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8 你就不怕我对崔灿下手?/刚好我要不爱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时夏端着茶壶回来的时候,战诀已经离开了,时豫正悠然的坐在沙发上,双腿交叠着,整个人微微向后靠,修长的手指轻点着沙发扶手,微眯的眼睛有些讳莫如深,不知在想些什么。

她走上去将茶壶放到茶几上,看了一圈会议室,问道:“他人呢?”

“走了。”时豫拍了怕自己的大腿,对她挑眉,“过来。”

时夏走过去坐到了他腿上,伸手环住他的脖子,娇声道:“他来找你什么事?”

时豫的手掌在她丝袜包裹着的大腿上来回游移,淡声道:“他说,他想跟我合作,一起把战祁从华臣董事长的位子上拉下来,“你觉得,他这话可信度有多高?”

时夏抬手将耳边的短发挽好,清丽的脸上一片沉静,“如果让我来说的话,我觉得可信度并不高。”

“怎么说?”时豫挑眉。

时夏慢条斯理的分析着。“首先,战祁和战诀之间的关系你以前跟我说过,当初他大哥战禄是有心想让他接手战家产业的,但战诀一心搞音乐,根本不想理商政。后来是因为战祁,他才能有机会去追求他的梦想,可以说,战诀之所以能有今天,都是战祁帮他完成的。”

“其次,战诀虽然不理商政,但他不是个傻子,唇亡齿寒的道理他不会不懂。战家是所有姓战的人依托的根本,一旦这座山倒了,受影响的并不只是他战祁一个人,战诀自己也不会有好下场的。”

时夏是个很冷静的人,再加上她又是商科毕业,很有商业头脑,只可惜生错了身子,成了一个女孩。

时豫笑笑,手指扶着她的脸颊,“所以,你的意思是,战诀只是在跟我玩套路?”

“这也不一定。但我觉得你应该要先去调查一下他为什么会突然反水这件事。”

“我的夏夏真是聪明。”时豫温柔的看着面前的女人,低头吻住她的唇,在她娇艳欲滴的唇上咬了一下,十分依赖的将头靠在她的肩上,“等我把和战祁之间的事情彻底了结了,我们就结婚。”

当年他被时仲年从海里救出来之后,醒来时见到的第一个人就是时夏。他在医院躺了半个多月,也是时夏跟在他身边,衣不解带的照顾着他。

可以说和战祁断绝关系之后,时夏是第一个让他感到了温暖的人,他的余生之中最重要的事情,除了报复战祁之外,就只有护时夏一生安稳了。

两个人难分难舍的吻了一阵,时夏脸上染满了羞涩的绯红,微喘着松开他,抚着他的脸颊,水眸中满是眷恋,“你是真的想和我在一起吗?”

“那还用问?遇见你之前我和战祁一样,心里只有为父母报仇这件事,也没想过要恋爱。”时豫的手指抚摸着她的唇,微笑道:“到现在,我有且只有一个喜欢的人,那就是你,除了你,我没想过要跟别人在一起。”

时夏眼底满是水雾,哽咽的看着他,“阿豫……”

他轻轻吻着她的额头,“放心,我一定会在干爹面前做出成绩,让他答应咱们在一起。”

时夏轻轻靠在他肩上,柔声道:“嗯,我相信你的能力。”

“那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我是不是也应该证明一下自己呢?”

时豫邪邪一笑。时夏还没反应过来他什么意思,他便拿起桌上的遥控器降下了窗帘,双手捧着她的臀,抱起她朝着桌前走去,将她放在了桌面上。

“阿豫……”时夏抬手抵在他的胸口上,嘤嘤的叫他。

他只是轻轻地摆动着,在她耳边哑声道:“都交给我,嗯?”

光裸的背贴在桌面上,时夏红着脸闭上了眼睛。

时豫看着面前的女人,心里也在暗中思索着。

时夏所说的,其实正是他心里所想的。

他总觉得战诀不会这么轻易的相信他,这中间肯定还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东西,他如果想要放心和战诀合作,那就必须要先调查清楚他和战祁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

时豫一边动作,一边眯了眯眼,到底是什么事会让战诀突然改变心意,和他站在了同一条战线呢?

*

姜之韵

战诀下车后看着面前的独栋豪宅,眼中满是厌恶和鄙夷。

这是姜蕴自己的私有房产,“韵”字取了她名字中“蕴”的同音字。他们结婚前,她就买下了这套房子,当初她本来是要把这个当做嫁妆送给战诀的,毕竟那个时候他和崔灿离婚的时候,他是净身出户的。

结果战诀却毫不犹豫的就拒绝了她,用他的话说,结婚是结婚,他并不是卖给她了,这座价值千万的豪宅送给他,和外面那些嫁给贵妇的小白脸有什么区别?

事实上他和姜蕴结婚之后,他几乎没怎么回过这里,而是一直都在美国发展。

如果不是她今天打电话叫他回来,他也根本不想踏进这房子半步

战诀从身上摸出烟盒,拿出一支放在唇边点燃,修长的指尖夹着烟长长的深吸了一口,又沉沉吐出。

他不是一个有烟瘾的人,因为吸烟会让指甲泛黄,而他作为一个钢琴家,是很注重这些细节问题的。可自从崔灿的事情败露之后,他最近就开始常常抽烟,好像也只有抽烟的时候才能缓解他内心的压力。

一支烟抽完了,战诀仰头做了个深呼吸,将烟蒂扔到地上,用脚尖碾碎,这才朝着宅子走去。

门是小保姆给他开的,见到他便立刻恭敬地叫了一声。“先生回来了。”复又转头对着屋里扬声道:“太太,先生回来了!”

战诀也不说话,面无表情的走进去,姜蕴正拿着一本宏观经济学坐在沙发上看书。

她本就是姿态优雅的女人,身上穿着一件丝质睡袍,里面是一件黑色的蚕丝吊带睡裙,将她的皮肤映衬的愈发白皙胜雪。即便是晚上,头发也依然一丝不苟的挽在脑后,长腿搭在小凳上,慵懒的像一只猫。

见他回来,姜蕴立刻放下了手里的书。趿着拖鞋朝他走过来,微笑道:“你终于回来了。”

她说着就伸手过去想为他脱下外套,只是手刚伸到一半,就被战诀攥住了手腕。

他面无表情的看着姜蕴,一字一句道:“姜蕴,我们离婚。”

姜蕴脸上没有半分动容,反倒是云淡风轻的笑了,“诀,你是太累了吧?东西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

“我是不是在乱说话,你心里很清楚。”他一把甩开她的手。扬着下巴居高临下的睥睨着她,“这种日子我过够了,不想再继续了。”

姜蕴也不着急,低下头,手指把玩着自己的水钻指甲,漫不经心道:“我听说,你去找时豫了,还想跟他合作把战祁拉下来?”

战诀的脸色一沉,他去找时豫的事情也没过三个小时,而且又是他私自去的,这个女人就已经知道了。可想而知她手眼通天到了什么地步!

嘴角划开一个冷笑,他哼了一声,“你消息倒是挺灵通的。”

姜蕴不置可否的耸耸肩,“为了那个姓崔的,你居然不惜和战祁为敌,看样子你对她爱的还真是深沉啊。这么浓烈的爱情,让我都为之感动了。就是不知道什么时候你才能这样对我呢?”

“你用不着这么阴阳怪气的。我对灿灿什么态度,你不是早就知道了?”战诀冷冷的看着她,“我今天没别的话跟你说,就只有离婚。现在我还可以跟你协议离婚,如果你还是不同意。那我就只能去法院起诉了。”

姜蕴的脸色也冷了下来,“战诀,你这么做,就不怕我……”

“怕你对灿灿怎么样是么?”战诀轻笑,眼底却是一派淡然,“老实说,怕,我当然怕。灿灿跟你不一样,她没有什么后台,也没有雄厚的背景。你姜总动动手指就能碾死她。但我也希望你最好能明白一件事,我既然能去找时豫,也就是说我已经彻底豁出去了。既然如此,我还会怕你?”

“战诀,你!”姜蕴眼睛都红了,攥紧拳头等着面前的男人,手都在颤抖。

崔灿崔灿,那个贱人到底好在哪儿了,就值得他这样不顾一切!

“话就说到这儿了,起诉离婚还是协议离婚,你自己选吧。”

他说罢,轻蔑的瞥了她一眼之后便转身走了。

姜蕴咬着下唇站在原地,看着他的背影渐行渐远,眼底满是淬了毒一般的恨意。

她从高中起就倾心于这个男人,这么多年来也从未爱过别的人,为了他,她不惜与魔鬼做交易,只为能和他在一起。可他的眼中却始终看不到她,只有那个叫崔灿的女人!

她不甘心,也不答应!

良久之后,姜蕴才从桌上拿起自己的手机,面无表情的拨通了一个电话。

“把那件事告诉各大报社和杂志社,明天所有的头版头条,一定要送给那个姓崔的!”

她的婚姻和爱情,她一定要维护到底!既然他战诀不仁,就不要怪她姜蕴不义!

*

战毅最近一直都很头疼。

原本以为桃城发电厂项目会进行的很顺利,可近来却接二连三的出现了问题,先是建材检验不规格,后来又因为变电器的问题和合作商产生了分歧。前两天更是,桃城副市长直接给他们下达了整改函,说是有专家认为他们的电厂规划不合理,需要专家再做鉴定。

简直就是放屁,他们请的都是国家级的专家和设计师来做的,怎么可能出现规划不合理的问题?

战毅心里知道,这其中肯定有什么猫腻。要不然就是有人在从中使绊子,但是究竟是什么人在暗中搞鬼,这就是个问题了。

把手里的红头文件往桌面上一扔,战毅仰头靠在了椅背上,长长的叹息了一口气。

正当他心烦气躁的时候,桌上的手机又忽然响了起来,他拿起一看,是冯立国的电话。

虽然战毅实在是有些烦冯家夫妇,但这毕竟是他的老丈人,且不说冯知遇那一头,就算以后他还想和冯知薇在一起。也需要冯立国点头才行。

所以尽管心里十分不情愿,但战毅还是拿起手机按下了接听,“喂,爸?”

“阿毅阿,在忙吗?”冯立国还算是个比较和气的男人,即便他和自己的两个女儿闹成那样,但他依然能保持气度这样心平气和的同战毅说话,也算是很难得了。

“还好,不算很忙,您有什么事?”

“其实也没什么大事,就是你和小遇结婚之后就一直在忙。你们俩也没有去度蜜月旅游什么的。我有个意大利的朋友要去加拿大一趟,所以想问问你有没有兴趣带小遇去意大利旅行。他家就在威尼斯,风景很好。”

“旅行?”战毅下意识的蹙眉,坦白说,他是真没这种心情。

如果对象是冯知薇,那不用冯立国来要求,他都会立刻带她去,但对象换成了冯知遇,那么他心里就只有两个字。

厌恶!

听出了他语气中的不情愿,冯立国立刻冷肃道:“怎么了,不想去?你刚刚不是还说你最近不忙吗?”

“是不忙。但是……”

“既然不忙,那就必须去。”冯立国直接当机立断的为他做了决定,“回头我就派人给你们订机票,你把手头的工作交代一下,准备准备,下周就去。”

“可,爸……”

战毅有些急了,然而不待他说话,那边的冯立国却已经直接挂断了电话。

看着黑了屏的手机,战毅心里顿时升上了一股无名火,手里紧紧攥着自己的手机。恨不得直接摔碎了。

一想到要和冯知遇那个女人异国他乡独处在一起,他就浑身不自在。现在让他面对她一下,他都觉得异常煎熬,再让他和她去长途旅行,那岂不是要了他的命?

但冯立国都这么说了,他也没有拒绝的余地,要是惹火了冯立国,到时候再把御状告到战祁面前,那他就又要吃排头了。

战毅抬手烦躁抓了抓自己的头发,助理恰好推门进来问:“毅少,等下去哪里?”

他不耐烦的叹了口气。“回寓意。”

寓意,是他和冯知遇的那套婚房。

寓意同遇毅,既是他们两个名字的合称,也是“遇到战毅”的意思。

当初冯知遇起了这个名字的时候,还一度遭到了他的嘲笑。用战毅的话来说,他们住的是那种商业住宅,又不是铃园那种私人建盖的古典园子。她还东施效颦的起这么一个文艺的名字,听上去就让人笑掉大牙了。

他只觉得她矫情又文绉绉的,就跟个林黛玉似的,实在是让人提不起兴趣。

为了让她难受,他每次提起寓意的时候。都不会说名字,只用“那套烂房子”来形容。

可向来柔弱的冯知遇却在这件事上极其坚持,一定要让他叫那个名称,甚至还不惜和他冷战了一个多星期。

那还是冯知遇第一次给他脸色看,除了新奇以外就是觉得有些可笑,他倒还真是第一次知道,那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竟然还有点小脾气。

后来他就开始有意无意的改口,一开始觉得别扭又矫情的名字,叫惯了之后倒也就顺口了。

事实上他们结婚之后,他基本没怎么回去过。有时候站在这扇门前,他自己都觉得有些恍惚。这里是他的家,而里面有一个身份为他妻子的女人,正在期期艾艾的等着他。

真是一个奇特又魔幻的关系。

用指纹锁开了门,战毅进去之后轻车驾熟的在门口换了鞋,以往他一进门就会立刻欢天喜地扑上来迎接他的女人,此时却不知道身在何处。

战毅有些奇怪,刚往客厅走了两步,就听到了清浅平稳的呼吸声,转头一看,一个瘦弱娇小的身影正缩在沙发上。

他放轻脚步走上去,这才看到冯知遇已经躺在沙发上睡着了,而她的手边还放着一本精装版的《简爱》,看样子是看书看到一半睡着了。

战毅看着她这个样子,心里不由得有些想笑,这个世界上,怕也就只有这个女人才会喜欢看这种晦涩又无聊的书了。

他想像平时那样拍醒她,可手刚伸出去却又停在了半空中。

屋里只亮了一盏昏黄的地灯,她穿着藕粉色的棉质睡裙躺在沙发上,睡裙的吊带从她的肩头滑落下来,露出了她光洁幼圆的肩头,睫毛轻颤着,薄唇不点而红,真真像是一副海棠春睡图,唯独有些煞风景的就是她左脸上那道疤。

他记得她以前说过,那是她小时候贪玩不小心划伤的,他倒是有些好奇,究竟是贪玩到什么程度,会弄成这样?那么狠厉狰狞的一道疤,把好好的一张脸都毁了。

平心而论,冯知遇其实长得要比冯知薇更好看,大约是因为她自身那种幽雅娴静的气质,所以她眉眼之中总是会透露着一种忧伤,让人忍不住想要去怜惜她,而且冯知遇的眉眼很精致,十分耐看,不像冯知薇是那种乍一看很惊艳,但仔细一看就会觉得五官很寡淡的容貌。

如果没有那道疤,她应该也是一个漂亮又出众的女孩。

战毅鬼使神差的伸出手想要去触碰一下她的脸,可他的手刚伸出去,冯知遇就醒了,他就像是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一样,立刻条件反射的抽回了自己的手。

冯知遇揉了揉眼睛坐起来,在看到他的一瞬间先是一愣。随即有些诧异,“阿毅,你怎么回来了?”

“咳,没什么,就是……路过。”他不知怎么的,就开始说谎。

明明是自己家,却要说的这么陌生,冯知遇心里有些难过,却还是微笑着问:“这么晚了,你吃饭了没有?”

“还没……”

“那正好,我今天做了梅干菜烧肉。你来尝尝啊。”

她说着便起身去厨房端饭,让战毅愕然的是,现在明明已经是晚上十点半了,可饭菜居然还是热的!

他怔怔的抬头看向她,诧异的问:“你知道我要回来?”

冯知遇摇头,“我不知道啊。”

“那你怎么……”

他怔然的看着面前的饭菜,脑子里忽然闪过一道光,让他心尖都有些发颤。

这个女人,难道每天都是这样,无论他会不会回来,她都会准备了热菜热饭等着他吗?

他抬头看着面前安静的冯知遇。忽然就有些无话可说,好半晌才哑着嗓子道:“其实……你不用做这些的。”

“没事啊,我其实挺喜欢做饭的。”冯知遇笑笑,一脸的安然,一点都没觉得伤心或者难过。

战毅只觉得自己嘴里都有些发苦,实在是无法面对她那双纯粹澄净的双眼,只得低下头闷闷的开始吃饭。

他一边吃着,冯知遇问道:“对了,你今天是有什么事吗?”

“为什么这么问?”

冯知遇笑笑,笑容有些凄凉,“因为如果一般没有特殊事情的话。你并不会回来啊。”

战毅吃饭的手一顿,良久才低声道:“嗯,你爸爸让我们下周去意大利旅行,就当是补上一个蜜月。”

他原以为冯知遇听了这话一定会十分开心,谁知她脸色一变,愤然道:“爸爸干什么这么多事!谁要去意大利旅行了,他怎么管得这么宽!你放心,我这就去找爸爸跟他把话说清楚……”

战毅一听她的话,心中立刻有些不满,一把摔了筷子,抬头怒道:“怎么。让你和我去旅行就这么为难?你就这么不情愿?”

他也不知道是怎么了,既然她都说要拒绝了,这对他来说应该是好事,可是他却只觉得生气和恼火,这个女人如此不识好歹,简直让他气愤!

冯知遇一愣,随即无辜的摇头,“你误会了,我只是觉得你工作很忙,应该不会想要去旅行才对。爸爸私自做决定也没有跟我说一声,你一定很生气,所以我才……”

战毅怔忪,张了张嘴,“你……是为我考虑才不想去的?”

“是。”

他倒是真没想到这个女人竟然这么为他着想,心里一时间有些不知该说些什么,她如此善解人意,反倒让他有些无理取闹了。

战毅抿了抿唇,又问:“那你到底想不想去?”

冯知遇轻轻点头,“如果是跟你一起的话,我当然想去。”

“那就……”

他刚想说“那就一起去”,可话还没出口,口袋里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他拿出来一看,“薇薇”两个字就跳跃在屏幕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