两个人的倾心相守。

好像有点像他们现在这个样子。

她抬头看了看他的脸,光线还是很暗。她只能隐隐看到他的下颚线,坚毅冷硬,一如她的初见。

大约是察觉到了她的视线,战祁低头看了她一眼,“怎么了?受伤了?”

“没。没有……”她慌忙转移开视线,庆幸一片黑暗之中他也看不到她泛红的脸。

战祁眉尾一扬,“你是不是有话想跟我说?”

宋清歌嗫喏了一下,半晌才道:“我听知了说,你生病住院了。现在不是应该在医院休养吗。怎么会在日本?”

说起这个,战祁简直比她还要气,这个死女人真是个没良心的,孩子都说他生病住院了,问她会不会回来。她居然都不肯回来看他一眼,一点都不可爱。

战祁哼了一声,愤愤道:“不是有人说我身体好的很,过些日子就好了吗,既然如此。我干嘛还在医院呆着?”

这话……明明是她和知了说的,他怎么会这么清楚?

战祁不置可否的挑挑眉,也没有去解释。

这个女人也是傻的可以,也不看看他战祁是什么人。当年他在部队军事演习的时候,他从三楼掉下来。摔断了左腿,还能强忍着锐痛活捉了蓝军将领,现在还能因为一点小毛病就去医院?

简直是笑话!

他是生病了没错,一个星期加起来睡的时间都没有二十四个小时,再加上不好好吃饭。身体自然会有些吃不消,晕倒也是情理之中。但尽管如此,他也是挂一天水吃点药就又能满血复活了,还至于住院?

那些话不过是他编出来让孩子骗她赶紧回来的,谁知道她居然那么无情。知道他生病都无动于衷。

战祁忿忿的问:“你给我说清楚,我生病对你来说是不是真的一点都不重要?你就一点都不担心我?”

“我说的话你不是都听见了吗,还用得着再问一遍?”宋清歌瞪了他一眼。

她现在都已经知道了,她和知了视频的时候,这个男人肯定就在一旁看着,居然还让孩子撒谎骗她,简直可恶至极!更让她生气的是那个臭丫头,就这么几天的时间,居然就被战祁收买了,联合起来哄骗她,真是太过分了!

“我要你亲口说!”

宋清歌不耐烦的说道:“对对对,我就是不在乎,我一点都不担心你,反正你又死不了,再说家里那么多人守着你,你有什么可担心的。”

“你!”战祁气急败坏的瞪着她,真想就这么掐死她算了。

两个人都没再说话,好一会儿,宋清歌才敛去气恼,问道:“那……你怎么知道我住在这里?”

战祁脸上一窘。别过头还半天才憋出一句,“我路过而已。”

路过?她倒是真想知道他是怎么能从中国路过到日本的!这借口也太扯了!

宋清歌垂眼想了好半天,忽然灵光一闪,诧异道:“你是不是一直都住在我家对面?”

话一出口,战祁便立刻噤了声。

果然!

宋清歌顿时义愤填膺。她就知道,之前她记得对门是一个二十几岁的上班族来着,因为他们的上班时间差不多,所以宋清歌几乎每天都能遇见他,可是大概三四天之前就突然不见了。

她就知道!

计划被揭穿。战祁一点也不觉得慌乱,反而是镇定自若道:“没错,就是你想的那样。”

早在她和知了视频后的第二天,他就坐飞机赶到了日本,并且花高价租下了她对面的房子。他想就算不能和她在一起。这样天天感受着她在身边的气息也是好的。只是他没想到这才几天,这个破岛国就地震了,他现在想想那一幕都觉得心有余悸,真的不敢想如果他不在这里,那她一个人要怎么办。

虽然对他的所作所为还是有些气愤。但他的初衷毕竟也是一番好意,宋清歌也不想负了他的好意,只好闷闷地说:“谢谢你。”

战祁挑眉,“就只是谢谢?”

宋清歌立刻变脸,“我警告你,不要得寸进尺!”

“瞧你吓得。”战祁嗤笑,伸手紧紧地将她抱在怀里,放缓声调道:“今天晚上大概是不会来电了,一会儿不知道还会不会继续震,你就这样睡吧,有我在,你不用怕。”

她记得以前听人说,世界上最美好的表白不是“我爱你”,而是“有我在”,她从没想过,这句话有朝一日竟然会从这个男人口中说出来。

宋清歌心里满是复杂,低着头没有说什么。

原本她并不想睡的,可是到了后半夜还是支撑不住,战祁把她的身子侧躺着枕在他的腿上,隔着夜色轻抚着她的发。

一直到确定她真的睡着了之后,他才伸手从自己的后脑上摸了一把,黑夜里,虽然看不见手上的东西,但是那粘稠温热的触感却让他无比熟悉。

那是血的感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