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7 我绝对不会放过崔灿!/刚好我要不爱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战诀忽然就觉得语塞,他抬头看了看面前的宋清歌,第一次觉得她如此陌生和冷漠。

宋清歌一寸一寸的打量着他的脸,不由得就想起了他们初见的时候,她被喝醉酒的顾客欺负,是他站出来帮助了她。他的面容依旧和初见时一样温润如玉,笑得时候显得平易近人,生气的时候不怒自威,弹的一手好钢琴,是一个出类拔萃的男人。

宋清歌一直是一个会牢记别人恩情的人,到今天之前,她都一直觉得战诀在她的人生中给予了她很大的帮助,在她最绝望,最走投无路的时候给了她一线温暖,算是她的恩人。

可是这一刻,她却只觉得他虚伪而又伪善,披着一个谦谦君子的皮囊,却专做一些令人所不耻的勾当!

两人互相对视了几秒,宋清歌才开口道:“我们刚遇到的时候,从一开始你对我的关心和维护就是别有用心的,对不对?”

战诀脸色一变,垂下眼没有说话。

不能否认的。他从一开始接近她就是带着目的性的。

那个时候他唯一的想法就是不能让战祁发现知了的存在,不然的话这两个人一定会又纠缠在一起。他想过用钱打发她,让她离得远远的,可是还没等他这个想法实现,战祁就发现了她和知了。

再后来,对她好,给她所有的帮助,也都只是出于愧疚和弥补而已。

尤其是看着那个才五岁的小姑娘,每次他都会觉得内心很煎熬,所以想方设法的想让她们母女能过得好一些,甚至曾经为了她们,和战祁之间一度剑拔弩张。

他没有说话,可是宋清歌却已经看穿了他的心思。

她从来没有忘记那个时候战诀对她的态度有多么暧昧,他经常去店里光顾她的生意,买了衣服就记在她的名下,让她拿了不少提成,尽管那些衣服根本就是他看不上眼的。

是他劝说她要有新的生活,并且提出让她为他设计礼服,为她重新踏上设计师的道路上奠定了第一枚脚步。

后来他又介绍她去薛衍的公司,六一的时候带她和知了一起去迪士尼,甚至还曾说出过“我会保护你”的话。

多么暧昧又霸道的话,以至于战祁都一度以为他对她有什么想法,现在仔细想想,初遇的时候她和战祁之间的争吵,或者是他对她的强迫,大多都是因为战诀引起的。

可即便如此,那个时候她是真真感动过的。

战家除了小七,几乎没有人给过她好脸色,战诀可以说是第一个。她虽然没有对他动过心,可是却也是打心底里感谢他。

因为没有战诀的帮助和鼓励,就不会有现在这个成为了设计师的宋清歌。

但是此时此刻,她看着面前的男人,却只觉得打心眼里痛恨。

他女人的命就是命,别人的命就不是命吗?做人双重标准也要有个限度,他到底是怎么好意思说出来让她原谅崔灿这种话的?

宋清歌毫不退怯的迎视着他的目光,条例清晰地说道:“是,你说的没错,如果我当时没有被战祁赶出家门,而是安安心心在家做一个豪门少奶奶,估计也不会出那样的事。但就像我们天天上下班一样,你在下班回家路上出了车祸,难道不是去追究司机的责任,还要怪公司下班太早吗?战祁或许有错,但他还没有错到要来承担全部责任的地步!”

“你说崔灿撞人不是故意的。好,撞人这件事本身可以说成是意外,但她肇事逃逸总不能算是意外吧?或许战诀先生又要为她开脱,她当时被吓到了,太害怕了,所以才跑了。可以,毕竟女人遇事本来就容易逃避。但她逃逸之后为什么没有去医院看过我,事后她也没有主动向公安机关投案自首,而是选择了把这件事掩埋起来!”

宋清歌提高声调,声色俱厉,掷地有声的道:“五年了,从那场事故到现在。已经过去五年了,这五年当中她想过自首吗?她心里有过害怕和愧疚吗?她没有,因为她仍然逍遥法外,过着舒适优越的生活,而我的女儿却因为没有一颗健康的肾几度被医生下了死亡通知!”

大约是因为太激动了,宋清歌忽然觉得气都有些短,急促的喘息了两下之后,脚下也有些虚软,向后踉跄了一步险些摔倒。

战祁见状急忙把她搂进怀里,心急的关切道:“你怎么样?”

他就知道会是这种结果。

其实当时在知道崔灿是肇事凶手之后,他就立即想到了当初战诀对她那种暧昧的态度,或许只是因为愧疚和弥补。她一直把战诀当做恩人,而战诀却是带着目的接近她,如果让她知道,她心里一定会接受不了。

没有第一时间告诉她,而是选择了自己先回国解决,怕的就是这个问题。

她一抬头就对上了他担忧的眸子,心里隐隐有些暖,摇头笑了笑,“放心,我没事。”

宋清歌推开战祁,深深地做了一个深呼吸之后,又开口继续说道:“这五年之中,她曾经有过无数次的机会可以去弥补她的错,但她却从来都没有去做过。一个连悔恨之心都不曾有的人,你凭什么让我原谅她?”

战诀好半天才低低的说道:“她也很后悔,出事之后也很害怕,经常会做噩梦。”

宋清歌昂起头,有些咄咄逼人,“那她为什么不自首?”

“她……”战诀刚要急切的解释,话到了嘴边,舌头一卷却又变成了,“总之这件事是我瞒下来的,后来到底怎么回事,灿灿也不知道,你有什么不满就冲着我来,不要去追究她的责任,可以吗?”

宋清歌定定的看了他几秒,倏地冷笑,“抱歉,不可以!”

“清歌!”战诀有些急了,苦口婆心的劝说道:“我知道你是个好女人,性子温柔又善良,就当看在我过去帮过你的份儿上。你就高抬贵手吧。”

“是,许多人都说我善良,但我是善良不是圣母!如果我不追究这个责任,我怎么对得起我自己有可能终身残疾的右耳,怎么能对得起我的孩子?”

宋清歌的语气凌厉到了极点,脸上闪着从未有过的决绝与凛冽,然而就是这种坚毅的光,却让战祁有些移不开眼。

她不顾一切的保护着孩子,极尽所能的为自己争取利益的时候的样子,真的太耀眼了。

“说句不好听的,如果我不知道这件事的内情。我或许还会感激战先生过去的帮助,但在我知道之后,我只觉得恶心!”宋清歌咬牙瞪着他,毫不留情的说道:“一想起你当初的付出都是为了有朝一日让我原谅崔灿而做下的伏笔,我就觉得你这个人心机深沉的简直可怕!难怪当初在迪士尼的时候,我总觉得你看着知了的眼神有些奇怪,那个时候你心里也很愧疚吧?”

见她如此油盐不进,战诀也放弃了自己的劝说,只问:“所以你是无论怎样都会追究灿灿了?”

“是,而且等我搜集到了事发时的所有证据,我就会立刻到法院起诉崔灿!”

战诀转头看了战祁一眼。眼神有些发冷,“就算我会把战祁从华臣董事长的位置上拉下来,你也不会动摇?”

宋清歌先是一愣,转头看了看战祁,却见他侧脸紧绷着,满目怒容,除此之外,眼底还有些悲哀和失望。

她忽然就有些同情身旁这个男人,他为了战家的产业戎马一生,到最后却落得一个被逼宫的下场。养子到底是养子,即便表面上风光无限。可脚下的金字塔却始终是沙子做的,风一吹就塌了。

她重新转头看向战诀,笑容有些狠绝,“那你就尽管试试看好了。反正我和他已经一点关系都没有了,他是华臣的董事长还是路边的乞丐,对我来说没什么区别。更何况这件事情我才是当事人,就算去法院起诉,他战祁连个家属都算不上,说白了,这件事的最终决定权还是在我手里!你用不着拿他来威胁我。”

一旁的战祁看着盛气凌人的她,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既为她的当机立断而感到骄傲和赞赏,又为她的绝情冷漠感到有些难受,总之是很复杂。

战诀显然也没想到她竟然能无情到这种地步,他手上唯一的筹码就是她对战祁的感情了,原本他以为凭着宋清歌对战祁的心,只要他把这个条件甩出来,她就会立刻答应放弃追究责任,结果竟然让他大失所望。

女人狠起来,当真是让男人都觉得害怕。

宋清歌说完,端起面前的花茶姿态优雅的喝了一口,轻轻地抿了抿唇,放下杯子微笑道:“话就说到这儿了,麻烦战先生回去转告崔小姐,假以时日,我期待和她在法庭上见面的场景。”

她说罢便起身对着战祁道:“我们走吧。”

“好。”

战祁点了点头,起身揽住她的肩,两人刚走了几步,宋清歌又忽然顿住了脚步,转头对战诀道:“对了,如果战先生那么舍不得崔小姐吃苦,那就帮她找一个好点的律师为她辩护吧。不过我也可以给您提前透露一下,我们这边会请孟靖谦孟律师来做代理人,战先生可千万别找比孟律师能力差的人!”

说完,便敛去神色和战祁一起走了。

战诀看着他们一同离去的背影,闭了闭眼,沉沉的坐在了沙发上。

良久之后,他才长长地叹了口气,眼里闪过一些决绝。

既然宋清歌这条路走不通,那么他就只能用更加卑鄙的手段了。

这么想着,他便立刻掏出手机,翻了两下找到一个电话。

“时豫,约个时间,我有话跟你谈。”

*

或许是和战诀的据理力争用尽了宋清歌全部的力气,从茶楼里出来,她便觉得脚下一软,险些跪倒在地,战祁急忙伸手将她搂在了自己怀里,心疼的抱住她。

“你怎么样?”

“放心吧,我没事。”她扯起嘴角苦笑,安抚似的拍了拍他的背。

战祁这才放下心,正要松开她,可是宋清歌环在他腰上的手却没有放开。

他心下一愣,低头却见她正神色落寞的靠在他的心口,低低地说:“一下就好。就一下。”

不得不说,得知战诀当初所做的一切都是有目的性的,她心里多少还是觉得失望,无论她方才在战诀面前表现的多么坚定冷静,可现下还是很脆弱。

战祁见状立刻紧紧地抱住了她,她难得会这样主动依赖他,别说一下,就是多在他身上靠一分钟,对他来说都已经是求之不得的。

他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发,缓声道:“别为了那种人难过,不值得。”

她轻轻点头。“嗯。”

现在想想,其实他当初也够混蛋的,都没搞清楚怎么回事,单凭着战诀暧昧的态度,就断定他们之间有染,为此还伤了她好多次。

可这也恰恰反映了,从那个时候起,他就无法容忍有男人对她大献殷勤了。

他忽然就想起了当初在沈澜听到的《牡丹亭》里那句词:惊觉相思不露,原来只因已入骨。

或许在那个时候,甚至比那还要早的时候,他就已经对她动心了。

宋清歌想了想。又问:“战诀之前说会把你从董事长的席位上拉下来的事,会很严重吗?是不是对你影响很大?”

她抬眼看着他,眼里隐隐有些不忍,战祁心头一暖,低头吻了吻她的额头,“没关系,不用管我,你想做什么就去做。”

“可是……”

她还是有些担忧,可战祁却显得分外淡然,“你刚刚不都说的很清楚了吗?不管我是腰缠万贯还是路边乞丐,都跟你没有关系。既然如此,你又为什么要为了一个和你毫无瓜葛的人停下你据理力争的脚步?”

宋清歌垂着眼没有说话,战祁笑了笑,又道:“不过你这女人倒是够聪明,知道靖谦是榕城最出名的大律师,居然还能想到抢在战诀之前预定他。”

她脸色一红,有些尴尬地说:“我就只是那么一说而已……”

“放心吧,这场官司靖谦一定会帮你打的,他敢不接,我用枪指着他的脑袋他也得接。”

宋清歌看着他趾高气扬的样子,忍不住笑了一下。白了他一眼道:“你这人怎么这么霸道!”

战祁挑眉,“我不是一直都这样?”

她没说话,低头才意识到自己竟然还抱着他的腰,手忙脚乱的松开后又向后退了一步,尴尬地说:“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她的冷漠说来就来,战祁虽然心里有些失望,却也没说什么,只是拉着她的手腕走向停车场,“没事,回家了。”

回去的路上。战祁一边开车,一边随口问道:“对了,我都一直没有问过你,你被撞之后,到底是怎么去医院的?”

“我不知道。”她摇头,“反正我醒来的时候就已经在医院了,问护士是谁送我来的,她们也说不知道,也没有人露过面。”

她那个时候身份特殊,一直都处于东躲西藏的状态,虽然用的是假名。但是在医院也没敢住太久,生怕会遇到战祁手下的人,发现她怀孕之后再告诉他,所以输了两天液就直接偷偷地跑了。

战祁看了她一眼,又问:“那……你那个时候出事,怎么不找我?”

宋清歌苦笑,“我那个时候还怀着孕,找你和直接找死有什么区别?你要是知道了我没把孩子打掉,难道不会再拉着我去医院流产吗?”

战祁被她这话一噎,张了张嘴什么也说不出来了。

她说的没错,那个时候她几乎只能用苟活于世来形容。连名字都是假的,又怎么敢冒着风险来找他?

他眼里满是懊恼,伸手握住她的手,抱歉道:“对不起。”

“没事。”她不着痕迹的抽出自己的手,将视线投向窗外,淡然道:“都已经过去了。”

*

时远集团

战诀此时正坐在会客室里,下意识的搓着手,低头对着自己脚下的地板发呆。

其实他也知道来找时豫谈合作并不是个明智之举,那小子完全能用疯子来形容,手段多又狡诈,他一个几乎没混过商场的人在时豫面前简直没什么优势可谈。

但事到如今,他也就只能把希望寄托于时豫身上了。

就在他怔怔出神的时候,会客室的门却忽然被人打开了,战诀一抬头,时豫正环着手臂似笑非笑的站在他面前,身后还跟着他的未婚妻时夏。

战诀立刻敛去了脸上的失神,站起身微微颔首,“来了。”

“真是稀客啊,这是哪一股子阴风,居然把战二爷吹来了?”时豫挑眉嗤笑,对着他上下打量了一番,“好久不见啊,我的小叔。”

战诀对他这个流里流气的态度感到格外厌恶,蹙了蹙眉,努力忍着心中的不适,看了时夏,淡声道:“时总,有些话想和你单独谈一谈。”

时豫拍了拍时夏的臀部,“乖,去泡壶茶过来。”

时夏点点头,关上会议室的门便识相的出去了。

时豫走过来坐到他身边,两条长腿直接抬起来搭在茶几上,仰着下巴睨着他,姿态狂放不羁到了极点。

“说吧,找我什么事?”

战诀也不迂回,开门见山道:“把战祁从华臣董事长的职位上拉下来,你有没有兴趣?”

“嗯?”时豫眉尾一扬,虽然表现的波澜不惊,可眼底的兴味却将他的心理暴露无遗,“二爷这是什么意思?”

“华臣本来就是我战家的产业,他战祁霸占了这么久,也该双手奉还给我了。”

时豫微微眯眼,“可我怎么记得,二爷对经商一点都不懂。而且当初是二爷拱手让给了战祁的。现在这又是什么情况?”

战诀就知道这小子不是个善茬,被盘问了一圈,心下也有些不爽,不耐烦道:“你就说做不做吧!”

时豫对着他上下打量了一番,虽然心里还有些迟疑,不过转瞬就笑了,“做,当然做,二爷应该知道,我时豫平生最大的爱好就是和战祁作对,正所谓敌人的敌人是朋友。既然现在有人肯跟我站在同一条战线上绊倒他,那我何乐而不为呢?”

战诀这才松了口气,时豫始终观察着他的表情,又问道:“不过二爷打算怎么做?”

“我手上现在有两个董事会席位,而且还握着公司5.5%的股份,可以说我现在是华臣第二大股东。现在市面上还有不少散股,时总要做的,就是买下那些散股,让我成为最大的股东,来帮助我把战祁推下去!”战诀说的斩钉截铁,话语中甚至透着狠绝。

时豫眼神一沉。又道:“看样子,二爷早就已经做好准备了。可时某从来都不是一个会吃亏的人,事成之后,你打算怎么谢我?”

“只要把战祁拉下去,我可以让你做华臣的董事会成员。”

这个对时豫来说倒确实很有诱惑力,他笑了笑,忽然道:“不过我还是想问问二爷,您和战祁究竟哪里出了问题,为什么忽然反水,对他赶尽杀绝了?”

战诀握了握拳,冷着脸道:“这个你不要问。总之事成之后我不会亏待你的!”

虽然心里始终有些犹疑,但放着进驻华臣的大好机会不把握,时豫又不是傻子。

简单的思索了一下,他便笑了,“好,那我期待和二爷的合作!”

要说的都说完了,战诀也不多留,一句寒暄的话都没有便起身先告辞离开了,而时豫也没有开口留他一句。

看着战诀的背影渐行渐远,时豫一双深邃的眸子却越来越讳莫如深。

对于战诀今天主动来找他这件事,他心里其实还是有些奇怪的。毕竟这么些年。他和战诀之间也算不上有交情。而且他一来就是为了把战祁拉下马,这就让时豫心里觉得更加奇怪了。

按理说,战祁在战家这么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怎么情况突然就大逆转了?

这其中绝对有什么猫腻和隐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