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6 你能不能原谅她?/刚好我要不爱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战祁沙哑的声音中都充满了情欲的味道,双手环在她的腰上,下巴抵在她的肩头,姿势缱绻且依恋。

太久没有过了,他是真的很想要她,甚至都用不着更进一步的接触,单是她这样好端端的站在他面前,他就觉得口干舌燥,目光仿佛已经能透过她的衣服看清她光裸滑腻的肌肤。

宋清歌被他紧紧圈在怀里,身子猛然一僵,心跳也跟着加速起来,好半天才控制住自己的情绪道:“战祁。你别乱来。你要是敢动我一下,就别怪我翻脸。”

她的语气坚决冷冽,战祁扬起唇角自嘲的笑了笑,额头抵在她的肩上,缓声道:“放心吧,我不动你,我就只是抱一下而已。”

他们之间还有很多问题没有解决,他现在也不可能对她用强,把好不容易才建立起来的微弱关系再破坏殆尽。

之所以会提出这种要求,只是因为情之所至,但他始终还是会尊重她的选择的。

他说不动她,就真的没有了进一步的动作,只是这样温柔的环着她,发现他没有逾矩,宋清歌倒也慢慢放下心来,任由他抱着。

良久之后,他在从后面吻了吻她的脑袋,轻声道:“好了,休息吧,明天还有事。”

这一晚,战祁都没有再碰她一下,两人就这样相安无事的过了一夜。

*

第二天一早,宋清歌刚一下楼,正在吃饭的知了便立刻跳下椅子,小鸟归巢般的朝她飞扑过来,直接奔进了她的怀里,紧紧地抱着她的腰。

“妈妈,你回来啦~”

小丫头一副小鸟归巢般的姿态扑进了她的怀中,宋清歌的脸色也是一片柔和,伸手揉了揉她的小脑袋。微笑道:“怎么换发型了?”

知了的头发也长了不少,以前是简单的童花头,现在头发已经长到了肩头,再加上又剪了一个齐刘海,所以显得更加文雅漂亮了。而且一段时间不见,小姑娘个子也高了不少,出落得更加可爱了。

“是爸爸带我去剪的~”小姑娘欢快的在她面前转了一圈,“好看吗?”

“好看,我们知了怎么都好看。”

她只是觉得有些惊讶,战祁一个直男,居然还懂得给孩子做造型。她看着面前的女儿,忽然就觉得有些感慨,这样的相处模式让他们看上去真的很像一家人,只可惜这样的感受来的太晚了。

三个人坐下来一起吃了早饭,小姑娘从一看到她就没完没了的说自己在幼儿园的事情,宋清歌从始至终都面带微笑的耐心听着,而战祁则坐在一旁看着她们。

如果可以的话,他真的想把这一刻变为永恒。

吃了早餐,小丫头被送去上幼儿园,而战祁则和宋清歌去了一品香茶楼。

这里的环境幽静,而且也算比较隐蔽,倒是很适合谈一些比较私密的事情。战祁从始至终都没有告诉过她,那个人究竟是谁,似乎非得要让她亲眼来见才行。于是宋清歌也没有问过。

二楼只有他们两个人,坐下来之后宋清歌要了一壶花茶,战祁握着手上的茶杯,始终没有说话。

在宋清歌的幻想当中,那个人应该是被战祁的人押着进来的,然而当她看到来人的时候。却整个人都愣住了。

竟然是战诀!

难道当年撞她的人是……

宋清歌不可置信的看着渐渐朝他们走近的男人,战诀脸上的表情很淡,一直走到了他们面前的时候,他才看向宋清歌,沉声叫了她一句,“清歌。好久不见。”

“战先生,你……”她怔怔的看着他,就像是在看一个陌生人。

一旁的战祁脸色一沉,微眯着眼道:“你怎么来了?”

战诀语气坚定,“我说过,这件事我会跟你们解决的。”

宋清歌茫然而诧异的转头看向战祁。讷讷的的问:“这是怎么回事?当年撞我的人,难道是……他?”

战祁抿了抿唇,摇头道:“不是,当年撞你的人……是崔灿。”

崔灿?

宋清歌猛然一愣,看了看他又看了看战诀,茫然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幻想过无数个人。甚至包括战祁在内,可是却怎么都没想到那个人竟然是崔灿。

战祁盯着她的眼睛问道:“清清,当年撞你的车,是不是一辆红色的玛莎拉蒂?”

“的确是一辆红色的车,但我并没有看清是什么牌子的车。因为当时天色太黑了,而且我受伤倒地的时候,那辆车还开着大灯,灯光太刺眼,我根本没有看清楚车标。”

战祁说着从他口袋里摸出两张照片来放在桌上,“那辆车,是不是长这样?”

宋清歌低头从桌上拿起照片,然而在看到上面的场景时,便立刻痛苦的闭上了眼睛。

照片上大雨迷蒙,浑身是血的她躺在雨地里,而她旁边还停着一辆红色的玛莎拉蒂,雨刮器来回摆动,就像是在俯视她的狼狈。

她不禁又想起了那一夜,她下班准备回家,因为下雨,所以她便想抄一条近路,可是走到路口才发现那条路的路灯都停了。她站在路边,等了好久,确定没有车经过的时候,她才敢抬步准备过去。

然而就在她走到路中央的时候。一辆红色的跑车却朝着她疾速开过来。那辆车的速度太快了,而且又开着大灯,她下意识的回头看了一眼,然而还没看清楚是怎么回事,只觉得眼前有刺眼的光骤然闪过,接着她便被撞倒在地。

跑车朝她冲过来的时候。她下意识的护住了肚子,最先着地的是臀部,接着是头部,她倒是没觉得身体怎么疼,只是头一闷,接着眼前便有黑雾朝她袭来。

她只能凭着本能抬手朝着那辆车挥舞了两下。希望司机能下车救她,然而那辆车的司机在车上坐了半分钟后,却直接倒车,接着便调转车头逃跑了。

她躺在冰冷的雨地上,意识渐渐开始变得模糊,到最后她是怎么到的医院。又是谁送她去的,她完全不知道。

战祁一直观察着她的反应,随后才缓缓地说:“这辆红色玛莎拉蒂的车主,就是崔灿。”

宋清歌张了张嘴,好半天才嗫喏道:“你的意思是,当年肇事逃逸的人。是崔小姐?”

“是……”

还不等战祁说话,一旁的战诀却有些急切地说:“清歌,灿灿那个时候不是故意撞你的,所以你能不能原谅她……”

宋清歌红着眼睛抬起头,咬牙切齿的问他:“她撞我不是故意的,但她逃逸难道也不是故意的?”

“这……”战诀一时间有些语塞。不知该怎么回答她的话。

眼眶又热又疼,宋清歌仰头将眼泪逼回去,紧紧的攥着拳头看着他,“人都有不小心的时候,那天夜里雨很大,能见度低。路况也不好,她不小心撞了人,我相信她也是无意的。但是她撞人之后明明可以在第一时间送去医院,可她的选择却是逃逸了。如果那天夜里没有人送我去医院,路上那么黑,来来往往那么多车。谁能保证我不会被二次碾压呢?”

战诀嘴里有些发苦,哑声道:“我知道你受了很大的伤害,可是灿灿……”

“您也知道我受了很大的伤害?”宋清歌嗤笑一声,红着眼望着他,“自从那场车祸之后,我的右耳时常耳鸣或者短暂性失聪,而且这种情况现在越来越频繁。我那个时候怀着孕,车祸之后很多药都不能乱用,之后我的身体一直不好,时常生病感冒,可是无论多大的病,我都不能吃药,只能硬扛着。你知道感冒发烧晕倒在公司里,却连感冒药都没法吃,只能靠食疗来治的感受吗?”

一旁的战祁已经眼睛都红了,她的过去,他一直都没有问过。一个是不敢问,二也是因为不愿去触碰。可是他心里也知道,她过得一定不好,只是现在听她忽然谈起,他还是会觉得心神俱裂。

病成那样却只能硬抗,想想都觉得太过残忍。

宋清歌闭了闭眼,深吸了一口气,又继续道:“但这些都不是最让我痛恨的问题。我的身体那个时候虽然不好。但也算是我命贱,居然都扛过来了。我最在意的,还是我的孩子。因为我身体的原因,生了孩子之后很难有奶水,知了也吃不到母乳,只能喝奶粉。孩子出生之后就免疫力低下。所以才会得肾衰竭,最后一度发展成了尿毒症,她才五岁啊!她又做错了什么,要遭受这些?”

宋清歌的眼泪猝不及防的掉下来,她用手背狠狠的擦掉,一字一句的说道:“你现在嘴皮子一翻就让我原谅她。战诀先生,我只想问你一句,凭什么?”

战诀握着拳头,垂眼道:“我知道那场车祸影响了你的身体,但这件事和战祁也脱不了关系,如果不是你们离婚。你也不会出事,不是么?”

“战诀,你!”

战祁恨的攥紧了拳头,这一次,宋清歌却伸出手臂拦住了他,看着战诀冷声道:“所以战先生的意思是。如果你今天从这茶楼里一出去就被车撞了,那么这个责任就应该由我们来负,因为是我们要求见面的,是这个意思么?”

“我……”

战诀忽然就觉得语塞,他抬头看了看面前的宋清歌,第一次觉得她如此陌生和冷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