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4 战峥&辛恬:你确定这个孩子是我的? (虐)/刚好我要不爱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阿峥,来看看这件婚纱好看吗?”

榕城首屈一指的婚纱店,Valentines–Day里,战峥的未婚妻温潇潇正穿着一身素白精致的婚纱在镜子前转来转去,脸上满是小女生特有的绯红。

只是相比起她的羞涩和期待,一旁的战峥就显得淡然了许多,此时他正一脸漠然的沙发上看杂志,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模样。

他和温潇潇的订婚宴在即,所以今天是特地来选礼服的。不过他对那些锦衣华服倒是没什么兴趣,脑子里反倒是一直在想着昨晚的事情。

昨天因为谈成了一笔大生意,所以他心情很是不错,于是便多喝了几杯。喝多了之后也没有回家,因为记得辛恬是夜班,就让人直接把他送到了医院。

和他想的一模一样。彼时那个女人正坐在办公室里撑着脑袋在打盹,貌似是刚做了一台大手术,脸色也很疲倦憔悴,所以整个人都显得很累,就连他进去都不知道。

战峥推开科室的门,站在门口看了她一阵,她身上还穿着白大褂,下身是一条浅灰色的一步裙,两条细长的腿在白大褂的遮掩下若隐若现,诱人至极。

他看着看着就觉得喉头有些发紧,回头反锁了科室的门便朝她走了过去。

辛恬确实是很累,前天夜里纪淮安也不知道又哪里不对劲了,就在她睡的正熟的时候,忽然冲到了侧卧把她冲床上脱下来就是一顿狠打,一边打一边嘴里骂骂咧咧着,说她是“婊子”、“贱人”。

他的拐杖是特别定制的,防滑头的地方都是实心的铁用,虽然外面用胶皮包着,可是打在身上也让她疼的浑身颤抖。

她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唯一能做的就是紧紧地护着自己的肚子,努力让他不要伤害到自己肚子里的孩子。

那是她和战峥的孩子,无论如何,她都要确保孩子的安全。

纪淮安这一次打了很久,等打完之后,他自己都有些站不稳,靠在墙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用拐杖指着她怒骂道:“别以为老子不知道你在外面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我告诉你,你和那个姓战的之间的一切老子都清楚得很。不要因为老子没办法上你,你就去外面如饥似渴的勾搭男人。再让老子知道,看我不打断你的狗腿!”

辛恬被他打得浑身青青紫紫,整个人汗涔涔的趴在地上,连抬头的力气都没有了。

见她不说话,纪淮安拄着拐杖走上来,用拐杖挑起她的下巴。敲了敲她的脸警告道:“还有,你最好别给我混个小杂种回来,不然我绝对会给你打掉。别忘了你这条贱命是谁帮你救回来的,惹急了我,大不了就是玉石俱焚,反正我已经是这样了,可是一点都不怕死。”

明明她肚子里的小家伙还那么小,可是这一刻却好像能感受到她的惊恐和痛楚一样,她捂着肚子,忽然就觉得有些锐痛。

辛恬咬了咬唇,垂着眼小声道:“我知道了。”

“知道就好,滚去睡觉吧,老子也累了。”他说完就拄着拐一瘸一拐的走出了她的房间,而辛恬则一直趴在冰冷的地板上,良久之后才拖着浑身是伤的身子走进浴室里。

纪淮安打人一向都很有技巧,他打的地方基本都在她的背上,很少打在会暴露出来的皮肤上。他们虽然是隐婚,可是纪淮安到底也是个有头有脸的人,知道家暴被曝光的后果是什么。

被纪淮安打了之后,辛恬就一直觉得身上很疼,就连做手术的时候也是站一会儿就站不住了,整个人都已经困顿到了极点。

事实上有时候她也不知道自己活着的意义究竟是什么。

如果是为了战峥而活,可是战峥又那样恨她。

如果是为了给纪淮安报恩而活,那她真的很想一死了之。

唯一能支撑她的,好像就只有肚子里的孩子了。

辛恬睡的很沉,一直到战峥走到她面前的时候,她才睁开了眼睛。

因为科室里只亮了一盏台灯,所以他往她面前一站。就只是看到了一团黑影。辛恬吓了一跳,险些就叫出了声,战峥却先一步低头封住了她的唇,将她的尖叫声堵了回去。

“别喊,是我!”

他咬着她的唇,声音喑哑而又暧昧。

“战、战峥?”辛恬抬起头愣愣的看着他,“你怎么会在这儿?”

战峥居高临下的站在她面前俯视着她。伸手摸了摸她的脸,淡笑道:“想你了,所以就来了。”

辛恬仰头看着面前的男人,还是和初见时一样的丰神俊朗,尽管不穿军装,都是那么挺拔。

最重要的是,他还在想她。

背上的伤还在隐隐作痛。她想着自己所经历的一切,忽然就觉得悲从中来,直接伸手环住了他的腰,靠在他怀里哽咽的叫了一声,“战峥……”

她很少有这样脆弱依赖的一面,战峥显示一愣,随即心里有些发软,抬手揉了揉她的头发。柔声道:“怎么了?”

“没有,就是想你。”她咬着唇,努力不让自己的眼泪掉下来。

“想我,那就来好好怀念一下我们在一起的感觉。”

战峥低低一笑,伸手将她拉起来抵在办公桌上,直接低头吻住了她。

两个人最后自然还是无可避免的做了,辛恬本来就在孕期。再加上又是在办公室里,所以她的身体格外敏感。

战峥咬着她的耳垂,额头上满是细汗,咬牙道:“你这女人,真的是……放松一点!”

辛恬浑身都在轻颤着,哀声道:“战峥,轻一点好么?”

她的肚子里还有孩子,实在是受不了这样剧烈的欢好。

等一切结束的时候,战峥坐在椅子上,辛恬靠在他的怀里轻轻喘息着。

这样做了一次,战峥的酒也醒的差不多了,低头忽然瞥见了她肩头有些青紫的红印,脸色骤变,手指点着那块伤问:“这是怎么弄的?”

辛恬一惊,急忙伸手拉拢自己的衣服,垂眼道:“没,没什么,不小心而已……”

他倒是真想知道,究竟是怎么不小心,才能伤到那个位置。

他以前就听人说,纪淮安心理有些变态,而且总爱在外面玩女人,而且手段很下流。辛恬身上的伤,不会是两个人在玩一些特殊爱好的时候留下来的吧?

战峥低头看了看怀中脸上一片迷色的女人,忽然就觉得恶心至极,眼神一沉,伸手将她推开了。

旖旎的气氛啥时变得清冷,辛恬有些迷惘的看着他。不明白刚刚还热情的男人怎么突然就变得这么冷漠。

战峥起身理了理自己的衣服,面无表情道:“时间也差不多了,我先走了,你继续上班吧。”

说完便起身毫不留情的离开了。

“阿峥,我叫你好几遍了,你怎么不说话呀?”

一直得不到他的回应,温潇潇也有些不满了。走上来一脸不悦的站在他面前。

战峥这才抬头看了她一眼,有些茫然道:“你说什么?”

“我问你这件婚纱好不好看?”温潇潇含笑站在他面前,娇羞的问。

战峥的视线这才落在她身上,平心而论,温潇潇的个子不高,尽管那件婚纱很华美,可是穿在她身上却并没有多好看。他反倒是没来由的觉得。这婚纱穿在辛恬身上一定很好看。

只可惜那个女人已经为别的男人披过白纱了。

他忽然就觉得很烦躁,抬手不耐烦的挥了挥,“我们又没到结婚的地步,你那么急着试婚纱做什么?不好看,去换了吧。”

温潇潇本来就是个小女孩性子,被他这么一说,顿时觉得十分委屈。大眼睛里包了一汪泪,嘴一瘪就要哭。

她这个样子,战峥便觉得更烦了。

辛恬是那种极其能隐忍的女人,嬉笑怒骂都不是很明显,而且她性格很倔强,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都不会轻易落泪。

如此一对比,温潇潇就显得更加荏弱无依了。

温潇潇怨念的看了他两眼。一跺脚提着婚纱忿忿的跑到了试衣间里。

战峥烦闷的按了按眉心,正当他烦不胜烦的时候,手机忽然响了两下,拿出来一看,是辛恬发来的微信。

“今天也在忙吗?记得不要喝太多酒。”

下面是她发来的一张照片,她穿着一身绿色的手术服,像是刚从手术室里走出来。

明明是很短的一句话。可是战峥却觉得心头一暖,飞快的给她回了两个字。

“想你。”

*

九号公馆

辛恬和几个同事坐在一起,旁边的人都在有说有笑的聊着天,只有她一个人淡然的坐在那里。

事实上她一点都不喜欢这种虚与委蛇的饭局,但今天毕竟是给新的科室主任接风,所以她也是不得不来。

一群人在一起对着主任阿谀奉承,她也懒得走上去跑马屁。就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安安静静的吃着东西。

正当人们聊得热火朝天的时候,突然有人小声说了一句,“诶,那不是战家的三少战峥吗?他旁边怎么还跟着一个女人?”

深入骨髓的名字突然被提起,辛恬浑身一震,猛地抬头看过去,在看到不远处那一桌熟悉的身影时。先是一喜,可是在看到坐在他对面那个身影时,笑容却僵在了嘴角。

战峥,在和一个女人吃饭,甚至还动作亲昵的为她擦嘴。

就在她一脸错愕的时候,旁边的同事啧啧感叹,“战家的男人是帅啊,战三少也不例外。听说他马上就要订婚了呢。”

“真的假的?你怎么知道?”

“当然是真的,他未婚妻是我妹妹的同学,亲口说的。”

辛恬怔怔的看着坐在那里的两个人,心里疼的说不出话来。

原来他已经有未婚妻了,而且就要举行订婚宴了。那他那些温柔和宠溺又算什么呢?他口口声声说的“想你”,甚至让她离婚回到他身边,又是什么意思?

有同事见她脸色不对,关切的叫了一声,“辛医生?”

她转过头脸色苍白的笑了笑,恰巧那边的战峥站了起来,她立刻道:“我身体不舒服,去一下洗手间,抱歉。”

战峥原本是出来抽烟的,和温潇潇在一起的时候,他经常觉得时间过得太慢了。那丫头除了衣服电视剧,就没有别的可聊的,而那些没营养的话题,她又完全不感兴趣,只得找了个借口出来躲一会儿。

然而他刚走到走廊里,身后便有人叫他,“战峥!”

他一回头。脸色苍白的辛恬就站在他身后。

战峥愣了愣,伸手拿掉嘴里的烟,眯着眼道:“你怎么在这儿?”

辛恬笑了笑,脚步沉重地向他走去,接着站定在他面前,一瞬不瞬的看着他道:“跟你一起来的那个女孩,听说是你的未婚妻。是吗?”

战峥对着她上下打量了一下,嘴角蓦地划开一个笑,一点都不迂回的承认道:“没错。”

她咬了咬唇,努力微笑着问他:“你们……要结婚吗?”

“不一定。”他眉尾一扬,“但肯定不会跟你结婚。”

辛恬的眼圈已经有些泛红了,她极力忍着才没有落下泪来,“那你之前说的那些话。说还爱我,还想我的话,都是你……”

“没错,都是我骗你的。”战峥走上来,伸手在她唇上揉了揉,笑的有些残忍,“你该不至于当真了吧?”

辛恬咬唇望着他。没有说话。

“我是该说你傻呢,还是该说你天真呢?”战峥眼底一片冷意,笑的绝情且冷漠,“你觉得,我会娶一个已经和别人结婚,被别人睡过的女人么?既然今天都被你知道了,那我就索性跟你挑明了。我之所以会那么做,只是为了让你体验一下被人爱过又抛弃的滋味,现在你该知道,那种体验不好受了吧?”

辛恬心里疼的窒息,闭了闭眼,好半天才艰难的开口:“所以,你的所作所为,就只是为了报复我?”

“是。现在目的达到了,我们之间也就没什么好说的了。以后我会和别人结婚,你继续做你的豪门少奶奶吧。”

她攥了攥拳,抬头看着他,用尽全身的力气问道:“那……如果我说我怀了你的孩子呢?”

战峥先是一愣,随即却笑了,笑的讽刺而又轻蔑,“辛恬,你不要把什么帽子都扣在我头上,你被姓纪的睡了那么久,你确定这个孩子是我的?”

辛恬定定的看了他几秒,随即倏然微笑,“你放心吧,我没怀孕,就算怀孕,我也不会要你的孩子。”

她说完便转身向外走去,然而扭头的那一瞬,眼泪却汹涌的落了下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