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9 没能听到的我爱你/刚好我要不爱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宋清歌这一耳光打的很重,战祁被她打的偏过头去,侧脸隐在暗影之中,看不清他的表情。

脸上微微有些发疼,可是比起这点疼,他更疼的是心里,还有她那句“我们完了”。

她曾经无数次的跟他解释过,自己从来没有害过白苓,也没有给过她什么信,可那个时候他却从来都没有相信过她,也没有相信过以她的人品,绝不会做出那么狠毒的事来。

白苓死前,曾抓着他的衣领对他说:“宋清歌,是宋清歌……”

她甚至都没说清楚宋清歌到底做了什么,只是单凭她提到了宋清歌的名字,他就固执地认为一定是她害了白苓,甚至不惜用尽一切手段逼得她走投无路,只为报复她当年的“心狠手辣”。

他用了八年时间,毁了宋家,也毁了她,直到现在才明白,原来她真的像她自己所说的那样无辜,错的人一直都是他。

战祁抬头看了她一眼,抓着她手腕的手依然没有松。还是在叫她,“清清……”

仿佛到这一刻,除了不停地叫她的名字,已经说不出别的了。

而宋清歌只是看着他,伸手用力把他的手拉开,绕开他向外大步走去。

病房门就这样在他面前关上了,宋清歌出去的时候还是小步走,可是她越走步子越快,到最后几乎成了小步跑,脸上满是惊恐和痛苦,就好像是有什么可怕的东西在后面追着她一样。

琴姨仍然老泪纵横的跪在那里,看着那两个人,哭的更厉害了,哽咽的叫了他一声,“先生……”

战祁只是回头看了她一眼,哑声道:“你先起来吧。”

说完,转身便拉开门向外跑去,他追出去的时候,宋清歌刚好进了电梯。

“清歌!”

战祁大步追上去,伸手按住按键,着急的想要把电梯停下来,可是他终是看着那扇银色的缓缓的合上了,电梯门最后关上的时候,他看到了宋清歌眼中落下来的泪,无声无息,却震人心魄,揪得他整颗心都疼了起来。

直到电梯门在他面前彻底关上,他才终是无力地闭了闭眼。

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有一种强烈的感觉,这一次,他恐怕是要彻底失去她了。

*

宋清歌从医院里出来之后,随手打了个车便回铃园了。

路上她一直靠在窗棱上,出神的想着方才琴姨所说的一切,想着想着,眼泪不知不觉的就落了下来。

白苓出事的时候,她其实并不在家,那个时候她还在上学,跟着老师去一个工厂参观,回来还想着对父亲说,以后自己也要开一间工作室,想要拥有自己的品牌。她不懂经营,只想专注地搞设计,回家的路上,她都满心欢喜的想着要如何对父亲说自己的想法。

可等她回去之后,得到的却是白苓已经死去的消息。

她见过那个笑起来清浅而又温和的女子,总是喜欢穿白色的裙子,和她的名字一眼清雅。知道白苓死的那么凄惨,她自己也觉得很难受,甚至还偷偷躲起来哭过。

倒不是因为她多么圣母,而是因为她知道战祁有多难过,她哭,其实是为了他。

那个时候战祁过得浑浑噩噩,虽然不至于彻底颓废,但每天眼睛都是猩红的,看着她的眼神也像是在看一个不共戴天的仇人。

她起初并不知道他那样的眼神从何而来,还以为他是因为白苓的死所遭受的打击太大,所以对世界都是那样仇视的目光。

但尽管如此,她依然不惧他的敌视,勇敢的迎向他,在白苓死去的第三个月时。她鼓起勇气向他表白,提出和他在一起。

她到现在都记得他那时的眼神,定定的看着她,一双深邃的眼睛像是一把利剑一样戳向她,让她害怕的低下头。

她以为他会拒绝,就在她已经做好了告白失败的准备时,他却忽然说:“好,我答应你!”

她有些不可置信的抬头看向他,却只在他眼中看见了坦然和坚定。或许是她那个时候开心过头了,以至于她始终没有察觉到他眼中强烈的恨意,只看到了他的决然。

她就这样被喜悦冲昏了头脑,每日每夜的盼望着和他结婚的那一天。起初她也怀疑过,他那样爱白苓,这样轻而易举的答应和她在一起,会不会有点太草率了?

可是能和他在一起已经是她最开心的事,就算是草率,她也认了。

再之后,便出了她和时豫同时被绑架的事情,缅甸海的海风卷起她的头发时,她曾悲哀的想过,再深的夫妻感情,终究是抵不过亲兄弟的安危,更何况她还没有嫁给他,只是一个有名无实的“未婚妻”而已。

但她没想到他竟然那么坚定地选择了她,以至于很多年后,那一点小小的恩惠,都成为她日复一日被冷落时的唯一慰藉。

从泰国回来之后,宋擎天对他保护了自己爱女的所作所为大加赞赏,几乎是毫不犹豫的就为他们举行了盛世婚礼。

到他们新婚夜之前,她都傻傻的以为自己真的嫁给了爱情。

那天晚上,她穿着火热性感的睡裙从浴室里忐忑的走出来,他正在阳台上愣神,她裹了裹睡袍,脸上满是红晕,一边在心里抱怨他新婚夜还有闲情逸致看星星,一边又有些期待接下来发生的事情。

宋清歌紧张不安的走上去从身后环住他的腰,脸颊贴在他的背上,轻声问他:“你开心吗?”

他的身子一僵,也不回答她的话,只是反问:“你开心吗?”

不等她回答,他便自顾自的说道:“你应该很开心吧?做了那么多事,甚至不惜害死了白苓,为的不就是此时此刻?”

她到那一刻才知道,原来她一心想嫁的人,娶她只是为了报复。

她甚至连解释的机会都没有,就被他按在阳台的扶手上,被他撕裂了睡裙,从身后狠狠闯进去。

其实那也不是她的第一次。她的第一次,是在他们订婚宴上,他喝醉了酒,她扶他回卧室,给他擦脸的时候,被他按在床上,从背后强行要了的。

疼是真的疼,其他的姑娘第一次的时候以最普通的姿势都疼的要死要活,更何况她还是以背后的姿势。她整个人都被他用力的压着,疼的叫都叫不出来,只能拼命的流眼泪。

他喝多了酒,每一下都像是要弄死她的姿态一样。比起欢愉,倒更像是在逞凶和发泄。她疼的几乎要晕过去,可还是努力配合他,想让他开心。因为那是他们的初夜。

他做完就睡了,可是她却怎么也睡不着,身下太疼了,她将他安置好之后才偷偷去了浴室,发现自己出血了。

她没经历过所谓的男女之欢,以为那就是人们所说的欢愉,一直到很久以后,她都很奇怪为什么人们会喜欢做那种事,因为她每次都疼的像是死过一次一样。

那时她不知道他是为了报复。所以心里倒也不觉得难受,尽管疼,但还是努力迎合他,有时候还会壮着胆子问他,“你开心吗?”

战祁低头看着她,疼的冷汗都出来了,可还是努力对他微笑,他想着惨死在自己面前的白苓,动作一下比一下狠,看她疼的落下眼泪,终于冷笑着点头:“开心。”

她以为他开心是为了她,殊不知是因为她疼。他才开心的。

可是听到他说开心,她就觉得开心,尽管很多次都会出血,但她依旧想讨他的欢心。

直到新婚夜那天晚上,她无助的趴在冰冷的栏杆上,承受着他的撞击,才终于知道,他过去从来不是真心和她上床的,那些欢愉,其实都只是他的报复。

她也终于明白,他们初夜那天晚上,他其实根本就没有喝多。只是借着酒劲儿报复她罢了。

后来无数个夜晚,他用尽各种手段强迫她,羞辱她,当然也用过很多低贱羞耻的姿势,甚至还强迫她用过嘴。但她还是努力配合他。

特别疼的时候,她趴在床上几乎说不出话,只能无力的颤抖,他捏住她的下巴,在她耳边不悦的咬牙:“别像个死鱼一样,给点回应!连叫都不会?”

她没有体验过真正的欢愉是怎样的,一直以来她遭受的只有强迫和痛苦,自然也不知道该如何发自真相的回应和吟叫。

战祁一直喜欢用背后的姿势,那时候她还天真的以为那是他的恶趣味,直到很多年后她才知道,因为背后的姿势不用看着她那张脸。

想想那个时候,她是真傻啊,明知道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让她难堪,可她还是妄想着他有朝一日会知道真相。她甚至想过是不是白苓故意陷害她,所以也想过当战祁知道白苓真面目的时候,或许会为她心疼,或许会抱着她真心悔过,对她说一句对不起。

如今终于知道真相了,她却觉得宁愿自己从来都没有知道过。

“小姐,到了。”

出租车司机忽然开口,打乱了她纷扰的思绪,宋清歌这才抬起头,胡乱的擦了擦眼泪,扔下一张一百块钱,推开门车门便下车了。

宋清歌掏出钥匙开了大门,踏进去之后,又想起当初自己拖着箱子离开这个院子时的场景,眼泪不知不觉的就落了下来。

“清歌。”

身后有人拉住她的手腕,接着她便被人翻转过来,战祁喘着粗气站在她面前,脸上还有一些潮红,外面停着他的车,看样子应该是一路赶回来的。

看到她脸上的泪,战祁愣了一下,心疼的向她伸出手,“你别哭……”

他不是一个善于安慰女人的男人,如今面前这个又是他最为在乎的人,可是月到这个时候,他反而越是笨嘴拙舌,想安慰她,可是却什么好听话都说不出来了。

宋清歌别过脸,匆匆擦掉脸上的泪,哑声问:“你还想干什么?”

战祁拉着她的手低下头,“对不起。”

饶是他曾经有千般不好。万般辜负,到这一刻,都只能化成这一句苍白而又无力的三个字。

“对不起?”她笑出声来,随着笑声,眼中的泪也震落下来,“你一句对不起,过去的事就能一笔勾销吗?你一句对不起,我失去的东西就能回来吗?你为了给白苓报仇,害死了我爸爸和小语,你现在一句对不起,他们还能回来吗?”

战祁愣了一下,随即本能的辩解。“我没害过你爸爸和宋清语。”

宋清歌冷笑,“现在人都死了,你当然说什么都行。我当初也说我没害过白苓,可你相信我了吗?现在你又凭什么让我相信你?”

也是一报还一报,当初他怎么对待她的,如今也都一点一点的还之彼身了。

他知道他们之间已经没有一点信任和可言了,时至今日,他也不敢再要求她还能相信他,只是坚持的说:“无论你怎么想,我希望你别走。”

“不可能,天天对着你这张脸,只会让我想起自己的过去有多么可悲!”宋清歌一把甩开他。决然道:“战祁,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我不可能继续留在这里,辛恬和知了我会一起带走的。”

战祁有些急了,“你知不知道现在的情况有多危险?上次在日本的时候你也不是不知道,异国他乡都有人敢下手,榕城这个地方到处都是虎视眈眈的人,你离开了我身边,谁能保证你的安全?”

“那又怎么样?当年再多的迫害和欺辱我也不是没遭受过,被深爱的人逼到绝路上的滋味我都尝过,还怕些个陌生人吗?我就算死在其他人手里,也好过死在你手上!”

她怒目而视的瞪着他。眼中满是撕裂般的决绝。

战祁听着她的话,心也跟着沉了下去,面前的女人已经没有回头的心思,他再说什么,她也不会动摇了。

沉默半晌,他终是道:“那好,如果你执意要走,可以。”

他突然答应的这么爽快,宋清歌不由得有些讶异,就在她还奇怪他为什么突然改变主意的时候,他又道:“你走可以,但是孩子。必须给我留下!”

“凭什么?知了是我的女儿!”

“但她也是我女儿!”战祁陡然提高了声调,和她对峙半晌,又道:“这是我唯一的条件,要么你就和孩子一起留下,要么就把孩子给我留下,你自己选吧。”

“如果我不呢?”

“那咱们就法庭见。”战祁死死地盯着她,“我是宋婵的亲生父亲,有权利争夺她的抚养权,如果真的打官司,以我的经济实力和你的经济实力,你觉得咱俩谁能胜诉?”

他说完便转头准备回去,宋清歌站在原地。看着他凛冽的背影,愤恨的喊:“战祁,你王八蛋!”

她怎么也没想到,这个男人竟然不惜和她对簿公堂也要把孩子从她身边抢走。

他脚步一顿,“随你怎么说,这是我的底线,要走要留,自己看着办。”

宋清歌看着他的背影渐渐消失在自己眼前,攥紧拳头愤怒而又失控的大叫了一声,红着眼睛望着他离开的方向。

他是故意的,他知道孩子就是她的命,所以故意用这种方法来逼迫她。要不然就放弃孩子,又不然就放弃自由。这个男人果然还是和过去一样卑劣下作!

战祁回去之后就直接进了自己的书房,关上房门把自己锁在里面不停地来回踱步,终是忍不住怒吼一声,一把扫掉了桌上所有的东西。

他也不知道自己的火气从而何来,只是觉得愤恨至极,为那个可笑而又乌龙的真相,也为自己曾经做下的一桩桩事情。

想想他当初的所作所为,他自己都不确定自己还有什么资格能留下她。

可就此放手,那绝对也是不可能的。过尽千帆,他用了八年的时间才终于确定了自己的心,如今终于知道自己爱着她。又怎么可能就这样对她放手?

但他也知道,他们之间现在已经走进了死胡同,如果这样一直拉着她死不放手,到最后只能落得两败俱伤,不仅无法挽回她,还会让她更加恨他。

短暂的离开,或许是现在唯一也是最好的选择。

让她先出去短暂的静一静,等到她情绪平稳了,他在想办法让她回到他身边。毕竟现在外面的风浪还太大,他不能也不敢让她孤身在外冒险。

更何况他还有知了作为筹码,有孩子在,他不怕她会彻底离开。

只是对如今的他来说,哪怕只是让她暂时离开那么一段时间,对他都是一种折磨。

*

夜里的风冰凉刺骨,夹杂着雨丝拍进来,战祁站在阳台上,看着外面的园子,雨点打在池塘里,泛起涟漪。

他心里很烦躁,这个时候其实很想抽支烟来缓解一下,可是一想到知了还等着他做手术,他必须要好好保养自己的身体,等待手术时机,于是就只好作罢了。

他现在必须要履行好一个为人父的责任,那个瘦弱无依的孩子还等着他,他已经留不住宋清歌了,就必须要更加负责才行。

身后忽然传来了脚步声,他一转头,宋清歌正面无表情的站在他五步开外的地方,定定的看着他。

两人四目相对,战祁心里阵阵发疼,可是脸上却没有表现出来,仍然是一脸漠然的看着她,“怎么?想好了?决定怎么做?”

他倒是希望她能留下来,可他也知道,那可能微乎其微。但就算她真的要打官司,他也有十足的把握可以争得知了的抚养权。

宋清歌看了他几秒,冷声道:“我要走,孩子如果你想留下,那让她留在你身边也可以。”

这个选择倒是让战祁有点意外,他以为她顶多是会在自己离开或者和他争到底两个选择当中选,却没想到她竟然选了最不可能的第三条路。

宋清歌这样的选择其实也是有道理的,首先知了现在和他相处的还算和谐,而且经过这段时间,她看得出,他也在主动承担自己的责任,所以把孩子交给他,她倒也是放心的。

其次。知了现在身体状况也不允许跟着她四处奔波,战祁毕竟经济实力极其雄厚,不怕养不起一个孩子。就算这期间知了有什么突发状况,战祁也可以第一时间给她找到最好的医生,但如果跟着她,未必能有这样的条件。

而第三,也是最为重要的。战祁说的没错,现在外界形势很乱,她在外怎样倒是无所谓,但孩子跟着她,无异于是多了一分危险,战祁足矣保证孩子的安全。所以不怕会出事。

无论是从关系、经济条件、还是安全考虑来说,战祁各方面都要强于她。虽然她还是舍不得让孩子离开自己,但出于综合考虑,比起跟着她受苦,自然还是跟着战祁要好一些。

更何况日后她如果有了足够好的条件,到时候也不怕和他对簿公堂去争夺抚养权。

战祁定定的看着她,“孩子不一直都是你的心头肉吗?这次怎么这么痛快的就选择放弃了?”

“有时候放弃才是更好的抓紧,我犯不着为了一己之私,断送了孩子的未来。只要是为了她好,在不在我身边并不重要。”宋清歌顿了顿,又补充了一句,“当然。前提是你必须知道自己作为一个父亲的责任。”

战祁笑笑,“这么说,你是相信我了?”

宋清歌不置可否,“我只是相信自己的选择。”

“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我也给你一个保证好了,知了也是我的孩子,我会对她负责到底,好好照顾她的。”

宋清歌点点头,“希望你说到做到。”

战祁抿了抿唇,“那你什么时候走?”

“明天。”

“房子的事……”

“房子我已经找好了,薛大哥说公司里有一套员工公寓,我会去那里住。”

战祁忍不住苦笑。原来她所有的退路都已经找好了,他明明还想让她去他名下的一套公寓住的,就连这最后一点照顾的机会,她都吝啬于给他。

宋清歌不想去看他眼中的痛色,面无表情道:“没事了吧?没事我先走了。”

她说完转头就走,刚走了几步,他忽然大步追上来,从身后紧紧地抱住了她,在她右耳边轻轻的说了一句话。

他说完,又叹息了一声,问她:“你听见我说什么了没有?”

宋清歌漠然的摇头,“没听到。你知道的,我的耳朵最近失聪情况越来越频繁了。”

他扯了扯嘴角,终于松开了她,“没听到就算了,你走吧。”

宋清歌没有再多留,毫不留情的便离开了,直到走出房间,她才靠在门板上仰头常常叹息了一声。

其实他说的话,她都听见了,她只是不知道该怎么回应他罢了。

因为他说的那三个字,是我爱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