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3 女人和事业,我哪个都不会放弃/刚好我要不爱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战祁闻言,脚步猛然一顿,随即缓缓转过身,定定的看着站在他五米之外的战诀。

两个男人身形相当,都是站在人生金字塔上的人,战祁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他和战诀之间还会有这样的一天,两个人面对面站着。可是却是在对峙,并且为了各自的女人。

他一直都是个知恩图报的人,战门对他有养育之恩,这一点他从来没有忘记过。即便是从战禄手里接手了战家的产业,那也是因为战禄膝下无子,唯一的弟弟又醉心于音乐,他成为华臣的董事长,也是不得已的。

但他从来都没想过要把华臣据为己有,那本来就是战家的产业,落叶归根,最终还是要还给战诀的。就算他不说这话,有朝一日战祁也会把属于战家的东西原封不动的归还给战诀。

可是他却格外讨厌战诀现在这副嘴脸。

拿事业来威胁他,算什么英雄所为?

事实上战诀说完那番话,他自己也有些底虚,战祁为了战门付出了多少,别人不知道,他不可能不知道。这些年如果不是有战祁撑着,那战家早就败了。

他对经商本来就没什么兴趣,除了战祁之外,其他几个人虽然也都是佼佼者。但毕竟都是养子,想要在董事会上拿到话语权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

他手上原本只有一个董事席位,战禄死后,战祁自动放弃了战禄的席位,转手让给了他。因为战祁知道,战诀虽然是战家唯一的血脉,但是他对公司毕竟是一点贡献都没有,说得难听些,就只是个白拿钱的。因此战诀手上必须得有一定的权利来确保他董事会副主席的不被动摇。

事实上战诀很清楚,以战祁的头脑和他时至今日在华臣的地位,想把所有的产业都据为己有根本就不是什么难事,可他却始终没有这样做。

唯一的原因自然也就是他为了报恩。

他也不想用这样的手段来逼他,可是他已经没办法了,为了保住崔灿,他只能这么做。

战诀的脸上隐隐有些愧疚,战祁一瞬不瞬的盯着他。良久才字字珠玑的说道:“那你就试试看,看看你能不能把我从董事长席位上拉下来。我的股份虽然不如你的多,也不像你握有两个董事席位,但我要是没点本事。也不可能会坐稳现在这个位置。我现在也可以直截了当的告诉你,崔灿的事情,我一定会追究到底。公司,我也不可能就这么轻易退出。你如果一定要和我硬抗到底,那就放马过来,看看谁能笑到最后!”

他比谁都清楚,如果自己的后台和背景不够硬。又谈何保护自己的孩子和女人?现在外面那么多人虎视眈眈的盯着他,一旦他脱离了战家,那他的下场能好得了?搞不好最后连清歌也要被连累。

所以为了清歌和孩子,他也不可能这么轻易的退缩。

“战祁。你!”

“当然了,这件事到最后要怎么追究,还是得看清歌自己。”战祁说着冷笑一声,“或许你也可以去做作清歌那边的工作,看看她愿不愿意原谅一个撞了她又肇事逃跑了五年的罪犯!”

战诀忍不住提高了声调,“我说了,她当时不知道她撞的人是清歌!”

“她连车都没下又怎么会知道自己撞得人是谁!”战祁也毫不退让道:“那照你的意思,如果那天撞得不是清歌只是一个陌生人,那也是那人活该被撞是么?”

“我……”战诀有些语塞了。

“这件事我就跟你说到这里为止,至于之后怎么样,让崔灿自己来说。”

他说完便转身大步离开了,战诀站在原地怔怔的看着他的背影,终是无力地坐在了沙发上,看着面前的桌子不由得出神。

当初他并不晓得崔灿撞的人是谁,再加上那个时候在槐城,宋清歌为了躲避战祁用的又是假名。所以他一直都以为只是个陌生人。直到他调查之后在医院看到了宋清歌本人,他才算是真正被震惊到了。

这个世界有时候就是这么巧,他当时甚至都不敢相信这一切,可事实偏生就摆在眼前。让他容不得质疑半分。

那件事他后来派人暗中处理了,而且他本人也去案发地实地调查过,知道那天晚上因为雷雨所以停电了,所幸的是没有监控探头拍下了事发时的一切。

所以一直到现在。崔灿本人都不知道那件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她也从来不知道自己撞到的究竟是什么人。这五年一直都是风平浪静的过着,或许她自己的内心也有些小小的侥幸,以为当事人不追究了。所以就不了了之了。

可事情哪有那么简单呢?

战诀靠在沙发背上,仰头长长的叹了口气,半晌才将面前的茶水一饮而尽,放下杯子起身向外走去。

无论如何。他现在都得去见见崔灿,如果实在不行,他就只能安排她出国去暂时避一段时间了。

*

战诀到了电视台楼下的时候,恰好遇到崔灿和一个男人刚从电视台写字楼里出来。两人并肩走在一起,那个男人的个子比他低一些,长相只能算得上是周正,两人有说有笑的。一副很熟稔的模样。

他顿时便觉得有些恼火,大步冲到那两个人面前,直接挡住了他们的去路。

崔灿一抬头面看到面前像是一座山一样的战诀,他脸上的愠怒和敌视让她十分窝火。忍不住蹙眉道:“这位先生,麻烦让一下!”

战诀完全不为所动,仍然面无表情的立在那里,死死地盯着她身边的男人,冷声质问:“他是谁?”

崔灿眉尾一扬,直接勾住了那个男人的手臂,笑得分外倨傲,“他是我男朋友,您有意见?”

“崔灿!”

战诀被她张扬的笑容刺的心头一疼,忍不住提高声音喝了一句。

崔灿却只是懒洋洋的瞥了他一眼,一脸不耐的说道:“这位先生您还有事没事?没事的话麻烦让一让,我和我男朋友赶时间。”

她一向都不是一个会在原地停留的女人,之前因为他不时透露出的温柔,她的确是沉沦过,可是那一次姜蕴那一耳光已经彻底将她打醒了。

那天回家之后,她一个人坐在满是冷水的浴缸里。抱着腿想了很长时间。直到冷水将她的皮肤浸的湿透,她才终于想明白了这当中的问题。

她和战诀早就在四年前就已经完了,那天姜蕴在他们的床上下来,撩着头发。趾高气扬的笑着对她说:“不好意思啊,我和诀是真心相爱的,你如果不服气的话,就和他离婚吧。”

从那个时候起。他们就已经彻底结束了。

姜蕴做了她和战诀之间的小三,可现在他和姜蕴已经结婚了,她如果再介入他们,又和当初的姜蕴有什么分别呢?

骨气。她崔灿还是有的,牙刷与男人绝不和人共用,这是她的人生信条。既然都已经彻底放下了,那么从此以后他们两人就此桥归桥路归路。男婚女嫁各不相干也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所以当有人把电视台台长的儿子介绍给她相亲的时候,她就毫不犹豫的答应下来了。

过去四年时间里,她心里始终有些放不下,但如果到现在为止她还放不下,那么她就真的脑残到无可救药了。

抬头冷冷的看了战诀一眼,她直接伸手推开他,挽着那个男人便从他身边经过。

一直到他们走出去很远,他还能听到那个男人问她,“你认识刚刚那个人?”

崔灿轻笑一声,一字一句道:“不认识。”

战诀站在原地,忍不住弯唇苦笑,原来到最后,他们竟然只能落得一个陌生人的关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