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2 当年车祸真凶竟然是……/刚好我要不爱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许城的话刚说完,战祁的语气就变得凛冽起来,压低声音道:“清歌当年出车祸的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撞她的人到底是谁?”

“这个……”许城有些欲言又止,吞吞吐吐了好半天才道:“总之这件事很复杂,牵扯到的人很多,大哥您还是尽早回来吧,有些事情和证据,需要当面给您看才行。”

“好,我知道了。”战祁抿了抿唇,又道:“对了,我在日本被人偷袭了。”

“偷袭?”许城立刻警惕起来,“有看清楚是什么人做的吗?”

“没有,我们是在烟火大会的时候遇到的,那个人应该对我和清清的出行很了解,知道我今天出来身边没有带人,所以狗胆也是大得很。枪应该是一把德国的p229手枪,既然那个人手上有军火,就说明他背后肯定有团伙支持。我当时用气枪回击了一枪,不一定打中了要害,但肯定是击中袭击者了。你派人在东京范围内的医院里暗中调查一下,看看这一周之内有没有受枪伤就诊的病人。”

许城点头。“好,我这就去办。”

“对了,给我定明天回国的机票。”

许城顿了顿,又问:“大哥,那宋小姐的机票……”

战祁回头看了一眼宋清歌,想了想还是道:“她的暂时还不需要,但是从国内再调派几个可靠地弟兄过来,好好在她身边保护着。”

她现在还没有确定的答应他一定要跟他走,他也不想逼得太紧,引起她的反感,所以暂时还是让她留在日本好了,就当让她散散心。

“是,我明白了。”

挂了电话,战祁握着手机,心里有些发沉。

对与宋清歌当年车祸的事情,他曾经有过无数种想法和猜测,可是怎么也没猜到竟然会是这样一种结果。这个结果无论是对他还是对宋清歌本人来说,都太过沉重和难以接受。所以他决定还是他先回国处理这件事,等到处理妥当了,再让她回来。

他一直握着手机怔怔出神,宋清歌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上来,有些疑惑的问:“怎么了,脸色这么差,出事了?”

“没有。”他收起手机,对她淡淡的笑了笑,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就是公司的一些琐事,需要我回去处理,所以接下来,我可能不能在这里继续陪着你了。”

“哦。”她闷闷的应了一声,就没有下文了。

战祁挑了挑眉,脸上明显有些不高兴了,“就哦?”

她无奈,“那你还想让我说什么?”

“你就不问问我什么时候再来,不问问我公司的事情大不大,我能不能解决得了?”他脸色有些阴沉,不悦道:“你这女人现在怎么变得越来越没良心了?”

宋清歌瞥了他一眼,“这个世界上有什么事情是你战祁能解决不了的吗?”

这句话倒是很好的取悦了他,男人脸上终于露出了满意的笑容,低头在她唇上轻轻咬了一下,“这还差不多!”

“好了,时间也差不多了,该回去了。”宋清歌猛的向后退了一步,一脸防备的看着他,就像是防狼一样。

战祁倒也没有生气,点了点头,打电话叫人开车过来,俩人便回去了。

因为急着回去解决宋清歌当年车祸那件事,所以战祁订的是第二天一早的机票,趁着宋清歌还没醒的时候,他就轻手轻脚的起身去浴室里洗漱,离开前又低头在她唇上不舍得吻了吻。

他是真的无比想要把这个女人带回国去,可他也知道,他们之间的关系现在紧绷的一触即发,就像两根被拉到了极限的橡皮筋一样。一旦太过用力,就会是两败俱伤的结果。

所以他最终决定还是让两人的关系再缓和一些比较好。

轻轻地抚了抚她的脸,战祁这才依依不舍得离开了。

从日本成田机场飞往京都国际机场的航线时间并不长,大约四个多小时之后,飞机便降落在了京都,战祁从通道口一出来,许城便立刻迎了上来。

“大哥。”

“嗯。”战祁点了点头,脸色有些发沉,两人大步向外走,一边走他一边问道:“这件事,‘他’知道吗?”

“您是指事件的本身,还是指您已经知晓内情的事?”

“两件都有。”

许城抿了抿唇,沉声道:“恐怕都知道了。”

“很好。”战祁冷笑,眼神凛冽而又森寒,“这下我倒要看看他要怎么说。先回公司吧,我要先看看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到底是怎么回事。”

“是。”

车子一路向着华臣集团驶去,路上战祁始终面无表情的望着窗外,眼神晦暗深邃,看不出其中的情绪,只是轻抿的薄唇却昭示了他此时压抑的火气。

一回到办公室,战祁便立刻摈退了周围的所有人,包括坐在他办公室外面的秘书都让他遣走了。

办公室里就只剩下他和许城两个人,许城拿着一个U盘走上来插在他的电脑上,不一会儿就读出来一个文件夹,打开来,里面就只有一个文件,是一段行车记录仪录下来的监控画面。

大雨迷蒙的夜里,一个一身白裙的女人正举着伞在路上走着。那是一段很黑的路,道路两侧的路灯因为雷雨停电所以都黑了,黑夜里也看不清路上的行人,但因为那女人穿着白色的衣服,所以看上去才会比较明显。

没错,那个女人就是宋清歌。

战祁眼神冷然的盯着电脑屏幕,随着带着这个行车记录仪的车辆移动,也将那一晚的事情彻底还原了一遍。

那天的雨下的很大,宋清歌下了班之后打着伞往自己住的地方走,那个时候她已经怀孕五个多月了,肚子稍稍显现出来了一些。大概是因为雨天路况不好,所以她走得很小心,每走几步,就要回头从马路两旁看一看,确定没有车辆,这才敢往前走。

然而就在她小心谨慎的准备过马路时,一道凄白的灯光忽然直直的打了过来。那束光太强了,就连行车记录仪上瞬间都骤然大亮,接着行车记录仪晃动了两下,应该是司机受到强光的刺激,所以下意识的打了一下方向盘。

战祁一瞬不瞬的看着屏幕上的一切,强光之后,方才还打着伞的女人便已经倒在了地上,透明的雨伞丢在一旁,女人身边停着一辆红色的玛莎拉蒂。

他下意识的攥紧了拳头,心跳也跟着加剧,行者记录仪的车辆从事发车旁边经过的时候。他清晰地看到了宋清歌白裙下的血迹。

战祁咬唇死死地盯着屏幕上那辆玛莎拉蒂,他不断地在心里祈祷着,希望那个车主能下来看她一眼,可最终那辆玛莎拉蒂却飞速的向后倒车,接着便掉头逃跑了。

行车记录仪里又变成了大雨瓢泼的夜,视频到此戛然而止。

原来这就是事实,这就是全部。

战祁忽然觉得全身的力气都像是被抽尽了一样,整个人木然的坐在电脑前,看着已经一片漆黑的屏幕,仍然不能从方才的所见所听中回过神来。

重遇之后,他看到她过得不好。心里还曾经阴暗卑劣的想过,这是她活该,是她自找的。

他甚至还曾经恶毒的对她说过,她生出一个带病的孩子,就是她的报应。

可现在他才知道,她曾经受到过怎样的生死挣扎。

怀孕五个月出了车祸,肇事车主甚至都没有下来看她一眼就调转车头逃之夭夭了。那天夜里下着那么大的雨,最后究竟是谁送她去了医院,她又经历过怎样的生死存亡,这些都不得而知了。

他现在唯一所知道的,就是在那场车祸里。她不禁右耳受到了重创,将来还有可能落下终身残疾。甚至他们的女儿也因为出生时免疫力低下,所以后来才会罹患尿毒症。

而这一切,都是因为那场车祸所造成的。

战祁闭了闭眼,再睁眼的时候,眼底已是一片猩红,尽管极力克制着自己的情绪,可是说出来的话仍然带着咬牙切齿的意味,“那个人,确定是崔灿?”

“是。”许城的声音有些暗沉,伸手将臂弯里的一个牛皮纸袋放到他面前。缓缓地说道:“那辆红色的玛莎拉蒂,是二爷送给崔小姐的生日礼物,车主的名字写的就是崔小姐的。事发之后的三个月,崔小姐曾经去槐城的一家汽车修理厂修过车,而在她修车之前的三个月,她没有再开这辆车出行过。”

战祁从牛皮纸袋里拿出里面的复印件和车辆照片,眼前的照片和视频上的那辆车渐渐重合,让他再也无法自欺欺人。

当年撞了宋清歌并且还逃逸的人,竟然就是他一直当做朋友一样看待的崔灿。

他仰头沉沉的吸了一口气,又问:“那个行车记录仪的监控,是哪儿来的?”

“是一辆出租车司机给的。他说当时拍下了那一段之后,心里一直很害怕,本来想要删掉的,可他老婆后来说,万一要是事情追究起来,如果阴差阳错牵连到了他头上,有这个视频作证据,也好能证明他的清白,所以他才把这个留下来了。”

战祁抬头看了他一眼,“你是怎么找到那辆车的?那天夜里那段路明明是停电了。”

“我从交警队找人调取了那段路前后的路段监控,后来在四十多辆车之中锁定了从事发路段经过的车辆,然后又顺藤摸瓜找到了那个出租车司机。”许城顿了顿,又道:“不过,大哥,有一个问题很可疑。”

战祁蹙眉,“什么问题?”

“那个司机说,当时事发不久就有人上门找过他,问了他那天晚上关于他在槐城从西向东方向行驶的问题。他说那群人看着不像善茬,所以他就没敢把行车记录仪交出去,只说他当时车上什么都没有,再加上天黑,他自己也没看到什么东西。但那群人后来威胁过他,说如果他不把东西交出去,就要杀他全家。”

战祁神色一凛,“你是说这件事还有人在背后搞鬼?”

“是。”

“那你又怎么说服那个司机拿到视频的?”

许城挠了挠头,有些尴尬地说:“那个……我说我是受害人的哥哥,为了打官司才找他的。而且我按照您交代的,给了他一笔钱,所以……”

这个世界上确实是有钱能使鬼推磨,战祁也没有说什么,只是道:“谢谢,辛苦了。”

许城又说:“当时崔小姐的车是由西向东行驶的时候撞到了宋小姐,可是在西城区的一个监控探头,我看到了一辆黑色的无牌照丰田车。当崔小姐肇事逃逸。在东路段的一个监控探头下拍到她之后,还拍到了那辆黑色的丰田车。”

战祁神色一凛,微微眯眼,“你的意思是,那辆黑色的丰田是从西向东一直尾随在崔灿车后面的?”

“是。”许琛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而且……我怀疑当时崔小姐有酒驾的可能。”

“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那天崔小姐的车是从酒吧街方向开过来的,而且她当时的车速很快,所以不排除酒驾的可能性。”

战祁抿了抿唇,点头道:“好,我知道了。”

他看着手里的照片和文件。沉思了一会儿,才面无表情的起身道:“走吧,去见见崔灿。”

*

另一边,战诀的办公室里,他正负手站在落地窗前,办公桌上同样放着几张红色玛莎拉蒂的照片,只是那是车辆受损的证据。

身后的助理屏息望着他倨傲的背影,好半天才小小声的叫了一句,“二爷……”

战诀仍然背对着他,沉声问:“战祁都已经查到了,是么?”

助理头上的冷汗都要淌下来了。结结巴巴道:“是……是的。而且华臣那边来了消息,大少已经从公司出发了,好像……是去找崔小姐对峙的。”

战诀仰头叹了口气,良久才哑声道:“走吧,去电视台,在战祁找到灿灿之前,我有些话要和他说。”

他知道这个时候已经是东窗事发,再说什么也没用了。他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抢在战祁去找崔灿的麻烦之前,先把他拦下来。

*

黑色的宾利很快就停在了京都电视台大楼的下面,战祁推门下了车。站在原地仰头望了望那座恢弘考究的大楼,心里仍然有些沉闷。

他和崔灿认识了很多年了,坦白说,他很欣赏崔灿这个女人,坚决,冷硬,瑕疵必报,眼里容不得一点沙子。对于她当初决然和战诀离婚这件事,虽然不知道内情,但是他也为她的勇气和坚定而感到赞叹。

他很清楚崔灿付出了多少努力才爬到今天女主播的地位,如果可以。他真的不想摧毁她这一切。可是她千不该万不该,不该害了宋清歌,如今的战祁,但凡是涉及到宋清歌的事,就绝对不能姑息。

许城跟在他身后下了车,战祁抬手扣上了外套纽扣,抬步刚说了一句“走吧”,接着旁边就有人大步走上来挡在了他的面前。

战祁抬头一看,脸色顿时沉了下来,竟然是战诀。

这个男人当初包庇了崔灿肇事逃逸的犯罪事实,现在居然还敢出现在他面前。老实说,战祁还真的是佩服他的厚脸皮。

冷笑一声,战祁对着他上下打量一番,嘲讽道:“小叔,好久不见。”

战诀自然听出了他话中的讥刺,可是却垂着眼低声道:“战祁,我有话跟你谈,借一步说话。”

“不好意思,我没话跟你说。”战祁居高临下的睥睨着他,眼底一片森冷,“我现在要去解决一个五年前的肇事逃逸事故。并且要和肇事者好好谈一谈,没空在这里跟你扯淡。”

“战祁!”战诀有些急了,一步上前挡在了他面前,急切道:“有什么话你跟我谈不行吗?算我拜托你,不要去找灿灿,好不好?”

他的眼底一片急切,战祁倒有些好奇他为什么会反应这么强烈了,眯着眼打量了他几秒,终是点头首肯了,“好,这附近就有一座茶楼。去那里谈吧。”

他说完便转过身朝着茶楼方向径直走去,而战诀也只能顺着他的话跟过去。

这间茶楼战祁以前来过一次,环境倒是很幽静,两人直接上了二楼,战祁对许城交代道:“一会儿你亲自端一壶信阳毛尖上来,然后你就守在二楼的楼梯口,不要让任何人上楼,明白吗?”

“是。”许城点头,他和战诀便上楼了。

两个男人面对面的坐在茶桌前,战祁向后一靠,双手环胸,微仰着脸,一副盛气凌人的模样,相比之下,战诀就显得底气有些虚,他一直垂着眼,脸色也不是很好看。

自从战禄死后,他们叔侄就没有这样面对面的坐在一起过,可眼下却是为了一件当年的事,真的是让人世事难料。

战祁指尖点着桌面,嗤笑一声道:“说说吧,小叔,有什么事找我。你既然半路把我拦下来,总不至于是和我来谈星星聊月亮的吧。”

战诀抿了抿唇,半晌才抬头看向他,有些恳切的说:“战祁,这么多年来,我从来没求过你什么事,就这一次,算我求你,放灿灿一马,不要追究她,好不好?”

战祁眼神清冷的望着他,蓦然冷笑,“战诀,不如你先告诉我,你是以什么身份来求我的。崔灿的前夫?还是什么?”

“战祁!”战诀又急又气,提高声音喝了他一声,随后又冷静下来,放缓声调道:“那件事,灿灿也不是故意的,她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撞的人是清歌,所以才……”

战祁冷笑一声,“是。她当然不知道她撞得人是清歌,因为她当时酒驾。”

战诀的脸色又黯然了几分,抿唇道:“那件事,我也有责任。就当是看在我的面子上,请你不要追究了,好不好?”

“抱歉我亲爱的小叔,你的面子可没那么大。”

战诀急迫的看着他,“那你究竟怎样才肯放过灿灿?”

“那你怎么不问问她当年为什么不去救清清!”战祁拍案而起,指着他的鼻子愤然道:“战诀我告诉你,就因为崔灿当时肇事逃逸,所以导致清清的右耳受创。而且有可能会终身失聪。还有我的女儿知了,如果不是她,知了也不至于会得病,这一切都是崔灿害得!”

“对,灿灿当年是有错,可你就没错吗?”战诀也火了,愤然起身道:“你怎么不追究一下你自己的责任?如果不是你当年把清歌赶出去,她会遭遇这些不测吗?”

战祁被他一句话顶的哑口无言,目呲欲裂的看着他好半天,才坐下来气闷道:“我知道,这当中也有我的责任。但即使这样,我也不可能绕过崔灿。”

战诀闭了闭眼,心里有些无奈。

他就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

当初宋清歌一出现在榕城,他就怕她会和战祁重新遇到,接着就会扯出以前那些事。所以那个时候他就想过给宋清歌一笔钱,让她离战祁远远地,可是没想到到最后他们还是遇到了。

不仅遇到了,而且战祁还爱上了她,甚至肯愿意为她付出一切。

他叹了口气,声音都仿佛苍老了许多,“那你说。要我怎么做,你才能不追究灿灿的事?”

战祁凝视着他,好半天才道:“战诀,说实话,你现在还是爱着崔灿的吧?”

战诀抿着唇没有说话,不承认也不否认。

战祁一瞬不瞬的看着他,冷声道:“既然你还爱着她,那我就给你指一条明路好了,让我放弃追究崔灿的刑事责任,我告诉你,绝对不可能!我记得车祸肇事的追诉期是15年。也就是说,现在仍然在追诉期之内。如果你那么害怕她去吃牢饭,那就给她请一个好点的律师去给她打官司,兴许还能让她少坐几年牢!”

他说完便起身准备向外走,身后的战诀忽然猛的站起来,对着他的背影大声道:“战祁,你别忘了我的身份!我才是战家的第一把手,我身上还握着我大哥的股份还有两个董事会席位,如果你一定要追究灿灿,就别怪我六亲不认,把你从华臣集团董事长的位置上拉下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