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8 白苓是我害死的 【真相揭开】/刚好我要不爱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战诀倒是真的没想到战峥已经知道了这些事,与其说没想到,倒不如说他其实已经忘了。

宋清歌出事之后,他曾经去医院看过她的情况,那时候宋清歌还没清醒,结果他被早晨来查房的辛恬给堵在了门口。那个穿着白大褂,年轻气盛的姑娘拦住他,气愤不已的说:“你就是那个肇事司机吧,你等着,我现在就打电话报警!”

他低头看了看辛恬胸前挂着的胸牌,认出了眼前这位实习医生就是手底下的人告诉他的,宋清歌的那个高中同学。

战诀很清楚,辛恬一旦报警,崔灿势必就会被牵扯出来,于是只好对她说:“宋清歌是从战祁手里偷跑出来的,她没有打掉孩子的事,战祁还不知道。你如果曝光了这件事,就不怕战祁知道她怀孕?”

到底是年轻又涉世未深的姑娘,刚刚进入职场的辛恬当即就被他这句话震慑到了,左右为难的收起了已经拨好了110的手机。

战诀后来又以他会给宋清歌付全部的医药费为诱惑,诱导辛恬彻底放弃了对他追究责任的想法。

这些年他为了崔灿,前前后后做的大小事数不胜数,这些,其实早就已经被他抛之脑后了。

垂在身侧的手握紧又松开,他抬头看向面前的战峥,眼底有些泛红,“这就是你先投诚又反水的理由?”

战峥嗤笑一声,眼底已经有了浓烈的恨意,“就许你为了崔灿冒天下之大不韪,就不许我为辛恬玩儿反间计?”

战诀大怒,“你卑鄙!”

“卑鄙?”战峥低头理了理自己的袖口,脸色讳莫如深,“战诀,咱们之间论卑鄙谁也不比谁更差。你为了崔灿。大哥为了宋清歌,我为了辛恬,老四为了小七,说到底,每个人都有每个人想守护的人,谁都不比谁低贱,谁也不比谁高贵到哪儿去。”

“你!”

“更何况,是你非要把所有的希望都压在我身上,现在希望落空,怪得了谁?要怪只能怪你太轻信于人。就你这样的,今天就是不被我绊一脚,来日也得被人吸的连最后一滴血都不剩!”战峥说着,视线落在了一旁的时豫身上。

“今天这事儿,算是给你个教训,别以为你为了崔灿与全天下为敌是英雄所为,人人都会被你感动。你想维护她,可以,我没意见。但你不要把她的幸福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战峥说着又朝他笑了笑,转头便向外走去,而战祁他们几个看了他一眼,也都一同走了。

直到主席台上只剩下战诀和时豫两个人的时候,他才无力地坐在了椅子上,苦笑着摇头,“完了,全完了。”

而时豫更是一脸的愠怒和焦躁,他先前都已经把大话说出去了,时仲年甚至对时家那些旁系亲属都说了,他这次能一举拿下华臣作为娶时夏的聘礼。如今鸡飞蛋打,时仲年还可能把时夏嫁给他吗?

*

从公司里出来,几个男人一直走到停车场才停下来。

战祁抬手拍了拍战峥的肩,“老三,这次谢谢你了。”

战峥转头看了看自己肩上的手,不着痕迹的的躲开,脸色有些漠然,“大哥你也用不着谢我,战嵘说得对,我就算跟他们合作,日后也落不得好。万一我真的失势了,纪淮安想害我简直就是易如反掌。现在辛恬那个样子,纪淮安又虎视眈眈,我万事都得为她考虑才行。”

昨天晚上,战嵘特地来找了他一次,兄弟两人暌违已久的坐在他家的露台上,一边喝着红酒,一边聊了许多事。

战嵘虽然身在部队里,可是对许多事都看的很透彻,经过他的一番提点,战峥也犹如醍醐灌顶,顿时清醒了不少。

当初他想和战诀站在同一战线,是因为他想在得势之后去找辛恬,给她好好炫耀一番。如今在得知一切真相之后,他才明白自己的想法有多么愚不可及。所有的憎恨都变成了无尽的心疼。

他知道战嵘说的没错,有战祁这棵大树在,他们兄弟俩,以及他们的女人都可以得到庇护。

但一旦战祁倒了,战家散了,到时候他们就只能任人践踏。别说他们的女人,就连他们自保都是个问题。

战祁知道他心里还是有个结,始终认为辛恬会被威胁也和他有关,所以现在对他也疏远了一些。

收回了自己的手,战祁面色不改的又道:“辛恬的病,我会去找易南臣,让他从他们医院里安排最好的医生,为她进行心理干预和身体治疗。她现在住在我那里,你也不用担心纪淮安会对她怎么样。”

战峥点点头,“谢谢大哥,那我先走了。”

他现在也不想多留在这里,战祁倒也没说什么,三个人看着他上车离开,心里都有些感慨。

战毅撇了撇嘴,“啧啧,大哥,他女人真的失心疯了啊?可怜啊,看看老三以前什么样儿,那牛掰的,什么都不放在眼里,结果几天不见,就像是瞬间老了五岁似的。我说你们一个个的都至于吗,不就是个女人么,为了自己以前不要的女人闹出这么大阵仗,我真是服了你们。”

战祁转头瞥了他一眼,不冷不热的说道:“话不要说得太早,你当心以后你也会落得和我们一样的下场。”

“我?”战毅指了指自己的鼻尖,随即大笑道:“你别搞笑了,冯知遇那个女人可能让我为了她这样么?别说这辈子不可能。就是下辈子都不可能,做梦去吧她。”

战嵘摇了摇头,对战祁道:“大哥,部队那边我还得赶紧回去,先走了。”

“嗯。”几个人又说了几句,便各自离开了。

*

带着一腔的怨愤,时豫回到了公司,然而他刚一推开门,一个紫砂茶杯就擦着他的脸颊飞了过去,直接砸到了他身后的墙壁上。

一抬头,时仲年正坐在他的大班椅上,爬满皱纹的脸上满是怒其不争的怒火,浑浊的双眼恨恨的盯着他,而时夏正战战兢兢的站在他旁边,不停地向时豫使眼色。

时豫抿了抿唇,弯下腰恭敬地鞠了一躬,“干爹。”

“阿豫啊,你让我说你什么好,这么点事都办不好,你还想让我把时远交给你?”时仲年用手上的拐杖不停地在地上敲着,柱头发出“笃笃”的响声,让时豫心里有些烦乱。

“对不起,干爹,是我办事不利。”时豫双手贴在裤缝,整个人都紧绷着,生怕一个不小心就触怒了面前的老头。

“哎,罢了,是我对你寄予的希望太高了。”时仲年轻轻摇了摇头,“关于你继承公司,以及和夏夏结婚的事,就先放一放吧,我想夏夏还是需要一个能负担得起她人生的男人才行。”

一旁的时夏着急的跺脚,“爸!”

“你给我闭嘴!”时仲年一个厉色甩过去,拄着拐杖站了起来,“你跟我回老宅去,这段时间在家里呆着,不要再和阿豫见面了,让他也好好想一想。”

时夏撇过头,愤懑的说:“我不走,我是阿豫的助理,他在哪儿,我就在哪儿。”

时仲年恼火的看着她,直接一个耳光甩上去,时夏捂着自己发麻的侧脸,短发垂下来挡住了她的脸,看不见她的表情,只能看见她一滴一滴落下来的眼泪。

时豫心疼的叫了一声,“干爹!”

然而时仲年却对他的焦急充耳不闻,指着时夏的鼻子道:“你不要给脸不要脸,今天你要是敢不跟我走,我叫人把你绑也得绑回去!给我滚回老宅!”

说完对着外面大声喊道:“来人,把大小姐给我带走!”

很快外面便走进来两个时仲年的手下,两人径直走到时夏面前,说了一句“大小姐,冒犯了”,便直接拖住她的手臂向外走去。

时夏被两个人生拉活扯的向外走,一边走一边回头哭着喊他,“阿豫,阿豫……”

时豫看着她这个样子,心疼的无以复加,“夏夏!”

然而他刚往前走了一步,就被时仲年的人给拦住了,面无表情的说道:“豫少,您还是不要干预这件事比较好。”

一直到时夏被拖走,时豫都只能束手无策的站在原地看着。

闹剧结束,时仲年走上来拍了拍他的肩,意味深长道:“阿豫啊,干爹这也是为了你好。夏夏在你身边,只会给你增添压力,这段时间你好好想一想,如何才能彻底打击到战祁。”说完又别有深意的强调了一句,“别忘了当年是谁把你从缅甸海里救上来的。”

时仲年说完便走了,时豫站在原地,终于忍不住一脚踹翻了面前的茶几,眼中满是亟待迸发的怒火。

战祁,战祁,都是因为他,时夏才会被时仲年带走。

这一次无论如何,他都不会再顾及所谓的狗屁兄弟情谊了!

*

战祁回到铃园的时候,宋清歌正在书房里弹竖琴,而辛恬则躺在沙发上睡着了。他站在门口看着这一幕,恍惚间仿佛看到了她十八岁的模样。

淡雅,矜贵,每天只需要弹弹琴作作画。是一个无忧无虑的富家千金。

听到脚步声,宋清歌立刻停下手上的动作,抬头看了他一眼,漠然道:“你回来了。”

“嗯。”战祁手臂上挂着外套,对她笑了笑,“你继续。”

“不弹了,弹了一上午,坐的腰疼。”自从上一次受伤之后,她就总是觉得腰部特别容易累,坐的时间长一点就有些不舒服,从琴凳上站起来,她又问:“对了,我听说今天召开董事局大会,情况怎么样?”

“没怎么样,战诀失败了,战峥最终还是选择了我们这边。”他回头看了看沙发上的辛恬,“为了她。”

宋清歌不屑的冷笑。“呵,现在人都成这样了,他表现的再深情又有什么用?”

战祁不置可否,只问她:“崔灿的事,你弄得怎么样了?”

“法院已经受理了,传票应该也给崔灿发过去了,可能不日就会开庭吧。”

“嗯,我手上现有的所有证据都移交到靖谦那边了,有他给你做代理人,你不用太担心。”

宋清歌抿了抿唇,语气很疏离,“谢谢。”

战祁蹙眉,“你我之间,不用这么客气。”

他是真的很不喜欢她这种公式化的语气,就好像无形中将他推到了千里之外似的。

宋清歌刚想说什么,沙发上的辛恬却恰好醒了过来,伸了个懒腰对她道:“清清。什么时候吃饭啊?我好饿。”

“琴姨刚刚还来叫你了呢,看你睡着,就说等一会儿吃。”宋清歌微笑着,像学生时代那样朝她伸出手,“走吧,我们下楼吃饭去。”

“好诶,去吃饭了~”

辛恬像个孩子似的牵住她的手,和她一同向楼下走去,战祁站在原地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只得跟了上去。

因为辛恬刚流产,所以这几天的饭都以清淡为主,辛恬并不知道其中的真正原因,为此还抱怨了好多次,吃饭太寡淡,可他们却什么都不能说。

一桌人自顾自的吃着,宋清歌招呼忙里忙外的琴姨,“您也别忙了。过来一起坐吧。”

琴姨笑笑,“不急不急,你们吃,我那儿还有一个菜,等会就好。”

没过多久,琴姨便从厨房里端出了一盘芙蓉蛋,然而就在她往餐厅走的时候,忽然觉得一阵剧痛,手一抖,盘子立刻掉在地上摔了个稀碎,接着她整个人都朝着地上倒去。

巨大的响声让餐厅里的人都是一惊,宋清歌急忙扔下筷子朝她跑过来,却发现她已经晕倒在了地上。

“琴姨?琴姨!”

宋清歌把她扶起来拍了拍她的脸颊,可是却始终无济于事,战祁见状立刻向旁边的许江滨道:“许伯,叫王叔开车,送琴姨去医院!”

*

昏暗静谧的病房里,宋清歌紧紧地握着琴姨的手,担忧的望着沉睡着的老妇人,耳边还不断地回想着方才医生沉沉的对她说的话。

“乳腺癌晚期,癌细胞已经开始扩散了,现在只能保守治疗了,不得已的时候,可能要选择切除乳房。”

这个从二十几岁就进入宋家做工的女人,可以说是看着她长大的,如今得了乳腺癌,而且还是晚期,她竟然都不知道。

战祁抬手搭在了她的肩上,柔声安抚道:“你也别担心,琴姨在宋园做了那么久,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她的医药费,我会负担到底的。”

宋清歌感激地点点头,“谢谢。”

战祁不置可否,又道:“回头我会派一个护工过来照顾她,你身体也不好,还是先照顾自己。”

宋清歌回头看了他一眼,眼神有些异样,她也是第一次发现,这个男人其实还挺有人情味的,先不说他对她怎么样,但至少对那些家佣和手下,还有他的兄弟,他是真的仁至义尽了。

因为担心琴姨,所以宋清歌这一晚上说什么也要留下来照顾她,无论战祁怎么劝她都无济于事。这个世界上,她的亲人已经是少之又少了,琴姨虽然和她没有血缘关系,可是也照顾了她十几年,更何况她的女儿现在还在读书,她照顾一下老人也是情理之中的。

战祁见她实在是劝不动,只得任由她去,可是她不走,他也索性留了下来,把陪同的床给她铺好,对她道:“累了你就睡在这儿。”

宋清歌蹙眉,“那你呢?”

“我睡沙发。”他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

宋清歌有些无奈,“战祁,你不用这样,琴姨对我来说像亲人,但对你来说只是个帮佣而已。你是华臣的董事局主席,用不着为了一个帮佣纡尊降贵睡沙发陪着。”

“她是你的亲人,就也是我的亲人。”战祁坐在沙发上不为所动,面色不改的说道:“更何况睡沙发对我来说不算纡尊降贵,工地水泥管我都睡过,这不算什么。”

她被他一句话噎的无话反驳,只好气急败坏的瞪了他一眼,“那随你便吧。我不管你了。”

她转身回到病床边坐了下来,却没有发现战祁嘴角的笑容。

“管”?

他倒是第一次觉得,这个普普通通的字眼从她嘴里说出来,竟然还有种意外地甜蜜和欣喜,如果可以的话,他还真希望她能管他一辈子。

一夜就这么过去了,因为担心琴姨醒来会想吃东西,所以第二天一早天刚亮的时候,宋清歌便去医院食堂里买了些粥饼回来。

回到病房,她刚把粥倒进碗里,病床上的琴姨手指动了动,接着便轻吟了一声。

宋清歌见状立刻扔下手上的东西,坐在床边欣喜地握住了她的手,“琴姨,您怎么样?感觉好点了吗?”

琴姨的视线慢慢聚焦,看到她先是愣了一下,随即讷讷道:“大小姐……你在这里守了我一晚上?”

宋清歌笑笑。“是啊,晚上没人我实在不放心。战祁也守了您一夜呢,刚刚出去洗脸了。”

“您醒了就好,我去给您买了粥,等凉一点就可以喝了。”她关切的望着琴姨,说完又有些嗔怪道:“您也真是的,得了这么严重的病,怎么也不跟我们说一声呢?医生说你之前就来看过病,那个时候还不严重,劝你赶紧治疗,结果你不治,现在都拖成晚期了。”

琴姨的眼睛慢慢地红了,垂着眼没说话。

宋清歌也意识到自己的话说的有些重了,急忙道:“不过没关系啊,您也不用担心,战祁已经说了,您的医药费、住院费和手术费。他都会负担到底的。而且露露那边也不用担心,到她大学毕业,战祁都会资助她。我记得她是学行政管理的对吧?等她毕业了,可以直接到华臣去上班。”

“大小姐……”琴姨抬头看着她,眼泪大颗大颗的翻滚下来。

“您别哭啊,现代医学都很发达的,癌症也不是绝症,慢慢就会治好的。”宋清歌笑了笑,端起粥碗一边搅着,一边絮絮叨叨地说:“我刚有记忆的时候,您就在宋家做工了。我妈妈去世之后,爸爸总是在外面,我胆子又小,都不敢一个人睡。那个时候我记得我天天晚上都是跟您睡得呢,对我来说啊,您就像我妈妈一样……”

琴姨摇摇头,抬手抹了一把眼泪。“我只是个下人而已,怎么配得上大小姐对我这么好。”

“瞧您这话说得,这都什么年代了,还下人不下人的,您就是我的亲人,照顾亲人是理所应当的。”她说完舀了一勺粥递到琴姨嘴边,“我喂您。”

然而琴姨也不张嘴,只是含泪望着她,几秒钟之后,她忽然一把掀开了被子,直接下地跪在了宋清歌面前,低着头颤声道:“大小姐,我对不起你……”

宋清歌一惊,急忙把手里的碗放到一旁的柜子上,手忙脚乱的去扶她,“琴姨您这是做什么?您是长辈,给我跪什么啊?快点起来。快起来啊!”

可琴姨却对她的劝说无动于衷,拼命的摇头,眼泪大颗大颗的落下来,“我算哪门子长辈?宋家对我这么好,我却还做出那种事,我这种人,早就该死的,大小姐根本就不该对我这么好。”

她这么一说,宋清歌就更加困惑了,见她坚持跪着不起,她索性也跟着跪了下来,平视着琴姨道:“您到底做什么了,您先说出来,我才能知道到底值不值得啊。”

琴姨这才抬头看向她,那一眼却有着无数的情愫,抱歉、内疚、不安,更多的是自责。

良久。她才轻轻的说:“白小姐……是我害死的。”

“什么?”宋清歌一愣,脑子一时间没有转过弯儿来,“白小姐?哪个白小姐?”

“白小姐,白苓。”琴姨咬紧下唇,声音有些发颤,“她是我害死的。”

宋清歌不可置信的看着她,大概是这个消息来得太过突然,她惊愕的好半天,才干巴巴的笑起来,语无伦次的说道:“您,您别乱说啊,这种事情可不能乱说的,是要负责任的。您也知道战祁对这个事情最忌讳了,您这么一说,回头他又该生气了。您,您肯定是病糊涂了,对。肯定是病糊涂了。琴姨,不要什么脏水都往自己身上泼啊。”

琴姨伸手拉住她的手,脸上满是眼泪,哭着说:“我没有乱说,我说的都是真的,大小姐,我对不起你,真的对不起你,但白小姐真的是我害死的……”

宋清歌脸满是慌乱,这种事对她来说打击太大了,事情过去了太久,该遭受的,不该遭受的,她都遭受了,就在她已经放弃追究真相的时候,真相却又呼之欲出。

“您,您别说了。您身体肯定还有其他问题,我去叫医生。”

她说完便甩开琴姨的手,忙乱的起身准备逃避,然而刚站起,就听到琴姨哭道:“当初白小姐接到的那封信,是我给她的,她真的是我害死的……”

琴姨说完发现宋清歌整个人都僵直的站在那里,她有些诧异的转过头,隔着朦胧的泪眼,这才看到神色愕然的战祁站在门口,手上还提着刚买回来的早餐。

琴姨心里一惊,眼泪都忘了掉下来,怔怔的叫了一句,“先生……”

战祁先是看了一眼不知所措的宋清歌,又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琴姨,张了张嘴,好半天才哑着嗓子说:“琴姨,你刚刚说的话,什么意思?再说一遍。”

琴姨咬了咬唇,握住拳头仿佛下定决心了似的,闭了闭眼,终于哽咽的说道:“当年白小姐接到的那封信,是我给她的。那封信被扔在了宋园门口,我早晨出去买菜时候发现的,上面写着‘战祁未婚妻亲启’。当时我怕是有什么图谋不轨的人下的陷阱,所以就私自拆开了那封信,那封信上说约先生的未婚妻在码头见面,说是有要事跟她谈。”

“当时您为了白小姐和老爷正闹得很僵,不肯答应和大小姐在一起,而且还说白小姐才是您的未婚妻。我当时很为大小姐抱不平,所以……所以我就把那封信给了白小姐,白小姐看到信上写着您的未婚妻,所以不疑有他,就单纯地去赴约了,没想到就被……”琴姨闭住眼睛,眼前仿佛又出现了曾经的那一幕。

宋清歌还是不相信,摇了摇头道:“那您为什么说是您害了我?”

琴姨看了她一眼,低着头小声说:“我把那封信给白小姐的时候,是以大小姐你的名义……我跟白小姐说,是你让我给她的……”她说完又大哭起来,语无伦次的辩解道:“可我真的不知道会造成这么严重的后果,我当时……我当时真的以为那只是有人在恶作剧,没想到会有人害她,所以才说是你给她的,没想到……”

“你没想到那不是有人在恶作剧,白苓真的死了,而且是被人轮奸致死。她死之前告诉战祁,信是我给她的,所以战祁以为是我约她出来谋害了她,于是恨了我这么多年。”宋清歌说着说着忽然笑了起来,笑着笑着便泪流满面。

就连旁边的战祁也愣住了,不可置信的看着她们两个人,眼中满是愕然。

他曾经那样固执又决绝的相信,是宋清歌为了夺走他,所以才下狠手害了白苓,可没想到到头来,所有的一切都是他错信了。

琴姨捂着脸哭道:“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没想到会害死白小姐,更没想到先生会迁怒于你,恨你这么多年,还那样对你……那个时候先生总是在外面夜夜笙歌,甚至拉你去打胎的时候,我心里都很内疚,也很不安,对不起,对不起……”

宋清歌流着泪摇头。“既然您知道对不起,那您为什么不早说出来?为什么要看着他那样对我?”

“我不敢,我真的不敢。”琴姨抬手抹了一把眼泪,小声啜泣道:“那个时候我看先生对你那么狠,我就更不敢说出来了。你是他的妻子,他都能对你下那么狠的手,我只是一个下人,如果让他知道是我害死了白小姐,我一定会没命的。而且那个时候露露她爸迷上了赌博,家里欠了好多债,我要养家,不能丢了这份工作,所以我真的不敢说出来……”

“那您知不知道您的一念之差,让我承受了多少不白之冤,让我承受了多少不该承受的痛苦?”宋清歌闭了闭眼,那些他曾经给予的冷漠与报复,和别的女人在她面前亲热。甚至还决绝的拉她去打掉孩子。

“对不起,大小姐,真的对不起。”琴姨又哭起来,“我,我知道都是我的错,当我看到你对我那么好的时候,我真的觉得自己不是人,不配让你真心相待,所以我才想把这一切说出来。”

宋清歌忍不住苦笑,可她现在说出这些,真的还有意义吗?

那些痛苦她都已经承受过了,她和战祁兜兜转转这么多年,终于是错过了,她的一颗知心错付。曾经无数次想要知道的真相如今再摆在她眼前,又有什么用呢?

她低头看了看面前已经生了华发的妇人,终是弯下腰将她扶了起来,叹息道:“算了。现在说这些已经没用了,地上凉,您还是起来吧。”

说到底,其实琴姨虽然害了她,却也救了她。

那封信本来是要给她的,如果不是琴姨的一念之差,或许当年被轮奸,被残害的人就是她了。。

宋清歌转身便向外走去,经过战祁身边的时候,他忽然伸手拉住了她。

她抬起头看了看面前的男人,峻峭的脸庞,深邃英挺的五官,泛红的眼眶,以及抖动的眸光,他的薄唇动了动,好久才叫出一声,“清清……”

“开心吗?”她笑了笑。眼泪也跟着落了下来,“事到如今终于知道真相了,你开心吗?”

战祁握着她手腕的手又紧了几分,依然在叫她,“清清……”

他的眼底猩红一片,只能这样紧紧抓着她,他怕他这次如果抓不紧她,那就再也抓不到她了。

琴姨的话就像是一颗惊雷砸下来一样,震惊的人不只是她,同样还有他。

他自以为是的误会了她八年,用了各种手段折磨的她生不如死,甚至还连累了他们的女儿,结果过尽千帆,他才终于知道,这个世界上最无辜的人就是她。她不仅从来没有害过白苓,甚至她才是那伙人的目标。

他从来没有想过,那封信原来是给她的。如果当初那封信真的落入她的手里,赴约的人是她,被害的人也是她,那这一切又该如何做决断?

他甚至不敢想,如果当初被轮奸的人是她,他要怎么办?

琴姨误打误撞的抱不平,害死了无辜的白苓,又把责任推到了她头上,白苓的错信,让战祁误会了她,就这样恨了她八年。

本是好意的琴姨是无辜的,冤死的白苓也是无辜的,被冤枉的宋清歌是无辜的,而被蒙在鼓里的战祁同样也是无辜的。

所有的人都没有错,可她却一个人承受了所有的报复,就此被扭转了人生。

“终于知道害死白苓的人不是我了,终于知道那份信究竟是怎么回事了,你应该很开心吧?白苓在九泉之下也该瞑目了。”宋清歌微笑着看着他,眼泪大颗大颗的砸下来,像石头一样砸在战祁的心上。

他心里剧烈的疼着,伸手想要为她拭去脸上的泪,结果她却反手就是一个清脆而又响亮的耳光。

宋清歌红着眼看着他,一字一句的说道:“战祁,我跟你之间,完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