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 我们法庭见/刚好我要不爱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战诀赶到风辰之后,连前台也没有管,直接便冲到了姜蕴的办公室。

助理姜桦正坐在外面的格子间里,见他气势汹汹的赶过来,立刻站起来挡在了他面前,面无表情道:“小蕴正在里面办公,你现在不能进去。”

他转头看了看面前的男人,一米八三的个头,长相有些粗犷,沙哑的烟嗓为他的外表又增加了一份粗野,站在那里像一座无法撼动的墙。

姜桦表面上是姜蕴的助理,但真实身份却是她的保镖和哥哥,这个十二岁就被姜父带进姜家的男孩子,从那个时候起,唯一要做的就是保护姜蕴。

战诀其实很早就知道,姜桦心里对姜蕴有着不伦的感情,从他对他敌对的态度,以及对姜蕴细致入微的呵护就能看出来。

他抬头看了姜桦一眼,一字一句道:“滚开!”

姜桦不为所动的站在他面前,眼神更加决绝,“我说了,小蕴在工作!”

“小蕴?叫的可真是亲密。在公司里,正确的叫法难道不是叫她姜总?”战诀冷笑一声,眼神阴鸷的看着他,“我最后说一遍,滚、开!”

姜桦仍然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两人对峙了三秒,战诀忽然向前迈了半步,跟着伸手拉住他的手臂,转身、弯腰,接着便是一个狠狠地过肩摔。

他这一系列的动作做得一气呵成,行云流水,姜桦还没回过神来,只觉得背上一疼,五脏六腑都像是被震得移了位似的,胃里一阵翻江倒海,险些就吐了出来。

战诀居高临下的睥睨着他,轻轻瞥了他一眼之后便径直推开了姜蕴办公室的门。

他虽然是个弹钢琴的,但是个练家子。五岁起就被父母拉着和战禄一起训练,长大之后更是练了一身的本事,虽然不像战祁他们运用那么灵活,可是对付对付姜桦这种水平的,还是一点问题都没有的。

姜蕴正坐在电脑前看着屏幕,纤长的手指在键盘上飞来飞去,鼻梁上架着一副金丝眼镜,比平时看上去要斯文优雅一些。

听见脚步声,她头也不抬,随口问了一句,“阿桦,外面出什么事了,怎么那么吵?”

战诀一直走到她办公桌前才开了口,“做了那种事,你居然还能这样若无其事的坐在这里,我真是佩服你的厚脸皮。”

姜蕴的手猛然一顿,抬起头看了他一眼,眼中先是有些惊讶,随后却笑了,“诀,你怎么来了?”

战诀面无表情的看着她,“灿灿的事,是你做的。”

他用的是肯定句而不是疑问句,也就是说,他早就确定了这件事,她是幕后主使。

姜蕴倒是一点也不慌乱,淡然自若的微笑了一下,“是,就是我做的,怎样?”

战诀定定的看着她,两人就这样互相对视着,他在她眼中看到了挑衅和得意,而她却在他眼中看到了憎恨和愤怒,那样浓烈的恨意,就像是要把她撕碎一样。

姜蕴忽然就觉得很是畅快,她要的就是这种效果,凭什么痛苦的只能是她一个人?她也要让他痛、让他怒,让他也要因为她有情绪波动。

空气中仿佛都是硝烟的味道,三秒后,战诀忽然抄起她桌上那个装饰用的砚台,直接朝她砸了过去。姜蕴一惊,急忙向右一闪,砚台擦着她的脸飞过去,“砰”的一声砸在了她身后的墙上。

五斤重的砚台,砸在墙上都把墙壁砸出了一个坑,姜蕴简直不敢想那个东西要是砸在她脸上,会是怎样的后果。

她心有余悸的瞪大眼睛看着战诀,赫然提高了声调,“你疯了?”

“我早说过,你敢对灿灿下手,我绝对不会饶了你!”战诀说着便径直大步朝她走过来,直接提起了她的衣领,扬起了拳头。

他的力气很大。姜蕴几乎被他拎到了半空中,她就这么向后仰头看着他,眼角眉梢都是冷厉的恨意,甚至向她举起了拳头,而她竟然爱了这个男人爱了将近二十年!

战诀咬牙瞪着她,“我不打女人,但是姜蕴,对你,我已经是忍无可忍了!”

若是别的女人,此时怕是早就吓得哭了出来,可姜蕴却笑了,“说真的战诀,你今天要么就打死我,如果打不死我,我一定把我所承受的痛苦百倍加诸到崔灿身上,你知道的,我向来瑕疵必报,不信你就试试!”

“你!”战诀气结,扬在半空中的拳头就要砸下去的时候,外面却突然冲进来一个人,直接将他掼了一把。

战诀站定脚步才看清面前的姜桦,此时他正展开双臂挡在姜蕴面前,像是一堵墙一样。

“战诀,这种话我只说一次,不想让你那个小情人出事,就不要动小蕴,不然我保证你明天就再也见不到她!”他的嗓音嘶哑的厉害,脸上明明没什么表情,可是威慑力却十足。

姜蕴慢条斯理的整理了一下自己被揉皱的衣领,仍然是那副面带笑容的模样,仿佛泰山崩于眼前,她都能依旧优雅一样。

战诀对着他们两个人上下看了看,冷哼了一声,拂袖而去。

一直到他彻底消失在办公室里,姜蕴方才所有的坚韧忽然全线崩盘,捂着脸失声痛哭起来。

姜桦有些不知所措的站在原地,他性子木讷耿直,从来也不知道该怎么样去哄女孩子,看着姜蕴在他面前哭的如此伤心,他想伸手去拍拍她的背,可手伸出去一半,却又讪讪的收了回来。

他只是个保镖和助理,并没有触碰她的资格。

握了握拳,姜桦一字一句的决绝道:“小蕴你放心,姓战的要是敢负你,我一定让他后半辈子都在后悔中度过!”

然而正沉浸在自己情绪当中的姜蕴,却根本没听进去他的话。

*

偏僻又高档的咖啡厅里,崔灿神色紧张的坐在角落里的一个雅间里,放在腿上的手不停地搓动着,看得出她此时十分忐忑不安。

她今天是来和当初那个被她撞到的受害人见面的。

关于那个受害人的所有资料都放在她包里的一个牛皮纸袋里,是助理momo给她的,人也是momo联系的。她从始至终都没有去管过什么,也不曾去看过那个资料袋。

不是不想,而是不敢。

或许是因为事情过去的太久了,再加上她的侥幸心理已经变成了习惯,时至今日,她越来越没有胆量去探寻当年的真相。

她曾经做梦梦到过当年那个被她撞到的女人,可是她只能看见她抱着一个浑身是血的孩子朝她走过来,却连她长什么样子都看不到。

不知道她长什么样,也不知道她姓什么叫什么,更不知道她当时怀着的那个孩子,后来是否还健在。

崔灿端起面前的冰咖啡大口灌了两口,可是却根本无济于事,她只好又招呼来服务生。要了一杯冰水。

她转头看了看那个从包里露出了一角的牛皮纸袋,颤抖的指尖伸出去,最终还是拿了出来。

算了,还是看一看吧,起码一会儿见了面,她也好称呼人家。

崔灿解开牛皮纸袋上缠绕的细绳,鼓起勇气将里面的文件抽出来,她还没看到文件上的名字,刚扫了一眼旁边的照片,就听到身后传来了一个女声——

“崔小姐。”

这个声音,有点熟悉,可是她又记不清是谁的。

崔灿放下纸袋转过头,然而在看清面前的两个人时。却整个人都愣住了。

站在她面前的不是别人,正是宋清歌还有知了。

崔灿脑子里有一瞬间的短路,笑了笑之后,下意识地问道:“好巧啊,你们也来这里喝咖啡?”

然而话刚说完,笑容就僵在了嘴角,须臾之后,她的瞳孔渐渐紧缩,看着面前的宋清歌,一脸的不可置信,“难道……你……”

她这才晓得去看那一叠资料,视线落在那一方一寸照上,宋清歌的脸还有些生涩害羞。可是那熟悉的眉眼却让她不容认错。

崔灿怎么也没想到,兜兜转转这么久,她撞到的人,竟然是宋清歌!

她脸上所有的慌乱和不知所措都悉数落尽了宋清歌的眼中,她笑了笑,缓缓开口:“怎么,崔小姐看到我,好像很惊讶?”

崔灿的脸色苍白如纸,“我……我没想过……”

“没想过什么?没想过那个人是我,还是没想过这么多年之后,你还是没能侥幸逃脱?”

宋清歌的语气尖锐且咄咄逼人,崔灿的嘴唇微微颤动着,半晌只说出了一句。“对不起……”

“对不起?”宋清歌嗤笑一声,“事到如今,崔小姐就只会说这种冠冕堂皇的话出来吗?”

崔灿垂着眉眼,小小声的说:“我也知道这个对你来说没什么意义,但是……还是请你接受。”

一旁的知了还不明白大人之间的你来我往,她抬头看了看宋清歌,拽了拽她的衣角,央求道:“妈妈,我想吃冰激凌。”

宋清歌看了孩子一眼,点了点头,“那你去点你喜欢吃的吧。”

“好~”

知了欢天喜地的跑开了,宋清歌这才坐下来,微扬着下巴,有些盛气凌人的看着崔灿,“不知道崔小姐今天来找我有什么事?”

她现在还记得当初在铃园第一眼看到崔灿的模样,那时她倨傲高冷,一举一动都带着数不尽的风情和矜贵,而她从来没想过,有一天,她们两个人自然会姿态互换。

崔灿看了看知了跑开的方向,抿唇问:“那个孩子,就是当年的……”

“是,托了崔小姐的福,被你撞了一下,我大难不死,还把这个孩子生下来了。”

“对不起,我当时太害怕了,所以才没有第一时间下车。”崔灿低头看着自己的手,一脸的懊悔和抱歉,“那个时候,我喝了酒,心情很不好,再加上开车的速度又太快,雨天路况不好,没能及时发现你的身影,撞了你,我真的很抱歉。”

宋清歌本来想脱口问她,是不是心情不好就可以推脱掉一切责任,可是话到了嘴边又觉得自己似乎有点太刻薄了。

想了想,她还是耐着性子问:“那你到底是遇到了什么事?”

崔灿抬起头,泪眼迷蒙的看着她,“清歌,我问你,假如你亲眼看到战祁和别的女人接吻,会是什么反应?”

宋清歌愣了一下,随即轻笑,“不用假如,我确实见过他和别的女人接吻。不过我也没什么反应,再痛也要在心里忍着,你问这个做什么?”

崔灿垂着眼,抿了抿唇,眼泪轻轻掉下来。“撞到你的那天,我……看到战诀和姜蕴,也就是他现任的妻子在我家门口接吻。我……我当时实在是受不了那个场景,看了一眼之后就转头跑了,后来开着车在路上转来转去,最后不知怎么的就转到了酒吧街,然后就找了个地方喝了点酒,可是喝到后来,我就开始头晕,然后有几个男人上来搭话,生拉活扯的要带我去玩,我当时很害怕,所以就赶紧跑了。”

宋清歌倒是没想到她是因为这样的事情。想想,之前确实听小七说过,崔灿是在看到了战诀和姜蕴上床之后两个人才闹离婚的,也就是说,战诀出轨,早就从一开始就有苗头了。

她知道崔灿是挺要强的人,遇见这样的事,会伤心到极致也是情理之中的。

宋清歌叹了口气,扯出两张纸巾递给她,“你先别哭了,慢慢说。”

“我当时真的是没有看清你,因为喝了酒,我实在太头晕了。所以才撞到了你。事发后我也一直不知道是你,我……”

“这件事,和是不是我没有一点关系,哪怕是一个素不相识的陌生人,你也没有肇事逃逸的理由。”

崔灿咬着唇,点了点头,“我知道。”

宋清歌转头看了看正在一边吃冰激凌的知了,声音有些沉闷地说:“我不晓得你知不知道,我的女儿知了,患有尿毒症的事。”

“我知道……”她地垂着眼,像个做错了事的孩子,完全没有往日的张扬,“孩子的病。和你右耳的事,我都知道。我真的很抱歉。”

“崔小姐,你觉得我无情也好,过分也罢,但是很抱歉,这件事,恕我不能轻易原谅你。之前战诀来找我向你求情,我已经把话说得很清楚了,我一定会追究到底。”

崔灿愣了愣,“战诀找你求情?”

“是,我也不知道他是出于什么目的什么身份,但他确实来找我求过情。”宋清歌抿唇看着她,“那件事的相关证据和资料。我已经移交给了警方调查,而且我也找到了孟靖谦律师为我做代理人。这个案子,我一定会追究到底!”

她的语气坚定果决,崔灿倒是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只是低垂着眼,轻声道:“你的心情,我都能理解,这五年来,我一直抱着侥幸心理,虽然煎熬,但也的确过了五年安逸的生活。你会到法院起诉我,我没有任何怨言,这是你应该得到的公正。至于律师。我现在也可以表态,我不会请任何律师为我开脱,到时候该判几年,我都会坦然接受这个结果。”

宋清歌本以为她会像战诀那样,不顾一切的找理由,甚至把责任推到别人的头上,她这样坦荡,反倒是让宋清歌有些无所适从。

半晌,她才道:“既然崔小姐这么说了,那么我们到时候法庭见。”

她说完便起身,牵着知了准备离开,走了几步,又想起了什么似的。回头对崔灿道:“对了,有件事,我觉得需要提醒一下崔小姐。听战祁说,在事发当晚,曾经有一辆黑色的无牌照丰田轿车一直跟在你的车后面,而且看道路监控,好像是你从酒吧街出来之后,那辆车就跟着你了。我觉得这件事当中大概有疑点,崔小姐如果感兴趣的话,可以去调查一下,兴许会发现什么秘密。”

崔灿愣了愣,黑色的丰田轿车?

她当时喝得晕晕乎乎的,开车的时候确实没有注意过后面有尾随车辆。但如果那辆车真的和那件事有关,到底会是谁的人呢?

宋清歌说战诀还来找过她,那战诀那么做的理由又是什么?

一时间,崔灿忽然觉得自己头很疼,太多太多的事撞在一起,让她理不清头绪。

*

华臣集团

战祁正伏案在桌前工作,办公室的门忽然被人敲了两下,他头也不抬的喊了一声“进来”,接着许城便推门而进,谦恭的道:“大哥,三少和毅少来了。”

“嗯,叫他们进来。”

不一会儿,战峥和战毅便一前一后的走进来,两人直接坐到了沙发上,战毅长腿往茶几上一搭,吊儿郎当道:“大哥,你今天找我们来又是什么事?”

战祁合上面前的文件,抬头看了他们一眼,慢悠悠的说:“我可能要被人从董事局主席的位置上拉下去了。”

战峥和战毅相互对视了一眼,随即大笑出声,“大哥你胡说八道什么呢,你在这个位置上稳得像个泰山似的,谁敢把你拉下来?”

战祁面不改色,继续道:“我不是在跟你们说笑,我是认真的。”

见他脸色不大对,战峥和战毅这才敛去了笑容,一脸正肃的问:“大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战祁向后一靠,指尖轻点着大班椅的扶手,漫不经心的说:“战诀,想对我动手了。”

战毅一脸不信,“小叔?这怎么可能呢,他从来都没有管过公司里的事务,而且他以前也说过,绝对不可能插手华臣,更何况以他的水平,真的把你弄下去,他能撑得起这么大的产业?”

“我也这么觉得,大哥,会不会是你和小叔之间产生了什么误会?所以他才说这种气话的?”战峥也有些不相信。

“不是误会,也不是气话。五年前,崔灿在槐城开车撞了怀孕的清歌,而且事后逃逸了。这件事我也是前两天才知道的,战诀来找我,让我把放过崔灿,否则他就用手上的两个董事席位以及自己全公司第二大股东的身份把我拉下马。”

他这简单的一句话,信息量却着实有点大,战峥和战毅面面相觑好半天,似乎还不能从他这番话里回过神来。

半晌,还是战峥最先开了口,“可是小叔和崔灿离婚这么多年了,他到底是以什么身份为崔灿抱不平?”

旁边的战毅“啧”了一声。推了他一把,小声道:“你脑残啊,那大哥和宋清歌又是什么关系?他以什么身份为宋清歌抱不平?”

一句话说的战峥无言以对,三个人都没有再说话,过了一会儿,战峥才问:“大哥,那你今天叫我们来,到底是为什么?”

战祁沉声道:“你们应该都知道,我本来也没有要和战诀抢家产的想法,华臣本来就姓战,落叶归根,到最后我还是会把这些完好无损的归还给他,这只是一个时间问题。但他现在竟然找了时豫合作。那家伙什么心理和手段,你们也不是不知道,华臣一旦落在他手里,还能有好吗?”

战毅一听便立刻炸了毛,拍案而起道:“你说什么?小叔竟然想和时豫合作来害你?他脑子进水了是不是?”

战祁没有接话,只是继续道:“我的确没有想和战诀争,但我也不想被他以这样的方式夺走。说的自私点,我为华臣付出了那么多,让我大方归还可以,但是想从我手上把这份心血抢走,门儿都没有!”

他说着,眼神便变得凌厉了一些,视线在战峥和战毅身上逡巡了一圈。缓缓的开口道:“所以,我需要你们的帮忙。”

战毅立刻站出来,一副义不容辞的样子,“大哥你想要我怎么帮,尽管开口!”

战祁点点头,“现在我手上有一个董事席位,还有6.3%的股份,你、战峥、战嵘,分别握有一个董事席位,老六和小七因为年纪小,在公司里暂时还没有话语权,也没有股份,所以我只能把希望寄托在你们三个人身上。只要你们三个肯站在我这一边。那我自然就不用担心了……”

他话还没说完,战毅便毫不犹豫的说:“大哥,这还用得着你说吗,没有你,就没有华臣的今天,也就没有现在的我!只要你一句话,别说我那个董事席位,我手上的股份,还有我私下的一些散股以及平时和我交好的股东们,我都可以双手借给你!”

战祁感激的看了他一眼,“谢谢你,老五。”

他们两个人讨论的激情昂扬,反倒是一边的战峥从始至终都没说过话。战毅有些奇怪的推了他一把,“老三,你发什么愣呢?倒是表个态啊。”

战峥这才抬头看了战祁一眼,抿了抿唇,却说:“抱歉,大哥,这件事……我需要认真考虑一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