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 你就是死也要死在我身边才行/刚好我要不爱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漫天的夕阳红染透了半边天,出租车在纪淮安所住的富人小区门口停下来,辛恬付钱下车,站在小区门口看了看远处的斜阳。

她已经好久没有这样看过那些温柔曼妙的夕阳了,和战峥分手之后,她的人生就像是坐上了云霄飞车一样,永远都是惊心动魄的。

辛恬抬手抚了抚自己尚且平坦的小腹,暗暗在心中下定决心,这次无论如何,都一定要和纪淮安提出离婚,彻底摆脱他。

每一次回到这里,辛恬都会觉得害怕。从她走到门口的时候,恐惧就开始无声蔓延,就像是一群蚂蚁从背脊慢慢爬上了骨髓一样,让她心尖都在颤抖。

好半天,她才仰头做了个深呼吸,鼓起勇气开了锁,推门走进家里。

客厅里依旧是一片漆黑,纪淮安此时也不知道在哪里,辛恬进去之后只能凭着本能在玄关口摸索了一下,双手搭在鞋柜上,开始换鞋。

然而她刚换了鞋,试探性的叫了一声“淮安,你在吗”,厚重的遮光布就被人“唰”的一把拉开了。

刺眼的阳光一下照进屋里,长期隐藏在黑暗之中的视线,忽然受到这样强烈的光线,辛恬下意识的抬手挡在眼前,下一秒,就听到一个嘶哑的声音道:“你还知道回来?”

她这才放下手,抬头一看,纪淮安正坐在轮椅上,此时在窗台边目光冷厉的看着她。

那张皱皱巴巴而且布满伤痕的狰狞脸庞,在加上他此时愤怒至极,就更加显得骇人,辛恬心里一惊,咽了咽口水,小声道:“抱歉。”

纪淮安滑着轮椅朝她靠过来,辛恬一动不敢动的站在原地,到了她面前,纪淮安才停下来。用拐杖柱头挑起她的下巴,仰头问:“去哪儿了?”

“去见一个朋友。”辛恬说完又补充了一句,“去见清清而已。”

“真的?”纪淮安的眼神又阴森了几分,“你最好跟我说实话,否则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辛恬有些急了,“我没有说谎,我真的是去见清清。”

“那这些是什么东西?”

纪淮安说着,直接从背后拿出一叠东西,毫不留情的甩到了她脸上。

辛恬只觉得脸上一疼,低头一看,一堆票据就散落在自己的脚下,再仔细看一看,她顿时慌了,那些东西,竟然是她在医院做检查时候的单据,还有一张B超。

“淮……淮安……”辛恬手心里都沁出了汗,脸色瞬间便苍白的没了血色,嘴唇颤抖道:“你……你听我说……”

纪淮安的拐杖在她脸上拍了拍,虽然是笑着的,可是那笑却阴佞的吓人,“你可千万别说这孩子是我的,老子碰都没碰过你,栽赃也要看清人才行。说吧,这个小杂种是怎么回事?说清楚了。你乖乖去打了,说不清楚,我给你打了。”

辛恬知道他向来说得出就做得到,膝头一软,不由得跪在了他脚下,浑身上下抖得像是筛糠一样。“淮……淮安,我求求你,你让我把这个孩子留下好不好?我,我们可以离婚,我一定不会让他抹黑你的,我会乖乖地带着它离开你的视线。不会给你添一点麻烦的……”

“离婚?说的倒是轻巧,老子因为你才变成现在这个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你说离婚就离婚?”纪淮安一把攥住她的衣领,将她拖到了自己的眼前,眯着眼道:“辛恬,你给老子听清楚。你这辈子必须呆在我纪淮安的身边,哪怕就是死,也要死在我的手上,休想离开我!”

他说完,忽然扬声喊了一句,“来人。把太太带到楼上去!”

有帮佣从一楼的房间里走出来,对着他点了点头,不由分说的便架起辛恬朝楼上走去。

两个男人的力气很大,辛恬根本挣脱不了,又怕伤到肚里的孩子,只能不停地大声呼喊,“淮安!淮安,我求求你,不要伤害我的孩子,只要你放过它,你想怎么样我都答应你,我求你了……”

纪淮安只是冷冷的望着她,“我早就告诉过你,但凡你敢给我带个孽种回来,老子一定饶不了你!”

“可孩子是无辜的,淮安,淮安……你放过它吧……”

她喊着喊着,眼泪就掉了下来,声音嘶哑又哽咽,可楼下的男人却只是面无表情的望着她,完全无动于衷。

那两个家佣一直把辛恬拖到了一个很久不用的储藏室里,开了门之后便将她扔了进去,辛恬一下跌坐在了地板上,好在因为早有准备。提前用手护在了小腹上,所以才没有摔的很严重。

任务完成,那两人便准备锁门离开,辛恬急忙扑了上去,拉住门把不停地拍着门板,“你们放我出去。你们这是非法禁锢!放我出去!淮安,纪淮安!你不能这么对我!”

她不停地用力拍打着门板,然而那两个家佣却早就已经离开了,任凭她怎么大声呼喊都无济于事。

外面已经彻底安静了下来,辛恬知道,纪淮安这一次是彻底要对她下手了。

*

同一时间。战峥单手插在口袋里,指尖夹着一支烟,此时正面色清淡的站在酒店的落地窗前。

外面淅沥沥的下着小雨,天气预报说这几天的天气都不大好,也就是说,他和温潇潇订婚的这几天。大概都是雨天。他不由得弯唇苦笑,这是连老天爷都不赞成他娶温潇潇么?

浴室里隐隐传来了哗哗的水声,在寂寥的酒店房间里显得有些暧昧和诱惑,可他此时却完全没心情去管那些。

明天就是订婚宴,温潇潇今晚却突然约他吃饭,吃了饭之后又说自己的喝了点酒。头很晕,央求他把她送到楼上的房间来。

战峥不是三岁的小孩,温潇潇是什么意思,他心里明白得很。

正当他怔怔出神的时候,一个温暖柔软的身体却从身后抱了上来,细白娇嫩的手臂像是藕段一样缠绕在他的腰上。温潇潇的脸颊贴在他的背上,娇娇的叫了一声,“峥……”

战峥的身子一僵,声音淡漠而又清冷,“洗完了?”

“嗯。”温潇潇的指尖在他的胸口滑动着,声音暧昧而又魅惑。“峥,明天就是我们的订婚宴了,我好开心,你呢?”

战峥只是不冷不热的应了一声,“嗯。”

“我们从遇见到现在,也有一段时间了。既然明天我们都要订婚了,那不如……”

温潇潇说着,细白的手便滑动到了他的皮带上,轻轻扣动着他的皮带扣,就在她马上要解开的时候,一只大手却攥住了她的手腕,接着战峥就挣脱了她的拥抱,转过身来。

面前的女孩儿只裹了一条白色的浴巾,露出了精致的锁骨和大片的肌肤,发丝还滴着水,脸上有着醉酒后和洗澡时蒸腾过得红晕,眼中都是迷离的水汽,让人忍不住想要亲近她。

可战峥却只是看了她一眼便道:“时间不早了,你赶紧休息吧,明天还要早起化妆。”

他说完,绕过她便准备走,温潇潇怔怔的看着他,不明白他为什么这么无动于衷。

然而就在战峥的手刚搭上门把的时候,身后的温潇潇忽然开口叫了他一声,“战峥!”

“怎么了?”他不耐烦的转过头,看到眼前的一幕时却愣住了。

温潇潇咬唇站在窗帘旁边的射灯下面,白色的浴巾堆砌在脚边,身上不着寸缕,此时正紧紧咬着唇。昏黄的灯光映照在她身上,柔美而又诱人,她定定的看着他,声音软的就像是能挤出水来,“你……不想要我吗?”

她一直都很喜欢战峥那种淡漠沉稳的男人,可以说第一次相亲的时候就对他一见钟情了。

他的年纪也不小了。一般男人在他这个年纪,恐怕恋爱没几天两人就滚到床上去了,可是他们认识这么久,战峥对她做的最亲密的事也就是在人群拥挤的商场里拉一下她的手,除此之外再也没有更加过分的动作。

到最后她自己都有些急了,温潇潇自认为也是长相不错家世不错。很讨男生喜欢的类型,可是在战峥面前,她所有的骄傲却都变成了笑谈。

战峥对她绅士是绅士,可这种绅士在她看来更像是疏离和冷漠,她想和他亲近,哪怕是这样不顾廉耻的勾引他。她都甘愿。

温潇潇屏住呼吸望着他,等着他像一只饥饿已久的狼一样将她扑倒在床上,然而他最终却只是淡淡地看了她一眼,“夜里凉,把衣服穿好吧,我先走了。”

从始至终。都没有多看她一眼。

房门“咔哒”一声在眼前合上,温潇潇光着身子站在原地,良久都不能回过神来。

第一次,她发现自己竟然如此失败,就是赤身裸体站在一个男人面前,他却都对她提不起一点兴趣。

温潇潇尖利的指甲渐渐嵌入手心,她紧紧地咬着嘴唇,眼底变得模糊起来,良久之后,她终于忍不住瘫坐在地上,抱着光裸的自己大声痛哭起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