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5 我想要你/刚好我要不爱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接到战祁电话的时候,宋清歌正在和石川探讨自己的最新设计。

日本虽然有他们本国的和服和浴衣,但是因为侵华战争以及伪满洲国建立时候,从中国掠夺了不少的慰安妇,再加上近几年旗袍在国内国外的兴起,也让日本对旗袍很感兴趣。

所以这一次,宋清歌要做的,就是为石川的工作室设计一批能在日本广泛流传的旗袍,而且石川本人也对她寄予了厚望,并且告诉她。发布会的时候,会请许多业内大家过来,还要以原创作品为噱头来推销她。

从曾经的偶像变为合作伙伴,宋清歌对石川也是越来越感激和信任,两个人的关系也愈加亲密,颇有一种会成为好闺蜜的趋势。

彼时宋清歌正和石川讨论的兴致昂扬,手机忽然乍响,她只看了一眼屏幕上那个跳跃着的名字,心里便立刻有些烦躁。

和石川打了个招呼,她便拿着手机走到阳台上。

“你有什么事?”一接起来,就是一副不耐烦以及气势汹汹的口气。

那边的战祁沉默了一下,半晌才道:“清歌,你需要立刻回国一趟?”

他的口气有些凝重,宋清歌也意识到问题或许有些严重,于是便问:“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当年撞你并且肇事逃逸的司机,已经找到了,需要你回来把事情做个了断。”

宋清歌愣了愣,当年血腥的记忆铺天盖地的涌进脑海。

其实坦白来说,她曾经偷偷的怀疑过战祁。

他们刚离婚的时候,她吃过他的亏,榕城没有人敢接收战祁不要的弃妇,她走投无路之下,只好改了名字头偷跑到了槐城,可是她没想到战祁的手竟然能伸的那么远,哪怕她跑到了槐城。他却还是不肯放过她,总有人打着战祁的名号来找她的麻烦,所以她每份工作都超不过三个月就会被炒掉。

再后来她在槐城出了车祸,于是所有的矛头就更加对准了战祁,可现在他却告诉她,真正的肇事凶手找到了。

那么也就是说,当初害她的人不是他了?

她被冲击的好半天都回不过神来,良久才问:“那个……是什么人?”

战祁并没有直接回答她,而是沉声道:“你先回来再说吧。我让人给你订了今天下午六点的机票,到时候会有人接你去机场。”

他已经把所有的行程都给她安排妥当了,也就是说她今天是不回也得回。但事实上宋清歌也是想回去的,她也想看看那个人到底是什么人,是不是受人指使才来害她的。

没有多想的,她便点头答应了下来,“好,谢谢你。”

她说完便准备挂电话,那边的战祁却忽然又叫了她一声,“清歌。”

“还有什么事?”

“撞你的那个人……身份或许有些特殊,所以等你知道真相以后,情绪一定不要太激动。”

他说的语重心长。宋清歌不由得愣了愣。

身份特殊?

难道是她认识的人?

虽然心存疑虑,可她还是痛快的说道:“好的,我知道了。”

因为要回国,所以宋清歌不得不把手头的工作都放下和石川告假,石川倒是答应的也很痛快。甚至体贴的告诉她,如果她实在回不来,可以把设计图直接发给她,到时候来参加发布会就可以了。

谢过石川之后,宋清歌便直接回了家。简单的收拾了一番之后,很快便有人来接她去机场了。

坐在回国的飞机上,宋清歌都一直望着窗外怔怔出神,心里不断地思考着那个人会是谁。

以战祁的口吻,貌似那个肇事司机是她很熟悉的人。并且能影响到她心情的,可是这种人对她来说真的是太少了。她认真仔细的把过往的所有人都想了一圈,可是到最后想破头了,也没想出来究竟是谁干的。

飞机在京都国际机场降落的时候已经很晚了,夜里风大。更深露重,她一下飞机就忍不住打了个寒颤,抱着手臂哆哆嗦嗦的向外走去。

取了行李,宋清歌拖着自己的箱子往出口走,刚走了几步,便看到了那个高大英挺的男人就站在出口处等着她。

她不由得就有些错愕,这么晚了,他居然还会来接她。

记忆里,这好像还是他第一次来给她借机。

战祁一直就站在出口处等着她,看到她出来,便立刻迎了上来,主动从她手里接过她的箱子,一切做的行云流水,自然而然,就好像这种事情他已经做了无数次,根本不是他第一次这么做了似的。

只是比起他的自然,宋清歌就显得有些尴尬和僵硬,就连眼睛都不知道往哪里放,只能垂着眼跟在他身后。

两人一路上都没说话,出机场的时候。战祁忽然停下来脱了外套披在她身上,接着又去拉她的手,淡然道:“晚上天黑,你眼睛近视,当心摔着。”

宋清歌怔了怔。“你还知道我眼睛近视?”

“我知道的东西多了。”战祁回头看了她一眼,笑得有些痞,在她耳边暧昧道:“我还知道你的小屁股上有一颗痣。”

“你!”宋清歌立刻气红了脸,忿忿的瞪了他一眼。

她就知道,从这个男人嘴里就说不出来什么好话!

回铃园的路上。宋清歌一句话都不想跟他说,一直冷着脸望着窗外,战祁倒也不强迫她,只是嘴角却始终挂着笑,一副心情很好的样子。

他心情当然好了。最爱的女人就在他身边,以后他又能时时刻刻看着她,世上还能有比这个更好的事情吗?

一段时间不在,铃园还是当初的铃园,只是让她有些愕然的是宅子门口那块大匾被摘掉了。上面空空的,没有任何名号,仿佛再也不是为了纪念或者缅怀谁的了。

当初这里种着白苓最喜欢的铃兰,挂着为了纪念她的牌匾,而现在这一切都没有了。就好像有人在有意无意的想要抹去她的相关一样。

比起她的惊讶,战祁就显得淡然了许多,既没有解释什么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淡淡的问她,“我记得你一直喜欢看诗经楚辞。既然从小就被人叫才女,那取个名字对你来说应该不是难事吧?”

宋清歌一怔,“你让我来取名字?”

战祁斜眼看她,“怎么,这么点小事。对你来说很难?”

“不是,我只是说……这里是你的家。”

她没有忘记他们离婚时候他说过的话,这是他的房子,跟她已经一点关系都没有了,既然如此,她也不觉得自己有资格给这座园子起名。

“但也是你的家。”战祁定定的望着她,语气坚决,“以前是,以后也一直都会是。”

他这话其中是什么含义已经再明显不过,宋清歌忽然就有些语塞,轻咳了一声,漠然道:“先回去吧。”

说完便直接进了家。

战祁看着她的背影,有些无奈且落寞的摇了摇头。到现在为止,每当他有一点表露心意的话,她就会是这种态度,一副逃之夭夭的样子。

究竟要什么时候,她才能坦然接受他的真心呢?

回到家之后,宋清歌第一件事就是先去看了看孩子,小丫头已经睡了,她站在门口。也没有开灯,借着走廊里的灯光看着她的小脸,脸上满是柔和与怜爱。

“放心吧,她这段时间很好也很乖,医生说我的身体调理的差不多了。等处理完这些杂七杂八的事情,就立刻给她做手术。”

战祁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了她身边,压低声音对她说道。

她转头看了他一眼,感激的点点头,“谢谢你。”

他蹙了蹙眉。有些不悦,“我之前就跟你说过了,这也是我应该做的,你用不着跟我这么客气。”

宋清歌抿了抿唇,突然不知该说些什么。只好找了个借口赶紧溜去浴室洗澡。

到她洗完澡出来的时候,战祁正靠在床头看iPad,见她擦着头发走出来,他立刻伸手招呼她,“过来。”

宋清歌依言走上去。他立刻从她手里接过毛巾,将她按坐在床边,开始仔仔细细的给她擦起了头发,一边擦一边道:“你头发好像长了。”

他现在已经在慢慢注意到了她的生活以及各种小事,她的指甲长了,头发长了,都在他的观察范围内。

她的发质很好,比起初见时那一把枯黄的像稻草一样的头发,如今的她已经有了当年那个富家千金的模样。

她点头,“是长了,怎么了?”

“没有,这次长了就不要剪了,你还是长发的时候漂亮。”

他到现在还记得他们初见的时候,她从园子里的石榴树上摔下来,一头飘逸娟秀的长发披散在肩上,完全就是一个不谙世事的少女。

他现在也要努力把当年那个女孩找回来。

宋清歌从他手里抢过毛巾,冷淡道:“再说吧。”

她起身准备去浴室里放毛巾,战祁却忽然从背后猝不及防的抱住了她,她手里的毛巾蓦然坠地,接着便听到他在耳边动情而暧昧的说:“清清,我想要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