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 最深的背叛/刚好我要不爱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战峥此话一出,战毅先是愣了一下,随即便有些急了,“老三你搞什么鬼,这种事还有什么可考虑的?不站在大哥这一边,难不成你还想和时豫那小子站在同一战线?”

战峥不承认也不否认,只是情绪平静地说道:“我不是说我要站在谁那一边,我只是觉得这件事疑点还很多,不该这么轻易的下定论,所以我需要再考虑一下。”

“你!”战毅气的跺脚,“这种唇亡齿寒的事情根本不需要考虑,你别以为你跟姓时的站在一边,他们就会念你的情,到时候大哥一旦被拉下水,你我还有战嵘都不会有好果子吃,你以为他们能饶得了咱们?到时只怕整个战家都会被姓时的搅得天翻地覆。”

“总之这件事我还需要再想一想,今天就这样,我公司里还有事,先走了。”

战峥也不再多说什么,起身理了理自己的外套下摆便准备走,战毅见状又不甘心的追在他身后叫了一声,“战峥!”

“老五!”

不等他追出去,战祁却已经率先开口叫住了他。

深邃幽暗的目光望着战峥离去的背影,战祁细细思忖了一下,又道:“别追了,让他去吧。”

战毅一脸气恼,回头对着他不忿道:“大哥,你干嘛放他走,为什么不问清楚?”

比起他的义愤填膺,战祁反倒显得淡然了许多,“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和忧虑,这种事没什么好问的,战峥有他自己的选择,更何况这种事我本来就没有强求。”

“可……”

战毅还想说什么,战祁却只是笑了笑,“你不能要求所有人都跟你的想法和做法一样。战峥也不是小孩了,我尊重他的选择。”

他都这么说了,战毅自然也不好多说什么,轻叹了口气,自己先表明了自己的态度,“反正无论如何,我肯定都是站在大哥你这一边的,你放心。”

战祁点点头,“嗯,我知道。”

战峥从战祁的办公室一出来之后,刚下了电梯,便接到了温潇潇的电话。

那姑娘似乎十分兴奋,在电话里开心的对他道:“战峥,我现在在咱们订婚典礼的现场,宴会厅被布置的很漂亮哦,你有没有时间,过来看一看好吗?”

战峥蹙了蹙眉,有些不耐烦的道:“我现在很忙,没空过去,你自己看吧。”

“哦……那好吧,那我……”

温潇潇还想说什么,只是战峥却并不给她机会,还没等她的话开口,他便已经直接挂断了电话。

之所以没有立刻答应战祁,是因为他也有自己的考虑。

之前辛恬离开他的时候就曾经说过,战家掌权的始终是战祁,他战峥不过是个给战祁打工的。她要去找一个比他更有钱,更有能力给她优渥生活的男人,所以后来她才嫁给了那个姓纪的。

所以这些年来,战峥对这件事一直都耿耿于怀,他始终认为,辛恬离开他,是因为他的地位还不够高。后来和温潇潇的联姻也是因为他需要有一个稳固的婚姻来帮助他在战家立足,而这也让他有了一个更偏执的想法,那就是想要得到女人或者权利,那么就一定要有一个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地位才行。

这一次战祁和战诀闹翻,对他来说可以算是一个难得的机会。

战诀完全没有经商头脑,一旦脱离战祁,那么他必定会需要一个可靠的人来帮他打点公司,如果他肯和战诀站在统一战线,那么他必定会成为战诀最为信任的人。

到时候只要他和战诀联手将战祁从董事会主席的位子上拉下来,过后再把时豫挤出去,那么战家自然就要被他收入囊中了。

晦暗的眼中隐隐透出了一抹阴狠,战峥勾唇笑了笑,那个时候,他就不怕辛恬不跟他了。只要他得到了战家,他就一定会极尽一切把辛恬抢回来拴在他身边,用最毒最无情的方法去报复她过去所做的一切!

坐在自己的车里时,战峥都始终觉得烦乱不堪,他想找支烟来缓解一下烦躁的心情,胡乱的在车上搜刮了一遍,把遮阳板一打开,却从里面哗啦啦的掉下来一叠子照片,拿起来一看,全都是当初他和辛恬在一起的时候拍的。

那个时候他还只是一个维和部队的旅长,穿着一身笔挺冷硬的迷彩服,脸上被大墨镜遮去了一半,看上去着实让人有些害怕和畏惧,但唯独他身边那个言笑晏晏的女人会为他增添一分温柔。

战峥没想过要娶辛恬以外的女人,可既然是这个女人背叛他在前,那就别怪他不仁不义!

他眼神阴鸷的盯着那一叠照片,三两把便撕了个粉碎,放下车窗扬手扔了出去。

其实说回来,他是要感谢那个女人的,不是她,也不会有现在这样不择手段的战峥!

*

宋清歌推门走进书房的时候,战祁正靠在椅子上闭目养神,峻峭的脸上没什么表情,只是脸色不大好,显得很是疲惫的样子。

她轻轻走进去将手上的托盘放在桌上,轻微的响动这才惊扰了战祁,他睁开眼看了她一眼,随即笑了笑,眼中略有些惊喜,“是你,我还以为是琴姨。”

她不过就是进来送杯提神茶,他竟然都能这么开心,她忽然就觉得有些无所适从,轻咳了一下道:“本来是琴姨要送的,她非让我来,所以我才……”

战祁有些无语的笑了笑,“你以后就不能不说实话吗?偶尔不要把真相说出来,让我也好有个想象的空间。”

宋清歌没再说什么,战祁端起杯子抿了一口,见她不走,有些奇怪的问:“你还有事?”

“今天……崔灿找我了。”

“崔灿?”战祁立刻警惕起来,瞬间坐直了身体,“她找你做什么?没对你怎么样吧?”

“那倒是没有,看她那个样子,大概就只是想和当年被撞的那个人见一面。可她没想到那个人是我,所以显得挺惊讶的。”

战祁嗤笑一声,“她当然会惊讶,毕竟那个人是你,实在不好对付。要是一个无权无势的陌生人,战诀私下里给点钱不就解决了?”

“不是这个问题,我听她的意思……她好像是被人陷害了。”

“陷害?”战祁有些不解。

“嗯。”宋清歌点点头,神色有些凝重,“她跟我说,她在酒吧喝了酒之后就感觉身体有些不大对劲,再加上有小混混对她动手动脚,她心里觉得很害怕,所以当时就跑了,后来才出了事。再加上你之前说过,监控上显示她后面还有一辆黑色的无牌照丰田车,所以我想……”

战祁微微眯眼,“所以你想,会不会是有人在她的酒里下了东西,之后又一直尾随着她,是这个意思么?”

“是。”

听她这么一说,战祁的神情也变得正肃起来,抿着唇细细的思考着。因为时间已经过去了太久,那辆无牌照丰田车到底是什么来路,已经无从考证了,现在唯一能查证的,大概也就是当初崔灿去的那个酒吧,但这么长时间了,她去了哪个酒吧,只怕连她自己也搞不清楚了。

宋清歌见他一脸凝重,不由得问:“你在想什么?”

战祁立刻抬起头,不以为意的笑了笑,“没什么,你继续说,她还跟你说了些什么?”

“她还跟我说,她当时是因为看到了战诀和他现任的妻子在她家门口接吻,所以她才会受刺激,于是就跑出去喝酒了。”宋清歌说完,忍不住问道:“对了,战诀和那个姜蕴,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说起姜蕴,战祁不由得摇了摇头,“事实上我也不太清楚。姜蕴的身份特殊,背景也很深,而且她为人高傲,我们跟这个女人接触的并不多。战诀那些年一直都在美国搞音乐,也不是经常回来,他和崔灿结婚的事我们都不知道,后来只是听他说他和崔灿是在美国注册结婚的,崔灿和小七的关系很好,还是小七回来告诉我们,战诀很宠崔灿,几乎到了言听计从的地步。崔灿请小七吃饭,她面前的杯子就没有空过,只要喝一口饮料,战诀就会立刻给她倒满。吃饭的时候,崔灿几乎全程没夹过菜,都是战诀给她张罗的。”

“这些事,我们倒是没有亲眼见过,但是我们知道战诀以前给崔灿写过一首曲子,名字叫‘爱如璀璨’,据说那首歌当年还是打榜第一,你如果现在去网上搜的话,应该还能搜得到。”战祁说着,也有些困惑,“按理说,像战诀那样的男人,也不像是会出轨的人,可后来有一天,他忽然就把姜蕴带回了家里,并且跟我们说,他马上要和姜蕴结婚了。大概只过了一周时间,他和姜蕴就举行了婚礼。那场婚礼很盛大,而且还有不少明星来助阵,当时京都所有的媒体都来拍婚礼盛况。”

战祁说着说着,忽然道:“对了,我记得他和姜蕴结婚前,他在槐城还参加过一个义演,因为那是华臣在槐城建了一所小学初中高中一体的希望小学,所以他才不得不回来的。如果我没记错,或许就是他和崔灿在槐城的那段时间才出的事。”

宋清歌想了想,又问:“那……他和姜蕴结婚是几月份的事?”

“没几个月,大概半年左右吧,我记得当时是冬天,因为有媒体报道他们婚礼的时候,用的标题是‘风辰总裁大婚不惧严寒,钻石抹胸婚纱一展新娘风采’所以我对这个记得挺清楚的。”战祁抬头看了她一眼,“怎么了?这和你出事有什么关系吗?”

宋清歌记得小七之前跟她说过,当时崔灿之所以下定决心和战诀离婚,是因为她看到了战诀和姜蕴上床。

崔灿在案发后的三个多月内都没有再开过那辆红色的玛莎拉蒂。后来的事情也都是战诀一手处理的,也就是说,到那辆玛莎拉蒂消失之前,他们两个应该还在一起,可没过多久战诀就出轨了,这当中……会不会有什么问题?

她随即摇头笑笑,“没什么,我只是好奇,问问而已。”

这些事到底是不是有什么联系,她现在还不敢下定论,只是觉得这当中未免也有点太蹊跷了些。

如果说小七是因为一个女孩子,看着战诀对崔灿好,是出于羡慕,那么战祁作为一个男人都觉得战诀对崔灿好,说明这是真的好。既然战诀那么爱崔灿,他自然没有理由出轨,如果他是发自内心娶姜蕴的,那么现在又为什么要帮崔灿?甚至不惜与战祁反目。都要保护她?

她总觉得,这之间或许还有姜蕴脱不了的干系。

见她垂眸沉思,战祁不由得又问道:“还有什么事?”

宋清歌这才抬起头,回过神道:“对了,我听说……战峥要订婚了是吧?”

“对,前两天他未婚妻还给我打电话,希望你能帮她选一选订婚宴的礼服,只不过那时候你在忙,我也不想给你添麻烦,就直接回绝了。”

宋清歌倒是对他的细心体贴没什么感觉,反倒是问:“你能不能让战峥取消订婚?”

“为什么?”战祁蹙眉。

“因为……”辛恬怀孕了!

她险些就脱口而出,话到了嘴边,面对战祁的疑问,又生生咽了回去,“因为……我觉得他和恬恬之间还有一些问题要处理。”

辛恬说过她还没有告诉战峥这件事,万一战祁也说出“谁知道她的孩子是不是战峥的”这种话,那么她实在是没法替朋友承受这种痛苦。

“她和战峥已经是过去了,他们也应该不可能在一起了。这件事你还是不要再操心了。过两天跟我一起去参加战峥的订婚宴吧。”

“可……”

宋清歌还想说什么,战祁却直接道:“好了,你也累了,快去休息吧。”

见他不想再继续这个问题,宋清歌也就没有再说下去,点了点头,识趣的出去了。

*

时家老宅

时豫和时夏回去的时候,时仲年正坐在餐桌前吃饭。

时仲年也是快七十岁的人了,可是精神却好的不得了,一点都看不出来七十多,更像是六十出头。老头穿着一身玄色的蚕丝唐装正坐在那里,吃饭的动作也十分斯文,而且时仲年吃饭十分讲究,基本上都是素菜,他本人信佛,从来不吃肉。再加上又对中医比较感兴趣,大多数的菜都是经过食疗师专门研究过的。

两人对视了一眼,时夏先走上去。轻声叫了一句,“爸。”

时仲年抬头看了他们一眼,用粤语道:“你返嚟嘞!”

他常年在香港那边,但时豫始终觉得,时仲年不管是粤语还是广东话,都说的有些夹生,有些口音更像是东北话,而且他心里一直有个疑问,那就是时仲年自称自己二十几岁的时候就到广东那边下海经商,后来就去了香港发展,按说大半辈子都呆在广东,粤语应该说的很流利,可他的粤语却总是有些磕巴。

但不管他说的有多夹生和晦涩,时仲年始终都坚持说粤语,就好像生怕别人不把他当香港人一样。

时夏点头:“系呀!”

父女俩人用粤语叽里呱啦不知道交流了些什么,时豫站在一旁也听不懂,只能干站着,越听越觉得有些恼火。

事实上他时常觉得时仲年好像有些防着他,虽然他表面上好像十分信任他,但背地里却总是把他监视的很严。而且他明知道时豫听不懂粤语,可是和时夏基本上都用粤语交流。

他后来也问过时夏,每次她和她爸爸都说些什么,时夏都只是笑着说一些家长里短而已。先开始他还不信,后来他找人私下里偷偷学了些粤语,从旁听着的时候,勉强能听懂一些熟悉的词汇,发现他们倒也确实没说别的。

最让他生气的是时仲年和家里的管家佣人都说粤语,而那些话偏偏又是他一点都听不懂的,他们到底背地里讨论了些什么,他完全无从得知。

父女俩人说了好半天,时夏见他脸色不大对,这才急忙道:“爸,您别总说粤语了,阿豫又听不懂!”

时仲年立刻抱怨,“哎呀,听不懂就去学啦,我人老了,普通话说不好的啦。”

时豫扯起嘴角干笑了两声,“没关系干爹,您开心就好。”

“对了阿豫啊,我听说,那个叫战诀的,好像要找你合作哦?这件事你打算怎么办?”

时豫闻言心里顿时一沉,这件事他千叮咛万嘱咐过时夏先不要告诉时仲年,因为八字还没一撇,他怕做不好了,会影响自己在他心中的形象。他相信时夏不会把这件事说出去,那么也就是说,他身边一定还有内鬼!

时豫忽然觉得背脊有些发凉,干巴巴的笑了笑,“我打算和战诀合作。”

“这个很好喔,其实我也老啦,对什么权利啊,钱财啊,没有多大的兴趣啦。我只是为你考虑,毕竟你要和夏夏结婚的,时家的旁支比较多,夏夏那些个表哥堂哥喔,一个个都盯着我的位子,你如果能力不够,以后怎么能给夏夏幸福啊?”

时豫只得耐心点头,“您教导的对。”

“这件事喔,我希望你能一举拿下来。”时仲年攥着手里的两个碧绿碧绿的玉球,两个健身球在他手心里转来转去,只听他漫不经心地说道:“你也知道,想娶我们夏夏的人多了,如果你不能确保她的幸福,那么我也只能给她找一个更合适的如意郎君了。”

时夏急了,提高声调叫了一声:“爸!”

时豫见状立刻拉住她,点了点头,“您放心,这件事我一定会办好的。”

在时家大宅吃了晚饭。时夏和时豫便告别时仲年离开了。

回去的路上,时夏回头望了望身边的男人,一脸抱歉的说道:“对不起阿豫,是我爸太急功近利了,你别听他的,不管你和战诀的合作能不能成功,我都不会离开你的,这辈子,我只会跟你一个人在一起。”

时豫停下车,转头看了她一眼,抬手将她耳边的短发挽好,“其实你爸说的没错,如果我没有足够的能力,确实没办法给你幸福。”

“可我要的幸福不是钱财和权利才能满足的!”

“但这个是最可靠有效的!”时豫的眼神很坚定,摸了摸她的脸颊道:“你放心,为了你,我一定会拿下来的。”

“可你真的要这么做吗?”时夏有些担忧的看着他,“你得知道。你一旦这样选择了,和战祁站到了对立面,那你就彻底没有办法回头了。”

时夏到底是懂他的,战诀来找过他的那天晚上,他发泄般的做完之后,就一个人去露台上抽烟了。

其实时豫心里很清楚,别人不知道战祁为战门付出过什么,但他不可能不知道。坦白来说,让他把战祁从董事局主席的位置上拉下来,他都觉得战诀那人简直就是个东郭先生,不识好歹。

但如果不这么做,他就没办法和时夏在一起。

时豫笑了笑,一如往日的纨绔,“无所谓,反正我和他早晚得走在这一步,相比起来,你要重要得多。”

时夏感动的望着他,“阿豫……”

看着她这副泫然欲泣的模样。他就有些心神摇曳,一把扣住她的后脑勺,重重的吻上了她的唇,呼吸粗重的在她耳边道:“宝贝,我想要你。”

时夏倒也一点都不扭捏,直接环住了他的脖子,动情的回应他。

一场旖旎狂野的欢愉就在车上这样展开了,直到两人都到达顶峰后,时夏才浑身瘫软的靠在他胸口,脸上还布满了可爱的红晕。

时豫敞着衬衫,手指在她的大腿上轻轻滑动,“对了,之前让你去查战诀为什么突然反水的事,查到了吗?”

“查到了。”时夏点点头,坐直身子将自己的衣服整理好,这才道:“战诀的前妻崔灿,五年前撞了战祁的前妻宋清歌,导致宋清歌留下了残疾。而且也影响了他们的孩子。所以战祁才会特别愤怒,而且发誓一定会把这件事追查到底。而战诀似乎也不甘示弱,为了崔灿,几次三番的去找战祁交涉,可最后好像都失败了,所以他才会来找你谈合作。”

“哦?”时豫眉尾一扬,饶有兴味地说道:“都是为了各自曾经不要的女人而剑拔弩张,这可有点意思。”

时夏笑了笑,“有意思的还不止这些呢。”

时豫更有兴趣了,“那还有什么?”

时夏神秘的一笑,随即附在他耳边说了些什么,接着时豫便大笑道:“这感情好,到时候一旦我和战诀把战祁从董事局主席的位置上拉下来,用这个办法,我可以直接夺取华臣!”他说完,凑上去在时夏的鼻尖上轻轻咬了一口,宠溺道:“我的夏夏可真聪明。”

时夏有些羞涩的笑了笑,两人又难分难舍的吻在了一起。一场动人心魄的欢愉再次展开。

*

华臣,一号会议厅。

今天就是华臣董事局全股东会议,华臣所有的高管几乎都到场了,人们皆是一身笔挺正肃的西装,由会议服务人员引领到自己的座位上。

战祁一身黑色的西装,黑色的领带,整个人都显得比平时要凛冽许多,此时正坐在会议厅旁边的侯会室里闭目养神。

正当他一个人悠然的时候,侯会室的门忽然被推开了,接着战毅便走了进来,后面还跟着刚从部队回来,还没来得及换衣服的战嵘。

“大哥,时豫那小子和战诀一起来了。”战毅一进门便一脸冷然的说道:“看样子,战诀这次是来真的了。”

“嗯,没关系,我们到时候应对就好了。”战祁说完又转头看向一旁的战嵘,微微颔首,“回来了?”

战嵘点点头。“嗯,大哥放心,我一定会站在你这一边的。”

战祁笑笑,“你先去把衣服换了吧,穿这身军皮进去,难免会招人诟病,别再给你惹来什么麻烦。”

“好。”战嵘点点头,起身出去了。

然而他刚一出门,正好和战峥撞了个对面。

亲兄弟两人这样面对面站着,可是身份却都有点尴尬,战峥看了看自己的弟弟,垂下眼,好半天才有些不自在的问:“你也回来了?”

“嗯。”战嵘向来寡言,看了他一眼,只道:“你这样做是不对的。”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战峥苦笑了一下,“但我也希望你能理解我,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我必须要为我自己的将来考虑。老四,不如你也到我这边来吧,我们是亲兄弟,到时候我得势了,不会亏待你的。”

“你是我哥,战祁也是我哥,谁得势,对我来说并没有什么区别。更何况我也不打算像你们一样从商,这辈子,我就在部队呆着了。”

“你这样挺好的,不像我,到最后竟然活到了这一步。”战峥自嘲的笑了笑,抬头悲凉的看了他一眼,“嵘子,你会不会觉得哥挺卑鄙的?”

“嵘子”是他的小名,自从他们的父母死后,兄弟俩被战禄收养,按年纪大小有了兄弟排位。战峥就再也没这样叫过他了。

现在这样突然听到,还觉得很恍惚。

战嵘深深的看了他一眼,随即摇头,“不会,你永远都是我亲哥。你的选择,我也会尊重你。”

战峥感激的看着他,“谢谢你。”

“我先走了,还得去换衣服。”战嵘说完便径直朝着休息室走去,没再多看他一眼。

战峥看了看他的背影,垂下头轻轻叹了口气。

其实他心里还是挺想拉拢战嵘的,毕竟如果战嵘能到他们这一边,那么他们这边就有了四个人,战祁那边就成了劣势。如果战嵘不到他们这边,那就成了平手,到最后鹿死谁手,就要听天由命了。

但他也知道,战嵘不会轻易跟他站在同一边,他那么喜欢小七,日后想要和小七在一起,还要得到战祁的首肯。如果现在就得罪了他,那战嵘就别想娶小七了。

战峥想着想着,忽然就有些想笑。

这件事,说到底,都是因为各自的女人才引起的。

战诀想保住崔灿,所以向战祁发起了战争。战祁想为宋清歌讨回公道,所以才站在了擂台上。他为了让辛恬后悔,所以不顾兄弟情义,选择站到了战诀那一边。而战嵘为了小七,所以投靠了战祁。他甚至听说,时豫之所以会答应下来,也是为了想娶他的义妹时夏。

想来,好像也就平时最嚣张跋扈的战毅选择最纯粹,他是真的一心追随战祁,所以也会毫不动摇的站在他那一边。

归根结底,事情是因女人而起,最后却要因为各自的利益而展开厮杀。

而他们,曾经都有过同一个姓,是在一起吃饭,生里来死里去的兄弟。

物是人非,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吧。

战峥站在原地正出神的想着,两个人忽然迎面朝他走过来,抬头一看,竟然是战诀和时豫。

不得不说,虽然战峥有想和他们站在同一战壕的意思,但现下看见这俩人走在一起,还真让人有一种蛇鼠一窝的感觉。

时豫一身黑色的西装,就连里面的衬衫都是黑色的,没有系领带,扣在开在第二颗,看上去有些轻浮,挑着笑朝他走过来,“呦,这不是三少嘛。真没想到,咱们最后竟然还成了战友,果然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他说着便抬手搭在了战峥肩上,谁知他却蹙了蹙眉,侧身闪开了,一脸厌恶道:“别拿我跟你比,我和你这种人不一样。”

时豫哈哈大笑,“这有什么不一样的?说到底,不都是背叛了战祁的人?”

战峥真的是恨透了他这种肆无忌惮的样子,白了他一眼后,伸手在自己的肩上拍了拍,十分嫌弃的模样。

倒是战诀脸上很平静,看着他感激道:“老三,谢谢你肯帮我。”

昨晚他特地去找过战峥,并且答应如果他们一旦成功,他一定会把董事局主席的位置交给战峥来坐,战峥这才答应考虑一下。

战峥闻言,抬头瞥了他一眼,面无表情道:“八字还没一撇的事。你还是别抱太大希望的好,没准我最后也会反水呢。”

三个人正说着,旁边的侯会室便被人打开了,接着战祁和战毅便从里面走了出来。

一看到这几个人,战毅便立刻开启了嘲讽模式,冷笑一声道:“诶呦喂,今天这天儿可不大好,一出门净遇到些个牛鬼蛇神,看样子以后出门得先看看老黄历了。”

他们都知道战毅是什么性格,也没有人接他的话,战祁只是淡淡的看了他们一眼,什么都没有说。

反倒是时豫最先开了口,笑道:“听说今天的董事会一家媒体都没有,既然没有记者到现场,不如我就暂时担任一下记者的职责,请问战主席,对于你马上要从主席之位上摔下来的事,有什么看法?”

战祁只是瞥了他一眼。不带情绪道:“那也得看看你们有没有这个本事。”

“哈哈,好!有魄力,我喜欢!不愧是战主席,死到临头还能这么沉着冷静,佩服佩服。”时豫皮笑肉不笑的看着他,阴测测的说道:“俗话说站得越高,摔得越疼,我倒是真想看看战主席被摔得粉身碎骨的模样,那个场面,啧啧,一定很有趣。”

战祁对着他上下打量了一下,随即冷笑一声,“那咱们就走着瞧。从高地上摔下来是什么滋味,我还没尝过,倒还真有点好奇。不过我知道,摔进冰冷刺骨的海水里,感觉一定不好受!”

他的话音刚落,时豫便立刻变了脸色。战嵘恰好也在这个时候走了过来,三个人谁都没有多说话,直接便朝着会议厅的方向走去。

经过时豫身边的时候,战祁忽然顿了一下,用只有他们两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道:“我从来没有一刻像现在这样庆幸,那个时候我选了清清,而没有选你。”

他说完,时豫紧握着的拳头便咯咯作响,侧脸紧绷着,眼底都有些泛红。

人们已经陆续入场了,战诀虽然没听见他们俩说了些什么,但是也知道一定不会是什么好话,走上去拍了拍时豫的肩道:“走了。”

华臣到底是国内首屈一指的大能源公司,八百多平方米的大会议厅,竟然都能座无虚席。主持人先是照例宣布了一下公司概况,随后便以“由股东大会发起重新选举董事局主席”为由的开场,开始了今天的选举。

大多数人们其实还是不大懂高层之间的问题,只是突然被叫来旁听。除了那些能接触到董事局的人,其他人都算是来打酱油的。

董事局成员一共十五位,其中战家的有五位,共握有六个董事会席位,剩下的十位都是从战禄那个时候就跟在身边的老人。

投票很快就开始了,战祁始终都面色淡然的坐在最中间的位置,相比之下其他人就显得没那么淡然了。

由于投票都是用投票器进行,而且会直接在投影上放出来,所以大家能一目了然的看到投票结果。

三分钟后,战祁和战诀两个人的柱状图渐渐升高,两人各七票,最终打成了平手。

所有人都开始议论纷纷,在猜测这最关键的一票到底是握在谁手里,人们私下互相张望,最后把视线锁定在了战峥的身上。

此时的战峥正紧紧地握着手里的投票器,大概是因为太过紧张,他的指尖头有些泛白,额头上也渗出了细密的汗水。

手指在A、B两个选项上来回徘徊。却始终无法落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